“那阿呆真的會法術?”桑蘭問道。

“那可不是嗎?!”桑冰叫道,“姐姐你還記得嗎?我剛來燕京的時候,不是給你帶了一包核桃嗎?”

桑蘭微微點頭,她隱約還記得這件事情。隻不過,那袋核桃自己見到的時候已經不能叫核桃了,叫核桃醬比較合適。

她心頭忽然一動:“你的意思是,那是阿呆那小子弄的?”

桑冰翹著小嘴兒道:“我不是跟你說過嘛,那就是仙長弄的。你還一直不相信!”

桑蘭心頭一震,這件事情她幾乎給忘掉了。前段時間見了阿呆胸腹的傷痕,她就一直懷疑阿呆就是那晚救自己的人,但卻一直找不著證據。

阿呆的身手不錯她是知道,但那妖怪可不是身手好就能對付的啊!要知道,當時在倉庫裏,一共開了上百槍,但愣是沒有傷到那妖怪分毫!

恐怕也隻有那傳說中的什麽道法之類的才能製住它了。

現在把這些事情一串聯起來,阿呆在她心頭的嫌疑就越來越大。

難道那晚救我的真是他?!

桑蘭臉色一陣陰晴不定。

“姐姐,還在想什麽呢?趕快過去吧!”桑冰見桑蘭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她趕緊催促道。

桑蘭點了點頭:“走吧。”

桑蘭和桑冰在的位置離水月居並不遠,隻是步行了十來分鍾就到了。

兩人進了門直接就去到了102包間,一打開包間門,就見阿呆和趙茜坐在那裏。

“你們來啦。”阿呆站起身來笑道。

趙茜開始聽阿呆打電話叫人過來,還在想著,是不是阿呆的哥們兒,沒想到這下門一打開,進來的竟然是兩個女的。

她望向阿呆的目光頓時還有些詭異了。

“這是趙茜,是燕京大學的同學,開學的時候她幫了我很大的忙,我今天就是請她出來吃飯感謝一下。”阿呆介紹道,“這兩位一個是桑冰,也是我們中文係的,跟我同班。這個是她姐姐桑蘭,燕京城北刑警大隊的隊長。”

“你好。”桑蘭走過去,跟趙茜握了握手。

“姐姐這麽漂亮,竟然是刑警大隊的隊長,真是看不出來啊!”趙茜吃驚地說道。

桑蘭微笑道:“運氣好坐上這個位置而已。”

“這可不是運氣!”趙茜搖頭道,“我聽我爸說,城北刑警大隊的隊長都是有真本事的!”忽然,她好像想到了什麽,望向桑蘭的目光中更是帶著幾分震驚之色,“我想起來了,我爸爸說過,燕京城北刑警大隊隻有一位女隊長,當初好像是孤身一人擊斃了七名凶犯,之後這麽提上去的,不會就是你吧?!”

桑蘭笑了笑:“都是以前的事情了,沒什麽好提的。”

“真的是你啊!”趙茜一小子驚喜地叫了起來,“聽了你的事情後,我就一直想認識你,沒想到在這兒見著了!你一會兒一定要跟我說說當時到底是怎麽回事!”

桑蘭有些哭笑不得,自己是尋思著過來找阿呆這小子算賬的,沒想到倒是碰見自己的粉絲了。不過趙茜這麽一鬧,氣氛倒是活絡了起來。桑蘭也覺得不太好掃興,隻得把找阿呆麻煩的事放在邊上。

阿呆也趕緊叫來服務員,讓把點的菜上了,四人一邊聊天一邊吃起東西來。

隻是,沒過多會兒,外麵忽然就傳來了一陣嘈雜聲。伴隨著的還有砸東西的聲音。

“怎麽回事?”

桑蘭皺了皺眉頭,這裏可是燕京城北,而她可是燕京城北刑警大隊的隊長之一。

“我出去看看。”桑蘭站起身來,拉開了包廂的門。

門剛一打開,就見一張椅子迎麵就朝桑蘭飛了過來。

桑蘭微微一驚,但眼看著已經來不急躲開了。隻不過,就在這時,那跟她一起坐在包廂門口的桑冰頓時動了。

隻見她身子猛地一轉,人還沒完全站起來,就已經彎下腰去,之後一記漂亮的鞭腿就甩了出去,直接就把那迎麵砸向桑蘭的凳子給踢了個四分五裂!

對於桑冰有這樣的身手,阿呆倒是不奇怪,畢竟當時兩人在人才市場就碰見過,阿呆倒是很清楚桑冰那苗條的身體裏所蘊含的力量。

但邊上的趙茜就不同了,開始就驚訝於桑蘭的刑警隊隊長身份,對這個和阿呆一個班的中文係女學生,她除了覺得很漂亮,稍稍感到一些威脅外,倒也沒有太在意。

但現在,桑冰直接就表演了這麽一手,頓時就讓趙茜對她刮目相看。

桑蘭的臉已經徹底的沉了下來,因為她102號包廂打開門就是正對大廳的位置。現在大廳裏一片淩亂,十來個看上去就像小混混的年輕人正輪著板凳一通亂砸。

在水月居吃飯的食客都已經跑得精光,就剩下一棒子服務員,手足無措滿臉驚恐地站在邊上。

眼看這種情況,阿呆也坐不住了,昨晚他可是剛和這裏的老板喝酒吃飯,彼此的關係還很融洽,這樣的事情他怎麽也得管一下。他立刻就跟著桑蘭走了出去。

“住手,你們在幹什麽?!”桑蘭走到大廳中間,厲聲喝道。

這話一出,場麵頓時安靜了一會兒,不過馬上就是一陣哄笑。

一個看上去歪脖子斜眼的小混混立馬走了過來,在桑蘭麵前來回轉了兩圈這才陰笑道:“小妹妹,怎麽,出來找哥哥我的嗎?嘿嘿,要想哥哥就說嘛,咱們找個沒人的地方好好聊聊。”說著,他伸手就往桑蘭臉上摸去。

桑蘭臉上頓時泛起一抹冷笑,就在那手靠近她臉的一瞬間,她臉色猛地一寒,右手閃電般的伸出,一下子就抓住了那人的中指,之後猛地一扭。

那小混混頓時就是一陣慘叫,隨著桑蘭右手一壓,他頓時就半跪到了地上。

桑蘭可是刑警大隊的隊長,平時對付的都是凶殘的重案犯,那些重案犯在她麵前尚且沒什麽還手之力,這樣的小混混又怎麽會是她的對手?

隻是小小的施展下手段,麵前這混混就痛得死去活來了。

“臭娘們,你他媽幹什麽?!趕快鬆手!”

一看這小混混被製住了,周圍的混混頓時叫囂起來。隻不過桑蘭擰著那混混的手指,旁邊的這些人也不敢上前。

“你們是誰的人,這是在幹什麽?”桑蘭冷眼看了看周圍的人,開口問道。

“我們是誰的人關你屁事?”一個小混混頓時叫道。隻不過,他一邊說這話,一邊還朝旁邊打著眼色。

這自然逃不過桑蘭的眼睛,她心頭冷哼,也沒有繼續動作,隻是看著他們要幹什麽。

就在這時,她眼角的餘光忽然掃到,就在自己身後的位置,一個混混竟然是輪著一張板凳就朝她腦袋上砸來!

找死!桑蘭心頭一陣冷哼。

隻不過,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這混混還沒衝到她身邊,就猛地倒飛了出去。

桑蘭微微一愣,轉頭一看,竟然是阿呆出手了。

從剛才開始,阿呆跟著桑蘭出來後就一直沒吭聲。直到眼見這混混想偷襲桑蘭,他這才給了這混混一腳。

阿呆平時雖然很靦腆,但真動起手來也不是什麽麵慈手軟的人。這一腳夾著內勁,直接就讓那小混混飛出去好幾米,摔在牆角捂著肚子打滾。

一見這樣,對麵也立刻意識到,這從包廂裏出來的一夥人隻怕是不好對付,那些小混混互相遞了個眼色,現在也顧不得那個被桑蘭抓著的混混了,周圍的人掄起身邊的東西,朝著桑蘭和阿呆就逼近了過來。

阿呆沉著臉,冷眼看著周圍。他倒是不怕這些混混,一對十的打鬥又不是沒經曆過,這些混混也不過是一般人,對他構不成什麽威脅。

他唯一擔心的是後麵的趙茜,很明顯,趙茜就是個一般的學生,這樣的場麵,她恐怕沒經曆過。

想著,他轉頭看了一眼。讓他哭笑不得的是,趙茜看上去竟然是非常興奮,拉著桑冰的手臂,躲在角落裏,睜著一對大眼睛,興奮地看著麵前這一幕。

見趙茜這樣,阿呆倒是鬆了口氣,他就怕把趙茜嚇著,見她不怕,阿呆倒是放下了心來。

那幫小混混很快就把桑蘭和阿呆包圍在了中間,眼見雙方距離很近了,小混混們猛地一聲叫喊一起就衝了上來。

如果是平時的鬥毆打鬥,十對二一般都沒什麽懸念。

以多打少和平常的一對一可是有很大的區別。通常情況下二對一都已經是占著絕對上風了,別說現在十幾個打兩個。

隻是,小混混錯估了自己的實力的同時,也錯估了阿呆和桑蘭的實力。

這兩個一個是久經沙場的刑警隊隊長,一個是天宗傳人,從小到大學的就是殺伐之道。

戰鬥幾乎是剛開始就結束了。

衝向桑蘭的三個混混,還沒靠近就被桑蘭一套連環腿踢翻了兩個,剩下一個輪著水果刀倒是衝到了桑蘭跟前,隻不過刀子剛一舉起來,還沒揮下去,就發現一柄手槍指著了自己腦門兒。那黑洞洞的槍口讓他雙腿發軟。

至於阿呆,倒沒有像桑蘭那樣根本不讓人近身。或者說,他根本就沒等那些人衝過來,他自己就先衝了過去。

因為天宗講的就是殺伐之道,而且大部分的功夫都是用於亂軍之中,因此大部分的功夫都是用於群戰。此刻以多打少,反倒是讓阿呆有些得心應手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