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聽被劫機,機長頓時渾身冷汗,趕緊聯係了地麵控製台。

不過飛機並沒有迫降在臨近的城市,而是直飛洛杉磯,畢竟飛機上的劫匪已經是四死一傷,而且已經被繳械。沒必要在別的城市迫降,給乘客帶來不便。

十三個小時的飛行,飛機終於在洛杉磯國際機場降落。果然如宋雅所說,飛機降落的時候,這裏正好是下午三點半左右。

飛機剛一落地,就見無數輛警車拉著警報飛馳而來。

在把幾名劫匪抬下飛機後,乘客才陸續走下飛機。

阿呆陪在宋雅身邊,宋雅臉色微微有些泛紅。剛才在飛機上經曆了驚心動魄的一幕,之後她回到位置上,就覺得有些疲憊,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麽時候,竟然已經睡到了阿呆的懷裏。

怪不得剛才覺得暖暖的……

阿呆陪著宋雅剛走下飛機,就見無數閃光燈一陣閃爍。十多名記者迅速朝自己衝了過來。

“李慕先生,請問您當時麵對劫匪心裏害怕嗎?”

“李慕先生,您是怎樣將那兩名持槍劫匪擊斃在衛生間裏的?”

“李慕先生,聽說您是華夏人,您學習過功夫嗎?怎麽能一記肩撞就撞碎了那劫匪的胸骨?”

“李慕先生……”

“先生……”

阿呆有些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些如狼似虎的記者,一時也不知道怎麽開口。

好在沒等他說什麽,立刻就有警察趕了過來,把這些記者攔在外圍,給了阿呆一條安全的通道。

“李慕先生您好,我是洛杉磯警署的艾爾華警員。”一名三十來歲的警察走到了阿呆身邊。

阿呆微微一愣,有些沒明白他說的什麽,半天才反應過來,這已經是美國,這名警員說的是英語。

阿呆趕緊用生澀的英語道:“您好。”

聽阿呆的英語不是很流利,艾爾華露出善意的笑容。他在洛杉磯警署工作已經有將近十年了,像阿呆這樣第一次來美國的旅客他見過很多。別說阿呆隻是英語生澀,就算是那些完全不懂英語的遊客,他也打過交道。

“先生,還得麻煩您去警署一趟,我們要做一些必要的筆錄。”艾爾華微笑道。

阿呆點了點頭,他自然知道飛機上出了這樣的事情,警局肯定是要調查的。

跟宋雅一起上了警車,直接就奔洛杉磯警察局駛去。那些采訪未果的記者也不放鬆,趕緊上了新聞車,緊隨其後,在洛杉磯警察局門口形成了一個包圍圈,就等著第一手的消息。

其實,不光是阿呆遭遇了這樣的事情,那名被劫持的空姐也遭遇了一樣的狀況。

“蘇珊小姐,聽說您在飛機上唯一一名被作為人質劫持到經濟艙配合劫匪工作的機務人員?”一群記者舉著麥克風把這位倒黴且幸運的空姐圍在了中間。

“是的。”蘇珊點了點頭。

“您當時害怕嗎?”

“讚美上帝,我當時心裏真是害怕到了極點,我一輩子都沒遇到過這樣的事情!”蘇珊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

“據說當時劫匪還讓你拿著鏡子站在衛生間門口,好方便他探查李慕先生的情況,有這樣的事情嗎?”

“當然!”

“那您當時心裏怎麽想?”

蘇珊雙手握緊放在心口,道:“讚美上帝,我不得不說我在見到那李慕先生的第一眼,就已經確定他不是那名劫匪,而是喬裝的!”

“為什麽?”一聽這話,記者頓時提起了精神。

蘇珊滿臉陶醉之色:“因為他的眼神!”

“哦,我聽說李慕先生是東方人,您當時注意到了他的眼睛是黑色的嗎?”

“不!當然不是這樣!或者說,不僅僅是這樣!”蘇珊大聲說道,“因為我能感覺到,他看我的眼神很溫柔,就像看待情人一樣!那種感覺,我這輩子還是第一次有過!”說著,她忽然一下子抓住了記者的麥克風,對著鏡頭大喊道,“李慕先生,我能感受到您對我的心意!我的電話是2020520!如果您不介意,我十分願意和您共度一個美妙的夜晚!”

記者趕緊拽了兩把,搶回了自己的麥克風。之後站直了身體麵朝鏡頭道:“各位,這裏是洛杉磯電視台關於這次劫機案件的獨家報道。至從911之後,我們已經很久沒有經曆過這樣的事情了!毫無疑問,李慕這名來至華夏的東方人已經注定成為了美國的新英雄!事情後續的發展我們會追蹤報道,關於李慕先生的生平,我們也會深入采訪。謝謝您的觀看,我是記者艾薇爾。”

說完,她趕緊指揮所有人上了新聞車,因為她已經注意到,阿呆已經被帶上了警車,正朝洛杉磯警察局的方向過去了。

“台長,我已經采訪了那位被劫匪劫持過的蘇珊小姐。”艾薇爾拿著電話說道。

“我已經看到了!”台長的咆哮聲響起,“采訪那個花癡小妞有什麽用?!我要的是李慕,李慕!我不管你用什麽方法,我要你給我第一手的關於那個李慕的新聞!他喜歡吃什麽,喜歡穿什麽,喜歡什麽樣的女人!我要他的一切!”

艾薇爾趕緊掛了電話,她已經能感覺到台長的瘋狂。

已經被警方嚴密保護起來的阿呆,自然不知道外麵所有的新聞電視台都瘋狂了,所有人都想對阿呆這位美國新英雄進行采訪。

不僅僅是洛杉磯當地的媒體,甚至是其他州縣的記者也紛紛湧入了洛杉磯。

其實,這次劫機事件放在往年,最多也隻算個小事件。但至從911之後,飛機已經成了全美國人民心中永遠的痛,當年的慘劇依然曆曆在目。因此一聽到劫機事件,全美國所有人的目光頓時就集中了。而身處風口浪尖的阿呆,自然成為了媒體的焦點。

已經是傍晚時分了,夜幕已經落下,但警局門口依然是燈火輝煌。

無數巨大的探照燈被架設起來,正對著警署門口,無數的記者捧著相機嚴陣以待,就等著傳說中的英雄出現。

當阿呆做完筆錄從洛杉磯警署出來的時候,頓時一陣劈裏啪啦亂響,這是照相機快門的聲音。

無數的記者潮水般的湧了上去,甚至連維持秩序的警察都阻攔不住他們。

“李慕先生,您說點什麽吧!”

“李慕先生,我是本地電視台的記者,希望您能接受我們的專訪!”

“李慕先生……”

一看這種情況,阿呆隻能苦笑著退回了警局裏麵。

洛杉磯警署也不敢耽擱,立刻調來防暴警察,將記者隔離到了外麵。這才由警察局長親自陪著阿呆走出大門。

艾薇爾站在外圍,心頭一陣焦急。這次采訪可是一次難得的機會,如果不是台裏的首席記者正好外出,這次機會不可能落到自己的頭上。這樣珍貴的機會,必須要牢牢把握住!

但是,眼看著前麵手拉手結成方陣的防暴警察,艾薇爾有些無奈。哪怕是已經帶著攝影師衝到了最前排,但也突破不了防暴警察的防線。

眼看著阿呆朝一輛黑色轎車走去,艾薇爾真的急了。她猛地一咬牙,看了看周圍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個李慕身上。

她稍稍退了兩步,身子隱入了人群中。之後猛地一抬腳,朝著前麵那防暴警察的**就踢了過去。

這些防暴警察並不是第一次接觸這種事情,每次有什麽大明星來洛杉磯的時候,這些記者都會來這麽一出。隻不過說,很少有像今天這樣,幾乎是全美各大媒體都集中的景象。

隻是,平時這些記者雖然瘋狂,但至少還是嚴格恪守美國法律,誰會想到今天的記者裏會混進一個艾薇爾這樣的人物。

那警察**狠狠地挨了一腳,他捂著**就栽倒在了地上。

周圍的記者和警察都還沒反應過來,艾薇爾一溜煙就衝了進去。因為時間緊急,甚至連攝影師都被她留在了外麵。

就是這麽一瞬間,其他記者都反應過來了,隻不過還沒等他們往裏衝,防暴警察的防線就又結上了。

這一次,這些防暴警察就打起了精神,嚴密監視著麵前這些“危險人物”。畢竟剛才栽倒在地上的那位仁兄現在還在地上打著滾兒,沒有人希望自己像他那樣。

美國對於媒體的管製是非常寬鬆的,甚至可以說是無管製狀態。像今天這樣的采訪,並不涉及什麽國家機密。

雖然派防暴警察攔住記者,但這隻是為了阿呆這名當事人的安全,並不是說不允許采訪。所以說,不讓你進去是一回事兒,但你要真有本事進去了,那也還真沒人敢再管你。

艾薇爾三步兩步地衝到了阿呆身邊。而阿呆,正把宋雅送進了車裏。

“李慕先生您好,我是洛杉磯電視台的記者艾薇爾。”艾薇爾朝著阿呆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

艾薇爾是屬於那種很典型的美國女孩子,無論是性格還是長相。她屬於那種初一看並不算非常漂亮但卻十分耐看那種,有點鄰家女孩的味道,還帶點小清新。

阿呆微微一愣,道:“你好。”

“李慕先生,我能采訪一下您嗎?”艾薇爾望著阿呆笑道。

阿呆看了看車裏的宋雅,見她似乎已經非常疲倦了。他有些無奈地道:“恐怕不行,我的朋友已經很累了,我們要找地方休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