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很奇怪,怎麽沒有人來邀請她跳舞呢?

“李慕,你過來下,我問你點事情。”宋雅忽然開口道。

一邊的公主殿下神色微微一動,不過也沒說什麽。

阿呆上前了兩步,來到了宋雅身前。

“你怎麽不去跳舞?”宋雅低聲問道,“剛才是跟你開玩笑,你真的可以去放鬆一下。”

阿呆一陣苦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會跳舞……”

“不會?”宋雅白了他一眼,輕哼道,“那天的私人聚會上,我看你和楊婷跳得很順啊。”

阿呆一陣語塞,他自然記得那晚的事情,也就是那晚之後宋雅對自己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從最初的情侶關係變成了現在的不知道什麽關係……

他腦子微微一轉,立刻道:“我也很奇怪,怎麽沒人來請你跳舞。”

宋雅輕笑道:“因為那些人不想死。”

阿呆一愣:“什麽意思?”

“我和菲安娜都坐在這裏,你說他們上來是邀請我呢,還是邀請菲安娜呢?”宋雅輕笑道。

阿呆頓時明白了這話裏的意思,要說這些人上來,如果不是抱著什麽特殊目的的話,那幾乎可以肯定是請宋雅跳舞。隻是,這要是落在那位公主殿下眼裏,隻怕就沒那麽好說了。

剛才宋雅可是說過,這位公主殿下的父親,可是洛杉磯地下勢力的統治者。要是惹惱了這位公主殿下,隻怕以後還真難在洛杉磯混了。

阿呆也不是什麽剛出道的毛頭小子了,他自然知道一個城市的地下勢力王者代表著的是什麽。

舞會一直舉行到十二點左右才結束,宋雅一晚上沒有跳一支舞,菲安娜也非常無聊的坐在椅子上呆了一晚。

在維克多恭敬的將兩位送到大門口後,公主殿下菲安娜才忽然對宋雅道:“宋雅,把李慕讓給我吧,我真的很喜歡他。”

這話一出,不光是阿呆,就連宋雅也被嚇了一跳。

“菲安娜,你這話是什麽意思,我不太明白。”宋雅猶豫了一下,覺得這種時候似乎不應該逗她。

菲安娜看了看阿呆,道:“至從那天看了洛杉磯電視台的報道之後,我就知道自己以前徹底錯了。我一直以為自己會喜歡那些身材高大金發碧眼的帥哥,但直到看到李慕的照片,我才發現,我一直在找的就是他!隻是,這個我並不太確定,我甚至想讓我父親幫我找李慕來,讓我親眼見一見,以證實自己的想法!但就在今晚,當我親眼看到李慕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必須忠實於我內心的想法。”菲安娜的目光落在阿呆身上,“李慕,我想我真的愛上你了。”

阿呆有些不知道怎麽開口才好……

宋雅在邊上也是愣著,不知道怎麽插嘴。如果菲安娜還是那種沒心沒肺的說話,宋雅自然樂得逗她兩句,但現在……

菲安娜看了看宋雅,又看了看李慕,道:“我知道你們住在哪裏了,明天我會去找你們的。”

說完,她迅速地朝自己保鏢那邊走去。

阿呆和宋雅麵麵相覷,都不知道這事兒怎麽辦才好。

回到別墅,兩人就休息了。

給宋雅安排的是一間大套房,分為內外兩間。

內間要小些是給宋雅休息的,外間則是給她的保鏢所用。

自然,現在外間就是給阿呆用了。

看著那緊閉的房門,阿呆心裏有種衝動,想直接去敲開。不過,衝動歸衝動,阿呆最終還是乖乖地躺回了自己的**。

第二天一早,華青幫這棟別墅的大門口就響起了一陣急促的砸門聲。之所以是說“砸門聲”,是因為來人沒有按門鈴,而是用拳頭拚命的在砸……

華青幫也算是洛杉磯當地幫會中比較出名的了,大部分幫會成員都是華裔。當然也有一些偷渡到美國,之後輾轉來到這裏的黑戶口。

華青幫一向以敢打出名,當年剛到洛杉磯的時候,就和當地的越南幫狠狠幹了幾場。現在的地盤大部分也是從越南幫手裏搶過來的。

不過,也隻是那麽幾場之後,就引起了洛杉磯黑道教父索林的不滿。如果不是有強大力量介入,華青幫早就已經成為了曆史。

但是,無論怎麽樣,華青幫那種敢打敢殺的做派是流傳下來了,所以,他們雖然規模不大,但洛杉磯的其他幫派也鮮有敢招惹他們的。

像今天早晨這種砸門似的敲門方法,已經有很多年沒人嚐試了。

華青幫的幫會成員臉色鐵青,如果是平時,這樣的人隻要打斷腿就可以放他們走了,但現在,這棟別墅裏可是住著幫主的貴客。這些幫會成員琢磨著是不是把他們裝麻袋裏扔河裏去喂魚。

隻是,剛打開門,這些華青幫的幫眾頓時就慫了。門口站著二十來個穿著黑西裝的保鏢,一輛凱迪拉克和五輛奔馳安靜地停在那裏。

如果隻是這樣,那還不足以嚇到華青幫的幫眾,但當他們看到那輛凱迪拉克的車牌的時候,就沒人敢多說一句話了。

這個車牌是屬於老索林家族的。

眼見大門被砸開了,凱迪拉克的車門才緩緩打開。

一個清秀的女生從裏麵走了出來,看到這個女生的時候,這些華青幫的幫眾微微一愣。

這是個他們沒見過的女人。這個女人五官清秀動人,一頭金發隨意地垂在腦後。她穿著一條緊身牛仔褲,雙腿修長筆直,看上去格外誘人。上身穿著一件針織毛衣。

華青幫的幫眾麵麵相覷,這是誰?

不過那些老索林家的保鏢立刻告訴了他們,當這個女生緩步走過來的時候,那些保鏢一個個都低頭行禮,低聲叫道:“小姐。”

這人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公主殿下菲安娜?!

華青幫的幫眾瞪大了眼。

菲安娜皺著眉頭走了出來:“你們怎麽這麽慢?”

華青幫過來開門這位趕緊賠笑道:“因為有些早,兄弟們都還沒起來,所以慢了點,公主殿下別見怪。”

菲安娜輕哼一聲,一邊往裏走,一邊隨意看著:“你們這兒環境也不怎麽樣嘛。”

“那是,那是,比索林先生的別墅,這裏自然是差了很多。”負責陪菲安娜的那名幫眾賠笑道。

菲安娜走了幾步,忽然道:“李慕先生住在什麽地方?”

“李慕?”這幫眾微微一愣。李慕他自然知道,現在全美最火的男生,宋雅小姐的貼身保鏢。

“對,李慕,怎麽啦?”菲安娜皺著眉頭看了他一眼。

這人頓時一哆嗦,趕緊道:“李慕先生是宋雅小姐的貼身保鏢,他們都住在別墅最頂層。”

菲安娜點了點頭,徑直就朝別墅裏走去。

這幫眾一陣哭笑不得,這攔也不是,不攔也不是。現在這個時間,也不知道李慕和宋雅到底起來了沒。要是把他們給打攪到了,這怪罪下來自己可擔待不起。

隻是,這菲安娜難道又能得罪?她可是索林教父的女兒啊!

要知道,菲安娜小姐的脾氣可是遠近聞名,因為她而倒黴的人那更是數不勝數。隻是……難道宋雅又好惹?雖然宋雅已經離開美國兩三年,但當年可是跟菲安娜齊名的人物!

這……到底是攔還是不攔?!

就在這幫眾內心掙紮糾結的時候,菲安娜已經到了三樓。

“是這間嗎?”菲安娜指著房門問道。

“是……是的。”那幫眾擦著冷汗,現在隻能指望李慕和宋雅已經起來了。

阿呆著上身盤坐在落地窗前,每天早上的必修功課,隻要條件允許,他就從未間斷過。當然,阿呆也不是那種太追求修煉的人,這隻是他的一種習慣而已。

無論是阿呆還是逍遙子,都覺得適當的修煉就足夠了,沒必要像那些什麽武癡之類的,動不動就來個閉關百八十年的。

真要那樣,等修煉結束了,自己也老得走不動了。

剛收功,正準備去洗個澡,就聽見一陣敲門聲響起。阿呆微微一愣,這個時間誰會來找自己或者宋雅?

想著,他走到房門口,打開了房門。

“這位是……”阿呆微微一愣,就如同剛才那些華青幫的幫眾一樣,見到菲安娜的第一眼也沒認出她來。

“這是菲安娜小姐。”那名陪著菲安娜過來的幫眾小心地說道。

這是菲安娜?

阿呆有些目瞪口呆,昨晚菲安娜給他的印象可謂是十分深刻!那一身非主流的朋克打扮實在是讓阿呆覺得難以接受。

沒想到,今天一早,就見菲安娜變成這個樣子了。

隻是,更讓他驚奇的是,雖然昨晚菲安娜倒是說過今天會來找他和宋雅,但讓阿呆想不到的是,她竟然這麽早就來了。

見到阿呆的時候菲安娜也是微微一愣,不過轉瞬間臉龐就微微泛紅,目光有些灼熱起來了。

“我漂亮嗎?”菲安娜挺了挺胸口,仰著下巴問道。

阿呆雖然不想說,但不得不承認,現在的菲安娜真的有自傲的本錢。或許也之後這種時候,她才是真正的公主殿下吧。

“非常漂亮!”阿呆由衷的稱讚道。

聽到阿呆的稱讚,菲安娜臉上微微有些泛紅,之後,她的目光就在阿呆身上打轉:“讚美上帝,我真沒想到東方人竟然會有這麽漂亮的身體!”菲安娜上下打量著阿呆。

要知道,阿呆從小習武,身體本來就很結實。而他相比一般的習武之人更有些不同,因為長年感悟天地,並加上修煉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