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身體看上去雖然微微偏瘦,但卻是那種瘦不露骨的類型。而且衣服脫掉後,他身上的肌肉也是非常分明,但又不像那些練健美的那樣,渾身肌肉看起來都是“死肉”。阿呆的肌肉看起來就像是流線型的一樣,每一條都充滿了爆發力。

阿呆愣了一下,才意識到自己沒有穿衣服。他臉上一紅,趕緊道:“菲安娜小姐裏麵請。”說完,趕緊去把衣服弄來穿上。

在阿呆穿上了襯衣之後,菲安娜的目光依然在他身上轉悠。

“剛才真不好意思,我剛練完功……”阿呆紅著臉說道。

菲安娜飛快地搖了搖頭:“我一直以為東方人都是偏瘦的那種,沒想到竟然會有你這麽好的身材!你的身體,太棒了!”

你的身體太棒了?應該是身材吧?

阿呆覺得這話有些不倫不類。不過還算是聽明白了,菲安娜是在讚美自己。

“你胸口的傷痕是怎麽來的?”菲安娜忽然開口問道。

阿呆想了想,就把當初用來騙桑蘭的話又搬了出來:“這個是我小時候住在昆侖山上,這是小時候被山上的黑瞎子給抓的。好在當時我師傅在旁邊,開槍把那黑瞎子給嚇跑了,不然我可能當時就小命不保了!

“被熊抓的?!”菲安娜頓時瞪大了眼,輕捂著小嘴,“太可怕了!你能夠活下來真是太幸運了!”

阿呆笑了笑,沒有接口。這本來就是謊話,少說少錯這個道理他還是懂的。

“李慕,你以前是住在山上嗎?”菲安娜坐到阿呆身邊問道,“我對你的事非常好奇,但是那些報紙新聞都隻是說你是英雄,從來沒提到過你其他的事情!你能告訴我嗎?”

感受著菲安娜溫熱的吐息和身上的香水味,阿呆覺得有些尷尬,稍稍挪開了一點。

“其實也沒什麽好說的。聽我師傅說,我是昆侖山下的一個棄嬰,他發現我後就帶我上山了,之後我就跟著他一直修煉,也是最近我師傅去世了,我才下山的……”

之後,他看時間還早,幹脆就撿了些和逍遙子一起的事情跟菲安娜隨意閑聊。

隻是說起這些,阿呆神色有些黯然。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前不久就連他最敬愛的師傅也離開了他。

聽阿呆說得淒涼,菲安娜眼中也泛起了淚花:“多虧你師傅了,不然你還不知道會怎麽樣呢。”

阿呆輕輕點點頭。

菲安娜沉默了一下,之後便好奇的問道:“我聽說華夏有許多那種世外高人,他們都像神仙一樣,不僅有各種異常的本領,而且壽命很長,能活幾百歲!這是真的嗎?”

阿呆一陣曬然:“那怎麽可能,我們習武之人雖然因為鍛煉的原因,壽命比正常人要長些,但也活不到幾百歲啊!”

“那……你師傅多少歲啊?”菲安娜問道。

阿呆搔著腦袋想了想:“也就五六十歲的樣子……不對,大概十歲吧……”

說著,他也有些不確定了。因為他看到逍遙子的時候,逍遙子的外表就是五六十歲的樣子。但聽白雲觀的青冥道長說起當年的事,那自己的師傅至少也有十了吧?

現在回想起來,自己還真不知道逍遙子的歲數。

菲安娜有些不解了,道:“那你師傅怎麽一直說什麽驅除韃靼還我中華?如果他隻有五六十歲,那怎麽也知道中華建國的事啊!難道他也是一輩子住在山上?”

阿呆眼眶頓時有些發紅,沉聲道:“聽我師父說,他本是昆侖山下的一個棄嬰,師祖發現後就帶他上山了……”

菲安娜就覺得頭上一片的黑線。

不過她向來心直口快,道:“你師祖是不是也是孤兒?”

阿呆頗為驚奇地看著菲安娜:“你怎麽知道?”

菲安娜翻了翻白眼兒,心頭不由都想到,那個什麽昆侖山下什麽時候就這麽多孤兒了?偏偏這些孤兒還都讓你們天宗的人給撿到?

隻是,看著阿呆那誠懇的模樣,菲安娜實在無法想像這是阿呆在說謊,隻能把一切罪過歸咎於那個無良的老道士,竟然忍心欺騙阿呆這麽單純善良的李慕。

自然,在很久以後當菲安娜去到中國參觀阿呆故居的時候才知道,昆侖山下有一所孤兒院。

兩人這一陣閑聊也用了不少時間,內間的房門一陣輕響,宋雅有些迷迷糊糊地走了出來。

一見到宋雅,菲安娜頓時瞪大了眼。

她看了看宋雅,又看了看阿呆。

“天啊!我一直以為東方人很保守,沒想到你們……你們……”

阿呆看著宋雅,也是滿臉通紅。

宋雅穿著一件睡衣,隻是這件睡衣實在是單薄得有些過份了,特別是宋雅這個位置正是背對著落地窗。阿呆一眼望去,借著那些穿透宋雅睡衣的光線,竟然是把她看得一清二楚!

宋雅也是微微一愣:“菲安娜,你怎麽在這裏?”

“宋雅!”菲安娜大叫一聲站了起來,她咬著牙道,“宋雅,我看錯你了,沒想到你竟然是這麽卑鄙的人!”她看了眼阿呆,“就算你想想和我爭奪李慕先生,你也不應該用這麽卑鄙的手段!”

“什麽卑鄙的手段?”宋雅有些莫名其妙。忽然,她注意到阿呆的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轉悠。她低頭一看,頓時發出一聲尖叫,之後一頭就鑽進了自己屋裏。

“嘭”一聲巨響,房門被關了起來。

等宋雅出來的時候,已經是十分鍾之後了。宋雅滿臉通紅,咬著嘴唇看了看阿呆。

阿呆也是臉上紅撲撲的,剛才看宋雅的感覺,讓他心頭一陣激動。他自己也很奇怪,自己當初看到桑蘭的時候,怎麽沒有這麽激動?難道是因為當時受了傷,失血過多的原因?

不過,這一想起桑蘭,阿呆就不由得回憶起那天百妖會結束,自己送桑蘭回家的情形。隻要一想起在計程車上的事,阿呆就覺得一股熱火直衝小腹。

其實宋雅穿成那樣出來,也是個意外。昨晚舞會上,她多喝了點酒,所以回來以後就昏沉沉的,隨便找了件睡衣穿上倒頭就睡了,今早起來也有些迷糊。聽到門外還有聲音,她也沒多想,打開房門就出來了。

於是才有了這麽一幕。

“菲安娜,你這麽早來找我們幹什麽?”宋雅打了個哈欠。

菲安娜咬牙道:“我說過我今天會來找你們的!”

宋雅看了看邊上的時鍾,搖頭苦笑道:“上帝啊,這才幾點?你這麽早來幹嘛?”

菲安娜輕哼一聲,一把就摟住了阿呆的胳膊:“我是來邀請李慕先生參加我組織的派對的。”

阿呆有些尷尬,菲安娜確實很有料,這麽一摟之下,阿呆頓時感到了沉重的壓迫感。軟軟的,非常有彈性。而且,因為他身上隻穿著襯衣,他甚至感覺到了一個小小的突起在自己肩膀上來回蹭著……

這種感覺讓阿呆很難受,而且就在剛才,他還看到了宋雅……

阿呆微微彎了下腰,心頭一陣苦笑,這要是讓宋雅看到,那自己這一輩子都別想抬起頭了!

好在無論是宋雅還是菲安娜都沒注意到他這點。

見菲安娜摟住了阿呆的肩膀,宋雅也隻是淡淡地看了一眼,沒有什麽太大的反應。

“李慕,你想去嗎?”宋雅仿佛是隨口問道。

阿呆微微一愣,趕緊道:“菲安娜小姐,我是宋雅小姐的保鏢,必須時刻陪伴在她身邊,保護她的安全。您的盛情邀請,我隻能心領了。”

一聽這話,菲安娜的眉毛頓時豎了起來:“宋雅!你這是什麽意思?難道你連一點公平競爭的心都沒有嗎?!你就隻會用這種卑鄙無恥的手段來阻止我和李慕先生的愛情嗎?!”

阿呆呆了,真的呆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什麽時候開始,已經和這位綽號公主殿下的菲安娜小姐有了愛情了……

宋雅也是撲哧一聲就笑了出來,那嬌憨的模樣,讓阿呆雙眼微微有些發直。

“有什麽好笑的?!”菲安娜瞪大了眼望著宋雅。隻不過,沒了那身朋克打扮,現在菲安娜瞪眼的樣子還真是一點都不嚇人,反而是看起來非常可愛。

宋雅古怪地看了阿呆一眼,之後滿臉的“歉意”,道:“我非常遺憾阻擋你和李慕先生的愛情,親愛的菲安娜小姐,李慕隻是我的保鏢,不是我的奴隸。如果他願意,他隨時可以去參加你的派對。隻是,李慕先生,你要去嗎?”宋雅的目光從阿呆身上掃過。

阿呆就覺得宋雅的目光中帶著殺氣,讓自己渾身發涼。

他趕緊搖了搖頭:“我必須保護宋雅小姐的安全,菲安娜小姐,真是對不起了。”

“哼!”菲安娜一聲低哼,憤怒地盯著宋雅。

在她看來,這一切都和善良的李慕先生沒有關係,都是這個可惡的讓人痛恨的宋雅在作怪!

忽然,菲安娜眼珠子一轉,臉上露出了笑容。

“親愛的宋雅,我可是聽說有些人來美國是為了避難的。我相信……不,我確信,如果沒有我索林家族的支持,那麽這個避難的說法恐怕不會成立吧?”

聽了這話,宋雅依然是臉色不變,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但阿呆的臉色頓時就變了。

他記得宋南行說過,他會托這邊的一位老朋友照顧宋雅,阿呆原以為應該是華青幫的老大。但現在看來,華青幫雖然勢力不錯,但要說在這裏照顧宋雅,那還是有些說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