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她微微遲疑了一下,“這件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

菲安娜叫人來的時候,就已經有人給洛杉磯嘉惠爾醫院打了電話。聽到打電話說出事的地方是索林家公主殿下的遊輪,醫院也不敢耽擱,立刻就派了車過來。十分鍾後,救護車停在了遊艇停靠的岸邊。

把阿呆抬到轎車上直接送往醫院,菲安娜雖然想陪阿呆去醫院,不過現在卻是沒辦法,有人朝自己遊輪上開槍射擊,這絕對是能讓整個家族震驚的事情,處理起來隻怕沒那麽簡單。她也隻能直接就往索林家的城堡趕去。

阿呆躺在救護車上,看著邊上滿臉擔憂之色的宋雅。

“不用擔心,我沒事。”阿呆強笑道。中彈是什麽感覺,他總算是第一次嚐到了。那些電視上長期播放的,什麽中彈之後還活蹦亂跳,阿呆現在就覺得不可思議。這樣的劇痛,一般人能夠忍耐嗎?

見阿呆勉強的笑容,宋雅一陣沉默,半晌後才輕聲道:“這顆子彈原本應該是打在我身上的。”

阿呆笑了笑:“我可是你的保鏢啊。要是讓子彈打中你,我豈不是算失職?你父親知道了,恐怕會讓我馬上失業吧。”

望著阿呆的臉,宋雅一陣沉默。忽然,她稍稍調整了一下座位,靠到了阿呆身邊。

“怎麽……”阿呆剛準備說話,就忽然覺得兩隻纖細溫暖的手指壓住了自己的嘴唇。

之後,手指移開,換上的是一張溫潤的小嘴。

宋雅紅著臉,緩緩移開了自己的腦袋。

阿呆有些目瞪口呆地看著宋雅,心頭卻是一陣激動……

這一槍,沒白挨!

這是一輛救護車,自然,在旁邊還有陪伴著的醫生。

這醫生是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聽著兩人的談話,看著兩人的動作。心頭一陣感慨,果然是年輕人啊。

不過,他狐疑地看了看宋雅,這位到底是誰?看她的樣子,似乎和這位李慕先生有著非同一般的關係……

因為失血的關係,阿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就迷迷糊糊的就陷入了昏睡中。唯一的印象就是宋雅那一對明亮的眼睛。

美麗而溫婉。

到了醫院,已經有人在門口候著了,立刻小心地把阿呆從救護車上挪了下來,小心地送入了病房。

他還沒進醫院,這邊就已經做好了準備。菲安娜的手下打電話去說有人中槍的時候並沒有說是誰,不過醫院一位是索林家的客人,自然是不敢怠慢。直到救護車上的醫生發現中槍的是李慕的時候,這才趕快給醫院打了電話。自然,全院轟動!

嘉惠爾醫院的院長伊格爾在接到電話以後,第一時間就從家裏趕了過來。

李慕是誰?

他現在全美最灼手可熱的新聞人物,一些電視台報紙甚至把他稱為美國的新英雄!不說別的,甚至就連伊格爾自己的女兒,也是李慕的忠實粉絲。在看了由洛杉磯電視台放出的那張照片之後,李慕就已經是她每天必須提到的一個名字。

自然,來到醫院大致聽醫生描述了一下阿呆的傷勢後,伊格爾也算是放下了心來。這不僅僅是一個病患的問題,如果處理好了,甚至能讓嘉惠爾醫院一躍成為全國一流的醫院!當然,如果處理得不好,隻怕又是另一個局麵。

在聽說了阿呆的傷勢後,伊格爾隻是稍稍沉吟了一下,就在第一時間裏就給洛杉磯電視台打去了電話。

洛杉磯電視台,艾薇爾正忙碌地準備著一次采訪。

上次采訪阿呆,特別是拍出了那張照片之後,雖然隻是幾天功夫,但她已經能感覺到周圍同事異樣的目光,和老板和藹的態度。隨之,工作量也迅速增加。幾乎是一夜之間,她就已經成為了洛杉磯電視台的當紅記者!

雖然也有不少觀眾抱怨那次采訪的時間太短,內容太少。但毫無疑問的,艾薇爾這個名字已經讓全美民眾所知曉。

揉了揉有些發酸的眉心,艾薇爾長舒一口氣,總算是準備好了。看了看周圍,已經一片漆黑,隻有自己這裏的台燈還亮著。

她心頭忽然微微一動,打開辦公桌的抽屜,從一疊厚厚的文件下麵拿出了一張照片。

所有人都不知道,其實當時采訪阿呆的時候,照片一共是兩張,一張是有著靦腆笑容的單人照。這一張已經為全美各大媒體所熟悉。

而另一張,則不知為何,並沒有公諸於世。照片中,阿呆同樣是靦腆的笑容,隻不過,在他身邊還有個可愛的小女生挽著他的手。

“真般配!”艾薇爾臉蛋有些泛紅,俏皮地吐了吐舌頭。

收好照片,她看了看時間,已經九點多了。稍微收拾了一下,艾薇爾就準備回家。就在這時,電話忽然響起。

“洛杉磯電視台嗎,我這裏是嘉惠爾醫院。”伊格爾沉聲說道。

艾薇爾有些疑惑,醫院給自己這裏打電話幹什麽?不過,她還是回答道:“這裏是洛杉磯電視台,我是艾薇爾,您有什麽事嗎?”

“艾薇爾小姐?讚美上帝,這段時間您可是知名人物啊……”伊格爾笑道。

“您好,如果您有什麽事的話請直說,我們已經下班了。”艾薇爾不耐煩地打斷了伊格爾的話。

“我是嘉惠爾醫院的院長伊格爾,我這裏有一位重要人物受傷了。”伊格爾沉聲說道。

重要人物?

艾薇爾明銳的把握到了伊格爾話裏的重點內容。

“是誰?”艾薇爾問道。

“李慕……”伊格爾微微頓了一下,才壓低了聲音接著道,“是槍傷!”

艾薇爾一驚,猛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李慕中槍了?有沒有危險?!

這是艾薇爾腦中的第一個想法,不過轉念間她就使勁搖了搖頭。

“李慕是我新聞采訪的對象,跟我沒有任何關係!”艾薇爾心裏不斷告訴自己。

她迅速在一旁還未來得急關閉的電腦裏搜索起嘉惠爾醫院的資料。隻是片刻之後,嘉惠爾醫院的電話、醫生姓名等等資料都出現了。

看看電話顯示,這個號碼確實是嘉惠爾院長辦公室打來的,而嘉惠爾醫院院長也確實是伊格爾!

“您能跟我說下詳情嗎?”艾薇爾沉聲問道。

“今天索林家的公主殿下給我打了個電話,說她船上有人受傷了,當時並沒有提到是誰。直到我們的人到了現場後,才發現受傷的竟然是李慕先生,更令人震驚的是,竟然是槍傷!”伊格爾說道。

“伊格爾院長,您給我打電話說這個的目的是……”艾薇爾遲疑著問道。

伊格爾笑道:“嗬嗬,當然是給你們洛杉磯電視台提供新聞線索。”

“那麽,您想得到什麽?伊格爾先生,我想您要的肯定不是線報獎金吧?”艾薇爾道。

“當然!”伊格爾大聲道,“我隻是想人人們知道,我們的大英雄受傷了!而且是槍上!我不知道是什麽人會對這位英雄下手,但我希望通過媒體督促我們的政府趕緊找出凶手!並希望人們知道,我們嘉惠爾醫院一定會為李慕先生提供最好的醫療護理,讓他早日康複!”

艾薇爾在電話這邊微笑點頭:“好吧,我想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我想想,我現在馬上……不,我明天一早就過來!跟隨我的,我想應該會有不少的大人物。”

“那麽,我明早恭候您的大駕。”伊格爾滿意地笑道。

艾薇爾掛斷了電話,心頭一陣沉吟。

什麽督促政府找出犯罪者,什麽為李慕先生提供最好的醫療護理……

艾薇爾心頭一陣冷笑,要是這個伊格爾院長真是這麽幼稚的人,那麽他也坐不上現在這個位置了。

他的唯一目的隻能是借著這次李慕中槍的事情,把自己的嘉惠爾醫院推出去,提高自己和醫院的知名度。

不過,這並沒有什麽衝突,隻需要在報道的時候提到嘉惠爾醫院就可以了,反正都是要提的。

艾薇爾微微沉吟了一下,立刻就給台長打了個電話過去。

阿呆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清晨。他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就見天花板一片雪白,周圍還有各種自己從未見過的器材。

這是什麽地方?

微微一愣神之後,他才反應過來,自己昨晚中槍了,之後就被送到了這裏。這裏,應該就是醫院吧?

回想一下,下山這麽久,自己還是第一次進醫院。以前也隻是陪雪麗看偶像劇的時候在電視裏看過,現在看起來,倒是和那些電視裏的差不多。

他自然不知道,那些偶像劇裏的醫院病房,多是用的高級病房或者成為高級病區來拍攝,一般老百姓是住進去的。那裏除了要天價的收費外,還必須有夠深的關係。

當然,阿呆現在不需要,無論是他李慕的身份還是索林家的背景,他都會被送到這裏。

他試著動了下右手,就覺得肋下傳來一陣撕裂般的劇痛。

看來沒傷到筋骨,不過也不算輕鬆。阿呆一陣苦笑。

微微轉頭,他忽然發現一個人就趴在自己邊上,一頭黑色長發隨意的灑落在病床和她背後。

宋雅?她在這裏陪了我一整晚?!

阿呆咬了咬牙,勉強伸出右手撫摸了一下她的長發。

或許是感覺到了阿呆的動作,宋雅迷迷糊糊地抬起了頭。見到阿呆那呲牙咧嘴的笑容後,她微微一愣,之後頓時跳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