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醫生!阿呆醒了!”宋雅一邊大叫一邊跑出了房門。

阿呆?

阿呆一陣哭笑不得,我現在的名字應該叫李慕吧?

沒一會兒功夫,阿呆就聽見一陣腳步聲,一大堆人跟著走了進來。除了宋雅以外,阿呆還看到兩個熟人,一個是西蒙,一個是孟建。

西蒙依然是那副酷酷的樣子,而孟建則是陰沉著臉。

醫生簡單的檢查後,就對宋雅笑道:“小姐,我們給李慕做了個詳細檢查,他的身體非常棒!現在他就是失血過多,隻需要安心調理一段時間就沒有大礙了。”

“謝謝你。”宋雅說道。

送走了醫生後,宋雅安靜地在阿呆身邊坐了下來。

“那顆子彈是射向小姐的嗎?”西蒙沉聲問道。

他昨晚就趕過來了,隻不過宋雅什麽也不說,隻是守著大門,除了醫生外誰都不準進來。西蒙也沒有辦法,就在外麵的長廊坐了一晚。

好在他也習慣了,這一晚倒也不算難熬。

阿呆想了想,就把昨晚的事情說了一遍。說到自己感覺到有危險降臨的時候,一旁的孟建臉上泛起淡淡地不可思議之色,倒是西蒙微微點頭。

宋雅也在邊上安靜地聽著,這方麵西蒙是專家,沒有她插嘴的餘地。

“也就是說,對方是有預謀的,甚至很有可能,在船上就有他們的人。”西蒙微微沉吟了一下,凝重地說道。

“在船上有他們的人?這怎麽可能?”阿呆瞪大了眼望著西蒙。

西蒙想了想,道:“對方可能並不是特意去到菲安娜小姐的船上等宋雅小姐,但是很有可能是他正好在船上,之後發現你們也上船了,然後才去安排的這次暗殺行動。”

宋雅畢竟是宋雅,微微思索了一下便明白了其中的關鍵。

“我和阿呆是臨時受邀去的菲安娜的遊船,因為我們是最後上船的,所以我們上船之後,船就馬上開動。也就是說,如果是外麵的人,不太可能知道我們去了菲安娜的派對,隻有船上的人知道。當然,這並不排除有人收買了我們或者菲安娜的保鏢的可能。”宋雅微微頓了頓,接著道,“如果第一種假設成立的話,那麽,這個人就一定在船上。之後通過電話等方法聯係了他們的殺手,之後才安排了這次狙擊。”說著,她微微一笑,“你要知道,菲安娜的那艘遊船雖然不大,但也不小,要在上麵準確的找到一個人的位置並不容易。而且我們去後甲板的時間並不長,除非是船上有人,並且一直注意著我們的動向。否則不可能在這麽短的時間內,把殺手安排到船後的水裏潛伏起來。”

“是的,就是這樣。”西蒙在邊上,眼中露出讚歎的目光。

阿呆有些混亂,宋南行得罪的人到底是什麽人,怎麽會又和菲安娜扯上關係?

昨天的派對他看得很明白,就是個音樂發燒友派對,那樣的人裏,有可能會有殺手?

正思索著,忽然就聽見外麵一陣嘈雜聲。聽聲音,人還不少的樣子。

阿呆有些疑惑地看著病房的大門。

房門打開,一大群人走了進來,當先的是一名穿著白大褂的六十來歲的白人男子,看上去微胖,臉上帶著笑容。在他身後,是一些西裝革履的中年人。

“感謝上帝,您總算是沒事了,李慕先生。”那個六十來歲的白人男子走到李慕身邊,看了看旁邊的儀器和記錄後,大笑道。

“你是……”阿呆疑惑地看著這個男人。

“我是嘉惠爾醫院的院長,伊格爾。”伊格爾微笑道,“昨晚收到您受傷的消息後,我就趕過來了。”說著,他朝旁邊站了站,指著後麵的一個五十來歲的男人道,“這位是我們洛杉磯市市長,華恩先生。他是特意來看您的。”

阿呆心中有些驚奇。市長是什麽他自然知道,這可是本城的BOSS級人物啊!他朝著華恩笑道:“有勞您了。”

華恩走到阿呆邊上,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你可是我們的大英雄,你受了傷,我怎麽能不來看望呢?你放心養傷吧,大致的情形我已經打電話跟菲安娜小姐打聽過了。現在這起案件已經由洛杉磯警署正式接手,這些傷害您的違法份子,他們會得到應有的懲罰的!”

不得不說,阿呆現在的身份還是很有用處。畢竟前些天報紙上已經把他渲染成了全民英雄了,現在這位拯救飛機乘客的英雄,竟然在洛杉磯被人用槍打傷,這樣的事情一旦沒處理好,那華恩市長的位置隻怕是有些搖搖欲墜。

阿呆不明白,但一旁的宋雅卻看得很清楚。

“華恩先生,好久不見了。”宋雅站起身來道。

“咦,宋雅小姐?”華恩吃驚地道,“您怎麽會在這裏?”

“李慕是我的保鏢。”宋雅淡淡地道。

“李慕先生是您的保鏢?!”華恩瞪大了眼,“我是聽說李慕先生好像是一位保鏢,沒想到他保護的人是您!您是什麽時候來洛杉磯的,我怎麽一點消息都沒有?”

華恩心頭也在琢磨著,自己怎麽就沒收到宋雅來洛杉磯的消息呢?這位宋雅小姐當年可也是洛杉磯的知名人物,哪怕是現在,雖然那位已經離開了很久,但在這個地方依然有非常大的影響力。

“我是偷渡來的。”宋雅輕笑道。

“偷渡?”華恩嗬嗬一笑,“宋小姐您開玩笑了。”

不過他心頭可是尋思著,難道真是偷渡來的?否則的話,這位來了洛杉磯,自己怎麽會一點消息都沒有?

不過他也沒心思去管宋雅到底是正常途徑入境,還是什麽偷渡來的。反正這種事對他或者宋雅而言都不算什麽大事,關鍵是宋雅已經在這裏了。

“這位是宋雅小姐?”

忽然有個聲音插話了進來。

宋雅和阿呆一起望去,就見一個金發女生拿著話筒從華恩身後走了出來。

這個女孩子宋雅記得,自己剛來洛杉磯在警局門口的時候,就是她衝破警察的防線來采訪阿呆的。

“艾薇爾小姐,你好。”宋雅朝她點了點頭。

艾薇爾其實一開始就跟著進來了,不過先是伊格爾說話,之後又是華恩市長跟阿呆討近乎,她一直沒機會插嘴。

艾薇爾看了看阿呆,見他好像沒什麽大問題,心頭不由得舒了口氣。

“宋雅小姐,我們好像見過。”艾薇爾笑道。

那天在警察局門口,雖然宋雅坐在車裏而且帶著草帽,但艾薇爾都敏銳的感覺到,這個女孩兒應該就是那天那個。

宋雅倒是微笑著道:“是嗎,或許吧。”

艾薇爾眼珠子一轉,目光就落到了阿呆身上,她今天的目的本來就不在宋雅身上。

其實阿呆受傷的消息在昨天半夜就傳了出去,那時候就有許多記者過來了,隻不過警署的消息比他們更快了一步,率先封鎖了醫院。

洛杉磯電視台也是因為跟嘉惠爾醫院院長伊格爾達成了協議,才被允許特派一名記者進入的。當然,洛杉磯電視台還有別的記者,但毫無疑問的,艾薇爾跟阿呆有過接觸,她肯定是第一號人選。

“李慕先生,您還記得我嗎?我是洛杉磯電視台的艾薇爾。”艾薇爾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

“當然記得。”阿呆一陣苦笑,“托您的福,我最近的日子可是有些緊張啊。”回想起那些瘋狂的粉絲,阿呆就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哭。

艾薇爾嗬嗬一笑,她自然明白阿呆指的什麽。想到這裏,她俏皮的一笑:“李慕先生,您可應該感謝我,您現在已經是全美萬千少女心中的偶像了。”

阿呆想搔搔腦袋,手剛習慣性的一抬,就疼得一陣呲牙咧嘴。

一見阿呆的樣子,屋裏的人都有些擔心了。

還是華恩市長發話了:“今天到此為止吧,讓李慕先生好好休息。大家等他上好之後再過來看他吧。”

艾薇爾雖然不想走,但也不能不給市長麵子。隻得無奈地道:“那好吧。李慕先生,我能在傷愈之後對您做個專訪嗎?”

阿呆想了想,雖然不是太想出名,但看艾薇爾那可憐的樣子,他又實在是不忍心拒絕。

“那……好吧。”阿呆點了點頭。

聽阿呆答應了,艾薇爾臉上才露出了笑容。從懷裏摸出一張名片輕輕地擱到阿呆的枕邊:“您一定要記得給我打電話啊!”

一行人退出了病房,房間裏又隻剩宋雅和西蒙等人。

“外麵安排了人手防備了嗎?”宋雅問道。

西蒙點了點頭:“華青幫派了十多人在醫院外麵守著。”

宋雅微微沉吟了一下:“去把人都撤了。”

西蒙微微一愣:“小姐,這些人不僅僅是為了保護李慕先生,還……”

“我知道。”宋雅打斷了西蒙的話,“現在這裏已經由洛杉磯警署接手,非常安全。”她抬眼看了看一旁的孟建,微微沉吟了下,接著道:“孟建,我沒有針對華青幫的意思,但你應該明白華青幫在洛杉磯的名聲並不好。而現在,李慕正是全美視線的焦點,所以……”

孟建趕緊點了點頭:“我明白您的意思,我出去就讓下麵的人撤了。”

之後的日子,阿呆一直在醫院呆著,平時就宋雅陪在邊上,如果沒事,連西蒙都不會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