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雅想笑,卻又覺得這場合實在是笑不出來。她看著阿呆,柔聲道:“阿呆,你剛下山什麽都不懂,這不怪你。但你要記得,那個姐姐說的都不是什麽好話,以後別提了。”

“嗯!”阿呆認真地點了點頭。

雪麗和宋雅休息了半晌,見阿呆沒事,這便準備離開了。但兩女剛一起身,便不約而同地又坐了下去,臉上盡是痛苦之色。

“剛才還不覺得,現在休息一下,就覺得腿肚子酸疼得受不了。”雪麗咧著嘴叫道。

宋雅也是坐在沙發上半晌起不來。

兩女都不是什麽熱愛鍛煉的主,雖說也在暑假去爬了下昆侖山,但那說白了不過是玩玩小資,找個情調,也不過是在山下打了個轉就往回走。

而今晚,四公裏的跑步足以耗盡她們全部的體力。

看了看兩女的樣子,阿呆有些猶豫:“其實……其實我道家有一些可以幫助舒筋活血的手法的。”

兩女望著阿呆一愣,這才想起來,麵前這個可是在山上住了許多年的“世外高人”啊!

雪麗第一個叫了起來:“快,快來幫我弄下!”

阿呆臉很紅,所謂男女授受不親。意思是,男女雙方互相給東西的時候,都不能碰著,要是給兩人按摩……

一見阿呆的表情,兩女頓時明白了他的想法。

雪麗翻了翻白眼,嚷嚷道:“現在都什麽年代了,你的思想怎麽還這麽封建?”

阿呆紅著臉,喃喃道:“這個……男女授受不親……”

“雅兒!把電視打開,隨便挑個愛情片給他看看!”雪麗趴在**捂著頭,大聲叫道。

宋雅重重地點了點頭,從沙發旁的茶幾上拿起遙控板便打開了電視。

聲嘶力竭、驚天動地的女人尖叫聲讓宋雅手一哆嗦,遙控板都差點被扔到了地上。

電視畫麵裏出現了一幕能讓所有身心健康的年輕男人熱血沸騰的畫麵。

宋雅紅著臉,望著電視愣了半晌,這才趕緊換台。

宋雅和雪麗都沒在這旅館住過,自然不知道這旅館除了招牌上的名字外,還有一個很不和諧的別名:“終結地”。來這裏開房的大多都是附近學校裏的青年男女。這旅館的老板也就非常善解人意的,在晚上十二點之後,就把自家用的影碟機給接到閉路上。播放一些觀摩學習的片子。

宋雅拿著遙控板換了一圈,這才發現除了這些片子之外,竟然就沒有別的電視節目!

她頓時有些崩潰的跡象,頹然關了電視。轉過頭,看了看臉上帶著遺憾之色的雪麗,又看了看紅著臉思索著什麽的阿呆。之後,她輕咳了一聲,一本正經地說出了一段足以讓雪麗都目瞪口呆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