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子拍了拍阿呆的肩膀,兩人緩步走出了酒吧。坐在酒吧外的花台上,兩人良久無語。

半晌後,豹子小心地從兜裏掏出一支煙塞進嘴裏,顫顫巍巍的從褲子口袋裏掏出火機,把煙點著。

“豹子……”阿呆輕歎了口氣,“我不知道怎麽說才好。”

豹子咬著煙嘴,重重地吸了一口,吐出一陣濃濃的帶著煙草味的青煙。他凝望著遠方,目光深邃帶著淡淡憂傷。

良久,他轉過頭,凝望著阿呆的雙眼,沉聲道:“道長,你相信一見鍾情嗎?”

阿呆當場石化,就算他也是在昆侖山上修煉多年的有道之士,此刻腦子裏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這……這他媽也太扯淡了吧?!

酒吧裏原本就沒什麽生意,有了豹子來打下手,阿呆更是閑了下來。

黑狗沒有食言,至少這個星期裏都沒有他的人出現在風月吧裏,當然,豹子除外。他每天一早就來酒吧報道,一直到阿呆下班太他都沒有離開。至於他和樂兒關係,阿呆看不懂,也沒去看懂。

楊婷第二天來酒吧見到豹子的時候倒是頗有些驚異,不過見阿呆和他關係似乎不錯,倒也沒多問什麽。

日子就這麽一天天過去,這樣清閑的日子一直持續了一個星期,阿呆也不像剛來那會兒對什麽都一知半解的。酒吧本就是個複雜的地方,形形色色的人都有。當初宋雅那句話倒是沒錯,放阿呆在這兒,對他了解這個新奇的世界很有好處。就阿呆自己看來,就這一個星期接觸的人、事已經比他跟著看了整整三部言情片來得有收獲得多了。

唯一讓阿呆覺得有些尷尬的是,那天晚上和宋雅、雪麗發生了詭異的“撞車”後,兩個女人對他的態度有些微妙。說不上到底是什麽感覺,但阿呆就覺得宋雅和雪麗有些飄忽,若即若離的。

自然,那晚的事也沒人再提起。

幫楚思遠翻譯秦文的事兒依然進行,一個星期下來也差不多翻譯好了。楚思遠非常幹脆地掏出了一紮鈔票,托譚濤交給了阿呆。阿呆紅著臉,收進了兜裏。

雖然幫楚思遠翻譯秦文阿呆並沒有想過要什麽回報,不過對正缺錢的他而言,有總是好的。

“阿呆,幫我把這酒送到三號桌去。”樂兒從酒櫃裏取出一拚洋酒放到了吧台上。

阿呆點了點頭,拿著就過去了。

隻是,剛走到一半,他心頭忽然升起一種奇怪的感覺,一種非常不好的感覺。

“怎麽回事兒?”阿呆皺起了眉頭。從小修煉道家心法,他雖然不能說心如止水,但大部分時間也是古井不波。像這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對阿呆而言是完全不該有的。

他漸漸放慢了腳步,忽然他身子一震,失聲就叫了出來:“顧浩?!”

當初收服怨靈顧浩的時候,為了防止顧浩禍害凡人,他就給顧浩下了禁製。無論顧浩在什麽地方,隻要他使用法力,那麽阿呆就能感覺到。

而此刻的感覺,不僅僅是顧浩使用了法術,而且看那樣子,似乎還被人打傷了!

顧浩可是怨靈啊,尋常什麽人能傷到他?

最關鍵的是,一個星期前顧浩告訴過他,有一幫鬼鬼祟祟的人在別墅踩點。一想到這些,阿呆頓時坐不住了。

“樂兒,你看著一下,我有點急事,要先走!”阿呆一邊說著,一邊拔下了製服。

“怎麽了?”看阿呆那副焦急的樣子,樂兒有些疑惑。

“豹子!”阿呆沒有時間理樂兒,朝著在角落裏跟人閑聊的豹子叫了聲。

豹子揚了揚頭,眼神中帶著疑問。

“跟我走一趟!”阿呆大叫著揮了揮手。

豹子沒有多說什麽,手中的瓶子往桌上一擱,翻身就走了過來。

“還要叫上豹子?”樂兒微微一愣,眼中盡是擔憂之色。

豹子對樂兒那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自然是跟樂兒說過自己在地下拳場打拳的事兒。樂兒隻是笑嘻嘻的聽著,一直到豹子說自己是十六連勝的擂主,樂兒眼中才露出了不信之色。但這種懷疑也隻持續了一會兒,在得到阿呆的肯定之後,樂兒望向豹子的眼光,就立刻從不屑變成了好奇。

而現在,雖然不知道阿呆那裏發生什麽事了,但看他竟然是要叫上豹子一起,樂兒立刻就意識到了不簡單。

“是不是出了什麽事,要不要報警?”樂兒遲疑了一下開口問道。

阿呆搖了搖頭:“家裏出了點事,我先回去看看再說。”

說著,帶著豹子就往外走。

“那個……”樂兒跑出了吧台,猶豫了一下,還是紅著臉,“豹子……阿呆,你們都小心。”

豹子不動聲色,臉上一副酷酷的樣子,重重地點了點頭。

兩人走出門,直接就上了豹子的車,按著阿呆的指示,直接就往別墅的方向開去。

“到底怎麽回事?”豹子看著車,沉聲問道。

“前幾天,就是我們打拳那天。我家附近好像有人來踩點,但我不知道他們是什麽來路。但是剛才,我感覺到家裏好像出了點事。”阿呆皺眉回答道。

“剛才你說你住的是別墅,那些人會不會是小偷?”對阿呆住別墅豹子似乎並不驚奇。

阿呆搖了搖頭:“不知道。如果隻是損失點財物那倒是沒什麽,關鍵是那別墅裏有兩個小姑娘和我同住,我怕她們出事。”

這話一出,豹子頓時轉過頭看著他,麵色有些怪異。

阿呆臉上一紅:“我從昆侖山下來,一路上就全靠這兩個朋友幫忙。不是你想的那種!”

“我哪種都沒想。”豹子翻了翻眼皮,一臉的無賴像,“我覺得奇怪的是,像你這樣有精湛道法的修士,怎麽會需要我這種小妖來幫忙?”

阿呆遲疑了一下,道:“你也知道,如果真是兩人麵對麵戰鬥,尋常的道法對人的作用不大。但是,如果要用那些威力巨大的道法,動靜又太過駭人……”

豹子嘿嘿一笑:“你就說道法對人沒什麽用處,所以你需要找我這個妖怪幫你就行了,解釋那麽多幹什麽。”

阿呆臉上微微泛紅,找妖怪幫忙對付人類,這放哪兒說都有些抹不開麵子。不過現在可不是考慮麵子的時候,他微微點了點頭。

“放心吧。如果你是對付別的什麽妖怪、道士,我自然是沒什麽辦法。但對付那些混子,我的經驗可是豐富得很呢!”說著,豹子臉上顯出一抹獰笑。

很快的,汽車到了宋雅那別墅前。別墅裏燈亮著,不過阿呆已經感覺到了濃濃的不安。

下了車,豹子的臉沉了下來:“有硫磺味。”

“硫磺味?”阿呆有些迷惑,硫磺可對付不了怨靈啊。

豹子看了他一眼:“開槍的味道。”

阿呆吸了口氣:“進去!”

剛走進別墅,阿呆就發現了顧浩的身影。大門敞開著,顧浩躺在別墅靠大門的地方,一動不動。

“怨靈?”豹子頓時張大了嘴。

阿呆這才想起沒跟豹子說過這事兒,不過現在也不是解釋的時候,他趕緊走了過去。

檢查一番後,發現顧浩還“活著”,隻不過被什麽驅邪的東西給傷的不輕。

阿呆一聲低喝,幾道固元培本的法訣就打在了顧浩身上。片刻後,顧浩才慢悠悠的醒了過來。

這時候,豹子也在別墅裏轉了一圈回來了:“沒見到你說的那兩個女的。”豹子臉色有些陰沉。

“怎麽回事?”阿呆穩住心神,看著顧浩沉聲問道。

顧浩一陣苦笑:“今天傍晚的時候,宋雅和雪麗剛回來,就有一夥人闖進來了。起初我也沒多想,就這麽跟著他們,一直到發現他們是想綁架這宋雅她們,這時候才出手,想要嚇唬一下。誰知道,其中那個帶頭的,他身上好像有一件被加持過高深道法的護身符,我一不留神,就被那法術給打成這樣了。”

“雅兒姐她們呢?”阿呆焦急地問道。雖然他已經預料到了結果,但還是忍不住這麽問了句。

“被抓走了。”顧浩臉上帶著幾分愧疚。

“他們對你開過槍?”一旁的豹子忽然接口問道。

“開槍?”顧浩有些茫然,“我剛一現身就撞到了那護身符上,之後直接就暈了過去,不知道他們有沒有開槍。”

“這就怪了……”豹子皺起了眉頭。

這不過現在也不是討論這些的時候,一人一妖一怨靈隻是微微商量下便決定了怎麽辦。

走出大門,阿呆被趕鴨子上架的坐到了車的駕駛室上,顧浩就跟在他身邊。

而豹子,就站在車前,把嘴裏的煙一扔,之後便是一聲低吼,在顧浩和阿呆驚訝的目光中,他的身型漸漸的開始變化。

一陣黑霧繚繞過後,一頭碩大的黑豹出現在了兩人麵前。

阿呆能看出豹子是妖,但也僅此而已。現在才知道豹子原來還真的是頭豹妖。

豹子原地轉了幾圈之後,對著車子一陣低聲咆哮,朝著一個方向就飛奔了過去。

阿呆硬著頭皮,在顧浩的指點下踩下了油門。

說來要把汽車開走,真的不是什麽難事,在顧浩的指點下,阿呆很快就上了手。汽車一直往南走,再次返回了燕京市區裏。好在這裏雖然是市區,但周圍的綠化搞得還不錯,豹子一路上就隱蔽在綠化帶裏,因為是晚上,加上豹子非常小心,這一路行來竟然沒被人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