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一直開到一座裝修得富麗堂皇的洗浴中心門口,這才停了下來。

等豹子重新變回人形後,阿呆才冷聲道:“進去看看。”

“兩位先生裏麵請,是洗浴還是按摩啊?”剛走進門,一個服務員就微笑著迎了上來。

“宋雅和雪麗在哪兒?”阿呆冷聲問道。

“什麽宋雅和雪麗?”服務員微微一愣,之後就微笑道,“我們這裏沒叫這個名字的小姐。”

“叫你們老大出來。”豹子點了根煙,望著那服務員冷聲說道。

“先生,我們是正規的洗浴中心,可沒有什麽……”

服務員話還沒說完,豹子抖手就是一耳光扇在他臉上,冷笑道:“小子,別跟我瞎扯淡。老子就在這北城混的,道上兄弟叫我豹子。識相的,就叫你老大出來!否則要是讓我進去找他,那大家臉上都不好看!”

服務員眼皮微跳,豹子這個名字,他自然聽說過。

阿呆從來沒接觸過燕京的地下勢力,對豹子這個名號不怎麽了解。但凡是在城北混的,少有人不知道當年單槍匹馬幹掉城北蛇幫老大,之後在地下拳場十六連勝的豹子哥的。說來豹子也算是傳奇人物了。

當年一個人來到燕京,什麽都不懂的他一不留神就招惹了燕京城北有名的黑勢力蛇幫。之後被蛇幫老大在道上給他掛了號,點名要他的腦袋。

被黑道老大點名,這幾乎已經是必死的局麵。但豹子卻是一怒之下,單槍匹馬殺進了蛇幫的總部,把當時蛇幫老大的手腳給敲斷了。也就是這時候,一直跟蛇幫不和的黑狗一舉發難,直接把蛇幫給吞了。從此之後,豹子就跟著黑狗混了。

隻不過兩人的關係倒不是一般的大哥小弟,兩人平輩論交交情還不錯。

這段故事在燕京城北也算段不大不小的傳奇,道上混的大多都聽過豹子的名號。

那服務員捂著臉,也不敢叫喚,隻是小心地問道:“您……您是黑哥手下的豹子哥?”

豹子雙眼一瞪,伸手又是一耳光扇了過去,怒罵道:“誰他媽的說老子是黑狗的手下?老子就是豹子,也就是你說的豹子哥!知道我是誰了,還不趕緊叫你老大出來!”

服務員一哆嗦:“您稍等。”不敢再耽擱,趕緊往後麵跑去。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足足等了半個小時,裏麵都還沒有人出來。

不光是阿呆,豹子也有些不耐煩了。

“雅兒姐她們會不會出事了?”阿呆滿臉擔憂之色。

豹子又點了根煙,皺眉道:“要是真出事了,那也是在我們來之前就已經出了。否則我們現在是來說數,對麵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做什麽。”

話雖如此,但阿呆依然是滿心的焦急。

又過了五六分鍾,豹子一根煙快燒完的時候,一個穿著黑西裝的中年人跟著那服務員出來了。

“豹子哥?”中年人試探著問道。

“我就是豹子。”豹子不耐煩地道,“我們來這兒的目的你應該很清楚。宋雅和雪麗,放了她們,我們……”

說道這兒,他忽然轉頭看了看阿呆,

阿呆沉聲道:“放了她們,我們馬上就走。”

中年人微微有些驚異地看著阿呆。自然,他剛才就已經注意到阿呆跟在豹子身邊了。他原以為這是豹子的小弟跟班之類的,沒想到的是看這樣子,豹子竟然是聽麵前這個年輕人的。

這人是什麽來路?怎麽沒在燕京城北聽說過道上有這號人?

不過中年人雖然好奇,也不會在這時候多問什麽。他朝著阿呆笑了笑,道:“既然你們把話說明了,那我也真人麵前不說假話。宋雅和雪麗都在我這兒。”見阿呆和豹子臉色微變,他立刻笑道,“不過人不是我們綁來的,他們把這兩位小姐放這兒也是讓我們代為照看一下。既然你們來要人,那我至少要打個電話吧?”

說著,他掏出手機撥了個號碼。

“是豹子和一位小兄弟……這樣啊……嗯,那好。”

收起電話,他朝那服務員招了招手:“你去上麵貴賓室,把宋雅和雪麗帶過來。”

“貴賓室?”那服務員臉上露出幾分疑惑之色。

“對,快去。”中年人點了點頭。

服務員上去了,一會兒功夫,阿呆就見宋雅和雪麗跟著走了下來。

“雅兒姐,雪麗姐!”阿呆叫了一聲,立刻就跑了過去。

見到阿呆,雪麗顯得有些意外,宋雅倒依然是那副麵帶微笑的樣子。

“你們沒事吧?”阿呆上下打量了兩人一下,焦急的問道。

“沒事。”宋雅微微一笑。

“哼,量他們也不敢對我們怎麽樣!”雪麗望著那中年人輕哼一聲。

那中年人隻是微笑不語。

豹子抄著手站在旁邊,冷眼看著那中年人:“我們可以走了?”

中年人微微揚起眉毛:“當然。那位送人來的說了,抓這兩位小姐是個誤會。而且現在豹子哥來了,總是要給您麵子。”

“走!”豹子也不多話,朝阿呆示意了一下。在阿呆領著宋雅和雪麗走出洗浴中心的門後,他這才緩緩轉身。

“我不管你們是什麽來頭,不過我話說在前頭。你們最好不要碰那兩位小姐和我這個兄弟……否則,你們會後悔的!”說完這話,豹子大步跟著阿呆離開了。

“後悔?”中年人臉上露出玩味的笑容。

豹子的車還是不錯,至少足夠寬敞,阿呆和雪麗宋雅三個人坐在後排也不顯得擁擠。

豹子開車,顧浩就在副駕駛呆著。自然,雪麗和宋雅是看不到顧浩的。但讓豹子心頭暗笑的是,就算是在宋雅和雪麗眼裏副駕駛位置是空著的,但她們也沒有質疑為什麽要和阿呆一起擠後排座。

對副駕駛那空位,一副視而不見的樣子。

“還說交我別亂想,這不是明擺著的嗎……”豹子一陣嘀咕。

“你說什麽?”豹子聲音很小,阿呆沒聽清楚。

“呃,沒什麽。”豹子轉開了話題,透過倒視鏡看了看後排的雪麗和宋雅,“那些是什麽人,為什麽要抓你們?”

“不知道,我也在想。”宋雅答了一句,便著眉頭思索。樣子十分可愛,阿呆在邊上看得有些出神。忽然,就覺得肋下傳來一陣劇痛。

“哎喲!”阿呆吃痛一聲低叫。

“怎麽了?”宋雅轉頭看著他,臉上寫滿了關切之色。從那天撞車事件後,這種神色阿呆還是第一次看到。不過,他可不敢多說什麽,幹咳了兩聲連說沒事。

宋雅嘀咕了兩句,便又埋著腦袋,好像是在思考,到底是誰要抓自己和雪麗。

阿呆偷偷轉過頭,隻見陰影中,雪麗那明亮的眸子狠狠地看著自己。見阿呆轉過頭,雪麗撇了撇嘴,一仰下巴就轉頭看向了別處。

“對了,那些人來抓你們的時候,怎麽還開了槍?”豹子忽然開口問道。

“開槍?”雪麗轉過托,臉上滿是疑惑之色。皺著眉頭想了半天,這才轉頭望向宋雅,“雅兒,我去開門的時候直接就被他們用藥迷暈了。他們後來有開槍嗎?”

宋雅聳了聳肩頭:“不知道,他們進屋後也是直接用藥把我迷暈的。反正我醒著的時候沒聽到槍聲。”

兩女已經被救出來了,阿呆的心頭也是一塊石頭落地,他輕笑道:“豹子,會不會是你搞錯了?”

豹子微微抬頭,看著阿呆的臉,淡淡地道:“你應該知道,我不會搞錯的。”

阿呆一愣,這才想起來豹子的原形就真的是隻豹子!他的嗅覺確實是不應該有錯。不過皺眉思索半晌也得不出答案,他幹脆也不去多想。

豹子直接開車把他們送到別墅,這才停了下來。

“你們這裏位置有些偏,確實也不太安全。如果你們有地方,還是換個地方住吧。”豹子看了看四周說道。

宋雅輕笑道:“我和雪麗倒是可以回學校住校,但阿呆就沒辦法了。”

阿呆一愣,遲疑了下,道:“那要不……”

“你想都別想!”雪麗朝著他俏皮地聳了聳鼻子,這才轉頭對豹子笑道,“你叫豹子啊?今天真是謝謝你啦!”

豹子擺了擺手:“小事一樁。”

宋雅看了看幾人,見豹子始終沒有離開的意思,心頭明白太他應該是還有話跟阿呆說。便道:“雪麗,我們進去吧。”說著也不管雪麗同不同意,拉著她就往裏走。

見兩女進了別墅,豹子才看著阿呆緩緩開口:“你小心點,我總覺得這兩個女人不簡單。”

阿呆一愣,轉而失笑道:“你想多了吧。”

“希望是。”豹子點了點頭便不再多說什麽。反正自己該說的也都說了,至於阿呆想怎麽處理,那也是他的事兒了。

“豹子,我倒是有個問題想問你。”阿呆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說道。

“什麽問題?”豹子微微一愣。

“為什麽幫我?”阿呆盯著豹子的眼睛,“雖說我們認識也有一個多星期了,但我覺得憑我們的交情,還不足以讓你這麽來幫我。”

豹子一陣曬然,點了一根煙,這才抬起頭,道:“你當時為什麽幫樂兒?”

阿呆一愣,當時他根本是什麽都沒想,就是腦子一熱就衝出去了。至於為什麽幫樂兒,這他還真沒去想過。

“之所以幫你,一方麵是因為你幫過樂兒,另一方麵是因為我覺得你和別人不一樣,和我以前遇到的那些……那些道士不一樣。”豹子笑了笑,“當然,主要還是你幫過樂兒,不管你當時是為什麽出手。但是,既然你幫了她,那我就肯定要幫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