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拍了拍阿呆的肩膀,上了車:“明天見。”說完,開著車直接就回市區了。

想著豹子的話,阿呆陷入了沉思。看豹子那樣子,以前應該有過許多不好的回憶。而且他還說自己幫過樂兒……

一想到樂兒,阿呆也不知道是哭好還是笑好。這些日子的接觸,讓他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在樂兒手上吃過虧的男人那是一大把。

現在也隻能期望豹子跟樂兒會有個好結局吧。

甩甩頭,他也走進了房門。

第二天清晨,阿呆準時起床。如同往日一樣,雪麗做好早飯,三人坐在一起吃早飯。

看兩女的樣子,似乎一點都沒在意昨晚發生的事。阿呆有些驚奇了:“昨天出了那種事,難道你們一點都不擔心,不害怕?”

宋雅微笑道:“不是還有你和豹子嗎。”

雪麗一聲輕哼:“怕什麽?!要是真把我給惹毛了,我就找把剪刀,把他們通通哢嚓掉!”一邊說,她還用手比劃著剪刀的姿勢不斷揮舞。

看著這手勢,阿呆忽然覺得心頭一陣發毛。

“你個死丫頭,沒個正形的!”宋雅紅著臉白了雪麗一眼。

雪麗一翻白眼,嬌聲道:“妞兒,大爺我向來就是這樣!”

宋雅和阿呆頓時啞然。

這一番對話倒是把近幾日詭異的氣氛衝淡了不少,三人一邊吃這東西,一邊閑聊。

忽然,門外傳來了一陣刹車聲。

屋裏的三人麵麵相覷,這樣偏僻的地方怎麽還有人來?

一陣汽車關門聲後,就聽一個脆生生的聲音疑惑著道:“姐姐,是這裏嗎?你會不會弄錯了?”

“應該不會,那小子不敢騙我。”一個冰冷的聲音響起,“去敲門看看。”

一陣敲門聲響起,雪麗看了看阿呆和宋雅,便站起身來走過去打開了房門。

看著門外的兩人,雪麗微微一愣。隻見是兩個女孩子,或者說是兩個非常漂亮的女孩子。一個看上去二十來歲,穿著一身筆挺的警服,麵容冷凝俊俏沒有分毫表情,看上去很是冷豔。

另一個十四五歲,一對大大的眼睛輕靈有神,皮膚白嫩得讓雪麗都有些嫉妒。身段雖然還沒發育,但已經可以看出以後絕對是個大美人。

那個歲數較大的警察在看到雪麗的時候也是微微一愣。燕京大學校花級的人物,放在那兒都絕對算得上美人。

“你們找誰?”雪麗疑惑著問道。

“我是城北刑警大隊的大隊長桑蘭,這是我的證件。”桑蘭把警官證遞了過去。在雪麗確認之後,她才接著道,“我們想找下李阿呆。”

阿呆坐在屋裏麵,看不到轉角大門這邊的樣子,不過一聽到那清冷的聲音,他就好像想起了點什麽,再聽到桑蘭一報名字,他的臉頓時就苦了起來。

“阿呆,有人找。”雪麗大聲地叫道。

在宋雅詫異的目光中,阿呆來到了大門口:“桑警官,好久不見了啊……”

桑蘭冷冷一笑:“也不算太久,一個星期而已。隻不過我可沒想到,一個剛從昆侖山上下來的道士,竟然能住這麽大的別墅……真是好本事啊!”

話裏的火藥味和嘲諷味異常的分明。

阿呆還沒說話,雪麗的眉毛頓時就瞪了起來。隻不過,在雪麗正準備開口以前,就有人搶先說話了。

“刑警隊什麽時候還兼管查戶口了?再說了,住別墅算什麽。桑大隊長,你見過住皇宮的道士嗎?”

燕京刑警大隊的大隊長之一,桑蘭什麽時候被人這麽搶白過?她原本便沒什麽表情的臉頓時就寒了下來,不顧一旁桑冰焦急地拉扯她的手,她抬腳就要闖進門去。

“慢著!”雪麗忽然一伸手,就按住了門框,把桑蘭擋在了外麵。

桑蘭一句話也不說,隻是抬眼冷冷地看著她。

雪麗撇了撇嘴:“擅闖民宅可是犯法的,桑蘭隊長你帶了搜查令嗎?”

桑蘭額頭青筋直跳,肝火一陣上湧。今天她過來,不過是因為這幾天被桑冰煩得不行了,所以才答應帶妹妹來看看。原本的打算隻是來看一眼,確認一下地方,之後便帶著桑冰一起去警局工作,所以她身上穿著警服,外麵停的車也是輛警車。

但是,當真見到阿呆,看到這棟別墅的時候,她那原本的疑心便被挑起了,忍不住就激了阿呆兩句。讓她沒想到的是,阿呆還沒說什麽,立刻就有兩個牙尖嘴利的女孩兒跟自己幹上了!

“裏麵的妹子是誰啊,這麽能說會道的,出來讓我看看。”桑蘭緊咬著嘴唇,從牙縫裏蹦出了幾個字。

“唉,桑大隊長。雖然你沒有搜查令,屬於擅闖民宅。不過,我還是讓你瞧瞧吧。”宋雅懶洋洋的聲音響起,片刻之後,她就出現在了轉角處。

“好好好!”桑蘭連說三個好字,這才猛地一拉桑冰,轉身就朝警車走去。

桑冰哭喪著臉叫道:“姐,幹什麽啊!我還沒……”

“還沒什麽?!跟我走!”桑蘭低喝了一句,直接把桑冰拉上了警車。

“桑大隊長慢走啊,下次再來玩啊!”雪麗笑眯眯地叫道。

她話音剛落,就聽宋雅那懶洋洋的聲音跟著響起:“記得帶上搜查令。”

桑蘭鐵青著臉,一腳猛踩油門,警車呼的就飆了出去。

看著桑蘭開著警車走遠,雪麗和宋雅一前一後把阿呆堵在了門口。

看著宋雅那似笑非笑的表情,阿呆覺得心裏有些發毛。

雪麗抄著手,目光從阿呆身上輕輕飄過:“說說吧,這又是怎麽回事兒。”語氣不鹹不淡,但阿呆卻從中聞到了濃濃的殺氣。

桑蘭直接就把車開到了警局門口,把滿臉哭喪像的桑冰扔到強化補習班裏後,徑直就走進了局子裏。

一進局子裏,桑蘭原本就鐵青的臉更是拉長了幾分。整個大隊裏一片嘈雜,看報紙的、閑聊的、吃早飯的,各種都有

雖說為了帶桑冰去阿呆那裏,她今天出門有點早,來隊裏也早了些,但現在離正式辦公也沒剩多少時間了。

“都沒事做嗎?!”桑蘭瞪著眼一聲冷喝,“杜南,你那變態色魔的案子有跟進嗎?都大半個月了,你那裏還沒有半點線索。是不是不想吃這口飯了?!”

那個被點了名的警員一激靈,趕緊從桌上抓起一把文件:“我馬上就去跟著……”說完,一溜煙就跑出了辦公室。

“還有你,老吳!你也是老警員了,我要的報告你三天前就說馬上馬上!馬上到現在都還沒交到我手上!你是怎麽起的帶頭作用?”

那被點到名的老吳,是個四十來歲的警員。他尷尬地笑了笑:“馬上,馬上給您送去。”

目光再次從一幫下屬臉上掃過,桑蘭寒著臉就走進了辦公室。

“滅絕師太怎麽了,今兒個像吃了火藥一樣?”一個年輕的警員立刻靠到老吳身邊,低笑道。

老吳瞪了他一眼:“什麽滅絕師太的,別胡說八道!”

那年輕警員撇了撇嘴,嘟囔道:“本來就是嘛……”

隊長辦公室裏,桑蘭氣呼呼地坐到了椅子上

“好你兩個牙尖嘴利的,以後別落在我手上,不然我弄死你們!”桑蘭坐在椅子上,咬著牙低聲咒罵著,“還有你個假道士、臭道士,竟然就這麽站在邊上看我出醜!你等著,我馬上就把你的資料給送出去,讓人把你給遣返原籍!”

忽然,桑蘭一下子靜了下來,她皺著眉頭一陣疑惑:“後來出來的那個女的我好像在哪兒見過……”

她又微微搖了搖頭,眉頭依然緊鎖:“這麽漂亮的女的,我如果在哪兒見過,怎麽會沒有印象呢?”

想了半天,她依然是想不出在哪兒見過宋雅。忽然,她心頭微微一動,難道……

二話不說,立刻打開電腦。知道宋雅的相貌是沒用的,電腦上沒法查。不過那棟別墅倒是可以下手。警局的內部檔案裏肯定有記載。

調出檔案開始搜索,很快的,這棟別墅的所有人就出現在了桑蘭麵前。

“宋南行?!”桑蘭失聲叫道。

微微沉吟後,她接著開始查詢宋南行的親屬,幾乎是剛剛敲下回車鍵,宋雅的照片就出現在了電腦屏幕上。

看著宋雅照片下方的資料,桑蘭已經徹底的冷靜了下來。良久,她身子輕輕往後一靠,抄著手,嘴角才掛起一抹冷笑:“原來是你……”

還沒等桑蘭想好怎麽處理宋雅的事兒,辦公室的門被猛地推開。

“我沒說過進來要先敲門嗎?還有,讓你去跟著那變態色魔的案子,你怎麽又回來了?”桑蘭寒著臉看著推門近來的年輕警察。

“頭兒,有線索了!”年輕警察一邊擦著汗,一邊大聲說道。

一聽這話,桑蘭立刻站起了身來。

在桑蘭離開別墅後,阿呆立刻就遭到了拷問。經過小半會兒的時間,他總算是把那天晚上的事說出來了。

雪麗一陣恍然:“我就說你怎麽認識豹子這個人的。我看他像混道上的,還專門找人打聽過。聽說城北就有一個很有名氣的豹子哥,原來就是他啊!”

一聽這話,宋雅頓時瞪了雪麗一眼:“你去找誰打聽的?不是跟你說了,少和那些紈絝子弟打交道嘛!”

平日裏別看宋雅不說話,好像任由雪麗胡來。但真要是宋雅發起火來,雪麗立馬就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