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一出,逍遙子頓時一聲怪叫,頭也不回地直衝大門跑去。隻是,他剛一靠近大門口,就覺得仿佛是撞到了一堵無形的牆上,人一下子就被彈了回來。

“老頭子,你陰我!”逍遙子摸著額頭上的一個大包哭喪著臉叫道。

秦葉也不理會他,隻是撥了個號碼打了出去。

“喂,慕容丫頭嗎?我是秦葉。你過來一下,逍遙子也在我這裏,你們的婚事拖拖拉拉的都好幾十年了,連我這做長輩的都看不過去了。今天,就在我這裏,我給你們辦了。”

秦葉的話音剛落下,電話裏就傳來了一個清冷,但卻清脆宛若空穀鸝鳴的動人聲音。但吐出的話語卻讓逍遙子頓時魂飛魄散。

“等我一刻鍾,我禦劍飛過來!”

當阿呆從入定中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雪麗和宋雅已經離開別墅去了學校。客廳的桌上留了張紙條,告訴阿呆早飯的位置,看筆記應該是宋雅寫的。

阿呆坐在客廳裏,一邊吃著東西看一邊皺眉沉吟著昨晚發生的事。

雖說被那妖怪打傷有他自己大意的原因,但那妖怪的實力確實是強橫,就憑它能硬扛獵天神劍一擊不死,這就已經足以證明。

“這樣的妖物若是留在這人間,還不知道要出多少亂子……”阿呆一陣喃喃。微微想了想,他便打出了一段法訣,把顧浩給召了來。

這些天過去了,顧浩對阿呆的看法也是每日在改變,雖說阿呆對他下了禁製,但這麽多天來倒也沒見阿呆對他怎麽樣,顧浩說話之間自然也就不像開始那樣戰戰兢兢了。

“道長,你昨晚可是撞見鬼了?怎麽會被打成那樣?”顧浩嬉皮笑臉地問道。

阿呆一陣苦笑:“這話可被你說中了,還真是撞見鬼了。”說著,他把昨晚的事情說了一遍。

“我找你出來,就是想問問你,能不能幫我想想辦法找到那妖怪。那妖怪看來是想吸食靈氣提升實力,而在這樣的都市裏,要尋找有靈氣的藥物之類的是不可能了。它自然就把目標放在了那些天生靈秀的女子身上,若是放任它不管,那日後一定會出大亂子。”

阿呆皺著眉頭把自己的顧慮說了出來。雖說天宗的門規訓斥裏沒有什麽斬妖除魔,但無論如何他總是修道之士,遇到這種禍害人間的妖怪,總是不能袖手不理的。

聽了阿呆的話,顧浩也是一愣。他雖說變成怨靈也有些年了,但這麽多年裏一直都是獨自居住在這別墅裏。平日離別雖然知道自己已經是死人,但內心裏總是把自己當一般人看待,因此聽了阿呆點的話,倒也有幾分擔憂。

他想了想,道:“要找那妖怪的話,總是要知道他的習性的,比如它喜歡在什麽地方呆著,喜歡找什麽樣的人吃……”

“它要找的是身上有靈氣的女子。至於說喜歡什麽樣的地方,這種陰森惡靈,自然是喜歡那種汙穢肮髒之地。”

“汙穢肮髒?”顧浩一愣,那豈不是要去廁所找……

看顧浩的神色,阿呆就明白他想到了什麽。阿呆擺了擺手,道:“不是說那種表麵肮髒的地方,而是那種……”他皺了皺眉頭,有些不知道怎麽形容,比劃了幾下才道,“就是那種人心墮落,充滿的地方……我不知道該怎麽形容。”

聽了這話,顧浩倒是釋然了,道:“這種地方還不好找嗎?你認識的那個豹子,不就是那種地方出來的嗎?你真要找著妖怪,說不定豹子能幫上你的忙。”說著,他忽然邪邪一笑,“還有,你不是說那妖怪喜歡有靈氣的女子嗎?我看昨天早上來找你的那個警察和她妹妹身上就很有靈氣,你隻要想辦法讓她們多出去轉悠轉悠,那妖怪自然就被引上門了。”

聽了這話,阿呆頓時恍然。

自然,他不可能去找桑蘭桑冰做誘餌引誘妖怪,那妖怪到底有多危險,他昨晚已經親身經曆過。自然,顧浩也不可能知道,就在昨晚,蘭已經在身死線上走了一遭。若不是正巧遇到阿呆,隻怕她已經死在了那妖怪的手裏。

離開別墅,阿呆直接就奔酒吧去了。以樂兒的性格,現在這個時候酒吧應該已經開門。自然,樂兒在酒吧,顧浩肯定就也在。

來到酒吧的時候已經是上午十點左右,酒吧的大門敞開,裏麵清清靜靜的。

阿呆走進酒吧裏,就見樂兒正坐在櫃台裏修指甲,豹子擰著個水桶到處打掃桌椅。看著這一幕,阿呆一陣哭笑不得。

就他和豹子認識的這段時間來說,以他對豹子的了解,豹子應該是個極其有個性,甚至可以說是極其冷酷的男人。隻不過,當他遇到了命中注定的克星樂兒的時候,這一切都成為了過去。現在的豹子已經越發有向“賢妻良母”方向發展的趨勢了……

“阿呆,今天這麽早?”見阿呆走進大門,樂兒立刻笑吟吟地朝著他揮了揮手。

阿呆笑了笑,道:“沒事做就過來了。”

豹子抬起頭看了他一眼,隨手把抹布搭在肩上,轉過頭朝樂兒聞言細語地道:“樂兒,你先看著,我和阿呆去聊聊。”

樂兒揮了揮手:“去吧去吧,兩個大男人有什麽好聊的……”

豹子朝阿呆打了個眼色,兩人徑直走出了酒吧大門。

“你怎麽回事?一進門我就聞到一股子血腥味和一種說不出的味道。”豹子皺眉看著阿呆。

阿呆苦笑著把昨晚的事說了出來。

一聽燕京裏有專門以有靈氣女子為食的妖怪,豹子頓時就緊張了起來。

“樂兒應該也是有靈氣的女子吧,她會不會成為那妖物的目標?”豹子凝重地問道。

阿呆皺眉道:“那妖物昨晚被我重傷了,要恢複元氣肯定是要找尋有靈氣的女子的。樂兒身上的靈氣雖然不算太重,但也是有的。就我到燕京來的這些日子,見到的有靈氣的女子是非常之少,若是那妖物真的急了,很有可能會襲擊樂兒這樣的女孩子。”

其實阿呆最多安心的也是這個,別說是現在,就算是幾百年前,有靈氣的女子也是非常稀少的。而阿呆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剛一下山就遇到兩個靈氣逼人的女子,一個是宋雅一個是雪麗,之後更是遇到樂兒和桑氏姐妹。這些女子中無論哪一個身上都有靈氣,自然,其中以桑氏姐妹最重。

聽了阿呆的話,豹子的臉色徹底陰沉了下來。身為豹妖,他自然明白這些妖怪對一般人而言是怎樣的存在。

“我們得想辦法把那個東西找出來。”豹子話語森然,眼中帶著絲絲殺氣。他不是阿呆,心裏自然也不會有什麽除魔衛道的念頭,但現在那隻妖怪威脅到了樂兒,他心裏便已經給它定了死刑。

阿呆點了點頭,道:“我找你就是為了這個。那妖怪昨晚被我重傷,現在是它非常虛弱,正是除掉它的好時候。但相對的,也正是因為它受了傷,它就更需要吸食有靈氣的女子來恢複。所以,我們必須在它沒有作惡之前,盡快找到它。”

“怎麽找?”豹子點著一根煙,狠狠地吸了一口。

“那妖怪屬性陰冷,如果我沒猜錯,應該是喜歡呆在汙穢肮髒的地方。”阿呆微微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道,“恕我直言,你以前呆的那些地方,同樣就是它最喜歡的地方。我希望你能用你的力量,幫我找到它。”

豹子也是聰明人,一聽阿呆的話,他頓時挑了挑眉毛:“你想讓我找黑狗幫你?”

阿呆點了點頭。

“這件事既然關係到了樂兒,無論你找不找我幫忙,我都不會坐視。不過黑狗跟我的關係並非你想的那樣簡單……”豹子皺眉沉吟了半晌,這才恨聲接道,“不管了,這件事他幫也得幫,不幫也得幫!我帶你去找黑狗!”

兩人跟樂兒打了個招呼,就直接來到了黑狗那家酒吧外。阿呆是第二次這裏,白天看起來,這裏和別的酒吧倒也沒什麽太大的區別。隻不過說周圍多了一些神情萎靡,聚做一團蹲在邊上閑聊的小青年。

豹子自然是這裏的知名人物,他剛一下車,立刻就有幾個人靠了過來。

“豹哥,這段時間沒見您啊,今天怎麽得空過來看看了啊?”一個滿頭黃毛的小混混滿臉堆笑地遞過一根煙。

豹子接過煙,就著那混混遞上的火點著,這才冷眼看了他一下:“黑狗在嗎?”

那混混想了想,道:“狗哥昨晚就來了,應該還沒走吧。”

得到了答案,豹子也沒興趣再理會他,點了點頭,帶著阿呆就直接走進了酒吧。

按說所有的酒吧都差不多,上午的時候總是生意非常差的。但阿呆大致看了看,這酒吧裏坐著的人還真不少。

“沒有客人,都是黑狗的手下。”豹子湊頭到阿呆的耳邊,輕聲說道。

阿呆點了點頭,跟著豹子就直奔通往二樓的電梯。

豹子親自領著人來,那看守電梯的自然不敢怠慢,甚至連通知一聲都沒有,直接就打開了門,放阿呆跟豹子進去。

“一會兒你直說就可以了,黑狗也不是那種什麽都不知道的一般人。至於說他肯不肯幫忙,那就得看他了。”豹子低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