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呆對遊戲沒什麽興趣,不過倒是樂得在一旁看他們三個一邊玩遊戲一邊大呼小叫。

幾個傳說中的DOTA高手,在遊戲中被人血虐了幾把後,忿忿地放下了鼠標。

“媽的,肯定是黑店!”剛子叫罵道。

“絕對沒錯!我剛在上路打錢,上線也就一分鍾不到,立馬上來五個人抓我!”張峰也是大聲附和著。

陳彬倒是沒說話,扔了鼠標苦笑搖頭。

“這個真的好玩?”阿呆搔了搔腦袋,望著陳彬問道。

陳彬有些怪異地看著阿呆:“你以前從不玩遊戲?”

阿呆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從來沒玩過。”

張峰從後麵走了過來,一下子攔住了阿呆的肩膀,望著陳彬道:“老大,這小子哪有時間玩遊戲啊?!你看他身邊的學姐學妹,他現在連陪她們都要想著怎麽騰時間,時間留給誰。遊戲這種事情對木頭來說,太奢侈了!”

阿呆臉上頓時一紅,喃喃道:“哪有你說的這麽誇張。”

“沒有?!”張峰大叫道,“比我說的還誇張好多倍好不好?!宋雅我們就不說了,那是你的正牌女友。就說寇雪麗吧,你別說感覺不出來她對你也有意思啊!我可是打聽過了,你知道雪麗的外號是什麽嗎?冰山美人!對別人那就是不假言笑的。但你看看對你,那別說言笑了,在你身邊她根本就是團火了!還有那個桑冰……嘖嘖,看看她望著你的眼神。我敢保證,你小子隻要勾勾手指頭,她立馬就是你的人了!”

阿呆紅著臉,也不知道說什麽好。

一邊的剛子忽的歎了口氣:“瘋子,別說阿呆了。”

阿呆舒了口氣,心說還是剛子懂事兒。不過這口氣才剛吐出一半,就聽剛子接著道。

“有女人的孩子,傷不起啊!還是DOTA界老前輩說得好啊,寂寞女人穿絲襪,寂寞男人玩DOTA!”

聽了這話,阿呆頓時忍不住笑出了聲來。一邊的陳彬也是滿臉無奈搖頭苦笑。

“對了,明天就是二十九號了。”陳彬忽然開口道。

阿呆點了點頭:“是啊,月末了。”

陳彬有些意外的看著阿呆:“你不知道九月二十九號是什麽日子嗎?”

看著陳彬的表情,阿呆想了半天也沒想明白明天到底是什麽大日子,有些疑惑地道:“怎麽了?明天是什麽日子?”

不光是張峰捂著腦袋直搖頭,連陳彬都忍不住道:“真懷疑你是不是地球人!十月一日就是國慶了,會有三天的假期。而九月二十九號,按慣例,各個大學都會舉辦晚會慶祝一下。”

“還有這種事?”阿呆微微一愣,“那為什麽不定在三十號?”

陳彬解釋道:“因為有些住得遠的學生會在三十號下午就動身回家,所以一般都把晚會定在二十九號晚上。而且我聽說因為今年的迎新生晚會一直沒開,所以明晚會一起舉行。”

阿呆有些不解地看著陳彬:“那又怎麽樣?”

陳彬嘴角泛起了一抹曖昧的笑意,低笑道:“也就是說,所有一年級的學生都必須參加!”

阿呆還是摸不著頭腦,無奈地道:“老大,你一口氣說完好不好?”

陳彬還沒開口,一邊的剛子已經看不過去了,一拳打在阿呆的肩頭上,低叫道:“笨蛋啊!一年級學生都必須參加,也就是說所有的一年級女生都會在場!這可是我們這種沒人疼沒人愛的單身人士,告別單身的最好機會!而且之後就是國慶節,要是夠本事,國慶節都不用回家了,帶著剛把到的妹子一起過三天的已婚生活……咳咳,就是這樣了。”

張峰歎了口氣,哀聲道:“剛子,你別跟他解釋了。這就是飽漢不知餓漢饑啊!有女朋友的人,不明白我們的痛苦的!”

阿呆倒是沒去注意張峰的感歎,他心頭想的是別的事情。三天假期,看來自己有時間也有必要去一下那個以前就聽說但一直沒機會去的地方了。

第二天一早,阿呆走進教室裏。他驚奇的發現,今天的人到得特別的多。這樣的情況也就是第一天文史課的時候見到過,平時總是會少許多人。

阿呆從這些同學身邊經過,聽到的幾乎都是談論今晚晚會的事情。

看來大家對今天的晚會都很上心啊。阿呆心頭暗道。

白天的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了下午放學。

剛一回寢室,就見張峰和剛子正對著鏡子換衣服。兩人竟然都是穿著極端正式的西服。

阿呆一陣失笑,道:“就算今晚是告別單身之旅,你們也不用搞得這麽正式吧?”

聽了這話,剛子猛地把衣服往**一扔,恨恨地道:“還告別單身個屁啊!”

阿呆有些疑惑地看著他:“怎麽了?”

張峰無奈地道:“今天一早,學生會的人就找上了我們,說是讓咱們代表一年級新生上台去表演相聲。連劇本都給咱們準備好了。由不得咱們說不。其實這都無所謂,表演得好也一樣能吸引美眉的注意力。但這個時間這麽急,連個彩排的時間都沒有,這不是存心讓我們出醜嗎?”

剛子明顯的對這個安排很上火,低罵道:“原本我想拒絕的,但不知道學生會那些人用了什麽法子,竟然是把我們班主任都給找來了。根本不給我們拒絕的餘地!”

說著,他無奈地看了阿呆一眼:“兄弟啊,今晚看來我是不能跟你一起去了。今晚就你和老大,你讓宋雅姐和雪麗姐幫忙介紹幾個妹子給老大,讓他早日擺脫單身生活啊。”

阿呆一陣失笑。

張峰忽然道:“說到老大,他今晚恐怕也去不了。”

“老大也去不了?”剛子明顯的也是剛聽到這事兒,疑惑地看著張峰。

張峰攤了攤手,道:“老大這段時間好像也在為進學生會做準備,今晚恐怕也會被拉去下苦力。所以……”

剛子一愣,就嘿笑道:“所以今晚你就好好過你的二人世界……不對,是三人……四人世界……媽的,總之你今晚好自為之吧!”剛子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到第該怎麽說,以前是宋雅雪麗,現在還得家個桑冰。不知道為什麽,以前他挺羨慕阿呆的豔福的,但一到了這節骨眼上,就覺得有些害怕了。

看來女人太多了也不見得是什麽好事……

“不和你多說了,我們現在就要趕緊趕過去。趁現在還有點時間,趕緊過去排練一下,別到時候一上台把什麽都忘了,那可就出醜出大發了。”張峰跟阿呆打了個招呼,就跟剛子走出了房門。

這裏前腳剛走,寢室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阿呆接起來一聽,是宋雅的聲音。

“阿呆,我今晚恐怕不能陪你去國慶迎新晚會了。”宋雅的聲音顯得有些無奈。

“怎麽了?身體不舒服嗎?”聽著宋雅的聲音,阿呆關切的問道。

“身體沒什麽。”宋雅無奈地道,“還不是學生會那邊,要搞什麽校花評選活動,讓我今晚去做個校報的采訪。我都說對那個沒興趣了,但他們始終纏著我。沒辦法,今晚我得去應個景。我想應該還是能來,但可能時間會晚點。你晚上跟雪麗瘋子他們好好玩啊。”

阿呆雖說剛技能學校沒幾天,但對於學生會的一些活動和權利還是非常清楚的。聽宋雅說的情況,他也明白其中的無奈。他振作了下有些失望的情緒,輕聲道:“那行,你忙你的就是了,晚上如果太晚也不用過來,我沒問題的。”

掛了電話,阿呆一陣苦笑,原本想著今晚會非常熱鬧,但到現在,顯示宿舍你的四人隊少了三個,緊接著就是宋雅也不能來。看來自己今晚隻能跟雪麗一起去了。

剛想到這裏,電話又響了起來。

阿呆接了起來。

“喂,阿呆嘛?!”

“雪麗姐?”阿呆微微一愣。

“今晚雅兒來不了了,她被學生會的給纏上了!”雪麗的聲音有些興奮。

“是啊,雅兒姐剛才已經給我來電話說了。”阿呆點了點頭。

電話那邊忽然就沒了聲音,阿呆等了半天,終於是忍不住喂了幾聲。

這時,雪麗才輕咳了兩聲,低聲道:“你旁邊有沒有人?”

阿呆看了看左右,房間裏空空如也。

“沒呢。”

雪麗支支吾吾地道:“那……你晚上想辦法……嗯,想辦法把陳彬他們支開,就咱們倆去晚會。”

阿呆一愣,傻不啦幾的開口就問:“為什麽?”

雪麗那邊沉默半晌,忽然就是一聲嬌喝:“你小子,什麽時候開始敢質疑你雪麗姐的英明決定了?!聽到沒有,把他們都給我支開!”話音落下,電話掛斷。

阿呆拿著聽筒在原地愣了半晌,這才掛上了電話。

讓我把人支開……他們恐怕想去都去不了了。阿呆一陣苦笑。

至於為什麽要把人支開……

阿呆莫名的就想起了昨晚張峰的話。

“就說寇雪麗吧,你別說感覺不出來她對你也有意思啊!我可是打聽過了,你知道雪麗的外號是什麽嗎?冰山美人!對別人那就是不假言笑的。但你看看對你,那別說言笑了,在你身邊她根本就是團火了!”

雪麗姐對我有意思?

阿呆隻覺得心頭一熱,趕緊搖了搖頭,低聲自語道:“不能亂想,不能亂想!無量壽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