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理會那隻小貓,轉身就朝宿舍的方向走去。

不過讓阿呆有些奇怪的是,那白貓並沒有走開去找那黑發風衣的少女,反倒是一路跟在他身後,一直到了宿舍樓下才停了下來。

阿呆轉頭看了它兩眼,心頭微微有些奇怪,不過也沒閑心去理會它,幾個縱身便爬回了自己的308宿舍去。

阿呆小心爬進窗戶,微微留意了一下屋裏的情況。屋裏除了剛子的呼嚕聲依然是一片寂靜,看來自己的離開並沒有被人發現。

轉頭看了看窗外,接著暗黃色的燈光,依然可以看到那白色小貓抬著腦袋望著自己這裏。

阿呆有些哭笑不得,不明白這白貓跟著自己過來幹什麽。

他也沒心思理會那白貓,把獵天長劍包好塞進床底後,就一頭倒在**,閉上雙眼調息起來。

今晚和那黑發神秘少女雖然隻有短短幾個回合的交手,但阿呆的消耗卻是不小。特別是最後那一下,幾乎是耗盡了他全身的道力。

調息的時間過得飛快,隻是幾個周天之後,他耳邊便傳來了嘈雜的聲音。

宿舍的三個兄弟已經起床了。

“木頭,昨晚半夜你出去了?”張峰搔著腦袋問道。

“怎麽了?”阿呆微微一滯,反口問道。

張峰搔了搔腦袋:“我昨晚迷迷糊糊的醒過來,好像見你**沒人。”

阿呆不動聲色地道:“可能我去上廁所了吧。”

張峰點了點頭,也沒追問什麽。

阿呆這才鬆了口氣。

忽然,他想起了昨晚的那隻白貓。他心頭微微一動,靠到了窗戶那裏。隻見樓下有已經有不少人,一些是出去晨練之後往回走的學生,還有些端著飯盒,看樣子是要去學校食堂。但那隻白貓卻是沒看見。

吃過早飯,阿呆也沒什麽耽擱,直接就往教學樓走去。今天難得的他上課的教學樓和宋雅是同一座,兩人昨晚就電話約好今早早點在教學樓前見麵

剛走到教學樓前,就見宋雅已經等在了那裏。

她抱著書,文靜地站在那裏,就像教學樓前的一道風景線,從她身旁走過的學生無論男女都不由得偷偷看上幾眼。

宋雅注意到了阿呆,遠遠地就朝他揮起手來。

“沒想到你還先來了。”阿呆搔了搔腦袋,朝宋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宋雅微微一笑:“我也是剛來。”說著,她目光落到了阿呆腳邊,“這小東西是跟著你來的嗎?”

阿呆一愣,低頭一看,隻見昨晚那隻小白貓不知什麽時候已經趴到了他腳邊上。此刻正搖著尾巴,仰著腦袋看著宋雅。

阿呆蹲下身子,伸手擰著那小白貓的後頸把它提了起來。

“輕點,怎麽能這麽對待小動物啊!”

一看阿呆直接擰著白貓的脖子把它提起來,宋雅立刻就急了。臉上帶著心疼之色,一邊朝著阿呆直瞪眼,一邊趕緊把那小白貓搶了過來。

阿呆搔著腦袋,滿臉的尷尬之色。以前在山上的時候,他對付這些小東西從來都是這麽個擰法,倒也沒什麽人說自己不對。話又說回來了,昆侖山上也就他和逍遙子兩人,平日裏逍遙子對待那些野生動物都不見得怎麽溫柔,更別說管阿呆了。

“這貓是你養的嗎?以前怎麽沒見過?”宋雅抱著小白貓一邊撫摸著它的頭,一邊好奇地問道。

阿呆苦笑道:“不是我養的,不過昨晚我睡不著出來走走就碰到了它。後來它一直跟著我,直到我回宿舍才沒再看到它。沒想到今天它又跟上來了。”

“這麽說來它跟你倒是蠻投緣的。”宋雅失笑道。

阿呆心頭苦笑,投緣?

真要說投緣的話,恐怕也是跟那神秘少女吧。

想到昨晚的事阿呆就有些後怕,那神秘少女的身手實在是遠遠超出他意料之外。其身手之強橫,實在是到了駭人的地步。

雖然昨晚動手,阿呆和那風衣黑發的少女都沒有用什麽絕招,而且過招也不過是那麽一兩下。但其中的驚心動魄實在無法用言表。

回想起來,那女子恐怕從一開始到最後都隻是打著跟自己玩玩的想法,根本沒有想過要把自己怎麽樣。否則的話,在自己最後動用了全部力量已經油盡燈枯之後,她隻要隨便出手便能要了自己的小命。

但奇怪的是,她最後竟然就這麽走了,而且走之前還把這小貓給留了下來。

“怎麽了?”見阿呆愣愣地站在原地一言不發,宋雅奇怪地問道。

聽到宋雅的聲音,阿呆才從沉思中醒轉過來,尷尬地笑了笑:“沒什麽。”

“那我剛才問你的事怎麽樣?”

阿呆一愣:“什麽事?”見宋雅的眉頭皺起,他趕緊接著道,“不好意思,我剛才想了點東西,有些走神了。”

“你呀!”宋雅白了他一眼,“我剛才說,這看起來像流浪貓一樣的小貓,既然跟你這麽投緣,不如咱們就把它收養了。但你平時粗心大意的,而且你宿舍那邊養寵物不方便,我想把這小貓帶到我宿舍去。”

阿呆臉色頓時一變,脫口道:“不行!”

“怎麽不行?養在我那邊要比養在你們那邊好多了!”宋雅失笑道。

阿呆心頭一陣亂跳,這小白貓的來頭可不小。但其中牽扯到各種隱秘,這些都是沒法跟宋雅說的。

見阿呆臉色有些發白,看上去不像在開玩笑的樣子。宋雅小心地問道:“怎麽回事,真不能養在我那邊?”

阿呆一陣苦笑,張了張嘴,道:“恐怕真不行……”

“為什麽?”宋雅眨巴著眼,不解地看著阿呆。

阿呆一滯,這其中的理由還真沒法跟宋雅解釋。

自己總不能跟宋雅說,這小貓的主人不僅實力強橫,而且殺人不眨眼,連豹子那種強大的獸妖都差點被她給滅了。而自己要不是她一時興起放了一馬,隻怕昨晚也得死在她手裏。

見阿呆吞吞吐吐的樣子,宋雅頓時撅起了小嘴兒,輕哼一聲:“我不管,你說不出理由我就是要養它!你自己進去吧,我先把這小貓帶回寢室去。”

阿呆一愣,這才趕緊道:“你現在怎麽回去,你不是還有課嗎?”

宋雅滿不在乎地揮了揮手,道:“我可不像某些人總逃課,我可是一向品學兼優的。老師是不會管我這種好學生的。”說完也不再理會阿呆,轉身就朝女生宿舍樓的方向走去。

看著宋雅的背影,阿呆一陣苦笑,看來自己的“惡名”已經經由桑冰的口傳到宋雅她們耳朵裏了。

其實說來阿呆也不算是太過擔心宋雅,那神秘少女雖然實力恐怖,但看她的樣子應該不像是會對一般人下手。別說是自己了,就算是豹子,她也沒有真正的下死手,更何況是宋雅呢。最多是以後她找來的時候,自己把這小貓雙手奉還就完了。

想到這裏,心頭的忐忑倒是略微減了幾分。

白天的課程不算多,就早上有兩節。

中午用過午飯,阿呆有些無聊地躺在**。昨晚的那神秘少女的影子依然在他腦子裏晃悠,那隻白色小貓雖然不用太擔心,但總也算是件不大不小的心事。

甩甩腦袋把這些拋開,他攤開手,把那團從豹子身上取出的符籙的道力給放了出來。

依然是阿呆的銀色道力將那團白色霧氣包裹其中。不過經過了一整天,那團白色霧氣樣的道力已經漸漸的變作了透明。雖然有阿呆的法力禁錮,但這種東西總是不能存在很長時間的。

不敢耽擱,阿呆立刻從床下摸出一個小盒子,他從山下帶來的各種雜物都放在這盒子裏。當然,一開始的時候獵天神劍是放在別墅裏的。隻不過隨著宋雅、雪麗和顧浩的搬出,他也把獵天給帶到了學校。

這些日子遇到了不少事,這柄利器帶在身邊總是安心一些。

打開小盒子,阿呆從裏麵取出了五枚銅錢。天宗的道法大多是攻擊力極強的攻擊性法術,但無論如何總是道門宗派,一些尋常的追蹤之法也是有的。而且天宗的宗旨是匡扶天下,追蹤這種法術也是其必須的。

阿呆盤坐在**,把五枚銅錢擺做梅花圖案,之後默念了幾句法訣,就見他手心那銀色道力輕輕飄起,之後緩緩落下。一直到那梅花中心,這才懸浮在當中不在下落。

阿呆雙目微閉,兩手不斷結著手印,嘴裏法訣輕聲念誦。

片刻之後,就見他猛地睜開眼,雙手握住探出右手中指和食指,朝著那梅花陣心指去。

“契!”

阿呆一聲低喝,就見指尖一道銀色道力直擊那團漂浮著的白霧。

猛然間,那白霧仿佛是受了什麽刺激,一陣劇烈收縮,之後迅速朝窗外飛去。

阿呆眯縫著眼看著那團白霧飛走,這才緩緩下床,不緊不慢地走出了寢室的大門。

就在那麽短短的時間裏,那團白色霧氣已經被阿呆施加了兩種法術。

第一種是讓它回歸到本源處。要知道,大部分身具道法的修士,在通過媒介是發的時候,都會使用一種讓施放出去的法術在完成任務之後回歸本身的道法。不算什麽高深道法,不過是利用同源互相吸引的道理。這樣做一來是可以讓自己知道施術的結果,二來也可以稍稍恢複下法力。阿呆所用的法術,不過是加快這種進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