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呆當時花了整整一個月,這才走到那須臾空間的盡頭。

但現在,這裏的能量波動竟然是比昆侖山逍遙子的府邸還要強烈!難道說,製造這處須臾空間的人比逍遙子還要厲害?!

阿呆有些不敢想像。

隻是,這些並不是最不可思議的。最讓阿呆難以理解的是,須臾空間的建造可並非是隨意而為之。

要建造一座須臾空間,至少需要建造處有足夠的靈氣。若是一般的地方,其靈氣根本不足以支持須臾空間的存在。

就像逍遙子的府邸,那就是在昆侖山巔,可謂是風水寶地了。但即使是這樣,阿呆在山上的時候還是常聽逍遙子感慨,如果周圍靈氣再充足一些,那他府邸就不會這麽寒酸了。

既然昆侖山巔的靈氣對於逍遙子的府邸而言,都略顯靈氣不足,那麽這裏呢?

看這須臾空間的規模,隻怕是遠遠大於逍遙子的府邸,難道這裏的靈氣還要高過昆侖山巔?!

阿呆微微沉吟了一下,便舉目眺望四周。風水之學他雖然不太懂,但還是學過不少。隻不過看了半天,還是有些摸不著頭腦。

“這裏難道有支持這樣規模須臾空間的靈氣?”阿呆一陣喃喃自語。

豹子吸了口煙,這才抬起手指了個方向,淡淡地道:“這邊過去十裏地,就是皇陵了。”

阿呆一愣,之後頓時了然。

皇陵啊,怪不得!

自古皇陵的位置都是修建在龍脈之上,那麽此地就毋庸置疑了,是動用的龍脈的靈氣。

阿呆一陣苦笑,是啊,純論靈氣而言,昆侖山巔又怎麽比的上龍脈呢?

不過,阿呆依然有些疑惑,龍脈這種東西可不是固定某處一動不動的,它會自主的在神州大地各處遊蕩。

所以古來才有尋龍一說,指的就是尋找龍脈。

聽豹子說,這百妖會已經存在了千年之久。龍脈雖然會在某地停留很長時間,但怎麽也沒有千年之久!那這須臾空間又是怎麽抓住龍脈的靈氣的呢?

他微微搖頭,索性不去想這些問題,目光落在豹子,道:“我們怎麽進去?”

“你已經準備好了嗎?”豹子深吸了口氣。

阿呆看了豹子一眼點了點頭,目光再次落在了那小土包上。

豹子也不再說話,隻是狠狠地把煙頭扔掉,之後便是一聲低吼。他身周一陣黑霧升騰而起,轉瞬間就變作了黑豹的形態。

阿呆就覺得仿佛忽然聽到了一個聲音,不是從耳朵裏傳來,而是直接進入了他的腦海裏。

“上來!”

阿呆一愣,就見身側的巨大黑豹扭頭看著自己,並緩緩匍匐下了身子。

阿呆微微猶豫了一下,還是坐了上去。

就聽豹子一聲低吼,一股巨大妖力陡然升起,他四肢猛蹬地麵,朝著那小土包便撞了過去。

阿呆就覺得眼前猛地一花,這一瞬間,各種從未見過的異像猛地出現在了眼前。其中有雪麗宋雅甚至是桑冰桑蘭的的影子!

他一哆嗦,趕緊閉上眼。他明白,這是穿越須臾空間之時產生的幻像,這些幻想就是穿越者自己的心魔。這種幻想絕不能多看,否則很容易被心魔拖入其中,永世不得超生。

瞬息之後,阿呆就覺得一陣巨大風浪猛地撲麵而來。

他猛然睜開眼,就發現自己現在竟然是身處一座百丈懸崖的頂端!

放眼望去,天空一片亮白,遠處盡是高聳的石峰。周圍沒有一絲綠色,看不到任何的花木草叢。

阿呆心頭升起一股莫名的蒼茫之感。

“這裏就是那土包裏的須臾空間?”阿呆忍不住喃喃自語道。

豹子的聲音在他腦海裏響起:“是的。”

阿呆深吸了口氣,皺眉問道:“須臾空間裏的景象是按造建造者自己想的修建,為什麽這裏會被做這樣?”

豹子的聲音響起:“不知道,傳說中這裏一開始就是這個樣子。”

阿呆忍不住問道:“那你知道這須臾空間的建造者是誰嗎?看這手筆,應該不是什麽無名之輩啊!”

豹子道:“你說這個,不光是我,甚至連我老爸都不知道。我以前也問過他這個問題,他隻說從百妖會第一代開始,就已經是這個樣子了。至於說這裏到底是怎麽來的他也不清楚,好像其中牽扯了什麽秘密。在很久以前就已經被刻意的保密,讓它漸漸失傳了。”

阿呆皺眉沉吟了片刻,道:“我能見一見你父親嗎?”

“有點難。”

不知道是因為這是直接傳進腦子裏的話,還是豹子的聲音有些不對的原因。阿呆就覺得短短三個字,但聽起來說不出的怪異。不過阿呆也沒去想這些,隻是點頭道:“他老人家很忙吧?”

就聽豹子淡淡地道:“也不是很忙,等你百年之後,去了地下就能見到他了。”

阿呆頓時沒了話語。

兩人也不多說什麽,就在這一片荒原一般的世界裏穿行。

騎著豹子在荒原上疾奔了大半天之後,第一個生命跡象印入了阿呆的眼裏。

隻見天邊猛地出現了無數小黑點,豹子也在第一時間裏停了下來。冷眼看著那些小黑點一動不動。

約莫過了一兩分鍾後,那些小黑點漸漸的顯出了身形。

阿呆驚異的發現,這些小黑點一共有十二個,竟然都是巨大的黑色鳥類,看那樣子,阿呆竟然是都沒見過。

這些巨鳥在阿呆和豹子頭頂盤旋了幾圈後,緩緩降落了下來。

在一陣黑霧之後,它們都變作了人形。

為首的是一個麵色陰冷的男人,看上去三十來歲,望著豹子和阿呆的目光中閃爍著冰冷的光芒。

阿呆眯縫著眼,忍不住輕輕摸了摸背上背著的一個長形木盒子。

“沒想到你真敢來。”那陰冷男人冷聲說道。

豹子微微動了動身子,示意阿呆下來。

在阿呆下來後,他身周黑霧升騰,也化作了人形。

望著那陰冷男人,豹子嘿嘿冷笑道:“我敢不敢來,跟你有什麽關係?”

陰冷男人冷笑道:“跟我自然沒什麽關係,不過會長大人如果知道你敢回來,那一定會非常高興的!”

豹子冷哼道:“這是他的事,跟我沒什麽關係。”

那陰冷男人目光一轉,落在了阿呆身上。剛才看懂豹子和阿呆的時候他就很奇怪,豹子的身份和性格他自然是非常清楚,他完全沒想到,豹子竟然願意化作本相充當旁人的坐騎。因此,他對阿呆的身份就有幾分好奇。

隻不過,從剛才到現在,他都一直看不出這個眉清目秀的男孩子到底是什麽來頭。細細感覺他身上的力量波動,隻覺得非常怪異,完全感覺不出來是什麽妖獸。

“你是什麽人?”陰冷男子望著阿呆冷聲問道,“這個聚會隻有參加了百妖會的妖靈才有資格參加。如果你不是百妖會的成員,就請離開這裏。”

聽了這個說法,阿呆微微有些詫異。

從豹子那裏他自然得知,這百妖會每十年舉辦一次的目的非常之邪惡,竟然是為了給那些強大妖靈挑選食物。

如果是這樣,那他們應該非常樂意把那些誤打誤撞進來的妖靈端上餐桌。但現在,這個男人竟然叫自己離開?

阿呆有些疑惑地看了看邊上的豹子。

豹子的神色也有些疑惑,不過還是按照開始預定好的,開口道:“這是我的主人,昆侖山隱士李慕。”

“人類?!”那陰冷男人的臉色猛地一變,望著豹子沉聲道,“你不會不知道這裏的規矩吧?你竟然敢帶人類進來?!”

豹子淡淡地道:“我已經成為了主人的禦靈獸,主人要來,我自然就帶他來了。而且,這種事情也不是沒有先例。你家主子當年不就是這樣做的嗎?”

那陰冷男人的臉上一陣變色,半晌後才低聲對身邊的另一個妖靈交代了兩句。那妖靈點了點頭,迅速變作怪鳥形態飛了出去。

陰冷男人這才轉頭對阿呆沉聲道:“這件事我做不了主,我讓人去問問會長的意思。在這之前,你們最好是老實地呆在這裏!”

阿呆不置可否,豹子也不吭聲,兩人就這麽呆在原地。

大概過了二十來分鍾,那怪鳥妖靈才飛了回來。

落地變作人形後,低聲在陰冷男人耳邊說了幾句。那陰冷男人臉色冷凝,微微點頭之後,才望著豹子冷笑道:“跟我來。”

看來那百妖會的會長是答應阿呆參加這次聚會了。

阿呆心頭舒了口氣。剛才要說他不緊張,那就是騙人的。

先不論豹子和這百妖會的恩恩怨怨,光說阿呆,他雖然是修道之士,但一口氣見到十二隻妖靈在自己麵前變作人形,心頭的震撼那就毋庸多說了。

阿呆暗暗估計了一下對方的實力,得出的結論是讓他咋舌的。

那帶頭的陰冷男人的實力就已經非常恐怖,從妖力判斷,隻怕不會在豹子之下。至於他身後那十一隻妖靈,看樣子比他也差不了多少。而看這些妖靈的樣子,恐怕不算百妖會裏的什麽高級貨色,最多是門衛之類的。如果百妖會裏多是這樣的或者更強大的妖靈,那麽一旦動起手來,自己恐怕真要動用幾項逆天級的法訣才有可能保得自己安全了。

至於豹子……

阿呆一陣苦笑,隻能聽天由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