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老鴇將身轉過,卻見少年公子臉上正掛著笑,這才心裏一鬆,就聞對麵人道:“不勞柳媽媽張羅了,我隻一時興起登船想找人聊聊天,方才聽得寶舫上素秋姑娘說話倒也伶俐,所以有心上船來瞧瞧。Www!QuAnBen-XIaoShuo!cOM當然雖隻說說話,那胭脂花粉錢也是少不了的!”

老鴇聽得張入雲單要素秋陪話,心裏驚恐,雖說此是杭洲南地,與京城相隔千裏,但到底朝庭禁娼,素秋更是來曆不同,萬一張入雲是個公人,追究起來可也不是玩的。正在猶豫間,又聞少年問道:“怎麽還不快去?”話音不覺又轉了寒色,將個老女人驚了一跳,她一介凡俗那能禁張入雲這般逼迫,為其音所惑,再不敢作想,忙不迭的告罪倒退了出去。

過了良久,才聞的艙外有人聲,待老鴇子進來時,卻接連幾位美麗女子穿花繞蝶一般進來,均手持琵琶、洞簫等樂器,而最後一個才是閉了雙目,麵色臘黃的一年青女子。張入雲見此,知老鴇是想以美色遮掩,不令自己與素秋多說話。他等了半天已是不耐,見老婆子這多張智,也不待她開口,已然先說道:“不勞柳媽媽與眾位姐姐費心,我自幼隻喜一人獨奏,今夜飲了酒,又怕人多喧鬧,還請眾位先回房休息好了!”說完又取了金銀發付給老鴇,麵色登時變冷,艙中氣氛尷尬,老鴇至此時已很有些怕他,倒沒再糾纏,陸繼退了出去。

到這時張入雲才得空將素秋仔細打量,就見她身量中等,卻有些佝僂著身子,一張臘黃麵孔生滿了又黑又紅的斑點,確是不能容人多看,但麵孔卻也方正,尤其下巴尖尖,比尋常女子更添些嫵媚,雙手已為終日勞作變的粗糙不堪,但張入雲目光銳利,當眼已察覺她手腕上的肌膚倒白,一時已知道些究裏,便開口喚她坐下。

那素秋因是眼盲,倒是摸索了一會兒方才坐下,張入雲看在眼裏,又笑又歎,當時舉手隻與她倒了一杯香茶,問道:“在下張入雲,不知姑娘怎麽稱呼!”

素秋聞對方言語周道,不由一驚,她方才自入得艙內後便是沉默不作一言,隻如恍了神一般,此刻張入雲見聞,亦是閉著雙目,好似出神的模樣。張入雲也曾經眼盲過一年,見其行止,已知她是在做些什麽,卻又笑著問了一遍。

這一回才換了對方回答:“賤妾素秋,隻是翠舫上一粗使丫動,不敢勞動張公子這般客氣!”

張入雲搖著道:“我是問你真實姓名,並不是這船上老鴇替你取的花名。”

女子一愣,沉吟半晌方道:“忘了!”說完起身道:“賤婢手不能彈口不能唱,又生相醜陋還是個瞎子,生怕惹惱了公子,不敢相陪先請告退,還請公子成全!”

張入雲見自己無心將對方惹惱,忙陪話道:“倒真不好意思,是我言語無狀問了不該問的,冒犯了姑娘。姑娘請坐,我還有話講!”

如此素秋才重又落座,張入雲至此時也不願再弄甚玄虛,便直言道:“我先時聽得姑娘與這船上老鴇對答,已知你並不是尋常女子,有心想將姑娘帶離這裏安置,不知姑娘你可願意?或是姑娘還有家人親友可以投奔,也可著落在下身上。”

素秋聞言不語,隻側了耳凝神半日,許久才道:“多謝先生成全,隻是我是個無用之人去了哪裏也隻能是個累贅,先生雖然是好人,卻不怕我拖累了你嗎?”

張入雲不願再與她作啞迷,直聲道:“姑娘不用再聽我心聲了,我這般也是隨興而為,算不得什麽義舉,不然這湖上這多花船我也不獨來造訪姑娘這一艘了!”

素秋聞張入雲竟知曉自己耳力可聽得旁人心跳,到此刻臉上才露出一絲驚容,即時循禮道:“原來先生不隻俠義,竟還是一位高人!”

張入雲哈哈一笑:“什麽高人?我不過也曾雙目失明過,知道用心聚神的一點的小伎倆而已。何況這點本事便為高人的話,姑娘你不也是高人嗎?”一番話說的讓素秋有些臉紅,隻是她膚色深黃叫人查覺不出。倒是張入雲自覺一時裏因飲了酒顛狂,反有些不好意思,再又道:“我確是沒有什麽歹意,也不是什麽高人,充其量隻是個塵世中的行者,今日遇姑娘也算有緣,我知你遭遇不幸,雖有心救護,也隻是看不過幽蘭在這汙穢坑中浸潤。因身有要務,空閑時間不多,去留隨意,謹請姑娘自行分辨!”說完已是立起了身,張入雲修道人家終不耐這花船上的胭脂氣,坐久了再也忍受不住,隻等對麵女子一言。

那喚素秋的女子本是飽讀詩書,天性聰穎的官宦人家小姐,隻是天生下來便是失了明,為一生恨事。至後家中江南失敗,才得賣於人做奴仆,不料卻被老鴇看中她生的奇秀,琴棋書畫樣樣均拿的起來,以至賣通了官家,暗中劫至花船上為娼,本指望靠她作搖錢書,未想到素秋聰穎,事先察覺,已尋法毀了自己容貌,如此一來又瞎又醜,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www.QuAnBen-XIaoShuo.com(.,,cn.文.學網)老鴇自是再指望不著於她身上生金。

老鴇因在她身上花了極大的本錢,見其容貌已毀,恨的牙根作癢,卻也無濟於事,每日隻用她做些賤役,以泄心憤。誰想到素秋聰明絕頂,在家中從不入廚房,也不懂膳食,可隻在廚房中一月便學的一手好菜。客人吃的滿意,日後倒離不了她,何況她本有一手好針線,隨意粗就也是市上挑不出的好活計。老鴇先憂後喜,先還有些趁意,可無如她性情冷淡,天生的傲骨,時時衝撞,反製的柳媽媽又氣又恨。素秋就如此在這花船上苟且偷生,日子長了,眾人裏獨經常作手幫閑的範七有些小聰明,看出她聰明機智,便是容貌也多半是自己遮掩過的,有心想掠回家趁意,可老鴇又怎舍得,如此二人時常鬥智,但每一次卻都以素秋告勝。

素秋顧慮多時,見張入雲此刻起了身,似有不耐之意,久日裏點波不起的靜心,竟亂做一團。還未待查覺,已是不由自主道:“多謝先生厚意,隻是我不知道為什麽還要再活下去?縱是先生救了我,日後我也沒有生存的勇氣!”

張入雲抑首輕笑道:“這話說的可笑,如今你在這毒潭裏掙紮這許久,還能得處子之身,那這多日子以來活下來的勇氣又是從哪裏來的?”

素秋搖首道:“那隻是我不敢去死而已,論理我早就不該活在這世上了,可每次將死,都缺了份勇氣,我和這船上的人一樣,都隻是在這世間掙紮而已,同樣醜陋不堪,一身汙臭!”

張入雲聞言皺了皺眉,知素秋久經苦難,已將自己看的輕如草芥,盡是消極離世的念頭。有心想說些寬慰導人的話,又因對方聰辯不知從何說起,且心念間又怕為自己惹上麻煩,一時意想不出些話來對答。轉念又一想,事事難料,自己又不是菩薩,能到如此也盡了心力,且他生性不樂自甘墮落的人物,想至此卻起了作性,又道:“即如此,那在下就不勉強姑娘了,到底如此一念也是姑娘的心誌,今夜天色不早,在下也該離去了。”說完又在幾上留了一金,勉她待會兒被老鴇責罰。

可才剛抬腳,張入雲回望素秋一身玲瓏,論資質還在百花穀群芳之上,如此舍棄讓她在這娼窯裏受盡作賤,心裏又有一陣猶豫,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太過分執著,也許強行將其人帶走,日後善加開導許是做的更加對些。

好在張入雲人還未門口,卻又聽素秋於身後小聲急呼道:“先生且慢!”見她首次動容,張入雲倒是意出望外,不由止步道:“姑娘還有什麽指教?”

素秋答道:“小女子冒昧,因聽得先生腳步氣息均與眾不同,敢問先生一句,您可是世間傳問的劍客俠士一流人物?”

張入雲聽她一個沒有一些功底,手無縛雞之力的纖弱女子,竟能聽出自己氣理不同,心中震驚非同小可,隻麵上仍照直說道:“姑娘這麽說倒是誇獎我了,我雖習了些養氣的功夫,但一身功勁還淺,倒是姑娘你資質不俗,我也本有意將姑娘引薦在相識的女高人門下,如是姑娘也有這層意思,便由在下預置如何?”

張入雲本以為素秋還會有些猶豫,不料對方聞言便即跪下,拜道:“如此難女全仗仙長救助,隻懇請仙長施恩!”

見她變化如此之大,張入雲不免有些疑惑,再看見對方臉上變幻,麵色堅決,心中已自有些領悟,不禁自言自語道:“難不成也是明白無力不能立世的道理了嗎?”說話間少年人才察覺對方已在地上跪倒,因是女子不便親近,忙隔空拂袖,但見春風吹送,素秋女隻覺得周身一陣溫暖,不覺間已是將身立起,至此刻才明白張入雲果是仙俠一類的人物,心中驚喜,縱是平日裏喜怒均不見顏色的她,此時也是止不住的臉上顯出些興奮。

張入雲見對方首肯,因已在這花船上耽擱甚久,一心早早上路,又見船外湖上船老漢果然未去,便上前將手臂一縮籠了手隔了衣袖將素秋一臂牽帶。那女子果然精靈,見狀知張入雲要帶了自己離去,正待對方起身時,卻又皺眉央告道:“仙長即帶了難女去,不如也趁勢也將這一船姐妹也放走了吧!”

張入雲見她說這樣的話,雖欣慰其心仁,但仍照直道:“你是明白人,我與你有緣,今日於湖上偶聞你歎息聲才得追索而至。這一船上女子能不能救,會不會得自救,內中事怕是艱難。況且即生善心,那這一湖上的花船,普天下的苦難也都盡該有著落,可無奈世間事本就是這樣,但能自掃清心已是非凡,至於再救渡他人則還是要量力而行!”

素秋聞言,隻稍一沉吟便道:“但仙長不是已有意救下難女嗎?”說完便不再言。

張入雲見她意思點到,不由歎氣笑道:“被你如此一說,我倒不好再做懶了!但這老鴇與這船上龜奴相公,以我氣性全部都是要取了性命的,就不知道你能不能狠下這個心腸?”

素秋又道:“這老鴇與其惡黨雖然盡皆可恨,但殺了他們也嫌髒了仙長的手,何況但留一線,說不定日後其人能改惡從善呢!即便不為善,就再不為惡,也該可讓他等一命!”

聽得這話,張入雲笑道:“我如此也是想為自己省麻煩,即然你有此言,我隻好費一番大功夫,你且去將這一船人放話騙過來,我自有處置!”

素秋得張入雲這句話,忙垂首作福道:“都是難女多事,一再讓仙長費心了!”

張入雲輕笑道:“你救人性命,解人脫難,怎叫多事?隻是我可不是什麽仙長,你如此稱呼,我可實在當不起!”(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