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百草攜了賞雪二人飛遁急行,二女與百花穀難女不同俱得是處子之身,且得張入雲傳援已習了白陽圖解前二十二式,又是根骨尚佳,這一路下來倒沒為百草增添多少負擔。WWw,qUAnbEn-xIaosHuo,cOM而張入雲一人獨攬的翠微,竟也不比二人多添的一些滯累,加上他飛行絕速,也沒有落在眾人之下。張入雲素常少有與翠微相待過,此時見女子被自己攜帶於空中急馳,腳下乃是萬丈虛浮,周遭又是寒風凜冽,可女子俏臉卻沒有一些驚懼的神色,雖是身體纖瘦,顯得過於單薄了些,但一雙秀眉又黑又亮,於天風下一瞬不瞬,氣勢沉穩端正,知自己平日有些將翠微疏忽了,當日隱娘曾特意提拔她與瑛姑三女並列,定有其深意。

百花穀與二雲觀相距並不算很遠,時間不久,眾人便與二雲觀雲頭落下,白猿禮數周全,早在觀中觀望,又兼得一雙火眼,見主人來了,已躍在空中迎駕。一時待張入雲入了二雲觀庭院,見門下七位弟子盡在,獨老道人浮雲子不見蹤跡。祝玉柔見狀忙待進內室去尋,惜霞嘴快,當時笑道:“小姐別去內室了,師傅此時多半在就修的丹房裏觀摩那寶鼎呢!這才申時剛過,不到酉時二刻肚子餓的時候,他老人家是絕不回出來的!”

祝玉柔見這昔日婢子自得了師長真傳後,越法的不遵體統,本待斥責她一句,可一來浮雲平日嬌慣她二人,二來師叔也在身前不便開口教訓,聞言隻瞪了她一眼罵道:“哪你還不快去請!”說完又與張入雲回稟道:“自今天早上白猿赤鴉來投,帶得混光鼎後,師傅高興異常,連連觀覽研摩。隻玉柔未料到他老人家至這時還在丹房內,還請師叔稍歇,一會兒功夫惜霞便可請來!”語畢又看了看張入雲身後三女,目光裏顯是想請教三人來曆,隻為位卑不敢逾禮請教。

張入雲見浮雲子不在,這諾大的一個二雲觀內,除百草一個嬰童外再無一個男子,隻讓他好不自在,當時便笑道:“不妨,還是我先行進見兄長才是!”正在他起身時分,院後已傳來腳步聲,就見老道人已是滿臉歡笑,從後廳中跑了出來。當時見了兄弟,便得高聲笑道:“哈哈,還是入雲你有辦法,隻跑了一趟玉母峰便將諸般物事準備的如此齊全,連采藥燒火的都一並辦妥,還個個一頂一的能幹。嘿嘿,這次老哥哥我可一定得煉出一爐好丹藥才行!”

再說浮雲子走得近人前,他本從白猿口裏得知豔娘要回來,心上雖有些忐忑,但總算也是先有些準備,可走近當真見豔娘俏影,依舊忍不得有些發寒,且見這女凶煞兩年不見,神魂逾法凝固,知對方也是功力進步不小,度量自己多半還是處了下風弱勢,當下略打了個揖首,便趕忙掉轉話頭轉向賞雪三人,和聲詢問。待聞得是自家兄弟帶來請自己教授正經心法道術的,不由眉頭笑意有些尷尬,如連這三女算在內,他二雲觀中已收了十名女弟子,當真是花團錦秀不見芳草,雖說秀氣是秀氣了,可是到底陰氣太重,直壓得老道長有些不順氣。回首看了看端立於一旁的白猿,不由自嘲一笑,心中思忖:“倒是你這猴兒是個公的,看來我二雲觀下想找個正經男弟子,還當真是很不容易。”

眾人見道人詭笑,均得疑惑,可在場諸人除張入雲外,個個都是玲瓏剔透的心竅,見道長目注白猿,又打量打量一旁眾女兒家,已多是料得些老道長所想。豔娘本就不奈煩這雜毛老道,眼光在廳中遊移,一一於眾女子身上掃過。最後終在偏立於一旁的靈龍女與阿蠻身上落下,當時便得走進二人身前,又回首與張入雲道:“這兩個丫頭便是你新收的女徒弟嗎?”少年聞聲雖有些尷尬,但終還是得了得頭。

豔娘眼光高強,一眼看出靈龍女氣質與眾女均不同,暗自稱歎之際,卻又哼聲道:“和這老雜毛相比還是你眼光高的多,這丫頭奇秀,日後定是這破道觀二代弟子中第一人了!”她言語無忌,當眾譏損浮雲子,隻聽得眾弟子俱都變色。偏豔娘見阿蠻麵色變化卻又笑道:“你放心!雖然你比這位後入門的師妹差些,但也是天授異稟,除了她之外,日後還是你最強,不過要想今生今世趕上她,還是趁早死了這條心吧!”

阿蠻心粗直放,倒不為豔娘說自己不如師姐靈秀著惱,隻為眼前娘子人前放肆不樂,當時嗡聲嗡氣道:“她是我靈龍師姐,我才是師妹,你這婦人可不要信口亂說!”她這裏話才說完,豔娘卻已是大笑了出來,直指著張入雲與阿蠻道:“怎麽?你當初先入二雲觀下,反倒後拜在你這師傅門下嗎?哈哈,當真有趣,你不知道,你這後生師傅生性蠢笨,若再拜在他門下,縱是你本事比這靈龍師姐差得多,也可授他衣缽,可如今卻是落了空,當真連我也為你有些可惜呢!”這一番浮雲子也曾說過,可是老人隻是在語言上開個玩笑,哪能和豔娘這般明擺著挑唆相比。

浮雲子在旁聞得豔娘縱聲作笑,兩道白眉幾攏在了一處,心道有這婆娘在二雲觀中,今後自己可別想再有清靜日子好過,若看顧的稍有閃失,怕不把自己幾個好事弟子也擎帶的壞了。想到這裏,不由瞅了一眼也在旁作難的張入雲,其兄弟見做哥哥的目光撇向自己這裏,知推諉不得,當下幹咳了一聲,便待上前相勸豔娘。

不料豔娘伶俐,早將身轉過來道:“我知道你要做些什麽?那臭老道想叫我住口怎不自己過來與我商量?還有他生**貪小便宜,這時節心上不爽利,你隻把從玉母峰和百花穀兩處帶來的寶物取出來,我包他立時眉開眼笑,再不作這些嘴臉。隻是現如今最重要的,卻該是你與這些小輩們告示,自今後我便是你二兄弟義姐,免得這些小丫頭不知尊卑,做些臉色給我瞧!”她這一句話,說的眾人除張入雲一個俱得一驚,原來白猿為這是樁大事,並沒有告於浮雲子。而老道人一聞得此事,又聽得這女妖精大言不慚意說要做自己的姐姐,腦子裏嗡的一聲,腳下一虛,若不是為眾鶯燕攙扶,險些栽了個嘴啃泥。

豔娘本為賭氣爭勝,得個口頭爽快,今見浮雲子震驚如此,也再忍不住笑罵道:“真沒見過你這樣沒臉麵的出家人,才聽得要以我為尊,心裏便想著以為我起了占你這二雲觀主寶座的心思,你當你這破道觀裏有寶呢!當我願意與你結義?哼!認了你這老雜毛還沒得丟我臉麵呢!”她一時說的痛快,卻有些語漏,觀裏眾嬌都是靈巧心思,當時祝玉柔與靈龍女便已是省覺,顧向豔娘這一麵,至於惜霞四女,賞雪三人也在眉光交接著查出些訊息,如此倒讓豔娘有些臉紅起來。當下卻樂了浮雲子一人,知道這觀中自此後看著可容她稱王稱霸,實則還是有人能製得她的。

再說張入雲見眾女弟子目光閃爍,臉上大窘,想著豔娘先前話,忙命賞雪三人將百花穀中多件寶物都呈了上來,自己也將樂長老人交與自己的瑞風丹取出獻上,至於龍虎丹卻沒有言明,隻留待避了門下眾弟子後再交與老兄長。

果然浮雲子貪戀寶物,見不僅得了寶鼎連百花穀還有異寶當時便邁動步子,第一個搶在台前賞玩。而張入雲素不在意這些身外物,此時隻為避了眾弟子灼辣的目光才行的近前,未料那百花穀自與地藏娘娘往來,的確是收了不少異寶,其中隻各樣仙果玉露便有十多種之多,且聞言生**搬弄花草,連種子也攜得有不少,他二雲觀自有靈角樹提拔靈氣冷泉,若能栽種,不隻可填後院景色,便是日後浮雲子煉丹問藥也可多得好些異處。而仙果中最珍貴的還是一對自百花穀中分植的金蓮,青荷葉白玉藕無一些毀傷,顯是聞言想分植與觀中的,其後最古怪的確是十餘粒有些混濁,又得半透明狀,龍眼大小的肉丸。浮於金蓮荷葉下一同被瑛姑施了小乘法術連湖水一並帶了來,縱是紅蓮百草一時也看不出個明白。

見眾人都看不出個明白,聞雨不無得意的解釋道:“這些小肉球是地藏娘娘賜與的一對龍魚所化金鯉產的魚卵,聽織娘姐姐說這鯉魚要三十年才能產一回卵呢!因那對龍魚年齒還小,這一次總共隻產了二十粒,瑛姑姐姐卻叫我帶了十五粒來。聽說這魚卵極能養人的,再重的外傷也是服之即愈,合煉各種丹藥也有幫助,就是這麽做有些可惜了,不能看著小鯉魚出世,怪可憐的!”

浮雲子與張入雲聽聞不由相視一笑,到底老道人精細些,唇須翻動咧嘴笑道:“即如此,那我們就不用它來合藥,以後沒事養金魚玩也挺有意思的,而且這東西罕見,送人作禮物倒是又大方又別致。”可老道人數了數,一共十五粒魚卵,就是再怎麽湊巧,做了七對,也待要有一尾落了單,不如還是事前妥善運用來的更好。至於那兩朵金蓮則更是有用一些,上下一身都是寶,今後可仗此物得好些益處。

正在老道人心中思謀,小算盤打的當當響,眉開眼笑之際,卻忽聽得後院裏傳來嬌聲道:“喂!這道觀裏怎麽也沒個人出來走動,太陽都快下山了,難不成還在一個個正經的參道修禪?”因無人回答,那女聲又道:“喂!這觀裏有個活口沒有?且開個聲讓本娘子放心,或是早準備元寶蠟燭啊!”

浮雲子聞得聲音,不由咬牙罵道:“這臭狐狸早不來晚不來,偏生我觀裏有寶時便尋了來,定是存了打秋風的心思!”

未完待續,欲知後續情節,(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