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綺霞兩眼也得過青鬼靈血浸潤,目力並不在張入雲之下,當時瞥見已分辨出來道:“這是修道者元神,能得這般凝固,道力非同小可,可是又是這般白日不掩形跡闖蕩當真好生奇怪!”說話間那少年又飛近了好些,師姐弟二人看的越發清楚,就見對方星冠羽袖,麵若傅粉,唇比丹砂,神秀俊朗竟是生平僅見,便是相不將男子看在眼裏的沈綺霞觸目之下也覺心神為之一奪,秀眉皺動之際,俏臉上卻為自己見了少年豔色失神一陣羞紅。Www,qUAnbEn-xIaosHuo,cOM一時意動,回首望了望身邊挺拔的張入雲這才收攏了心神,複了常態。

張入雲也在為那美少年生的如此俊俏驚動,又見來人正朝了自己來路,有心上前求教打個問訊,不料身後龍牙卻是陡然間一陣怪嘯,一個補扇衝到少年近前,張了闊口射出一道火炎困了美少年身前身後,獨留下一麵卻又接著屏口鯨龍樣的一陣嗅吸,頓時起了一道黑風,看意思竟是想將那少年化的元神吞入腹中飽了口欲。

龍牙這邊不問青紅皂白的想取了那元神為已用,自家主人卻是被它嚇了一大跳,眼見那烏鴉就要得手,張入雲趕忙彈指射出一道銀虹將龍牙打得迭價倒退,方免了少年被龍牙口啖的大險。可那元神一脫的龍牙禁止並沒有一些反應,仍是呆愣愣的向著眾人一麵衝到。

張入雲見對方沒有一點目光呆滯,雖是投身自己並沒有一些想要親近的意思。他也是個乖性情的,見狀便將身一側,有意想為對方讓一條路。可就在這時忽聽得沈綺霞忽然開口道:“張師弟快將他攔住,這位仙長好似為人算計失了神誌,正被人暗中召引,如被勾去了恐日後要遭不測的!”

張入雲聽得這一說,連忙將拳一引,他雖然不擅道法精要,但一身內功外勁幾已至人間絕流,當時平伸拳掌接引,僅憑自身力量便將那少年截住。果然如沈綺霞所料的一般,來人隻是一縷元魂,連話也不會說隻在空中飄蕩,可偏又神形凝固,不仔細看絕查不出是並不是人類。

沈綺霞見張入雲輕而易舉將對方留下,也不由的暗讚他一身本事,為怕那少年元神被天風吹蕩赤陽暴曬,便將少年收入自己才得的纏魔金缽內。他兩人心底都好,當下略偏了些方向往少年來路飛去,都存的是將其元神歸還軀殼的心思。

龍牙到嘴的肥肉被主人攔了去,自是滿心的不悅,可是張入雲氣性剛強哪容它辯解,又為它屢次不聽命令擅自行動加了好一番責怪,直到沈綺霞開口方才住了口。一旁超塵見龍牙被主人教訓卻並沒有上前替同伴說情,惹得那赤鴉又是一陣著惱,見此白猿反笑它自惹煩惱,又叮囑它在外無謂尋釁滋事,三人出發前豔娘言猶在耳,可小心被女主人知曉一場重罰。如此龍牙方才稍稍收了心,不敢再多作口舌。

再說四人上路不過飛出百裏,忽見得迎麵又是道白線向著自己一路電光般的飛來,其勢竟不在先時少年元神遁光以下。張入雲有先時教訓,擔心來的還是異人元神魂魄一類,先自將龍牙喚過一旁防它二次生事。

誰想這一會來的卻是一位貌若天仙的女子,遁光飛速是張入雲從未見過的,且天香國色,儀態溫婉,一眼便能看出是正教門下的女仙,花容月貌竟比沈綺霞還要略勝的一籌,一身氣度也比少年人素來敬仰的武當秦紅雪為高。張入雲不意能有幸遇得這般高人,心中驚訝連忙與當地頓了足,隻是對方是位女子到底有些不好親近,未免又有些美中不足。

哪知那女仙一見四人便迎頭攔了上來,待到了近前,張入雲與沈綺霞才看出她秀眉深蹙,臉上也籠了一朵愁雲,並不是一副好生氣的朝著自己一麵迎來。而沈綺霞心細如發,遠比張入雲精細,見狀心中已醒悟了幾分。

果然女仙行近四人身前,還不待張入雲開口請教,便已先聲喝道:“你兩個是哪一派的門下,竟敢將我外子元神攝去,快快還來還可善罷,如是有心要挾可小心我手狠!”說著便將一道金光祭出,劍光皎潔,一望便知威力絕大。張入雲不料對方人長的溫雅,口氣卻是這般窮急,自己一片好心救人,反被女子誤作匪人,雖說心頭並沒有動怒,但臉上卻不由望著身邊沈綺霞笑了笑,意是自嘲自己二人被女仙誤會。

不想對方夫妻情深,百年的恩愛,見自己憂急時分對麵少年還在與同伴嬉笑,且張入雲與沈綺霞也是一雙少年男女,外人不知內情還以為兩人是一對情侶,女仙想著自己失了丈夫形單影隻,觸景傷情心頭更怒。當時情急失智,一聲嬌叱便將空中金光祭出,直取了張入雲而走。

張入雲見被對方誤會好沒來由,可女仙飛劍威力無比,容不得自己不作抵擋,當下抽臂將桃木劍取出,依舊看準了勢頭隻以一個卸字訣想將飛劍威力卸走。未想對方劍光強猛絕倫,隻一接觸,自己一條右臂便已幾乎失去了知覺,當時連在空中翻了三個筋鬥才將劍光上附著的巨力耗盡,其威力竟不在梨山老人劍氣之下。張入雲一麵心上驚駭一麵忙將玄金桃木劍放在眼下取視,幸未受傷損,不然日後如何與師兄浮雲子交待。

張入雲這裏被女仙攻擊,一旁喜事的龍牙一心為主,當下忙將龍古匕首祭出偷襲那女仙,超塵不置可否,但眼見對方厲害,隻一擊主人便已顯勢弱,護主心切也忙把一對金精劍祭出。可不料一旁沈綺霞見了卻放出自己飛針將兩人飛刀飛劍攔下。並恭身與女仙人道:“晚輩峨嵋沈綺霞拜見前輩,這位是我師弟張入雲,我二人絕沒有意圖加害前輩夫婦二人的意思,隻是先前看出前輩丈夫元神遁光有異,出於好心才將其攔下,且也正為此事才改了方向來投前輩。弟子看前輩也是明白人,定是一時情急才致這場誤會,先下隻要略想一想,便可分辨清楚的了!”

女仙見沈綺霞生的美秀嫻雅心裏也起了一層好感,當下略收了燥火,細想果然不差,隻是心憂丈夫安危,仍然急聲道:“即如此,你且將我丈夫放了,不然如何叫我取信!”

沈綺霞聞言笑道:“早該如此,說來確是晚輩的不是!”說話間便將纏魔缽盂取出,缽口向下一時煙光浮動,少年元神果然顯現了出來。隻是尚自被禁法勾攝,一顯空中便又待騰雲往東方飛去。一旁女仙早有準備,趕忙將玉掌伸出,也不知她法力到底有多高強,當時肉身觸碰卻如握實物一樣將少年元神提在身邊,又取出一隻玉瓶將其夫安放了,這才紅了臉孔移步來向張入雲二人告罪。

因知對方是前輩高人,此刻見對方上前賠禮,沈綺霞連忙持了後輩禮數連道不敢,又探問對方名姓,就聞女仙子:“我姓杜,至於外子生前卻是異教門下,隻為他洗心革麵已有百年,將身前事忘卻,姓氏卻是實在不足與人道哉!不知二位有何公幹,若是無事,我夫婦二修行的丹楓島就在東南麵五千裏處,還請一定賞光。況且兩位又救了外子元神,無論如何總要略表心意稍作酬謝,才好使我夫婦安心呢!”

張入雲本有心前往,隻是聽得對方說出酬謝的話來,反倒不便前往,顯得自己一心貪求別人答謝似的。可沈綺霞卻有自己一副心思,見女仙熱心相邀也不多作拒絕便是舉步欣然前往。至於龍牙與超塵更是樂意得些好處順便再觀瞻前輩仙人海外奇景,也是抽*動了身子隨女仙飛走,當時卻容不得自己主人說個不字。

不想一行人起身後不久,杜仙子卻嫌眾人飛縱太慢,當時開口道:“外子三分元神走失其二,被我好不容易一一追回,我怕元神分合的久了,倒不好再凝煉如初。如今不合妄施些手段攜了二位同歸丹楓島,萬望不要見笑!”說著想是心中真的憂急,也不待沈綺霞二人作答,如羽翼一樣輕柔的長袍一陣卷動,竟帶起百丈煙嵐,化了電矢一樣向著東南方飛去。

被雲嵐籠罩其中的張入雲一行隻覺身前香風陣陣,薰浸的眾人一身爽利,而眼前白雲卻似奔馬一樣的倒退,片刻之間還不帶眾人醒覺,女仙子便將雲嵐撤去,一行人眼前已多了一座雲霧披繞,蔥鬱如水洗雨澆的綠島來。島上亭台樓閣眾多,人工痕跡甚重,也因為如此,仙島被收整的越發靈秀,滿目皆境,盡顯島主人匠心。

杜仙子心係夫君,隻引了眾人於鬥草軒略作周旋後,便捧了盛有丈夫元神的玉瓶往內室行去,她那丹楓島雖大,卻沒有收養一位弟子和門人,當時主人走後,隻留下張入雲一行四人與房中自便。好在主人平日裏設想的周道,廳中有四季常在的茶圍,案上有取之不盡的精細點心仙果,廊房內還有道家藏典,甚或民間各色異聞秘錄也在其間設列,主仆四人倒沒覺有甚不自在的。

當時超塵還好些,龍牙卻是見了圍爐茶水清醇,案頭美食奇香,早仰脖一陣山吃海嚼,張入雲外出素不虧待門人,見它吃喝也不阻攔,隻是令它斯文些不要亂了仙家陳設。

沈綺霞是個有心的,一時已步行入廊房內觀仰道藏,果然字字珠機,均是有用之物,可惜自己隻是島上的客人沒法久留鑽研,為怕看多了反誤了心神,當時隻得將手中道書重又放下。待放眼看去見還有好些時新異文筆錄在內,心上好奇不由取了一本在手,卻見其中載的盡是尋常人家消遣解悶的小文章,略翻了翻竟還都是些**詞豔曲,再往後還有圖注筆記,俱是精細入微的,當時佳人便紅了臉忙把手中書本丟開。再又想了想還是妥善放回原處,不使主人看出有一些翻動過的痕跡。

正在她小心整理,忽得有覺不對,回頭一看就見張入雲正站在她身後不遠處,心虛之下不覺急聲問道:“你是什麽時候跟進來的,怎麽詭詭祟祟的一點聲息也沒有!”

張入雲聞言,做了個好生冤枉的臉色,笑道:“小弟一直跟在師姐身後的,隻是見你翻開道藏,自己心癢也尋了一本,後見師姐你整理書架有些響動這才抬了頭,不料師姐卻忽然問了這麽一句,倒把入雲嚇了一跳!”

沈綺霞話說出口,才想起對方確實是與自己一同進屋的,再看他手裏也正拿了一本書,隻是大書掩了書卷看不見書名,臉上也訕訕的有些詭祟。沈綺霞目力高強,雖為張入雲將書名遮掩,但略微凝聚目力便見那書上的字樣和自己先時翻開的書本相差無己,當時臉又紅了,欲待斥責一下對方卻又覺不妥。

不想倒是對麵的張入雲爽快,見自己手中的**被沈綺霞看破,幹脆在佳人麵前招搖,口中嬉笑道:“師姐眼力好,入雲定是瞞你不過,隻是先時非是小弟故意尋了這本書,而是這滿架的道藏小弟連個書名也看不太懂,好容易找到本認得字的,未料道卻是這般香豔的圖文,正要放回去,卻被師姐逮個正著,倒還真有些不好意思呢!”說話間便是行前一步,將手中書放回架上,因也是和沈綺霞存的一個心思,一時小心翼翼將書歸整,生怕被主人看見有移動過的痕跡。

見他如此,沈綺霞臉上越發紅了,想著趕緊出屋好掃一掃眼前這場尷尬,可不料那廊房本就偏狹,待列了書架越發小了,可主人家還在其中列了案榻,想是平日常在此處用功的意思,這一來沈綺霞欲待出屋非得與張入雲擦身而過,當時舉起的腳步不由又收了回去。倒是張入雲察言觀色看出對方心上煩燥,先出了房門,又回身與佳人道:“師姐可要出外走走?我二人連著十餘日奔波,一發的沒有休閑過,如才剛到這仙島便又要用功也實在過於勞頓精神,長時如此,小弟怕師姐倒將身體熬煉壞了呢!”

沈綺霞正想擺脫眼前一場尷尬,聞言自是點頭,待張入雲出了屋也趕緊跟了出去。待身在廊外,嗅得滿腹清新氣,佳人這才將心中羞怯略略放下,抬頭看時就見雖是一小小的鬥草軒,可也是一步一景,尤其兩廊上綠鬱幽深,寧靜清潔,二人行走其間沒有一些外物打攏,仿佛這天地間隻剩下他兩個一樣。

沈綺霞愛這裏幽靜,又為能與張入雲單獨行走,心上不由一陣喜悅,可心悅之間又添了一層酸楚,一時亦喜亦憂,倒將個峨嵋女弟子折磨的麵容憔悴,心神晃動起來。可就在此時,卻聽得身邊男子忽然禁不住笑了起來。

(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