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的尼古拉斯城已經成為曆史,繁華的拉維爾小鎮也早已成為一片荒野廢墟,那曾經王落初出森林遇到的無名村莊,更是老早的被魔獸大軍夷為平地。

而此時,那無名村莊曾經存在的地方,四道身影暮然閃現,周圍一隻隻低級魔獸,敏銳的察覺到那強悍的氣息,低聲哀嚎著四處奔跑。

哇哇哇……

詭異的嬰兒啼哭聲突然從一道青色身影身上傳出,其餘三人聞聲,頓時看向俺青色身影懷中的小嬰兒,眼中均都泛起一絲好奇。

“漢羅德,他是尿了還是拉了?”

王落好奇的看著漢羅德懷中的小家夥,有些不缺定的開口問到,同時伸手撥弄了一下小家夥粉嘟嘟的臉蛋,稀奇的是,原本啼哭的小家夥,居然趁機抱住王落的手指,發出咯咯的笑聲。

“他應該是餓了吧!”

翻手取出一個類似奶瓶的東西,漢羅德平靜的開口,而後將手中的嬰兒連帶著奶瓶一起遞給王落,暗自抹了一下頭上的冷汗。

想他漢羅德一個大男人,還有三個均都什麽都不懂的男人,要帶著這個出生不久的小孩,這可是一項超級恐怖的大挑戰。

小心翼翼的接過孩子,王落開始給其喂奶,看著那小嬰兒滿足的喝著奶水,而後在自己懷中沉沉睡去的可愛樣子,王落不由得想起其剛出生時,那滿臉皺巴巴的醜樣。

一個月之前,王落憑借著自己對於靈魂法則的一絲感悟,配合著漢羅德提供的秘術,險而又險的將那隱藏在尚未出生的嬰兒體內的殘破靈魂徹底擊碎。

靈魂是個神秘之極的東西,稍微受損都有可能小命玩完,王落當時也隻是準備嚐試一下,如果不成,則再做打算,不過所幸最後他成功了。

對於一個即將出生的純粹嬰兒,王落下不出手,於是就讓其從依然昏迷不醒的麗莎體內順利出生了,或許知道王落救了他的性命,這小家夥和王落異常的親近。

嬰兒出生之後,漢羅德再次掏出聖嬰,與麗莎溝通了一次,從中王落等人得知,麗莎就此閉關,修煉一種極其危險的秘術,要麽突破聖域,成功醒來,要麽永遠的陷入沉睡。

知道這個消息後,希莉莉很是生氣的對著昏迷不醒的麗莎大罵一頓,而後稀裏嘩啦的哭了一大場後,便把麗莎放進了一件布有魔法陣的密室之中。

因為麗莎決定讓王落帶著孩子,希莉莉尊重麗莎的意願,沒有絲毫阻止,隻是告訴王落,如果他敢不好好的教導這個孩子,他一定把王落給閹了。

響起希莉莉那強悍決絕的眼神,王落忍不住夾了夾腿,這時才赫然發現,懷中的嬰兒居然裹著奶嘴睡著了,而奶瓶中食物也被飲食殆盡。

“不愧為風靈之體,出生不用修煉就能自動吸收風元素淨化自己的身體!”

收起奶瓶,感受著周圍一縷縷湧向嬰兒體內的風元素,王落忍不住再次發出感歎,這風靈之體真是太變態了,周圍的風元素雖然大部分都再次逸散而出,但是或多或少的都會有一些遺留在嬰兒的體內。

等到這個嬰兒達到九歲,開始修煉之時,這些日積月累滯留在嬰兒體內的風元素,必將會成為其一大助力,其修煉速度絕對恐怖。

“還是你抱著吧!”

再次捏了幾下小家夥可愛的臉蛋,王落將其遞給了漢羅德,這小家夥是風靈之體,時時刻刻都在和風元素交流著,漢羅德與其多親近親近,好處自然大大的不少。

轉身,王落看向身後緊緊跟隨的兩到黑色勁裝青年,相隔十數年不見,如果不是血魂印之間的聯係,王落真不敢與他們相認。

曾經的兩人,一個身為乞丐頭頭,一個身為流Lang兒童,如今卻均都長大成人,而且實力均都達到了恐怖的九級,渾身煞氣極其濃鬱,一個眼神就能讓小兒停止啼哭。

當然,就算給這兩人天大的膽子,他們也不敢對漢羅德懷中的小家夥瞪上一眼,一個個幾乎本能的想要嗬護著那個小家夥,由此可見那血魂印的恐怖,他們言行舉止無形間已經選擇了唯命是從。

“已經到了魔獸森林,你們兩個回去吧!”

嘴角抹上一絲微笑,王落對著克辛迪、阿曼達靜靜的開口說到,漆黑的雙眼中閃爍著莫名的色彩,異常幽深深邃。

“是!少主!”

雙雙抱拳,兩人整齊劃一的單膝跪地,恭敬的出聲稱是,而後化作兩道黑色的影子,射進那無邊無際的荒野中,轉眼之間便消失不見。

“這兩個人很不錯!”

輕輕的搖晃著小嬰兒的漢羅德,直到此時才緩緩開口說到,目光好奇的看向王落,接觸的越深,他越發現王落的深不可測,就比如這兩個明顯經過係統培養的潛力極大的殺手。

“嗬嗬,他們是挺不錯的,這麽短的時間裏,居然就修煉到了九級的地步,比我都強上了不少,有他們和普裏爾明暗兩個勢力,應該沒有問題!”

微微一笑,王落看向漢羅德,不疾不徐的開口說到,話音未落,人便已經將漢羅德抱在了懷中,揉捏著漢羅德那越發纖細柔軟的腰肢。

“他們三個的實力倒是夠了,不過曆練還不夠,看你這麽自信滿滿的樣子,應該還有後手吧!”

風情萬種的瞪了一眼王落,漢羅德隨之融化在王落懷中,低聲的在王落耳邊呢喃,那嘴角吞吐的熱氣,肆無忌憚的噴射在王落臉頰之上。

“你個小妖精!”

含住漢羅德的耳朵,王落模糊不清的說到,而後便用嘴狠狠的**著漢羅德的臉頰和脖頸,曖昧的氣息逐漸濃鬱,兩道火熱的身軀急速升溫。

“王落,孩子!”

熱烈回應著王落的漢羅德,突然想起懷中的小嬰兒,發出模糊不清的喘息,努力耕耘的王落,聽到此話,直接揮手間取出一張嬰兒床,隨手一揮,漢羅德懷中的小家夥便飛進了嬰兒床中。

射出一道藍色的光罩,將嬰兒床完全籠罩在內後,王落繼續啃食著漢羅德的身體,同時雙手時不時的射出一杆陣旗,遍布四周。

白霧彌漫而起,將王落等人周圍的環境籠罩在內,形成了一道絕佳屏障,但是從外麵來看,這裏和周圍的環境沒有任何不同,沒有任何人跡存在。

可是在下一刻,一道漆黑的裂縫突然自半空閃現而出,正好落在那白霧之上,沒有任何反抗之力,白霧瞬間被撕裂殆盡,露出其中欲求不滿的王落和漢羅德二人,當然還有一個熟睡的嬰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