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恩這隻可以變身為綿羊的家夥走了,不過其腦海中則帶上了一個偉大的有些許不切實際的目標,隨之他此行的目的也發生了轉變。

人魔之間本沒有仇恨,就算有仇恨,也是萬年之前的事情,萬年的時光流逝,滄海桑田,愛恨情仇早已經被淹沒,如今的人魔之間隻有生存戰爭。

俗話說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人魔之間想要共存,不是不可能,隻是那將會是極其的困難,可能需要百年、千年、萬年甚至更加悠久的時間。

如果空間通道再也不會關閉,不管經曆多少不為人知的艱辛,人類和魔族必將在將來和平相處,這是必然的結果,隻是那所經曆的時間將會很久很久。

王落的一個想法,化作了實際行動,成為了一個推動曆史的幕後黑手,當然這件事情如今才隻有兩個人知道,可謂實在可憐之極。

當人魔相互同化,和平相處的那一天,王落的名字或許會響徹整個大陸,但是那個時候的王落又將在那裏呢,或許已經開啟了另一個故事。

“為什麽這麽看著我?難不成想繼續剛剛的事情?”

收回望向佩恩離去方向的目光,王落眉頭微微一挑,看向身邊的漢羅德,嘴角掛上一絲戲謔的笑容,挑著漢羅德的下巴,樂嗬嗬的說到。

“我倒想,可是這裏不太平啊!”

莞爾一笑,漢羅德毫不示弱的看著王落,而後靜靜的開口,言畢目光看向魔獸森林的方向,那裏有幾道強悍的氣息正在向這裏移動。

滿臉鬱悶的王落,無語的聳了一下肩,而後轉身看向那氣息來臨的方向,在漢羅德發現的前幾個呼吸的時間,他就已經察覺到那幾人的氣息,那有些熟悉的氣息。

見到王落隻是平靜的望著那裏,漢羅德微微一笑,沒有過多的言語,依然收斂著自己的氣息,和王落一起等待著那幾道人兒的過來。

盡管王落和漢羅德二人均都收斂了自己的氣息,但是那幾人實力強悍,片刻之後自然發現了兩人的蹤跡,而後向王落這裏飛速奔來。

四道身影突兀的從森林中激射而出,劃破天際,急速飛行,幾個呼吸之間,便來到了王落不遠處,光芒消散,露出其中四個男子的身影。

看著成雙成對的四個男子,漢羅德眼中不由得露出一絲詫異,而後目光有些怪異的在王落和四人身上一掃而過,目光之中有怪異,同樣也有一絲無奈。

“好久不見!沒想到你們倒互相湊成了一對!”

淡笑掛於嘴角,王落平靜的開口,腦海中則閃現出與四人在墮落之城的糾葛,雖然時間很短,但是卻發生了許多難以忘懷的事情。

“恭喜,你也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

溫和中帶著一絲複雜的聲音響起,開口的是實力已經突破到聖域的葛塞,讓王落感到意外的是,抱著葛塞的人,居然是那身份不明的賈斯汀。

察覺到王落的疑惑,賈斯汀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而後沒有多說什麽,隻是抱著葛塞的手臂微微用力了一些,顯然此時的他有點緊張。

“嗬嗬O(∩_∩)O~既然再次相遇,不如我們就算算以前的帳,相信你們也有這個想法吧!”

沒有借口葛塞的話語,王落的目光在紮克和基斯臉上流轉一圈後,平靜的開口說到,他可還沒有忘記墮落之城發生的一些很不愉快的事情。

聽到王落的話語,基斯眉頭頓時皺了起來,紮克臉色也微微一凝,葛塞倒很是平靜,賈斯汀的手臂微微一抖,隨即猛然咬牙站了出來。

“王落,你也應該知道,我當初之所以強上你,隻是為了提醒你們葛達的身份,而且嘴中並沒有成功,這一瓶丹藥就當做我對你的歉意!”

一個白色的丹藥瓶子被賈斯汀取出,而後將其甩向王落,而王落卻隻是掃了一眼漂浮在空中的丹藥瓶子,目光有些玩味的看向基斯紮克兩兄弟。

“哼,天玄大陸,強者為尊,王落,你隻是小小的九級巔峰而已,就算我如今再對你做一次當初的事情,你有反抗之力嗎(⊙_⊙)?”

見到賈斯汀示弱的舉動,基斯很是不爽的發出一聲冷哼,而後麵色不善的看著王落,目光之中絲絲殺意湧動,如果不是紮克拽著,相信此時已經撲上了王落。

“好一個強者為尊!”

眼神微微一眯,王落冷冷的開口說到,話音未落,渾身的煞氣便猛然爆發,原本平靜的荒野之中,突然產生一股莫名的冷風,冷風中王落的身影徐徐變淡。

不遠處的基斯,臉色猛然一變,而後身體急速後退,幾乎就在其剛剛離開的瞬間,一點藍色寒光自空中乍現,猶如毒蛇般向後退的基斯繼續追去。

和基斯一樣,同樣已經達到聖域的紮克,看到基斯處於危機之中,幾乎本能的出手相助,可是就在這時,一隻黑漆的老鼠閃現而出,阻攔在其麵前。

目光冷然看著基斯,王落渾身殺機肆意,瞬間便決定速戰速決,一輪紅日突兀的從王落背後閃現,和煦的陽光照射在基斯身上。

基斯後退的身體猛的一頓,而後渾身藍光閃爍,繼續後退,可就在他一頓的瞬間,四麵土牆已經趁機拔地而起,阻攔住其後退的道路。

不用抬頭,已經感覺到空中數十道蘊含著法則之力的藍色水箭的基斯,頓時一陣頭皮發麻,這短短的一退一頓間,他已經被三道法則之力包裹。

猛然咬牙,基斯決定動用自己的底牌,忽然基斯腦海中暮然響起一聲冷哼,其精神不由得一震恍惚,當其再次睜開雙眼之時,血光彌漫的骨劍已經插進他的心髒。

真正鑽心般心碎的劇痛彌漫全身,渾身血液不受控製的流動的基斯,仰天淒厲慘叫,眼中露出嗜血的凶光,渾身氣息驟然混亂起來。

“自爆!”

眼中精光一閃,王落心中喃喃出聲,其不僅沒有後退,反而手臂猛然用力,那閃爍著血光的骨劍,從基斯的心髒處,順著基斯的身體,直接狠戾的滑下。

從王落突襲到擊中基斯的身體,一切隻發生在短短的幾個瞬間,當眾人聽到基斯的慘叫,感受到基斯即將自爆的身體時,紛紛大驚失色。

葛塞和賈斯汀沒有絲毫猶豫,瞬間驚懼的後退,一旁的漢羅德臉色猛然一變,可是當其看到懷中的嬰兒之時,隻好咬牙飛速後退。

轟隆一聲巨響,基斯被王落劃開的軀體猛然爆炸開來,恐怖的餘波四處激射,周圍瞬間掀起一整無與倫比的恐怖旋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