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名的山穀中,王落渾身赤果,雙眼緊閉,胯部昂揚而立,全身上下被刺眼的青光包裹,猛然間,王落仰頭發出一聲痛苦的嘶吼。

嘶吼似龍非龍,似人非人,充滿了極其慘烈痛苦的味道,而伴隨著這淒厲的咆哮,點點青色的鱗片開始從王落體內鑽出,硬生生的憑空鑽出。

青色的鱗片從頭部率先閃現,一點點的從頭部的血肉中鑽出,幾個呼吸間,王落的整個頭顱便被沾染著血肉青鱗覆蓋,就連眼皮之上也覆蓋上細小的鱗片,極其恐怖詭異。

青色鱗片將王落的頭顱完全覆蓋,其頭顱上的滿頭黑發紛紛脫落,被青色鱗片覆蓋,王落直接成為了一個光禿禿的青色鱗片和尚。

淒厲的慘叫不間斷的從王落口中爆發,其中的龍吟聲越發的濃鬱,青光閃爍間,王落光溜的青色頭顱上,再次某處縷縷黑發。

漆黑柔順的黑發,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鱗片上長出,眨眼之間便將王落的頭顱覆蓋,遮擋住其上的青色血肉鱗片。

幾個呼吸後,王落的頭發再次恢複了原來的長度,隻是其臉上的青色鱗片沒有絲毫退去的跡象,反而順著脖頸開始繼續向下生長。

片片青鱗,從王落的脖頸、肩部、手臂、胸前、屁股、大腿等多處生長,向下蔓延,將王落的全身覆蓋其中,不留絲毫的空隙。

如果有人在場,就會驚恐的發現,就連王落那下體的昂揚之上,同樣躥出絲絲細小柔嫩的青色鱗片,將那恐怖的昂揚完全包裹在內,顯得其更加的猙獰。

痛苦的嘶叫再次升級,王落緊握的雙手猛然張開,十根鋒利的龍爪從中瞬間鑽出,隨著王落無意識的揮舞,與空氣發出無聲的摩擦,絲絲火花驟然綻放。

與此同時,王落的緊緊扒住地麵的雙腳同樣張開,十道鋒利的爪牙不分先後的乍現,瞬間將其腳下的地麵洞穿,留下十道整齊劃一的切口。

緊閉的雙眼暮然睜開,兩道猶如實質般的血青兩色光芒從中激射而出,王落低頭俯視**的青鱗大鳥,嘴角流露出無法掩飾的錯愕。

微微一顫,下體的昂揚仿佛在對著其主人打招呼,隨即便逐漸軟化,化作常人的模樣,聳拉在雙腿間,此時青光閃爍,一道青色的鱗片閃現而出,將其遮掩。

抬頭看向不遠處地上蜷縮的嬰兒,王落眼中流露出疑惑的神色,可是還未等其有任何行動,身體後方暮然傳出一股無法言語的劇痛。

無法壓製的淒厲龍吟從王落口中噴灑而出,王落背部剛剛形成的青色鱗片驟然炸裂,兩個肉球在背後閃現,不斷地膨脹。

終於肉球長到了極限,轟的一聲爆炸開來,兩道鮮血淋淋的肉翅從中徐徐鑽出,其每長出一分,王落口中的龍吟便更加的淒慘一分。

仿佛有一個世紀那麽漫長,王落背後的肉翅終於長成,其有兩米多長,其上布滿青色的鱗片,微微一合,便可以將王落整個身體包裹在其中。

可是此時的王落卻沒有心思關注背後的翅膀,因為他的屁股與脊椎相連的地方,這個時候緊跟著傳來了無法言語的劇痛。

王落仿佛感覺到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正在將他的骨頭不斷地打碎重組,而後再用力的將其拉長,直接毫不留情的將他的骨肉拉出體外。

一根帶著鮮血的青色尾巴從王落後方一點點的鑽出,每鑽出一絲,王落的身體便會忍不住顫抖一下,其已經嘶啞的喉嚨,更是發出完全無法辨識的咆哮。

如果不是一直有一道莫名的力量禁錮著王落,王落此時恐怕瘋狂的破壞者周圍所有的一切,以此來發泄心神所產生的劇痛。

兩米多長的青色龍尾,終於從王落體內鑽出,其剛已形成,王落渾身便再次亮起耀眼的青光,青光中,王落的渾身的鱗片完全緊密的連接在一起。

無盡的天地元素向王落湧來,金色鋒利的金元素,火爆炙熱的火元素,柔和舒適的水元素,充滿生機的木元素,厚重樸實的土元素,詭異的灰色元素,存在空中肉眼難見的血元素。

而在這七種絢麗的元素閃現的瞬間,青色飄逸的風元素暮然閃現,直接加入著豪華的元素陣容,形成了八道絢麗的七彩光柱,將王落包裹在內。

烏雲開始在空中凝聚,慘叫不斷地王落,聲音戛然而止,仿佛若有所悟般盤坐在地,雙手掐訣,開始催動那無名的**,吸收煉化這周圍的所有元素。

隨著一股股元素湧進體內,被王落煉化吸收,王落的氣息逐漸變的越發的強悍,一股股獨屬於聖域強者的威壓在其身上閃現而出。

烏雲中,紫色的雷電開始閃現,其猶如紫色的長蛇一般,在烏雲中上竄下跳,時隱時現,準備隨時降臨,狠狠的劈大在下方王落的身上。

*聽著山穀中傳出的淒厲慘叫,山穀外的漢羅德滿臉心疼著急之色,可是他卻隻能望著山穀束手無策,因為他根本接近不了山穀千米之內的範圍。

懷中的嬰兒已經蘇醒,其睜著眼睛望著山穀的方向,不哭不鬧,仿佛其能感覺到山穀那裏王落的存在,而對此漢羅德沒有發現分毫。

突然,漢羅德眼睛露出凶光,渾身驟然迸發出濃鬱殺機,身影一閃直接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時,已經阻攔在一個謹慎前進的黑衣人所在地。

冷哼一聲,漢羅德伸手抓向微微一愣的黑衣人,黑衣人沒有絲毫反抗之力,直接被漢羅德抓在了手中,而後陷入昏迷之中。

“初入九級的實力也足夠了!”

暗自喃喃低語一句,漢羅德將黑衣人放到地上,指間冒出絲絲縷縷的青光,隨著漢羅德手指的變動,青光流動閃爍,沒過多久,一道青色的符文便閃現而出。

“去!”

心中低喝一聲,漢羅德伸手一指,青色的符文直接沒入黑衣人的頭顱之內,混睡著的黑衣人身體猛的一挺,隨之臉上露出痛苦的扭曲神色。

伸手點出一道青光,漢羅德直接封鎖住黑衣人的喉嚨,其尚未發出的慘叫聲直接胎死在肚子中,整個身體因痛苦蜷縮在一起,嘴角溢出絲絲鮮紅血液。

淡淡的青光遮擋住小嬰兒好奇的視線,但是漢羅德並沒有發現,青光中的小嬰兒依然望著黑衣人所在的方向,仿佛可以透過青光,看清外麵的一切。

不知多了多久,黑衣人徐徐醒轉,其稍一檢查身體,頓時臉上露出驚恐的神色,眼中凶光一閃而逝,不過隨即低歎一聲,看向靜靜佇立的漢羅德。

“遊走在方圓三千米的範圍內,任何靠近者殺無赦!”

淡淡的睹了一眼黑衣人,漢羅德不疾不徐的吩咐出聲,而後直接化作一道青光,消失在黑衣人麵前,回到原本所在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