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看到了,看他的這個動作,是想上來弄咱們,不過別擔心,他的閃現剛才在中路用過了,五分鍾的冷卻時間,他現在至少還有74秒左右才可以使用,不用怕他閃現二連。”黃勝傑自信的笑道。

“哇擦,傑哥真他嗎變態,連對方召喚師技能還有多久恢複都能記的一清二楚?”酒桶誇張的說道。

“誇人是用變態來形容麽?”黃勝傑無奈道。

“嘿嘿……”酒桶笑了一下。

“銳雯不見了,兵線推過來就不見了,至少消失五秒鍾以上了。”明傑看到敵方兵線緩緩壓過來的時候,並沒看到銳雯的身影,他趕緊開口提醒道。

他現在隻敢龜縮在防禦塔下麵,直接不敢出去,他現在隻感覺自己就算慫在塔下,內心也充滿了不安。

因為他已經被連續越塔兩次了,有心理陰影了。

“臥槽,銳雯肯定來抓咱們了。”老鼠驚呼一聲。

“你叫個卵子,怕毛,他來咱們就跑啊。”酒桶說著話的同時,他跟黃勝傑,老鼠一起往後撤退。

而這時,銳雯已經從背後繞過來了……

他們已經聽到銳雯說的話了。

“斷劍重鑄之日,其勢歸來之時!”

“擦,真的來了。”酒桶罵道。

“撤退。”黃勝傑說道。

銳雯現在是整場比賽中優勢最大的一個點,等級比他們整體高出兩級,現在已經九級了,而他們才剛剛升到七級。

“上路繼續帶線,不用下來支援。”黃勝傑說道。

“嗯。”明傑應了一聲。

然後就看到維克托被塔姆一口吃進嘴裏,塔姆W技能吃隊友是有移動速度加成的。

而酒桶看到銳雯繞後,直接就E技能「寒冰之柱」封住了路口,銳雯的移動速度頓時被限製住了。

看到銳雯被巨魔的冰柱卡住位置之後,黃勝傑幾人微微一笑,這趟銳雯白來了。

沒有起到任何的效果。

因為塔姆已經把他從嘴裏吐出來了,現在正站在防禦塔下麵,至於巨魔跟不用擔心了,W技能一開,超快的移動速度,牛頭,男槍,傑斯三人根本就追不到。

銳雯這一波繞後,以失敗而告終。

“哈!”

銳雯看到維克托三人站在防禦塔下麵擺著大笑的嘲諷動作,極其憤怒的用二段大招掃了出去。

噗嗤噗嗤噗嗤三聲。

大招命中三人,然而血量並沒有下降多少,也就是百來點而已,銳雯的二段大招跟劫的大招是一樣的,如果沒有攻擊到目標就釋放大招,所造成的傷害是非常低的。

“大家看到沒有?大家看到沒有呀,五劍客的陣容已經初步發揮出效果來了,這麽高的協調性,有保護,有進攻,有撤退,三方麵都考慮到位,對麵根本沒什麽機會能抓死他們。”雷婭興奮的說道。

“SK似乎也發現這一點了,銳雯沒有撤回中路,看他們的樣子,應該是改變防守的策略了,想要主動開始推兵線進攻了,這是要拿五劍客中外塔的節奏麽?”娃娃說道。

“依我看很難,兵線都進不了防禦塔。”大智搖了搖頭。

他的話音剛落,大家就看到了SK帶著一波兵線壓進紫色方中路外塔下麵,結果維克托一聲冷笑。

嘿嘿嘿……

E技能「死亡射線」,輕而易舉的便把兵線收了,剩下幾隻殘血近戰兵線,已經不足為懼。

此刻,SK犯難了啊。

拿到了這麽大的優勢,中路推也推不進去,上下路有慎和卡牌牽扯,怎麽辦?難道一直無休止的拖下去麽?

而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隻能是拿小龍了。

SK的選手們反應很迅速,知道中路沒有機會後,立刻標記小龍,隻把傑斯自己留在了中路防守防禦塔。

至少傑斯是遠程POKE,一發EQ,一發Q,一波兵線也能收的幹幹淨淨,五劍客想推他們的外塔,也有點困難。

不過五劍客並不著急啊,反正現在已經是劣勢了,隻需要把當前的節奏穩住,不要讓SK把雪球滾起來,他們就有信心拿下這場比賽的勝利。

“傑哥,他們人不見了。”酒桶說道。

“不會去包下路了吧?”老鼠有些擔心的看了卡牌一眼,此時隻有卡牌自己孤零零一個人在下路跟飛機對線。

“暫時不會,估計他們看拿不下中路防禦塔,所以去拿小龍了,不過海濤還是退一點,畢竟沒有視野,等對麵的人露麵以後,在下去繼續發育。”黃勝傑想了想,覺得應該把穩起見,還是先叫林海濤往後撤退,萬一對麵一看卡牌還大大咧咧的在下路跟飛機安穩發育,他們說不定就放棄拿小龍而直接去包圍卡牌了。

“好的傑哥。”林海濤點點頭,便操作著卡牌往後撤退了。

十秒鍾之後,小龍死亡所發出的低嘯聲,便傳遍在召喚師峽穀的每一個角落。

第一條小龍,開局十分五十七秒,就已經成功被SK拿下了。

“啪啪啪啪啪啪……”

台下一片掌聲,小龍和大龍幾乎是雙方必定爭奪的珍稀資源,小龍帶來的是永久增益效果,大龍帶來的是強化效果。

無論是哪一個,都可能決定著一場比賽的勝負。

“小龍十五分五十六秒刷新,前幾條暫時可以讓了,沒關係,兄弟們心裏不用憂慮,照著現在這個節奏走,對麵拿我們沒轍。”黃勝傑微微一笑,淡定的說道。

“嗯。”明傑點點頭應道。

“好的傑哥。”幾人紛紛應道。

這時,牛頭和男槍重新回到了中路,不回來沒辦法,兵線壓力太大了,傑斯靠著EQ清兵線並不實際,因為E技能冷卻時間實在是太長了,十八秒的冷卻時間,等他第二個E技能恢複好,恐怕防禦塔都被推掉了。

銳雯從中路路過,跟黃勝傑幾人也就隔著三四百碼的距離,不過銳雯並沒有上前攻擊他們,而是鑽進草叢往上路走去了。

“銳雯上去了啊。”老鼠提醒道。

“嗯,我先慫一下。”明傑在上路舒舒服服吃了三波兵線,等級已經升到八級了,跟銳雯的差距稍微拉近了一些。

“飛機回家出裝去了。”林海濤看到人都在中路露麵了,也就不怕自己被包圍,所以重新回到線上發育,隻不過飛機推完最新的一波兵線之後,就不見了。

所以他猜測飛機應該是回家出裝去了。

“牛頭也不見了。”

“男槍也不見了。”

酒桶和老鼠倆人同時說道。

“上路小心,可能去包你了。”黃勝傑提醒道。

現在SK極力的想要找一些突破口出來,企圖打破五劍客此時的節奏,沒辦法,他們這個陣容拖不起。

後期有些無力。

“我退。”明傑打的很認真很認真,他已經死了三次了,麵對銳雯,他完全沒有抵擋的能力,他目前能做的,隻能保證自己不要在死了,不要讓對麵的銳雯起飛。

結果,二十幾秒後,一聲淒厲般的慘叫聲,猶如小龍死亡時一樣,響徹在召喚師峽穀的每一個角落。

“峽穀先鋒被殺了。”黃勝傑輕輕的皺眉道。

“糟糕。”酒桶臉色白了一下。

“草泥馬,還是被他們發現了。”老鼠一臉陰沉。

他們這套陣容,前期唯一的破綻就在峽穀先鋒身上,為什麽會這麽說?因為峽穀先鋒死亡時所掉落的大龍BUFF,對他們防守中路而言,實在是太不利了。

經過改版之後,二十分鍾之前,在大龍納什男爵沒有刷新之前,會刷新一個峽穀先鋒。

也是死亡後的六分鍾刷新一次,峽穀先鋒死亡之後會掉落一個大龍BUFF,擊殺者的隊伍,任意隊員可以隨意撿取,然後獲得大龍BUFF的增益效果。

不過一般情況之下,除非是超級大的優勢,或者是有把握肯定敵方沒有這片區域的視野,才會選擇打峽穀先鋒,否則基本上是不會有人去打擾它的美夢的。

黃勝傑操作的維克托是他們防守中路的唯一指望,而峽穀先鋒掉落的大龍BUFF,會增幅兵線的防禦能力和攻擊能力。

這樣一來,維克托的E技能就沒辦法收下兵線,尤其是近戰兵線,他至少要三次E技能,才能擊殺一波近戰兵線。

但技能冷卻時間那麽長,怎麽可能讓他連續釋放三次E技能來清兵線啊?

“哎……”老鼠在心裏重重的歎了口氣,沒說話。

一旦兵線沒辦法第一時間清了,那他們就完全失去了防守的能力,至少,這次峽穀先鋒掉落的大龍BUFF給SK帶來的增益效果,足以讓他們連掉兩座防禦塔。

“盡量防守,防不住就退,大不了守住高地。”黃勝傑皺了皺眉頭,沉聲說道。

“現在隻能如此了。”酒桶一臉糾結。

“哎……”老鼠在心裏重重的歎了口氣,沒說話。

果然,沒出幾秒鍾,消失的牛頭,銳雯,男槍三人分分從草叢裏麵走了出來,銳雯身上帶著峽穀先鋒的大龍BUFF。

一條條紫色光線從他身上迸發出來並落在兵線上麵,一個個原本焉了吧唧的小兵,忽然全身流轉著紫色的耀眼光芒,刹那間變的異常威猛起來,黃勝傑操作著維克托上前兩步,E技能「死亡射線」掃射出去,隻見增幅過後的兵線真的太肉了。

本來可以直接秒的遠程兵線,竟隻掉了一半血量,而近戰兵線更是肉的讓人絕望,僅僅隻掉了四分之一的血量。

“退吧。”黃勝傑苦笑一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