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拜大魔王的粉絲,已經不僅限於韓國人了,而是全世界,隻要有英雄聯盟這款遊戲的國家,就有大魔王的粉絲,這點毋庸置疑,而是拳頭官方公開承認的。

一個十七歲出道的稚嫩少年到如今已過去整整三年,從一開始的羞澀和稚嫩到現在的成熟和穩重,他跟其他職業選手一樣,並不是天生就站在韓國守護神的神壇上,而是遭受過太多太多的質疑和非議之後,他不但挺過來了,還用自己精湛到讓敵人絕望的技術,一步一個腳印走到了今天。

可以說,他的實力得到了全世界的認可,他不止是韓國的守護神,更是韓國電競的信仰。

在S5那個韓媛滿天飛的年代,一個個韓國頂尖職業選手在巨大的利益誘惑下,脫離韓國戰隊加入到中國戰隊,那個時代,是韓國職業選手統治LPL賽區的年代。

當時隻有WW1戰隊能夠抵擋住韓媛的侵襲和壓力。

如今S6,閻王的歸來,五劍客的崛起,終於打破了韓媛和WW1戰隊的統治地位,並掀開了一頁新的競技時代篇章。

大魔王除了本身的實力受到全世界粉絲的崇拜和追捧以外,他還有最令黃勝傑敬佩的一點,就是他拒絕了天大的誘惑。

就跟閻王拒絕了日本各大俱樂部一樣。

曾經有消息稱,中國某電競俱樂部出天價挖大魔王,並明言會替大魔王支付一切違約費用。

可是大魔王卻毫不猶豫的拒絕了,而他拒絕的理由是,“我是韓國人,我想留在韓國戰隊!”

多麽簡單的一句話,可是又有多少人在麵對巨大的誘惑下可以淡定的說出這樣看似簡單的一句話呢?

熱烈激昂的掌聲不斷自耳邊響起,老鼠臨上台前,說了一句話:“媽的,老子也要越塔。”

然後不等黃勝傑幾人說話,他便毅然的走向了比賽台。

一番介紹過後,大魔王剛要坐下的時候,老鼠一臉笑容的伸出自己的手,對著大魔王說道:“比賽開始之前,我們可以握個手嗎?”

頓了一下,老鼠又說道:“我曾經是你的鐵杆粉絲。”

之前老鼠不斷的哀嚎自己怎麽會那麽倒黴,第一場就遇到大魔王,但說實話,他剛接觸英雄聯盟不久之時,本身實力大概還在黃金段位,那個時候,他就通過視頻認識了大魔王。

那時的大魔王剛剛出道半年,也是剛加入SKT沒多久的時候,名氣還不是很大,而大魔王的訓練視頻卻不知道怎麽回事流傳了出來,最後來到了中國。

老鼠清晰的記得,那是大魔王最早期的視頻,當時視頻裏大魔王操作劫,那種匪夷所思的切入,詭異而令人驚歎的殺人方式深深的震撼了他,從此之後,他就成為了大魔王還未成名之前的鐵杆粉絲。

因此他還拚命的練劫,但不知道是天賦的原因還是不夠刻苦,他最終放棄了劫這個英雄。

因為他能清晰的感覺到,劫這種英雄在自己手上,就好像失去了靈魂一樣,打不出大魔王操作時的那種詭異感。

如今時隔接近三年,雖然近年來老鼠已經不太崇拜大魔王了,但心中卻難免有些激動。

畢竟大魔王曾經是他崇拜的偶像,現在不但跟偶像近距離麵對麵,之後更是要1v1對決。

為了表示自己曾經崇拜過他,所以老

鼠想跟他握個手。

可是誰知道大魔王卻有些茫然的看著他,這時老鼠才反應過來,暗罵自己真是傻逼,大魔王是韓國人,根本就聽不懂自己說些什麽。

於是他把心一橫,不管大魔王是否聽懂他說的話,直接拉起大魔王的手握了握。

涼!

軟!

老鼠握著大魔王的手,隻有涼和軟這兩個感覺,他在鬆開手之後,趕緊低頭看了一眼。

他頓時看到大魔王的手特別的纖長幹淨,非常的漂亮,就好像是一雙女孩子的手一樣,甚至是猶有過之。

“怎麽高手的手都這麽美?嗎的,真是見了鬼。”老鼠心中又暗罵了幾聲,然後默默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很長也算幹淨,但絕對稱不上美。

老鼠坐在了電腦麵前,對麵的大魔王雖然聽不懂老鼠剛才跟他說了些什麽,但從老鼠的舉動中,他已經明白了老鼠的用意,於是衝著老鼠微微一笑,隨後也慢慢的坐了下去。

倆人的1v1對決英雄類型是“刺客”,也不知道應該說是巧合還是老鼠命中注定有此一劫。

眾所周知大魔王玩的最出色的代表英雄全部都是刺客,而現在又抽到“刺客”對決……

老鼠已經沒想著自己會贏了。

最後的獲票數最高的英雄毫無疑問是“劫”,這點老鼠在上台之前已經做好了心裏準備。

可是等他知道真的要使用“劫”這個英雄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暗罵了幾聲,此時他的心情就跟日了狗一樣,說不出的複雜。

倆人很快的選定了「影流之主-劫」,而當觀眾看到ID“SKT丶Faker”剛剛把劫確定後,現場又爆發出一片令人震撼的尖叫聲。

台下。

黃勝傑幾人吃驚的對視了一眼,他們之前對Faker的認識隻局限於網絡上麵,因為他們沒有去過韓國,也沒有去ONG的現場看過韓國職業聯賽,所以他們從來沒有親身的體驗過跟Faker對決是什麽樣的感覺。

更加沒有見識過,有Faker的比賽現場究竟是一個什麽樣的場景。

如今他們見識到了,要知道現場這些粉絲大部分都是日本東京本地人,隻有很少一部分是從韓國,台灣,北美,中國特意飛過來看全明星賽的。

可盡管如此,現場的觀眾還是很興奮,就跟吃了興奮劑快癲瘋了一樣,嘴裏一直在歇斯底裏呐喊著“Faker……Faker……Faker……”

至於老鼠的話,幾乎已經被所有的觀眾給遺忘了,在Faker巨大的,耀眼無比的光環之下,沒有人呐喊老鼠的名字,也沒有人替老鼠加油。

可是。

在一片“Faker”的呐喊聲之中,卻似乎聽到了幾個微不足道,渺小而可憐的聲音在為他加油。

這聲音自然是來源於黃勝傑幾人。

“老鼠……加油。”

“臥槽,越塔弄死他……”

“你行的。”

“老公……加油,隻要你贏了,晚上你想幹嘛就幹嘛,你想在上麵就在上麵……”

可惜,雖然幾人竭力的在替老鼠呐喊助威,但仍然像一滴水滴入汪洋大海中一樣,連一丁點浪花都濺不起來。

半分鍾後。

倆人的比賽終於開

始了,讀取界麵也結束了,雙方同時降臨在極地大亂鬥,老鼠在藍色方,Faker在紫色方。

可即便是這樣,現場仍然還有超過一半的觀眾在不斷的呐著“Faker”的名字。

黃勝傑幾人不禁相視苦笑,黃勝傑心裏更是暗暗乍舌,這些粉絲也真夠瘋狂的,連續嘶喊了這麽久,難道都不會累的嗎?都不會口渴嗎?嗓子都不會痛嗎?

又過了一分鍾左右,現場呐喊“Faker”的聲音終於慢慢的平息下來,也對,大家都是人,就算是真的很喜歡很崇拜,可喊多了也會累。

通過大屏幕,所有人能看到Faker操作著劫走到了中間,同時,老鼠也操作著劫來到了中間。

Faker還沒動手,老鼠就操作著劫跟Faker打了一個招呼,放了一發Q技能試試水。

結果當然不會有意外,Faker的劫隻是輕輕的挪動了一下身體,便輕鬆自如的躲開了。

為此老鼠也沒什麽多餘的想法,他就是單純的放一發Q技能玩玩而已,劫這種英雄使用技能並不消耗藍,而是消耗能量。

凡是屬於能量型的英雄,都會自動恢複,但代價就是技能所需要的能量太多,同時放多個技能的時候,能量會出現供應不上的窘境,不像使用藍量的英雄,隻要有足夠的藍,技能冷卻就能施放。

不過兩者之間有利也有弊吧。

藍量英雄後期比較吃香,相反,能量英雄後期隻能打一套爆發,然後就要等能量慢慢恢複。

此時兵線還沒到達,老鼠等技能恢複好以後,他沒有著急丟Q,而是來回走了幾步,企圖通過不斷的移動來掩飾自己的施法前搖,他的想法很好,可惜Faker豈是一般的普通職業選手?

他掩飾的再好也沒用,最終第二發Q技能還是被Faker輕鬆躲開了。

“啪啪啪……”

現場幾萬人看到Faker連續躲開兩次敵方的Q技能,又忍不住抬起自己的手掌狠狠的拍了起來。

幾萬人同時拍掌,那掌聲和場麵可真夠震撼人心的。

又過了幾秒,第一波兵線剛剛到達中間,Faker想A兵的時候,老鼠抓準機會,噗嗤一聲放出第三次Q技能。

隻看到Faker的劫就好像有雷達一樣,每次都能提前的做出躲避的動作,然後毫無壓力的躲開他的技能。

台下。

黃勝傑輕輕的皺了皺眉,低聲自語的說道:“難道老鼠跟Faker之間的差距真的有那麽大麽?連續三次技能都打不中一次?”

一般情況下,像老鼠這樣幾次技能打不中Faker,那麽已經很明顯了,Faker無論在什麽方麵,都碾壓了老鼠。

這就跟老鼠去打普通的路人局一樣,他也可以做到輕鬆的碾壓對手,甚至是說句浮誇點的話,閉著眼睛都能躲開大部分的技能。

因為這是實力上的絕對碾壓。

但黃勝傑皺眉的原因,是因為他想不通,老鼠的技術他知道,雖然在國內算不上真正的頂尖,但也接近頂尖的層次了,這樣的技術竟然還被Faker完完全全碾壓。

那麽他已經可以想象到Faker的技術究竟有多麽厲害了,當然,這隻是1v1對決賽,並不能完全的看出一位選手的強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