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 曆史的車輪滾滾向前……

某間貴族華邸外,包圍了至少四十多名靈魂深思者的護衛。

索西坐在椅子上,慢慢喝著果酒,對麵,坐著一名衣著華麗,但是滿頭大汗的中年胖子。

“我再說一遍,我要你們所有成員的名單。”索西放下手中的酒杯,望向滿臉冷汗的胖子,後者就像是被一條科莫多巨龍給盯上了,壓力大到快讓他崩潰的地步。

中年胖子像是條喪家犬一樣撲到索西的腳邊,使勁磕頭,咚咚的聲音在房間裏回蕩。沒多久,中年胖子的額頭已經血紅一片,可他還是在磕頭,仿佛腦門流血的人,不是他,而是別人。

索西不為所動,他冷冷地看著中年胖子:“你裝得再可憐也沒有用,不交出名單,你們家族無論老幼,一個都別想走,一個都別想活。”

“閣下……”中年胖子的聲音沙啞地而無力:“如果我說了,我們全家一樣都得死。那人,我們家族得罪不起啊,他想弄死我們,比弄死一隻螞蟻還要簡單。”

“笑話!”索西冷哼了一聲:“除了太陽神殿,龍族,這世上,還有誰敢與我們靈魂深思者協會作對,你盡管說,誰想要你的命,至少要先問過我們協會才行。”

中年胖子匍匐在地,渾身抖得像隻受驚的肥公雞,卻硬是咬牙不肯說話。

“你不肯說,我也能猜得到。”索西笑了起來,一種冰冷的殺意在其中潛藏:“太陽神殿和龍族向來不管世間俗事,而在凡人勢力之中,唯一敢不自量力向我們展露利齒的,隻有那些傳承了數百年,甚至千年的大家族……以及王室。”

中年胖子的身材抖得更厲害了。

“我曾記得,三王子曾來過我們清溪城,當時我還招待過他,那段時間,克勞德似乎與他靠得很近。”索西哼了一聲:“王城那位坐得最高的閣下,有個嗜好,喜歡漂亮的少女,三王子如果無意中見過弗朗西絲,那麽一切就能說得通了,你們所謂的祭祀,應該隻是個幌子,你們隻是在找一個正當的理由,讓弗朗西絲在這座清溪城的消失……”

“按道理說,事情應該是這樣子發展才對,本來應該如此。”

索西內斂了十數年的殺意,在此刻幾乎全部爆發出來,寬大的房間中,溫度仿佛瞬間變成了冬天,連他那些久經戰鬥考驗的護衛們雙手都在微微冒著冷汗,中年胖子更是不堪,整個人趴在地上,一股騷味從他的下身溢出。

“隻是,沒想到真的出現了惡魔,我最喜歡愛的學生,克勞德,我看著他長大,如同我親生孫兒一樣的乖學生,居然和他們走了。”索西深深吸了一口氣,站起來,將手中的酒杯甩在地上,清脆的瓷器碎裂起中,這位老人發出如同雄獅一般地怒吼:“可你們居然敢說,你們跟那些惡魔似的骷髏沒有任何關係,你居然敢不說起你那些同夥的名字,蠢豬,你真以為我不敢殺你全家?”

胖子的右臉,被破碎的瓷器渣子刺進了幾枚,碎刺的尾端在燈火下反射著幽幽的登色光澤,他覺得臉上很痛,可不敢用手去撥:“閣下,我真的不敢說啊,你就算要殺我全家,也要比那位更仁慈百倍,那位可是會讓我們全家生不如死,所以……我不敢說。”

索西笑了:“死胖子,看不出來你還挺狡猾!我索西在這裏,以靈魂深思者的名久起誓,隻要你交出全員的名單,我保你全家不死,並且還活得逍遙自在。”

胖子猛地抬起頭:“閣下,我說了。”

第二天,中年胖子全家在清溪城中消失,生不見人,死不見屍。同時第二天,靈魂深思者抓了一群貴族回協會中,過了數天後才放出來,這些貴族個個身上帶傷,神情憔悴,回到家中後,親人問起,他們什麽都不肯說。

事後過段時間,貴族間傳說索西滅了中年胖子全族,還敲打了其它的一些貴族,理由是他們觸犯了另一位新晉靈魂深思者——弗朗西絲的尊嚴。對此,索西隻是笑笑,這樣有助於提高靈魂深思者威懾力的傳聞,傳得再廣些也無妨。

而在清溪城貴族們發現中年胖子一家莫明其妙消失不久後,離清溪城距離數十公裏遠的東北森林中,已經消瘦得認不出原來模樣的多哲明,眯眼看著前的克勞德。

先前克勞德從天而降的時候,多哲明還被嚇了一跳,還以為被靈魂深思者協會派出的強者追上了。見到是他後,鬆了口氣,隨後就是滿腹的疑問湧上心頭。此時克勞德的氣質和前段時間明顯不同,多哲明讀書不多,不知道如何準確地形容,但他能感覺得出來,克勞德變得更加自信,更加有魄力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克勞德從天而降……這是風係高階術士才有的能力,什麽時候靈魂深思者也能擁有‘能力’了?

而對克勞德來說,多哲明的狀態實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他本以為,有自己的暗中幫助,多哲明應該能活得更加‘滋潤’一些才對。

雙方互有疑問,互相打量,短暫的沉默過後,多哲明先開口說話了:“盟友,為什麽你們沒有按原計劃進行,我們在森林中轉了半個多月,時刻被那群像是加菲貓一樣陰險凶猛的貪婪傭兵們追殺……靈魂深思者協會到底出了多少賞金?”

“死的五十金幣,活的一百。”克勞德慢慢地笑了笑。

“一個人?”多哲明吸了口冷氣。

“一個人!”

沉默半響之後,多哲明慢慢地吐了口氣:“這輩子值了!那麽,現在可以告訴我們,為什麽計劃沒有按我們說好的進行,我和我的問下需要一個解釋。”

“出了些意外,我也不想。”克勞德笑了一下,讓他對麵的多哲明覺得有些異樣的古怪風情:“至於解釋,我不想解釋太多,另外,我想說明一點,我希望你們暫時不要對付陳賢頌……雖然我還是很討厭他,不過我不能違背我的本能,也不能違背上頭的命令。”

多哲明冷著臉,堅定說道:“我們和陳賢頌之間,隻有一方能活下去。”

“立花刺軍隊的規矩,我也聽過一些,所以我明白。”克勞德看了看周圍,多哲明的部下個個臉頰消瘦,神情木然,在森林中與傭兵們周旋了近一個月,他們根本沒有時間洗澡,每個人身上都帶著一種難聞的臭味,他見狀笑了笑:“所以我有個想法,能讓你們雙方都活下去!”

“哦,說來聽聽。”

“順從我,成為我的部下,我帶你們離開。”

“你讓我們叛國?”多哲明的神色突然變得淩厲起來。

“不要做出這麽嚇人的表情……”克克德笑了笑:“我敢提出來,就有讓你們活下去,不被立花刺特殊軍隊找到你們的本事。”

多哲明看了他很久,才慢慢說道:“我需要時間考慮。”

“我給你們兩個小時。”克勞德笑著伸出了兩根手指。

……萬鹿城,破敗的城牆,街上隨處可見乞丐,絕望的氣息在整座城市中彌漫。在數月前,萬鹿城還是一座相當繁華的城市,直到北方來的叛軍,攻破了這座有著相當久曆史的古城,數天的洗殺搶掠之後,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叛軍帶走了他們可以帶走的所有糧食,而城外的莊稼田地被他們踐踏一空,現在城中糧食極缺,市民們幾乎快要易子而食的地步。

大鐵和蕾娜走在城市的街道中,兩人身上帶著幹糧,一路上,無數雙綠油油的眼睛在他們的身上徘徊,隻是看到他們身上明顯的傭兵裝束,才沒有人敢打他們主意,但即使如此,被人如此盯著,還是讓人毛骨悚然。

兩人在城中轉來轉去,花了好大功夫才找到了震旦王國的征兵處。

震旦王國五大軍團是按五行排列命名,因為與叛軍交戰,兵力損失的關係,他們在各處都設有征兵處,隻是……震旦王國對於兵源的要求相當高,他們走的是精兵路線,非‘能力’者不收。

城中無數的平民都知道,隻要加入了軍隊,就能混口飯吃,可惜,他們隻是普通人,震旦王國的軍隊從一開始就對他們關上了大門。

征兵處設在原來的官府中,叛軍入侵時,縣令被害,衙役死的死,逃的逃,等軍隊來到此城時,叛軍早已逃之夭夭,他們便順勢在此設立了征兵處,還可以維護城治安,實是一舉兩得的事情,以萬鹿城此時的情況,若不是有軍隊鎮著,怕早就算完了。

大鐵走上前,對著征兵官說道:“我要當兵。”

征兵官是名魁梧大漢,見到兩人忍不住笑了:“女人和小孩?我們真字營可不收廢物,一邊玩蛋去。”

“我不是廢物!”

大鐵臉色漲得通紅,鐵槍瞬間化成一條蛟龍刺向征兵官的麵門。

當地一聲後,大鐵的長槍被格向了一旁,不知何時,征兵官手中多了把紋鐵劍,他大笑著站了起來:“滾娘球的……老子正閑得無聊,你這小屁娃自己倒是送上門來了,來,我們練練,如果你能在我手下撐過五招,老子就收你當親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