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 卻在燈火闌珊處

陳賢頌參加貴族的宴會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具體的流程已經很清楚,該說的話也都知道,禮儀這種玩意,一但習慣,就不是什麽麻煩的事情。他剛從馬車上下來,就聽見了一陣驚訝聲,他很清楚,這驚訝聲是給小敏和芊心姐的,在很多時候,陳賢頌覺得她們兩人才會是一個宴會或者群體的核心人物。

迎麵走過來一個身著華服的壯年男人,還有一個身著絲綢長裙的美豔貴婦人,陳賢頌覺得她的服裝有些熟悉,一細想,便記起來了,似乎是二十世紀以前,東亞地區的服裝特色,新人類朝代,已經沒有國家的概念了,隻有大陸板塊和洲的說法。

男人走近前,先是不著痕跡地打量了白敏和白芊心一眼,然後迅速收回視線,微微一禮:“很高興閣下能來,我是這裏的主人,也是這裏的城主,萊恩.鐵鎧,請問閣下名諱。”

貴婦行了個震旦王國的仕女禮:“我雖他的妻子,羅絲.鐵鎧。”她的視線在白敏和白芊心的身上掠過,眼中的自卑一隱而沒,眼前這兩個少女,容貌和身材,或者是皮膚質感已經是超出了人類所能想像的最完美的程度,相比之下,她就差得太遠了。

本來這兩人是沒有姓的,但成為了貴族後,就必須得冠姓了。否則出去和其它貴族社交,一自我介紹,告訴別人自己沒有姓氏,多沒有麵子。至於羅絲,則是妻隨夫姓,這也是所有國家的傳統。擬說隻有女性靈魂深思者嫁人後,可以保留自己的姓氏,至於女性太陽神仆。就沒有外嫁一人,倒是男性太陽神仆娶了不少人類女子回太陽神殿。

若是厲害些的傭兵,此時已經能感覺到白敏和白芊心的強大,原本萊恩和羅絲兩人也能做到這點,但是……四年的貴族生活消磨了他們大部分的鬥誌,軟化了他們的精神,現在他們兩人的實力,不到巔峰時期的三分之一。

陳賢頌還禮後,自我介紹了一下,再介紹了一下白敏和白芊心。說這兩人是自己的親人。倒是卻沒有說自己是靈魂深思者。萊恩見他沒有透露自己的身份,也不知道在想什麽,熱情地扯著他就往廳內走。這時候白敏就要跟上去,卻被白芊心給阻止了:“妹妹,這種宴會。男人們得自己走一邊聊天,然後我們女人也得抱成團聊天才行。”

“可是小頌離開我們。危險係數會提高。”被白芊心阻止。少女有些不滿。

“聽我說的沒錯。”白芊心雖然沒辦法命令白敏,但是說服她的法子還是有的:“要是你天天粘著小頌,他有一天會煩的,男人偶爾也需要和自己的同類待在一起扯扯牛皮,聊聊金錢,政治和女人。”

“才不會……”嘴上雖然這麽說著。臉上也是冰冷冷的沒有表情,可是白敏卻顯得很沒有底氣。

羅絲看著這兩個少女,有些奇怪,一個看起來成熟豔麗。熱情大方,另一個看起來冰冷無比,如同雪峰少女,對著外人話都不願意多說。看她們頭發和眼睛的模樣,應該和剛才那個少年一樣,都是震旦國人,聽剛才她們之間的對話,這兩個少女,似乎是隨從……培養這麽美麗的少女做隨從,看來少年的家底不小啊。

羅絲這麽想著的時候,白芊心卻笑著走到了她的麵前:“夫人,你這套應該是震旦王國的飛天裝吧,我聽說得用最上等的雪蠶吐的絲才能織成,雪蠶很少,要織成一件飛天裝,至少要好花上好幾年……在震旦王國,這種衣服能賣好幾千枚金幣,在了外邊,還得更貴,我一直想要一件,卻找不到賣家,沒想到在你這裏看到實物了。”

聽到這,羅絲終於有些了自信心,她覺得白芊心順眼多了,笑道:“是啊,當初為了這件衣服我可是花了不少功夫的呢。”她一邊說著,一邊扯著白芊心走向女眷圈中……白敏看了一眼陳賢頌的方向,然後呆呆地跟在了白芊心的身後。

而另一邊,萊恩將陳賢頌帶到了男人堆中,向著一群貴族介紹道:“這位是今天的主客,陳賢頌閣下……”說到這,他定了一下,接下來不知道該如何介紹了,按理說,每個人的家世還是得介紹一下才行的,可陳賢頌沒有說。

其實很多人在陳賢頌一下馬車就注意到他了,畢竟身邊跟了兩個這麽美的少女,想不注意到他都難,身為貴族,想在這個弱肉強食的階層中生存下去,除了少數人腦袋有些不正常外,大部分的人,都知道趨利避害,沒有把握的事情絕對不幹。雖然他們很想得到那兩個少女,但沒有弄清楚對方身份的時候,絕對不會衝動做傻輻。

這時候,人群中有一個人叫道:“等等,你是陳賢頌閣下?”

一個年青人從人群中擠出來,眼睛中全是亮光:“閣下你好,久仰大名,我是本城的協會長,傑米,我聽說你解析了太陽神殿的水車,能不能讓我看一下構造圖。據說你弄出了冬季蔬菜,到底是什麽原理,還有,我聽說你身邊跟著一名女性太陽神仆……真的和傳聞中的一樣漂亮,咦,為什麽是兩名?”

這人說起話來滔滔不絕,問的問題又多,陳賢頌苦笑了一下,也不知道怎麽接茬。

周圍的人卻聽呆了,這少年是靈魂深思者,看起來還很有名,那兩個漂亮的少女居然是太陽神仆?我的天!眾貴族都無意識在心理怒罵了一聲,然後便是慶幸,好在他們沒有做什麽失禮的事情……一個靈魂深思者就夠他們喝一壺的了,再加上兩個太陽神仆,惹上他們,和找死有什麽區別。

萊恩也呆了一下,然後輕輕籲了口氣,大大喝了一口酒給自己壓驚,他一扭頭,便看見胡索在一旁看著自己似笑非笑,便走了過去,佯怒道:“朋友,你是一直在想看我的笑話是吧。”

“為什麽這麽說。”胡索反問道。

萊恩哼了聲:“陳賢頌閣下坐著你的馬車前來,想必你之前就知道他的身份了,卻一直不敢告訴我,這還不是在看我的笑話!”

“那你可真怨枉我了。”胡索一臉無奈的表情:“你也知道,今天我讓你封城,然後滿城抓人,如果我告訴你,我要抓的人就是陳賢頌閣下,你怎麽想?”

“不會吧。”萊恩瞪大了眼睛,差點被美酒嗆到。

“然後我注賠償了四萬金錢給陳賢頌閣下,還送了五輛馬車給他。”胡索微笑了一下:“你沒見來時坐著的馬車很寒酸嗎?那是我從一個商人家裏租過來的。”

“四萬金幣?”萊恩皺皺眉頭:“這也太多了吧。”

他當年購買爵位,加上疏通關係所花的錢,不到三萬枚金幣,而胡索這一賠償,就扔出了四萬枚金幣,是不是太過於誇張了。

胡索聳聳肩:“當時我也覺得有點虧,不過為了自己和家人的性命,隻能給。但是現在知道他的身份後,我覺得這事這麽簡單就解決掉,實在是太慶幸了,你不清楚,剛才我的手還在抖著的,現在才好了些。”

萊恩回頭看了下,發覺陳賢頌已經被眾人給圍住了。

大部分的貴族都是這麽想的,既然對方身份高過自己,那兩個少女還是太陽神仆,就不能念想了,但上去搭搭關係應該沒有問題……靈魂深思者偶爾漏些知識再構造的圖紙出來,就夠一個家族好幾代人興盛不衰的資本了。

至於傑米,雖然他也是靈魂深思者,不過因為烏瓦王國的靈魂深思者傳承有斷層,所以現在暫時還沒有什麽出色的表現。不過貴族們也懂得長遠投資,很多人已經明地暗裏地和他拉上關係了。

和眾貴族扯皮了相當長一段時間後,大廳中的音樂聲終於響起,吟遊詩人團已經就位,客人也來得差不多了,宴會正式開始,舞會也開始了,貴族們開始四處走動,按照流程,他們現在可以邀請貴族女士們聊天,或者共舞。

第一個帶著領舞的人,自然是城主和城主夫人。陳賢頌看著他們,皺起了眉頭,他一開始就覺得城主和城主夫人似乎在哪裏見過……但偏偏又想不起來,而現在,這種感覺越來越真實,他越來越能肯定,自己以前肯定是見過這兩人。

這時候白芊心帶著白敏從女眷堆那這走過來,她微笑道:“弟弟,你不請我們兩人跳支舞嗎?”

“芊心姐等會。”陳賢頌擺了擺手:“小敏,我覺得城主和城主夫人很眼熟,卻想不起來是在哪裏見過。你和我一起在地下醫療研究機構中醒過來的,我見過的人,你幾乎都見過,你對比一下芯片中的人物數據庫,有沒有和他們相像的人。”

“命令收到,開始收集指定目標臉部和體形數據,進行模糊數據對比。”白敏眼中產生了微弱的數據流,過了會,她說道:“已經在存儲區中找到相似的人物,男性麵部肌肉相似度為百分之九十一,體形相似度為百分之八十七。兩者係同一人的可能性極大,女性麵部肌肉相似度為百分之八十六,體形相似度為百分之七十二,兩者係同一人的可能性,高。”

“哦,他們是什麽人?”

白敏頓了一下,說道:“第四段來訪影像中的兩人,其中的男性從研究機構拿走了白茗女士所留下的影像記錄儀。”

陳賢頌的心髒咚咚咚地跳著,雙拳緊緊地握了起來,他眼中迸發出驚喜的光芒:“我托傭兵工會找了這麽久,一直沒有找到,沒想到他們居然在這裏,真是沒有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