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 瘋了

馬華夢的話,確實極有道理。男人有沒有強大的戰鬥力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沒有能幫助到自己親人的方法。陳賢頌低頭沉默了一會之後,然後抬頭說道:“我知道了,以前確實是我不懂事,從現在開始,我為芊心姐和小敏分擔責任。”

“那你打算怎麽做?”馬華夢盤坐了下來,青色的蛇鱗在燈光下灼灼生輝,漂亮極了。

陳賢頌看了看外麵,對方還在紡織著大網。他搖了搖頭,笑道:“後方是樹林,不利於氣墊船行進,對方想將我們困死在這裏,讓我們衝不出去,但其實我們要走,也很簡單,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先棄車,逃入森林中。它們不懂得如何駕駛氣墊船,弄不走,我們在樹林中潛伏下來,等他們的軍隊離開。”

“畢竟要維持一兩千人的軍隊的供給,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他們堅持不了幾天。”陳賢頌頓了下,繼續說道:“但是,我就怕它們發現開不動氣墊船後,會惱羞成怒,進而做出一些讓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比如說,把氣墊船沉到水裏,或許直接放火燒……”

馬華夢和白芊心都微微輕笑起來,白敏雖然還是沒有任何表情,但眼睛明顯也變得明亮了一些。

“所以不不太想用第一種方法,雖然它方便,也最有效。”陳賢頌坐了下來,透過玻璃窗,看著遠處的騎兵軍隊,而後繼續說道:“我還有第二種方法,這種方法最安全,就是有些麻煩,而且會對這裏的環境靠成很大的破壞。我本來不太想用這種方法的,但華夢你說得對。我不能因為自己的關係拖累芊心姐和小敏,所以我打算用這種方法,外人過得怎麽樣,與我無關。我隻要保護好自己的親人就行了。”

白芊心說道:“小頌。我和你之間,沒有什麽拖累不拖累的講法。我和小敏。生死都會和你在一起,你想做什麽,我們都會為你辦到。”

馬華夢切了一聲:“最討厭生化人這種性格了,女人又不是一定要為男人而活。”

麵對白芊心的真情表露。陳賢頌很是感動地摟住了白芊心柔軟的身子,好一會後,他繼續說道:“這方法有點傷天害理,你們也應該發現了吧,我們身後的樹林中,有很多的鬆樹,芊心姐。小敏,你們下車,去樹林裏,砍伐大型鬆樹。扔到氣墊船前方一百米處,越多越好,越快越好,盡量搶在敵人進攻之前,圍成一個半圓,將我們的氣擴墊船圍護起來。”

兩個生化人聽完話後,立刻下車,然後召喚出驅邪石盔甲和武器,開始砍伐起鬆樹來。

驅邪石武器本來就很鋒利,加之兩個生化人的力量極大,一劍下去,腰口粗的鬆樹立刻就倒了下來,而後兩人舉起斷樹,輕輕一扔,就看到一棵數米長的鬆樹,如同標槍一樣,高高地從氣墊船的上方飛過,然後筆直地插入氣墊船前方一百米處。

一棵,兩棵,三棵……不到短短五分鍾,就有三百多棵鬆樹被扔了出來,然後一棵挨一棵,圍成了一個極大的半圓,將氣墊船護在裏邊。陳賢頌打開窗戶,對著樹林裏喊道:“夠了,芊心姐,小敏,回到車上來。”

離氣墊船大概四百米遠的地方,克莉奧佩托拉看著剛才那誇張的一幕,有些驚訝,驚訝對方的強大力量,但她更多的卻是不解:“他們這是在做什麽,以前立起一層斷樹,就能阻止我們的進攻,太天真了吧。”

“或許敵人就是這麽天真。”阿爾馮斯嗬嗬笑了一下,他貪婪地看著身邊女人的容貌和身段,敵人越容易對付,就說明他就能越快地得到這個女人,這是極好的事情。

克莉奧佩托拉自然感覺到了身邊男人的惡心的視線,但她沒有在意,這樣的視線她見得多了,感受得多了,早就習慣了。如果身邊不再有這樣的視線存在,她反而會不太習慣。

對於敵人的舉動,克莉奧佩特拉不像阿爾馮斯那般看得輕鬆,她已經調查清楚了,那個男青年是凱特王國很出名的靈魂深思者,陳賢頌。與靈魂深思者作對,無論他們的舉動現奇怪,也不能等閑視之,否則吃虧的隻能是自己。

“所有人退後一百米。”克莉奧佩特拉對著阿爾馮斯說道:“如果你不想吃大虧的話,最好慎重一些。和敵人比起來,我們其實都是些白癡。”

阿爾馮斯皺了下眉頭,他很不喜歡這個女人的語氣,但是現在自己的小命現在捏在別人的手裏,他也不敢有什麽異色,聞言立刻指揮著自己的士兵,後退了一百米左右。

就在他們剛退出一百米時,前麵那一圈扔出來的鬆樹‘柵欄’,從中間開始燃燒。這是一種很易燃燒的植物,而且一棵挨著一棵,沒多久,三百多棵的鬆樹全燃燒起來,形成了一條誇張的火焰地帶。

“他們想用這種方法來阻止我們進攻?”克莉奧佩托拉皺起了眉頭:“我們現在確實是過不去,但這些樹也燃燒不了多久啊。”

“這些樹確實是燃燒不了多久。”陳賢頌坐在椅子上,對著馬華夢,還有兩個生化人說道:“但現在至少能阻止一下對方的進攻時間。在這段時間裏,我們來說一下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看來你已經胸有成竹了。”馬華夢輕笑了一下:“我洗耳恭聽。”

“這些樹大概能燃燒一小時左右。”陳賢頌弄來一張紙,在中間畫了一個長方型的小標誌,說道:“這是我們的氣墊船……”他又在前麵畫了一個半圓,在旁邊畫了一張長長的虛線:“這裏是芊心姐和小敏剛弄出來的火焰地帶,這後麵是樹林。”

“一會還得麻煩芊心姐和小敏繼續伐木,這次是什麽樹都要砍掉,盡量將氣墊船附近一百米內的所有樹木都砍掉,最好連草也撥掉。”陳賢頌臉色有些陰沉:“伐木的時候,一部分鬆樹就繼續按到火牆附近,維持火焰的繼續燃燒,留一部分在氣墊船附近備用,但別太靠近氣墊船了,等清空附近一百米內的樹木後,我們就放火……燒林。”

“嘶!”馬華夢明白陳賢頌的打算了:“你居然想用這種方法走脫?”

“是啊,這方法隻要小心些,完全不會有任何危險。”陳賢頌笑了下:“就是對環境的破壞嚴重了些。”

馬華夢摸著額頭坐了下來:“何止是嚴重!簡直就是空難。這樣多鬆林的地區,火災很容易擴散,如果一個弄不好,周圍的城市絕對會有滅頂之災,你沒有考慮過這一點?”

“考慮過了。幾率很小。”

馬華夢瞪著他:“萬一成真了呢?”

遲疑了一會之後,陳賢頌很認真地說道:“華夢,剛才你說的對,我是男人,我不能拖累芊心姐和小敏,和她們兩人的安危比起來,其它人,我不能再去在乎。隻有在保證了親人安全的前提下,我才會去考慮其它人的安危,其它人的利益得失。”

“你狠!”馬華夢長長地呻吟了一聲,早知道她剛才就不那麽自作聰明地說出那些話了,現在她很清楚,自己將這個青年心中的猛獸放了出來,二十三世紀的教育枷鎖,有大半被她斬斷了。

鬆樹很容易燃燒,也很容易燃燒怠盡,二十多分鍾後,燃燒帶已經明顯弱了許多,白敏和白芊心兩人從車上下來,繼續開始砍伐樹木,一棵棵鬆樹又被扔到了火焰帶中,重新讓熊熊的火焰燒了起來。

這次她們兩人是什麽樹都開始砍,連小樹苗都放倒,陳賢頌讓她們兩人將氣墊船一百米內沒有任何植物,她們兩人絕對能做到。時間一秒秒過去,陳賢頌在車上睡著了,等他覺得身體被人輕輕晃動,便悠悠地醒了過來。

“做完了嗎?”陳賢頌問眼前的白敏。

冰冷無情的少女點了點頭。

“那就麻煩你點把火了。”陳賢頌看向一旁的馬華夢。

“你真的確實要這麽做?”馬華夢歎了口氣:“就沒有別的辦法了?”

“這對我們來說,是最好的方法。”陳賢頌知道馬華夢的意思,但是他現在已經決定了,以後,無論遇到什麽樣的情況,他都會以家人為最優先事項,隻要保證了家人的安全後,他才會考慮其它的事情。

“唉……好吧。”馬華夢站了起來,她的五行術很適合引火。她不做的話,白芊心和白敏也有辦法將樹林點著,就是稍微麻煩一些。

藍鱗龍人躲在森林的深處,一直偷窺著白芊心和白敏的舉動,當她們開始伐樹的時候,它覺得奇怪,當火圈燃燒起來的時候,它佩服陳賢頌的急智,而現在,它看著氣墊船附近光禿禿的地麵,有些心驚膽顫。

它不明白陳賢頌有什麽打算,但是很快,它就看到了驚人的一幕。

那個半人半蛇的怪物從車子上走了下來,她對著樹林在喃喃念著一種古怪的咒語,片刻之後,它看見火紅的一點圓光從天而降,然後樹林之中,立刻變成了衝天的火焰!

“該死!他們居然放火燒林!”藍鱗龍人瘋一般地向樹林深處逃跑,剛才那束火焰的落點,就是它的不遠處:“它們瘋了不成,這麽做,燒成了一小片樹林不要緊,就把把附近所有的樹林都點著了,這裏可是鬆樹極多的樹林,如果沒有足夠規模的降雨,根本沒有辦法止住森林大火!”

而在另一邊,克莉奧佩特拉看著開始燃燒的樹林,瞪大了眼睛:“他們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