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5 還是隻有一更

聞隊正其實一直很想救援陳賢頌來著,但他實在是抽調不出人手。亂軍已經怕了陳賢頌,那種綠色的火焰如同傳說中的冥火,見物就燃,撲都撲不滅,他們不敢再去送死。雖然他們已經怕了那個使用古怪火焰的小白臉,可他們卻不怕其它人,特別還是這些沒有怎麽上過戰場的夥夫。聞隊正指揮兩支小分隊想過去幫忙,結果半途上就被亂軍給攔截了,甚至還自身難保,被殺得七零八落。

救援有心無力,聞隊正深知陳賢頌是大人物,如果他出了事,就算自己逃得了性命,也是無用,畢竟不保護好 大人物,事後會因罪問斬。另外在大軍開撥之前,元帥已將亂軍首領,鐵木真的畫像發放給所有軍官,聞隊正自然也就知道和陳賢頌正在對陣的人,就是叛軍的首領,鐵木真。

隻要把鐵木真殺了,敵軍失去首領,沒有了靈魂人物,自然就會不戰自潰,可問題是……現在整個緇重隊都已經成敗勢,怎麽去幫忙。因此他隻能寄希望於陳賢頌身上,希望這個陳三大人可以擊敗鐵木真,雖然希望有些渺茫,不過總歸是有些希望不是。

因此聞隊正一直有注意陳賢頌的動●靜,見他被鐵木真打得飛出一邊後,心都寒了,但很快,他又突然驚喜起來,因為陳賢頌不但站了起來,而且身上還穿了套華麗的盔甲,連帶著氣勢都不一樣了。

“陳賢頌,你居然還不死,你這個怪物!”

鐵木真從來不認為這世間有什麽怪物。所以當怪物這個詞從他的嘴裏吐出來的時候,就已經代表著他開始害怕了。人一害怕。氣勢就會弱下來,鐵木真也是如此。他眼中的紅芒似乎消退了很多,他看看周圍,給自己拾起了兩把小錘子。

在戰場上是不會有輕劍的,一般都是槍戟和錘類武器居多,因為前者攻擊範圍大,後者經久耐用,而且可以用來對付敵人厚重的盔甲。槍戟可以對付敵人的輕步兵,遇到重步兵,錘類武器作用就大了。一錘子下去,就算盔甲不壞,盔甲人的敵人也會受到震蕩重擊而內髒受傷。

兩把小錘入手後,鐵木真感覺自己安心了許多。蕾娜走到他旁邊,說道:“我們一起對付他。”

在鐵木真看來,如果不是自己親手殺死陳賢頌,那一點意義也沒有,正想搖頭拒絕,這時候陳賢頌卻突然動了。他的速度比剛才快了很多,就一眨眼的功夫就來到了兩個人的麵前。這兩人大驚,以極快的速度後退,才剛退幾步。就看到眼前一簇綠色的火焰炸開。

四下飛散的火星嚇得兩人夠嗆,他們已經清楚,這東西碰著人體就會燃燒。那敢挨上一下,蕾娜擋在鐵木真麵前。急忙使出元素屏障,那些綠色的火星碰到屏障後。屏障立刻燃燒起來,兩人借機火星燃燒屏障的功夫,立刻後退,不到兩秒,元素屏障就在空氣中化成了一團大火,然後火焰又在短短數秒內,壓縮成一顆綠色透明的小珠子,落在雪地上,沒入泥土中不見。

“陳賢頌,你究竟是什麽怪物!這不應該是靈魂深思者所能擁有的能力!”鐵木真的臉色有些扭曲。

陳賢頌卻是又在手中凝結出一顆綠色的火球:“我為什麽要告訴敵人我的能力用途?”

笑了笑,陳賢頌一甩手,就將火球扔向鐵木真。蕾娜故技重施,又是一個元素屏障擋在兩人之前,隻是這一次陳賢頌尾隨著三昧真火而來,火球剛接觸到屏障炸開,陳賢頌衝進了漫天的火星之中,然後一把白色的驅邪石長劍穿過被三昧真火炸裂的屏障,刺向蕾娜的腹部。

蕾娜沒想到陳賢頌來得這麽快,她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長劍刺向自己的肚子,雖然她的眼睛已經捕捉到了劍的軌跡,可她的雙手卻還在維持著屏障,根本沒辦法在一瞬間控製自己的身體閃開。

眼看長劍就要刺中蕾娜的時候,一把小錘子砸到了白色的長劍上,將長劍磕向一旁。這是鐵木真救了蕾娜,他同時另一個錘子扔進了綠色火焰之中,砸死陳賢頌的腦袋。這是很無奈的事情,陳賢頌的三昧真火實在是太可於霸道,鐵木真根本不敢靠近,隻得使用遠程攻擊作為輔助目段。

三昧真火確實可以燃盡世間萬物,但這需要時間,別說錘子這種相對質量比較大些的武器,史是一把竹槍,至少也是兩秒鍾才能燃盡,鐵木真扔出的錘子,至少得需要四五秒鍾,才能燃盡,如果不躲,那肯定會受傷。

陳賢頌隻得嘖了一聲,側身閃過,趁著這機會,蕾娜立刻脫身,連續退後了好幾步。

而此時鐵木真卻是得勢不饒人,他右手的小錘子脫手,又扔向正在閃躲的陳賢頌,與此同時,他的右腿一挑,將地上一把長戟勾到手中,然後左腳踏前,一記最基礎的突刺攻向陳賢頌的麵門。

在所有的武器攻擊招式中,刺擊是攻擊速度最快的,因為本身就是直線距離。陳賢頌剛磕飛那記重沉的飛錘,然後長槍離他的額頭就隻有三十公分的距離。鐵木真畢竟是個戰場老手,實力又不弱,他的攻擊很老到,專攻人的痛處。此時陳賢頌剛側身閃躲,身子還沒有站穩,又磕飛了一把重鍾,右手的武器也處於揮擊收勢狀態,根本不可能再進行下一次格擋。

眼看著長槍就要擊中陳賢頌的額頭,鐵木真眼中已經有了喜色。然後此時陳賢頌卻是左手猛地張開,然後手心朝外,擋在了自己的額頭之前。

長槍帶著一種迅雷之勢,又如銀龍出海一般刺中了陳賢頌的手掌心。不過因為陳賢頌召喚了驅邪石盔甲的關係,長槍刺在了驅邪石護手之上,然後發出當一聲脆響……長戟折了,然後陳賢頌腦袋猛地後仰,整個人抑不住地連連後退。

雖然說長戟沒有辦法刺穿陳賢頌的護甲,但鐵木真的力氣實在是太大了,光力氣上來說,他已經不比兩個生化人差多少。不過他沒有兩個生化人那麽敏捷的速度,也沒有兩個生化人的元素使用能力,更沒有兩個生化人強大的動作捕捉和計算能力。

有時候,純粹的力氣也很是一種很棘手的能力。若是元素力量,在碰到陳賢頌的驅邪石盔甲時,會被吸收掉大部分的衝擊,可是純粹的力量卻是通過陳賢頌的護手,傳導了大部分的力量到陳賢頌的腦袋上。要是沒有穿驅邪石盔甲,陳賢頌挨上這麽一下,肯定又有數秒鍾的時間要失去戰鬥力,就像剛才一樣。

但此時他隻是後退了數步,然後晃晃腦袋,人就重新變得清明起來。

不過鐵木真和蕾娜兩人不但是夫妻,而且還是配合極好的戰友。鐵木真剛把陳賢頌打得後退,他自己也處於攻擊後的僵直狀態,若是一對一,陳賢頌此時倒是可以趁機重整態勢,可問題是蕾娜此時卻趁著這難得的空檔,欺身到了陳賢頌的身邊。

她雖然人長得極是粗壯,可使用的武器卻是相當小巧,一把精致的匕首,還有一把短弩。

短短的匕首紮在了陳賢頌的左腋……一般來說,就算是全身重盔,也不會防護到這地方,因為人的手要活動,那麽那裏就不能密封,否則就會影響到雙手的靈活性,使得身穿著盔甲的人,沒辦法很好的使用武器攻擊。況且那地方處於身體兩側,位置又不明顯,一般也不會被攻擊到,也就沒有必要特地加強防護。

不過此時陳賢頌內剛好舉起左手擋在額前,因為左臂抬高的關係,右腋那一小塊沒有被盔甲防禦到的地方就暴露在了蕾娜的麵前,況且此時陳賢頌還處於身體不太受控製的狀態。對於那些經驗老到的傭兵來說,這一點點的時機,是多麽的明顯和致命。蕾娜毫不猶豫地抽出匕首,紮到了陳賢頌的左腋上。

吃地一聲,匕首入肉了。蕾娜大喜,左腋這地方,離心髒並不遠,隻要將匕首完全刺進去,陳賢頌必死無疑。但她的笑容來沒有來得及綻放,她就突然感覺到匕首被一股力量擋住了,好像這人的身體裏麵塞了一塊鋼板一樣,沒辦法再刺進去半分。

此時陳賢頌抬高的左手猛地向左回擊,左肘砸在了蕾娜的臉上,她因為太過於驚訝,沒有注意到陳賢頌的攻擊,況且兩人的距離這麽近,可以說是身貼著身,就算她想閃避,也是來不及的。

陳賢頌的身體素質很強,雖然出了小靈山後,被消弱了不少,但隻要攻擊要害部位,可以輕而易舉讓人致命,況且他的左手上還套有驅邪石做出的臂鎧,左肘砸在蕾娜的臉上,就像是一把錘子砸過去一般。

蕾娜的臉頓時就歪了,三顆牙齒混合著血水從她的嘴裏吐了出來,並且她整個人猛地被打在了地上,發出一聲讓人覺得牙酸的悶響。

陳賢頌此時也是驚怕不已,下手自然是全力而為。

鐵木真看到蕾娜倒在地上,原本有些緩和的情緒,又變得顛狂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