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的韻錦是在一陣頭痛乏力中從宿舍的**醒來的,她半坐在**,昨晚的記憶斷斷續續地回到她腦海裏,她記得她喝多了,好像是居安把她送了回來。

她邊下床邊揉著額頭去洗漱,舍友小雯賊笑著說:“韻錦,你昨晚喝了多少呀?醉成那樣。”“一杯啤酒。”小雯翻了翻眼睛:“一杯啤酒就把你喝成這樣了?嘿嘿,不過話又說回來,要是有那樣的帥哥把我送回來,一滴酒不喝我也醉了。”

韻錦笑笑,自顧洗漱。誰知小雯興奮地從自己**爬起來,走到她身邊用手肘頂頂她,“唉,老實說,昨晚上那個帥哥是哪裏的。”

韻錦手中的動作頓了頓,沈居安明明是她們宿舍人都認識的。“昨晚上送我回來的是……”

“再裝就不像了哦。”小雯嗔道,“那個帥哥不是我們學校的吧,我就知道我們學校生產不出那樣有味道的男生?”

“什麽味道?”韻錦幹脆放下了手裏的毛巾。

“說不出來啦,反正身材沒的挑,樣子是酷了一點,不過還是讓人……哎,好像就是小路說的,那天在樓下說是你男朋友那個哦。到底哪個才是……”

小雯後麵說了什麽韻錦已經完全沒有了印象,她匆匆換了衣服,就往沈居安的宿舍裏去,心裏的疑惑揮之不去,她明明記得最後是倒在沈居安的肩上,他沒理由把她交給程錚送回宿舍呀?難道有昨晚上有什麽是她不知道的。

趕到沈居安宿舍後,他的舍友說他出去了,韻錦想都沒想就往圖書館跑,她從來沒有這麽急切地想要見到居安,她要知道昨天晚上到底是怎麽了。

果然,她在圖書館的老地方找到了他,她走過去的時候,他正埋首書裏,見到了她也不意外,隻像往常一樣淡淡地笑著說:“你來了,酒醒了吧,有沒有什麽不舒服?”

韻錦坐到他身邊,直截了當地問:“昨天晚上為什麽送我回去的是他。”

沈居安看著她說:“這樣不好嗎?”

“什麽意思?”韻錦睜大了眼睛。

沈居安沒有說話,想了想,緩緩向她靠近,在她沒反應過來之前蜻蜓點水般吻了吻她,然後把身體撤離。“韻錦,我發現我們在一起以來,我從來沒有吻過你。”

韻錦有些明白了,“你還是在意他說的那些話,我那次隻是……”

“不要解釋。”沈居安溫柔地打斷她的話,“我說過我不會因為別人的任何話放棄你,何況已經過去的事情也不必再提。”

“那是為什麽?我不相信是因為他是章晉萌的外甥。”

沈居安笑了笑,沒有回答這個問題,隻是說:“韻錦,我了解你,有些事情你瞞得了程錚,瞞得了你自己,可是瞞不了我,我一直沒有說破,是因為我以為你可以放得下,可是我發現這也許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要是想跟他在一起就不會等到現在。”

“你不想跟他在一起,是因為不愛還是因為不敢?”沈居安難得地尖銳。

“我不愛他。”韻錦堅持。

沈居安搖了搖頭,“那你愛我嗎?你愛的是一個你渴望成為的目標,還是一個真實的沈居安。”

“我不懂。”韻錦哀哀地說,已有淚意在眼框。

“你懂的,韻錦,我知道你跟我在一起感覺很好,我也一樣,那是因為在某種程度上我們是相似的。可這不是愛,我有我的驕傲。”

韻錦咬著唇克製著,硬是沒讓眼淚掉下來,固執地說道:“他到底跟你說了什麽,告訴我。”

沈居安沉默。

“好,你不說,我去問他。”

韻錦走出圖書館,徑直朝校外去,路上迎麵遇到同班同學,她也是頭也不點,直接忽略。這個時候程錚應該還沒離開,他住在市區黃金地段的一套小戶型公寓裏,他說是親戚閑置的,前兩天還帶著韻錦和沈居安上去坐了坐,所以韻錦記得怎麽走。

到達程錚住所的門口,韻錦幾乎是用拳頭砸似地敲門。門開得很快,程錚帶著驚喜的臉出現在門口,還沒開口,就被韻錦走上前去狠狠煽了一耳光。

程錚驚怒地捂著半邊臉,大聲說道:“你這女人吃錯了什麽藥?”

不知道為什麽,韻錦一直強忍的淚水在見到他之後決堤而出,她像完全看不見程錚的怒氣,一改往日的沉靜溫和,揪住他的衣服就朝他拳打腳踢,一邊哭道:“程錚,你這混蛋,你跟他說了什麽?”

程錚邊護著頭臉邊往屋內退,嘴裏說道:“別打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啊,哎喲……”韻錦的指甲劃過他的下巴,帶出一道血痕,他不由得吃痛,幹脆兩隻手箍住她,讓她的手無法動彈。

“你家有錢就了不起嗎?”韻錦的手掙脫不了,更是有氣無處宣泄,屈膝就朝他撞去。程錚“噢”了一聲,痛得彎了彎腰,火大地用力把她甩到最靠近門一張沙發上,手腳並用地死死壓住她,猶自吸了口涼氣道:“靠!你也太狠了,想讓我斷子絕孫呀。”

韻錦這下是全身受他所製,想破口大罵又苦於找不到足夠惡毒的詞語,隻得哭地說了一句:“你到底要怎樣才肯放過我,想欺負我到什麽時候?”然後便一徑痛哭,好像像要把失去沈居安的難過、高中時被程錚捉弄的不甘和長久以來的掙紮、壓抑通通化作眼淚來向他傾訴。程錚無奈地看著她在他身下像個孩子一樣大哭,又眼尖地發現鄰居聽見了這邊的動靜向沒有關的大門探進了一個頭,見到這讓人浮想聯翩的一幕立刻又飛也似地消失了,程錚不由苦笑。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程錚覺得自己胸前的T恤都被她的眼淚打濕透了,韻錦像是在一場痛哭中耗盡了力氣,神情恍惚地抽氣,也忘了掙紮,她沒想到與沈居安這一段貼心的關係剛剛開了個頭便這樣莫名其妙地夭折了,心裏滿是茫然。

她的哭泣平複下來之後,兩人一時沒有說話,隻聽見彼此略顯粗重的呼吸聲,這才慢慢察覺到他把她壓在沙發上的姿勢是多麽曖昧,“你給我滾一邊去。”韻錦又是惱怒又是不好意思地對她身上的人說道。

“靠,你還有臉叫我滾,剛才你哭得像被強暴一樣,把我的臉都丟盡了。”

“你亂說什麽。”韻錦咬牙再踢了一腳。

這回程錚敏捷地避開了“關鍵”部位,惱火地說:“你還敢踢。我早知道你這女人平時在別人麵前斯斯文文的,其實就是一潑婦。”他呲牙撫著自己下巴上的傷痕,“從小到大我爸媽都沒敢動我一根手指頭,你倒好,上門不問青紅皂白就給我一頓胖揍,居然還用耳光抽我,真是氣死我了,要不是看在你……我早就……。”

“你早就怎麽樣。”韻錦冷笑,又想起了早上與沈居安的那一幕,胸口漫過一陣鈍痛,“你還有什麽事做不出來,程錚你這個卑鄙小人,你到底幹了什麽好事?”

程錚說:“我是卑鄙,可你的沈居安也神聖不到哪去。”

“你什麽意思?”韻錦怒道。

“你問我跟他說了什麽?我說的都是實話,而且句句都是當著你的麵說的,從來不在別人背後玩陰的。”他喘了口氣繼續說道:“再說了,就算我說了什麽,是男人的話他就應該大大方方地跟我單挑,而不是輕易地放棄你。”

這正是韻錦最不願意麵對的地方,她閉上眼,“不管怎麽樣,都是你害的,你為什麽要來打亂我的生活,你不出現的話,我就會過得很好。”

“是嗎?”程錚揚眉,把嘴貼在她耳邊問,“你過得很好嗎?那你醉之後喊著我的名字做什麽?”

韻錦立刻睜開眼,驚道:“你胡說!怎麽可能。”

“我胡說?有本事問沈居安呀,他是最好的證人。”

韻錦腦子飛快地回憶,卻全無頭緒,但見程錚的神情又不像說謊。我真的在醉後喊他的名字?到底是怎麽了,她羞愧地想,隨即辯道:“當時我神誌不清,說得話怎麽做得數,何況,我叫你的名字是因為我討厭你。”

程錚再次湊近她,含笑問道:“你討厭我?正好,我也討厭你,而且已經討厭很久了。”

他說話的氣息熱熱地噴在她的臉上,讓她臉紅心跳,她用力推他,“叫你起來聽見沒有,你這流氓。”

“這樣就算流氓?那還有更流氓的呢。”程錚的瞳孔裏有種她不熟悉的迷離,他順勢把她推他的手貼在他胸前,另一隻手扶住她的臉,嘴唇狂亂地印上去,她想說的話被他吞噬在嘴裏。不同於上兩次單純地兩唇相貼,在她開口想說話的瞬間他的舌本能地探了進去,生澀又急切地與她糾纏。韻錦懵了一下,好像呼吸全被奪走,大腦出於半休克狀態,隻剩一隻手無力地抵在他胸前,哪裏阻止得了他攻略城池。

直到意識到他的一隻手已得寸進尺地探進她的衣擺,隔著內衣用力撫上她胸前最敏感的地方,她才喘著氣用力壓住他的手說:“住手!”程錚俊朗的臉上全籠罩著意亂情迷,哪裏理會她微弱的抵抗,喃喃地回了一句:“偏不!”不安份的手指已經擺脫她的壓製,直接探進她的內衣握住她。韻錦緊張得本能地弓起身,大腿卻感覺到他身體堅硬的某一處,惹得他吸了口氣,手下更是用力。她被這陌生的情潮嚇壞了,從小到大受到的教育和殘存的理智告訴她絕不可以這樣,可又不知道如何擺脫,急得不知怎麽是好,眼淚又湧了上來。程錚正被體內壓抑已久的渴望驅使著想要更多,不經意臉頰感覺到濕意,這才發現她的眼淚。他挫敗地停下動作,把頭埋在她胸前,鬱悶地說道:“又來了!我遲早被你這家夥逼瘋。”

韻錦掙紮著要起來,他一隻手把她推回原處,另一隻手卻離開了她的身體,隨即她隱約聽到牛仔褲拉鏈的聲音,然後感覺到他腰部以下有了動靜。“你搞什麽鬼。”她不知所以地問。“閉嘴,還敢問,都是你害的。”程錚的聲音透出點怪異。活到了20歲,韻錦如果連現在進行的是怎麽回事都不知道也未免過於無知,她瞬間明白過來,感覺周身的血管都要爆裂開,趕緊閉上眼,一動不動,可兩個人隔得如此近,他身上的動靜難免傳到她身上來,好在很快他身子劇烈地震了震,喉間傳來一聲低吟,然後整個人鬆懈下來地伏在她身上。過了幾分鍾,才懶懶地撐起身子,整理收拾自己,韻錦想等他收拾完畢再睜眼,沒料到他忽然拍了拍她的腳,說了一聲“哎呀,糟糕。”韻錦嚇得彈起來,恰好看見他低頭清理自己的動作,程錚見她猛然起身,其實也有點不好意思,正待轉過身去背對她,哪知她的動作更快,她尖叫一聲,不假思索地順手抽過沙發上一個抱枕壓在程錚兩腿間遮掩住,然後雙手迅速掩上眼睛。

程錚被她的動作驚得愣了一下,才吼道:“你有病是不是。”

她不甘示弱地閉著眼說:“你才有病,暴露狂。剛才鬼叫什麽?”

程錚一把丟開抱枕,冷冷地說:“看看你的褲子。”

韻錦低頭一看,大腿上剛才貼近他的地方赫然有一灘黏濕的痕跡,不由駭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