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韻錦,不要再想,不要想陸路,不要想鄭曉彤,更不要想程錚,想得明白或者想不明白,結果都不會讓你好受一點。韻錦在這樣的念頭中掙紮著睡去。

半夢的邊緣,手機響起,她接起來的時候順便看了看時間,指針已經過了十二點。

沒有什麽好奇怪的,如果他這麽輕易罷休,那他就不是程錚。

“韻錦,不好意思,你睡了沒有。”他說。

“沒有,怎麽了?”

“我忽然想起今天早上不小心把一個資料袋忘在你的車上了,我現在就急著要,能不能麻煩你拿給我?”他說得理直氣壯。

韻錦歎了口氣:“是不是一個黃色的紙袋,我回來的時候已經把它放在小區的保衛室,你想要的話可以直接去取。”

他果然長時間地沉默。

“沒什麽事,那我先掛了,謝謝今天你請的那頓飯。”韻錦盡量客氣地說道。

他不買賬,“你就這麽不想見到我?”

“程錚,我們現在這樣再見麵還有什麽意義?”

“我不管,你下來,我有話跟你說。”

“該說的我們早就已經說到了盡頭……”

“下來,蘇韻錦!”

“你到底想要跟我說什麽……你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不會下去的,如果沒什麽事我先掛了。”

“你掛了試試看!”

韻錦合上了手機,然後取出電池,躺回**,一夜無夢。

第二天一早,陸路沒有來上班,打了個電話給韻錦,隻說是感冒了。韻錦確定她並無大礙之後,也由了她去,她如果是陸笙的侄女,這份工作對於她來說也並沒有這麽重要,韻錦隻是擔心,看見她遇到陸笙那如同見鬼一般的害怕表情,隻怕其中另有隱情。可世界那麽大,有幾個人心裏沒有一段不能示人的過去?

她在辦公室給鬱華打個電話。鬱華今天正好輪休。

“上次你不是說你們醫院還有幾個‘優秀’的未婚男醫生嗎?有空的話是不是可以給我介紹一下。”

鬱華昨晚上是夜班,聲音明顯有剛清醒的沙啞:“你想清楚了?”

“你不是常說,想要忘記,隻有重新開始。我必須徹底忘記,越快越好。”

鬱華一向是實幹型的人,一個半個月不到,便為韻錦安排了一次正式地見麵,雖然事情倉促,可對方居然條件也相當優越,三十出頭,五官端正,業務精湛,難得的是相當風趣幽默。即使是原本沒有抱多大期望的韻錦,也不得不承認吳醫生是一個值得交往的對象。

吳醫生年屆三十至今單身,一方麵早年耽於學業,一方麵條件不差的人眼光自然也不低,蘇韻錦跟他年齡相當,相貌氣質俱無可挑剔,事業方麵也完全可以跟他匹配,最重要的是性格沉靜嫻雅,雖然偶爾低頭斂眉瞬間,眼裏藏著過往,可到了這個年齡,誰又是一張白紙?吳醫生學醫多年,對這種事情看得很淡,他要的不過是一個相濡以沫的伴侶,這點跟韻錦不謀而合。兩人見麵後,也單獨出去吃過幾次飯,彼此感覺都很好。人在年輕的時候追求激情狂愛,最後發現,男女之間也不過如此,無非寂寞的時候想要個人陪,累的時候有人給你端杯水,就像韻錦和吳醫生,說不上多愛,可如果淡淡相處下去,誰又能說那不是感情?

跟吳醫生關係慢慢向前發展的那一個月裏,韻錦很少見到程錚,就連他的車,也許久不在停車場見到,有一兩次遇見,他淡漠得如同路人。

12月24日,西方傳統佳節的聖誕平安夜。這些年來,中國過洋節的氣氛也越來越濃鬱,其實不需要深究聖誕節後的宗教意義,現代人需要節日,需要有這樣的日子讓他們理直氣壯地相聚、開懷、歡慶,戀愛中的人更需要。

這一天也恰是韻錦和吳醫生相識一個月的紀念日,兩人在約在一起共進愉快的晚餐,兩人各自聊起工作生活上的趣事,許多觀點不謀而合,相談甚歡。飯後,又一起到影院看了場電影,聖誕是影家必爭的檔期,鋪天蓋地都是“黃金甲”,他們兩人不約而同地選擇了《傷城》。影片很流暢,愛情、懸疑、凶殺交織在一起,九十分鍾的時間很快過去,兩人一起走出劇院,這一晚也不算虛度。

吳醫生笑道:“很少見你看什麽那麽認真。”

韻錦說:“我沒有料到這樣的一個結局。”

“料不到梁朝偉會死?”

“不是,我料不到他會那麽愛對方。”

影片的最後,徐靜蕾的眼神讓韻錦莫名地戰栗,“你沒愛過我……”片裏那個叫金淑珍的她最後看著丈夫說,不是責問,而是心如死灰地陳述。

梁朝偉飾演的丈夫回報她的是射向自己眉心的一顆子彈。

韻錦在風中微微一抖。

“誰心裏沒有一座傷城。”吳醫生淡淡地說,“韻錦,你很冷?”他解下自己的薄呢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她今天沒有開車,他用他的淩誌送她回家,影院到她家的一段路途,可以看見這城市的夜晚到處張燈結彩,一派狂歡氣象。

他將車開到她家樓下,下車送她。韻錦脫下他的外套,遞回他手裏,今晚她穿得不少,可她覺得冷,很少像現在這樣,覺得需要個人依靠。

“再見,今晚我很開心。”她笑著跟他道別,轉身向樓裏走,每一步,她都覺得心裏的虛空在蠶食她。留住我,別讓我一個人。

“韻錦……”他叫住她。

她轉身,有一種要流淚的衝動。他幾步走上前來,用手抓住她的手,“我也一樣,跟你在一起很舒服……夜涼了,你上去吧,小心著涼。”

他的吻落在她額上。這是他第一次吻她,他的唇有一種柔軟的冰涼,他跟她一樣,本質都是個涼薄的人。

韻錦告別他的懷抱,繼續往前走,他畢竟給不了她溫暖。

“是不是很遺憾,他沒有留住你?”

“是,你猜對了。”她不做任何思考。

“他就適合你?”程錚倚在電梯門邊笑笑,“隻怕他也不知道你要的是什麽,你不過是想要一個男人罷了,那個蜻蜓點水的吻怎麽能慰籍你?何苦要裝清高,不肯對他說出來呢?”

韻錦笑了起來,“難得你了解我。”

他走到她身邊,輕輕圈住她的腰,用唇在她耳邊說:“如果你隻是想要個男人的話,我倒是可以將就。”

韻錦提不起力氣來對他生氣,在他懷裏抿嘴笑笑:“今晚這麽有空,不用陪女朋友?”

“這個你不用擔心,第三者你也不是沒有做過。”他的話已經在她唇邊,然後用力擁吻她,用他獨有的熱度燙得她發疼。

韻錦喘息著將唇微微離開他,“可是如果我寧可做第三者,也不願意吃回頭草呢?程錚,我們已經分手了。”

程錚將手撫上她的臉,半真半假地說:“如果我說我後悔了呢?”

“可是我沒有。”韻錦一字一句地說,她將他的手慢慢拿開離開,心上某個地方也在寸寸冷卻。

韻錦轉過身去不看他,胸口卻因急速的喘息而起伏。

“韻錦,你教我,怎樣才可以愛上另一個人,而且是一次又一次。”程錚在她身後無限哀傷,“真的,教教我吧,怎麽樣才可以像你一樣絕情。”

韻錦背對他說,輕輕說道:“我教你,其實很簡單,所有的愛都可以生生掐掉,隻要你足夠絕望。”

“絕望?四年了,我以為我一定可以忘得了你,我告訴自己,是我不要你的,沒有你,我再也不用猜測你究竟愛不愛我,不用小心翼翼地生怕失去。我不去找你,不去聯係你,不想聽到關於你的任何事情,直到在左岸遇見你。我想過無數種重逢的情景,唯獨沒有想到是這樣……蘇韻錦,我恨死你,我更恨我自己一邊鄙視你,一邊忘不了你!你不配跟我提絕望,你試過豁出去愛一個人結果什麽都得不到嗎,你試過在最無望的時候還想要等的感覺嗎……”

“可你也沒試過生生失去身體裏血肉的感覺!那天晚上我一直在等,我想等你回來後告訴你,我們好好過吧,因為我懷孕了……剛知道有了孩子的時候,我很怕,但是,慢慢地,越想越開心,因為他是你的,是你和我的。可是我等來了什麽,我等到你說分手,你說我不愛你!”

程錚如泥塑一般站在原地,“孩子?”他的話如同夢囈。

“是呀,我不愛你,可我偏要那麽賤,明明已經分手了,明明知道這種情況下生下他是全世界最蠢的事,還是舍不得不要他。鬱華說我瘋了,徐致衡也說我瘋了,我就是瘋了,我放棄渴望了很久的培訓機會,不管孩子的爸爸要不要我,我就是要生下那個我不愛的人的孩子。可是老天都要罰我,兩個月的時候,我痛到休克,被送進醫院,才知道是宮外孕,他還是個胚胎的時候就死在我肚子裏,醫生把它取了出來,我再也不能有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