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昭明殿

漆黑一片的空間裏,我手上的山寨手機還泛著幽幽的光,我們三人彼此注視著對方,卻沉默不語,隻字未提。

徐小夕不敢開口,珠哥已經開了口要我做出明確的回答,而我始終不能開口。

“珠哥,我們是兄弟,小夕也算是我們的救命恩人,我們沒有必要走到這麽僵的一步田地。”我望著珠哥說道。

我第一次注視著珠哥的眸子這麽久,這麽小心翼翼,他對於我的話和神情好像漠不關心又似乎是有所搜尋,在發現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之後才波動了一下。即使是他那厚厚的眼鏡片也不能遮擋住他此刻的眼神。

“我……”珠哥嘴裏生硬地呼出了這句話,但一個“我”字之後就徹底哽住了。

繼續沉默了良久,最後徐小夕打破了僵局。

她扯著衣角,然後對著我們兩個拜了一下:“對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該哭的。”

這時,珠哥衝我笑了一下,然後眉頭一翹好像在示意我說:算了,我們是兄弟,沒必要搞成這個樣子。

接著他就恢複了原本那種不靠譜的本性,朝著徐小夕摸著頭嘿嘿地不好意思起來,然後說道:“其實都怪我不好,瞎鬧。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

我鬆了口氣,一直繃緊的神經頓時放鬆了不少,不誇張地說,相對於以前打鬼鬥僵屍的那些場麵,剛才的那個才是最害怕,最緊張的。

“好了,什麽都不說了,先離開這裏要緊。”我說道,不至於在這種傷感情的事情上糾纏,我試著岔開話題。

他們兩個點了點頭,於是借著手機的光,我們三個人打算先從這個陰森的地方出去。

“等一下。”珠哥雙手攤開製止住了我們的前行,好像發現了什麽似的。

他衝我揮了下手示意我把手機朝他的方向照過去。

手機屏幕投射出來的燈光就像是放射狀一樣在前麵散開,我和珠哥往前麵看去,那牆壁上好像有什麽東西。

“這裏好像真是什麽殿來著,這牆壁上有字還有圖案。”珠哥解釋道。

但可惜燈光太暗僅能看到一小塊的區域是如此。

“這裏有油燈!”徐小夕提醒道。我拿手機一照牆壁上果然有一個嵌在牆壁上的油燈。

於是,我拿出打火機來點上,沒想到這麽老的燈竟然還能點上。

一盞點上之後,我們又在整個宮殿的四周發現了不少的燈,一一將它們都點上之後,我們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原來這裏真可謂是別有洞天,別看外麵好像是挺破落的樣子,但是到了裏麵之後就完全不一樣了。

這個宮殿大概有八十平米左右的樣子,雖然不是很大,而且又沒有什麽其他的擺設。

的確,這個地方空蕩蕩的什麽也沒有,除了懸在上方的一個牌匾:昭明殿。

不過還有一個醒目的地方,我們的後麵也就是處於整個宮殿最中間的位置有一條黑色的巨龍,那條龍活靈活現,足有一人半那麽高,長長的龍須,騰飛的姿態,外加上一身光澤的龍鱗。

除了這些特征之外,它下麵的基石刻著一個字。

秦!沒錯是“秦”字,這條龍不僅跟我的黑龍玉上的一樣,就連這個秦字也一樣。

難道這裏跟黑龍玉有關,跟這秦皇陵墓有關?我激動地想著,由於過於激動,喉嚨不自覺地咽了口唾沫。

我再轉眼看著那些石壁,那些石壁上寫滿了字,刻滿了圖案。這些難道就是關於玉靈所說的那個秘密?

想到這裏,我抬起了頭,“昭明殿”三個字赫然立於上空。

突然之間腦海之中有一陣激流竄過,然後冒出了一句話:萬事自有昭昭明。

沒錯,這句話是當年在回魂路上那個道士,也就是後來老大告訴我的秦廣王所批給我的四句禪機。

“胸中幸存一點吉,萬事自有昭昭明。水來土掩命已定,千古一玉將息寧。”這第一句已經在竹水坡的時候已經應驗了。

那麽這第二句就是指的這個昭明殿無疑了。

“快!看那些石壁!”徐小夕驚訝地喊道。

於是我激動地跑到了最左邊,從最左邊的三個地方看起。但是最開始的幾麵牆都是沒有字光有圖案的。

這第一幅圖畫著一個皇帝,那皇帝張開雙手一副傲視群雄的模樣。

“二舅,這應該是秦始皇吧,你看這些幹嘛?”他問。

我點了點頭,然後回道:“牆上的東西很重要,你幫我看看能得到什麽信息沒?小夕也一起過來幫忙,看出什麽就告訴我。”

“始皇滅**。”徐小夕念道。

牆上不僅有圖案還有一些字,但是那些字我和珠哥都不認識,不過,還好這徐小夕認識。

“小夕,你幫我看看,這上麵說的是什麽?”我著急地說道。

她點頭哦了一句,然後開始講解。

原來這第二幅圖是講這秦始皇在掃滅六國之前的一件事。

當時秦皇為了合並諸國,滅了不少世族,而且手段不僅強硬,甚至可以說是有些過於殘忍了,其中就有一族,名為周國。

不過這周國雖然是個小國卻不乏有能人異士,他們根據圖騰的傳說,以此為靈媒增加了士兵的作戰能力。

於是就導致了秦皇首戰傷亡大半,失敗而回,後來根據陰陽五行之說,因為周人的圖騰為火,而黑色主水,圖尚黑,所以秦皇製作了黑水服,以秦的水滅掉了周的火。而周國的族人也曾一度反抗,最終全族被滅,遭致族輩長老吊屍城門,因此秦軍士氣大增,而六國他族未戰先寒,銳減士氣。

這是第五幅圖以及字拚湊的信息,但是好像跟我沒有多大的關係,接著我又聽她講解下去。

滅掉了周國之後,如此一來,殺戮更加不休,秦皇也早就料到,有殺戮,就必定有仇恨,今日滅你全族,他日我族也必定有此報。秦皇為避免此事發生,為了延續秦氏基業,永享大好江山,最好的辦法就是擁有不死之身和延續的血脈。

說到這的時候,我就盯看了牆上的圖案起來。那圖畫著秦始皇接見了另外一個人想必就是徐福了。

她解釋道:“秦始皇為了找尋不死仙藥找來了徐福。”

接著又出現了另外的一幅圖案,上麵畫著一艘大船,上麵擠滿了人。船頭的最前邊站著兩個人。一個是徐福,但是另一個是誰?

可惜上麵的字也沒有說明。但是也不必管這個了,說不定隻是普通的一個人而已。

再下去的圖案就恢弘起來了,一艘大船驚濤駭浪,船的前麵出現了一條蛟龍阻擋了去路。那些弓箭手已經做出攻擊的準備。

下來就是第七幅了,原本是想這一幅應該是記錄徐福是如何找到仙藥的,但是中間卻把這個過程省略了。直接就出現了名為“徐福獻丹”的這麽一副畫。

那照理說來秦始皇已經找到了仙藥,那曆史上為什麽沒有記載?

“夕兒,把那段字念給我聽一下。”珠哥說道。

徐小夕點了點頭,然後按照珠哥的指示把頭上的字一一念了出來:“仙藥入體,雖長壽不能自持,秦皇由是日漸變化。倘或長此必生變故,時逢起義禍亂,又以驪山虛掩,據以徐福東渡之平原廣澤,遺留其血脈,方成其萬世不滅之基業。”

“給翻譯翻譯。”我對珠哥說道。

珠哥推著眼鏡對我講解了一通,之後,我也總算明白了個大致。

秦皇雖然尋回了仙藥,但是上天本就是公平的,有一得必有一失,你要想得到別人沒有的就首先要失去自己所擁有的,更何況秦皇要的是不死之身,那代價自然就更大了。

至於代價,就是“不能自持”。就像我在九龍柱上看到的一樣,沒錯!就是屍變。成為了超出三界之外的僵屍就能換取不生不滅,永遠地“生存”下去。

秦始皇吞服了仙藥之後,身體開始變化,他知道自己在不久之後就會有變數。而當時又恰逢陳勝吳廣起義,知道了自己的秦氏王朝將要走向了滅亡。

於是秦皇在徐福東渡發現的平原光澤之地修建陵墓。

“為了隱瞞世人,偉大的野心家秦始皇做了兩件事。”珠哥比劃出兩根手指特意地向我賣起了關子。

我白了他一眼示意他快點繼續說下去。

原來,這兩件事就是現在記載的驪山天墓和焚書坑儒事件。他以驪山為虛掩卻在平原光澤建陵墓,而又因為這件事牽涉了太多所以隻好偽裝成厭棄儒術開始焚書坑儒。

到了這裏大致上已經明白了,接下去的一幅圖名為:九天將。

那上麵畫的都是秦始皇的得力幹將,而且通過字可以知道秦始皇選了他們做護陵將軍,一起進了秦始皇陵。

原來那九隻僵屍還是將軍啊!我暗暗想到。

而且還是有名有姓的,不乏當時的名人,他們分別為:蒙恬、蒙武、王翦、蒙驁、內史騰、李信、白起、王賁、蒙毅。

難怪在現代的兵馬俑裏麵挖不出主將,原來是被安放在這裏當秦始皇的“保安”了呀!

“哎?這麵牆怎麽一副圖都沒有光是字敘述啊?”珠哥疑惑地問道。

徐小夕聽聞也疑惑地轉過頭去,但是她一看就不自覺地露出了訝異之色。

“這些是有關徐福村的事情!”她驚訝地喊道。

看來所有事情很快就能在這昭明殿裏麵揭曉了。我激動地想到。

(請支持正版,逐浪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