嶽池四人走了,看著四人離去的背景,雲瑤幾人沉默了。

六個人都有個下意識的動作,眼睛緊緊地盯著前麵大搖大擺走過的四人的背景,恨不得用目光把他們殺死,同時手緊緊地握在一起,手上的青筋畢現,可見,每個人都在隱忍著,極力的克製著自己不要因一時的衝動而衝過去。

雲瑤六人心裏都不很不服氣,但是形式比人強,他們現在除了低頭認錯還能怎樣,隻能把心中那份不甘收起來。今天他們的實力不夠,他們沒有反抗的能力,隻能隱忍著。

經曆過今天這件事後,雲瑤幾人深刻的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他們與別人的差距還十分的遙遠。想要改變今天的局麵,隻有他們變得強大,到時候他們的位置會調過來的。

剛剛加入師門的愉悅心情被這一事件衝擊的不留絲毫,他們這個時候已經沒有心情再去感悟仙界的美好,隻是想著要怎麽樣才能提升自己的實力。

幾人沉默了一陣,默默地用過飯,期間沒有人說過一句話。

回到住處的時候,諸葛茗把大家召集到了他和雲瑤的住處。

“剛剛發生的事情我也不多說了,相信大家都各有體會。召集大家來是一起商量一下,我們以後要怎麽做,光靠著師門每個月分發的三顆凝氣丹我們是不可能快速提升的。我們需要想辦法解決目前的處境,現在的我們可以說是一無所有。”

聽了諸葛茗的話,幾人都默不作聲,其實他們都看過那本冊子了,冊子十分詳細的講解了師門的很多事情,還有一些修仙的常識。

他們都很清楚他們缺的是什麽,隻是還沒有明確到底要如何去做,現在諸葛茗把這個問題擺在了明麵上,也由不得他們逃避了。剛剛的一幕已經刺激到了他們的內心深處,他們現在迫切的需要改變。

雲瑤先提出了自己的想法,“現在的我們作為雜役弟子,是可以進入東青峰的藏書閣中找一本適合自己的功法的,這是我們作為新晉弟子的福利。我覺得我們應該先去藏書閣選功法,然後再想辦法賺取靈石。”

其他幾人想了想,都覺得雲瑤的話有道理,幾人一致同意先去藏書閣。商量好後,雲瑤他們沒有再做停留直奔藏書閣而去。

藏書閣位於東青峰的最深處,藏書的地方一般都會選在最為隱秘的地方,加以層層保護。這是每個門派最珍貴的財富,也是其底蘊所在。

經過好幾道的檢查,雲瑤他們終於來到了藏的門前。從外觀看,藏就是一棟很樸質的三層小樓,根本無法相信這就是要嚴加保護的藏書閣,要不是前麵幾道檢查都挺嚴格的,雲瑤一定懷疑他們走錯了地方。

雲瑤拿出了自己的身份玉牌,在藏書閣的門前劃了一下,然後藏書閣的門就自動打開了。其實,雲瑤覺得這個身份玉牌還真是萬能的,在青華宮無論幹什麽需要進行檢查的時候都會用到它。

門打開了,雲瑤邁步走了進去,本來以為會是無人的,沒想到進去就看到在距離門邊不遠處有個木桌,有位老者坐在那裏看著手裏的玉簡。

雲瑤正準備過去打招呼的時候,老者頭也沒抬地說道:“就在第一層找你需要的東西,有什麽不懂的地方可以來問我。記住,最多隻有半個時辰,找到東西後拿到這裏來,不要上二層,去吧。”

看到老者沒有理睬自己的打算,雲瑤無聲的點了點頭,向著裏麵走去。

在雲瑤進去後,諸葛茗等人也魚貫而入。

雲瑤打量著整個一層,覺得這個藏書閣還真不能以貌而論,光是這一層就足以容納有幾萬冊玉簡書籍了。

一排排的書架整整齊齊的擺放著,每個架子都在最顯眼的地方標記著其類別。雲瑤粗略的看了一番,有功法、丹方,丹藥,靈草,靈獸,煉器,材料等各種有關的書籍玉簡。

雲瑤走向了靈草那裏,在進來前雲瑤就決定了,她已經有了修仙功法,現在她最需要的就是要了解各類靈草,也許是出於以前草藥對她的影響,雲瑤對靈草有著深深的渴望。故而沒有猶豫的向著自己目標所在的地方走去。

同樣地,諸葛茗也不需要功法,他有著母親留給自己的功法,現在機會難得,他覺得功法對自己不是很重要,以後還是有機會的。他對於陣法有著狂熱的追求,希望能夠探索裏麵的奧秘,製作出強大的陣法,能夠保護自己和雲瑤還有同伴們。

六個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目標所在,他們在來藏書閣的途中,就已經在思考各自所需要的是什麽。

劉氏兄妹沒有自己的修煉功法,因而都去找適合自己的功法。風邪思覺得自己雖然有功法,但是那功法很低級,不適合自己也去找功法了。

吳宇宵再三思考後,還是決定找不本適合自己的功法。他是金靈根,因而他想找到一種適合金靈根修煉的強攻型的功法。他們六個人雖然修為低,但這還不是他們最脆弱的地方。他們現在最需要做的就是提高整體的攻擊力,要不然修為提高的再快也沒有多大的作用。

在半個時辰即將過去的時候,六人終於從裏麵來到了老者的跟前,每個人手裏都有一本秘籍。

老者看到人出來了,也不多話,拿起一邊的空白玉簡就把他們選的秘籍給每個人拓印了一份。雲瑤緊緊地盯著老者的動作,想要弄明白他是怎麽把書籍上的字複製到玉簡裏麵的。

但任憑雲瑤再看,還是不明白,老者的動作太快了。幾乎一眨眼間所有的秘籍都已經拓印完畢。幾個人恭敬地向著老者道謝,帶著玉簡離開。

雲瑤的腦子裏還是剛剛老者拓印玉簡的畫麵,怎麽都看不明白,不過這個畫麵好像是刻印在了腦海裏麵一樣,是那麽的清晰,每個細微的動作都清晰可見,但雲瑤還是找不到關鍵之處,無法把這些動作聯係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