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人跟著黑喜走了近兩個時辰,他們多麽希望黑喜能夠停下來啊,實在是累的走不動了。

就在他們都快絕望的時候,前麵帶路的黑喜終於停了下來。

這一路又是從莫大的希望走到了近乎絕望,他們都不知道黑喜要帶他們去哪兒。就連諸葛茗都猜不透黑喜的到底想要到哪裏去。

往昔,諸葛茗和黑喜還是很有默契的,黑喜的點頭或是搖頭,諸葛茗基本都能夠領會其意思,但這一次,不管黑喜怎麽交換,點頭搖頭,六人沒有一個人能猜到它要表達的意思。

但是,在這個時候,他們已經別無辦法,隻能跟著黑喜走了。他們相信,黑喜是不會傷害他們的。於是,在萬般無奈的時候,黑喜的舉動給了他們莫大的希望,他們毫不猶豫的跟著它走了。

這一走就走了近兩個時辰,幾個人都撐不住了。喉嚨已經冒煙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雖然沒人還剩下一點兒水,但他們怎麽都舍不得喝下。

這個時候的每一滴水對他們來說都是萬般珍貴的,能夠節省一滴是一滴。他們也無法預料黑喜到底能不能帶著他們找到水源,讓他們走出缺水的困境。

眼看黑喜停下,六人的眼睛裏麵都迸射出激動的火花,難道黑喜真的帶著他們找到了水源,他們有救了?這是六個人心裏共同的疑惑,都眼巴巴的瞅著黑喜,期待著它接下來的指示。

黑喜停了下來,並不理會後麵的六個人。而是圍在那個地方,來回轉著。走走停停,像是一個人在猶豫不決,左右徘徊不定。

對於黑喜這麽人性化的動作。幾人早已見識到了。隻是黑喜遲遲不給他們一個明確的答案,他們的心還是高高的提起,無法放下啊。

黑喜心裏想著,它的感覺沒有錯啊,應該就是這裏了。但走到這裏,為何感覺不到了呢。明明應該就是這個地方才對。入口就在這裏的。它不可能感覺出錯的。

黑喜不死心的在那塊和周圍沒有任何區別的地方轉來轉去。在遠處感覺就是這個地方,而且越是靠近的時候,感覺越是強烈,但走到這裏的時候,為何沒有絲毫的特別之處,入口到底在那裏呢。

其實,黑喜在感覺到這個地方的存在的時候,它是不打算帶著他們來這裏的,畢竟裏麵過於危險。但當它看到諸葛茗他們的處境的時候,它知道隻有來到這裏他們才能有活路。要不然他們隻能在外麵等死了。萬般無奈下,隻好帶著他們到這裏闖一闖了。

可是想,現在走到了地方,為何就是找不到入口呢。

黑喜走到諸葛茗身邊,對著他吱吱,吱吱……不停的叫著。迫切的表達著自己的意思。

諸葛茗看到黑喜這個樣子,自然能夠感受到黑喜的焦急,但他卻不知道它到底在為什麽而急啊。

六人和黑喜就這樣各自茫然著,黑喜的叫聲越來越急促,焦急的心情可想而知。

它知道諸葛茗幾人支撐不了多久了,必須盡快找到入口進去。就在它剛剛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突然間靈光一閃,它想起來,這樣的地方入口處應該都是處理過的,不可能那麽輕易的找到的。所以。它才會向諸葛茗求助,但現在,諸葛茗怎麽都不明白它的意思啊。

黑喜都快急死了,明明知道就在那裏,但就是無法進去。這一刻。黑喜越發覺得自己應該趕快成長了,要不然真的不能為主人做些什麽。現在的主人還很弱,想要強大起來必須有自己的幫助。

黑喜咬著諸葛茗的衣袍一角,拽著他跟著它走到那塊地方,然後它圍著轉了一圈,向著諸葛茗猛叫著,兩隻小腳不斷地刨著地麵。

諸葛茗莫名其妙的看著黑喜,他真的不知道黑喜到底想要表達什麽啊。但黑喜這麽著急,他心裏也跟著著急。

於是,他看向黑喜帶著自己來到的這塊地方。看上去真的和周圍沒有多大的區別啊,平滑的石壁和周圍的峭壁連綿成一體,地上的小石塊也和周圍沒有任何的區別。

諸葛茗看了一遍沒有發現什麽不同之處,於是,他又看向了黑喜。黑喜期待的看著諸葛茗,但當諸葛茗轉頭看向它的搖頭的時候,黑喜的叫聲更加的急促了。

知道自己的表現沒有達到黑喜的意願,諸葛茗咬牙再次仔細的查看。這一次,他不再是剛剛那麽粗略的查看了。

諸葛茗蹲下身子,撿起地上的石塊細細的觀察,然後找到黑喜劃分的外圍石塊。兩塊石頭放在手心裏麵仔細的對比,還是沒有任何的不同之處。

石頭對比完後,諸葛茗用月影劍把兩處的地麵挖深了一些,取出土壤接著對比,結果還是讓他很失望。

諸葛茗無奈的再次向著黑喜搖頭,但黑喜依舊不停的叫著。

諸葛茗心想,黑喜既然這麽不斷地叫著,這一出必然有什麽不同,隻是他還是沒有發現罷了。於是,他把其他幾人叫過來,幾人一起找。

他們不放過任何一寸地方,挨著細細地查看。

突然風邪思啊的一聲叫了出來。其他幾人都快速地向著風邪思而去。

劉子熙急切的問道:小風,怎麽了,出什麽事了?聲音異常的沙啞,喉嚨刺痛,但他這個時候已經感覺不到這樣的疼痛,他隻是想要知道小風到底遇到什麽事了,才會發出這樣的叫聲。

怎麽了,怎麽了……其他幾人也關切的問道,這個時候大家都很敏感,稍微有個風吹草動,他們的神經都會立刻的緊繃起來的。

風邪思激動的說道:你們,你們快來看,這裏,這裏,有不同的地方。

哪裏?

風邪思手指著石壁的一處,幾人都盯著那處看。

雲瑤看著風邪思手指的地方,仔細的看著。她終於看出不同了。

原來這個地方的石壁可邊上的石壁連接處的紋路不同,緊接著他們都看到了,在黑喜劃出的範圍內,石壁的紋路與其他相接的石壁是不同的。如果,不仔細的看,他們根本就發現不了。

石壁的紋路都是橫向的,隻是稍微有點兒錯位而已,真的很難發現的。

黑喜看到這個區別的時候,歡快的叫了起來。幾人知道,這就是黑喜讓他們找的地方。可是,僅僅是稍微錯開的紋路能夠說明什麽問題嗎。

於是,幾人都盯著黑喜。找到了黑喜想要找到的東西,那是不是意味著他們就要知道黑喜到底在做什麽了。

他們跟著黑喜走了這麽長的路,來到這個地方,黑喜到底在做什麽,它會帶給他們什麽呢,是不是能夠讓他們脫離目前的絕境。

但令他們失望的是,黑喜歡快的叫了一陣後,然後又開始著急的對著諸葛茗交換了。

諸葛茗知道,黑喜是讓他仔細的查看這一塊地方,可是,剛剛發現紋路不同的時候,他已經十分仔細的看過了,沒有發現什麽特殊的啊。轉頭看向其他幾人,都搖了搖頭。

但看到黑喜那麽焦急的交換,幾個人又開始查找,兩遍過後,結果還是失望的。

諸葛茗向著黑喜說道:黑喜,真的什麽都沒有發現,你到底在找什麽呢?

回答諸葛茗的是黑喜焦急的叫聲。

你是讓我們一起再找?諸葛茗問道。

黑喜搖了搖頭,身處一隻小腳指著諸葛茗。

黑喜的這一動作,讓幾個人都愣住了。這還是黑喜第一次做出這樣的動作,以前的它都是不停的叫著,搖頭或者點頭,他們哪裏見過黑喜伸腳的啊。

雲瑤問道:黑喜,你是想要讓諸葛茗一個人找?

黑喜立刻歡快的點頭。

明白了黑喜的意思後,幾人麵麵相覷。六個人一起都找不到,諸葛茗一個人怎麽能找到啊。但,黑喜卻特別指明讓諸葛茗一個人找,這是不是有什麽不同尋常啊。

幾人都盯著諸葛茗,他自己也在想黑喜這到底是為何。幾人一起找,找打的機會不是更大的嗎?

劉子晴突然說道:黑喜既然讓諸葛茗找,那就說明隻有諸葛茗才能找到,而我們幾個都不行。諸葛茗有哪裏和我們是不同的?

吳宇宵一手拍頭道:我知道了。諸葛茗與的不同就是,他懂得法陣,能夠破解法陣。

雲瑤恍然大悟道:原來這裏有法陣啊,難怪隻有諸葛茗一人才能找到。之前我們根本就沒有想過會有法陣出現在這裏,就把這個給忽略了。

諸葛茗道:確實,我根本就沒有往法陣上麵想過,經你們這麽一說,我才想起來。

劉子熙興奮地道:快,快,讓諸葛茗趕快看看這裏是不是有什麽迷幻我們的法陣,隻要破解了法陣,那我們就知道黑喜到底帶著找到了什麽,是不是能夠讓我們趕快喝上水呢。

對,對,諸葛茗你趕快看吧。

不用大家催促,諸葛茗也知道自己該怎麽做了。他剛才的尋找,真的沒有想過會出現法陣幹擾他們的視線,隻是分析雙眼所看到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