咐臨東海,又見死結。wWw、QuanBeN-XiaoShuo、Com

闌教教主原始不知不覺又進入了死結,老君看著愈來愈多的海族,他實在無法回答老龍的質詢。

洪荒聖人以及所有生靈恐怕都不會想到,有一天。聖人會被逼迫的這個境地。

此事無關對錯!

原始最不當殺心驟起欲將東海變血海,若其殺心不烈,在陳塘關便應將熬溪與熬丙滅殺,事情也不會擴展到如今地步。說到底原始還是記得當日東海一役,四海龍王無視聖人威壓悍然出手。如被激怒的瘋狗,敏感異常!

若沒有眼前這一幕,別說滅殺你一個,東海龍族三太子,便是將四海龍王或是整個龍族都化為灰灰,東海乃至洪荒也沒有誰敢站出來。那個時候海族隻會陷入爭奪四海之主的殺伐當中,誰還能癡了沒好而去找聖人的麻煩?

隻是,彼時勢成”縱然聖人也無法抉擇。

現在原始可以退走,日後縱然身在昆侖山不言不動,也能越過萬海千山將四海龍族毀滅。

但問題的關鍵是原始能退走嗎?

如今當著四百萬海族,還有洪荒無數大能的注視,原始退走

老君隻能歎氣,!中亦是抑鬱至極,從什麽時候開始,聖人也是誰都能算計誰都能如此逼迫的了?

物傷其類,縱然此時被算計被逼迫的是通天或是女奶,老君也會生出如此感慨。

原始的臉已經發紫,在老君無聲的歎息中,但見闌教教主三清聖人之一的元始天尊仰天狂噴一口鮮血

那滿含憤怒、不甘的鮮血沾滿全身,讓他整個人看起來無比的猙獰!

玄冥島,玄冥一直注視這一幕,原始被氣的吐血,玄冥但覺心中快慰無比,心中暗道。再加一把火,這原始會不會成為第一個被氣瘋了的聖人呢?

可惜,下一衷那原始便恢複了冷靜,他扭頭往玄冥島方向看去,眼神古井無波深邃無比,雖然無悲無喜,但遠在千裏之外的玄冥卻是突然打了一個冷戰。

往玄冥島方向看了一眼,原始的嘴角翹出冷笑,俄而其身形卻是淡淡消失。

闌教十二金仙之一的太乙真人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切,自己的師尊咽下這口氣了?自己胸口的箭矢至今仍未拔出,為的便是挑弄師尊敏感的心,沒想到師尊竟然會放過這些孽障,太乙真人一時間便如老了百歲,整個人看起來懨懨無比。

但自家老師既然離去,太乙真人也不敢逗留,駕著風火輪原路返回。其實他不知道,此時的原始已經到爆發的邊緣,他最想的事情便是留下太乙真人,讓東海四百萬妖身將太乙真人分屍分身分神,然後他一怒之下將東海變成血海,這樣,聖人便有了借口。將這個逼著自己吐血的死結打開。

是的,原始已經瘋了!

待老君瞬移而去,但見東海上空便開始下起了雨,這“雨,不是旁的,正是東海四百萬妖身,但見這些妖身一個個。不能久持於天空,紛紛落入海中。卻是被聖人威壓聖人怒火驚,不能自持。由此可見聖人之威。

血海。

冥河從自家二弟得知莫大機緣,便在血海當中靜待。

利益所在遍布洪荒,政治出現,當人族步入征伐朝代更替,人族強者身死者眾。有那天命當為修羅的魂魄皆被孟婆送往修羅大門,再出現便已身在血海之中,似有靈智但無有絲毫記憶。

冥河命鍾旭、羅刹、羅矚三人將從輪回之地修羅大門轉生的魂魄聚攏。並逐一傳授修持術法。

如此一傳十十傳百,直到千千萬萬,不期然間,血海修羅成軍。

這一日,冥河大弟子鍾旭往冥河府邸來報,“啟稟師尊,血海之中修羅魂魄已逾過十萬。”說完之後鍾旭邊看著自家師尊,心中隱隱約約有著猜測。

冥河聞言用大神通往人間望去,商朝六百年氣運已敗落,三界之主卻還了無音信。地府不立,立教修羅無有寄托,概因修羅教便是為地府而生。

但冥河將神識放在東海時,卻是看到老君、原始與四百萬妖身對自恃。

良久,冥河卻是長身而起,運用全身神通將神識激蕩發出的聲音往九天之上、人間洪荒大陸、地界輪回之地。

“吾血海冥河老祖今日順應天道大勢立教修羅,旨在護持六道輪回。”

冥河邊用神識在三界激蕩邊將黑色修羅旗祭出在血海之中。血海十萬修羅皆在修羅旗下瑟瑟發抖,紛紛跪倒在地嘴中喊道,“見過教主。”

十萬修羅一眾喊過“教主”聲音但落,血海上空卻走出現天道陰陽眼,隻是此時的陰陽眼被血海的紅色蔭托變了顏色。有些紫意。

但見那陰陽眼弗一出現在血海便展開陰陽魚的眼睛,從那眼中吐出七彩功德雲彩,這雲彩自然無有三清六聖大厚重,但對於冥河來說已經夠了。

但見冥河將那修羅旗收回,當七彩功德臨頭之際,其中一半化作十二品血蓮功德至寶,另一半卻被冥河所收,憑借功德與修羅旗、十二品血蓮一舉斬卻善惡二屍獨留自身,此後當是為準教主,斬卻二屍的準聖修為鑲州洲典二弟玄冥一般無二。

血海之中響起歌功頌德,“拜見教主,恭賀教主!”

昆侖山原始府邸,原始剛剛將心中壓抑、鬱鬱、悲憤等所有的負麵情緒化為焦土,彼時冥河立教,原始卻是怔楞片刻,一口鮮血吐出

玄冥島,太暉看著眼前一人滿意點頭,心中卻是想著自家師尊曾經說過的話了

“草根,他們缺少了平台。

打造一個完善的資源平台,完善其所缺少,使其立足點夠高。立足足夠高的平台令其學習一切能學的,開鳳眼界增長閱曆。然後得遇時勢,草根也可以一舉躍居人傑之位。”

眼前此人乃是玄冥一甫三代弟子,立足於精衛、熊貓、倉頜之後的第四弟子,這個弟子乃是玄冥親自挑選的,是從東海岸邊蓬萊仙島青龍與靈猴的人族部落中千挑萬選的。

玄冥賜其“縱橫,之名。

“縱橫。是太暉也不知道的含義,玄冥也是隻知道其意,但並能深入其中。

商朝尚未覆滅,周皇朝不出,距離春秋戰國何其遙遠,玄冥不知道鬼穀子縱橫傳自何人,但玄冥知道,此時的洪荒還沒有這。

彼時,玄冥很驕傲,自認此乃穿越者的優勢。

教授“縱橫,是玄冥與太脾、倉領合力所為,天道法則、規則,長生之術、人族興盛之方法,伏羲龜甲八卦預測天機、倉頜掌管華夏一國錢糧百年的心得,隻要是三人會的全都傳給了“縱橫”

但是最終玄冥恍然大悟,繼而躲了起來不敢丹見自己的徒弟、徒孫。

為何?

隻因在太暉但說“縱橫,已經可以出師,不說修行實力修為。但說以他此時的學識、實力但能讓一方諸侯興盛從而立足天下也未可知。

玄冥聽了卻是膛目結舌!

直到此時玄冥方才頓悟,前世視,其中吹噓天花亂墜的所謂的“縱橫,其實便是“政治”

可憐他幹了億萬年的神仙,太暉一介聖人天皇之資,倉頜造字始祖,對“政治,一無所知。偏偏還要畫虎不成反類犬。

“縱橫,首先是一種打天下的學說。打天下的學問深得很。會說的人、說得好的人千千萬萬,但是運用起來用得好的人就少了。

打天下可不能到處樹敵,所以前先要盡可能地孤立敵人,盡可能地爭取足夠多的“朋友”縱橫術是先放在外交上去說的,叫做交朋友吧。一個要打天下的人,實質上是沒有朋友的,但是為了打天下而需要有非常多“暫時朋友”用政治術語來說就叫做同盟軍。有了同盟軍。就容易消滅敵人了。

一個敵人消滅了以後,再從原來也稱為“朋友”的人之中再找出一個敵人來了那麽什麽是敵人呢?不說那麽複雜的事,與自己利益衝突者也就是敵人,比如鄰國即是敵國,遠國即是朋友,這就是遠交近攻。比如,某家人原先被形容為一位大佬的親密戰友,但是後來突然又變成他的敵人了。

這很讓人不能理解的,其實這就是遠交近攻。遠交是假的,近攻是才真的。用新的術語來說,交就是“團結”但是“團結”可不是什麽“真誠的團結”而是“既團結又鬥爭”那樣一種“團結”而已。

誰是敵人,誰是朋友呢?

這也是十分幼稚的問題。在政治上,沒有永遠的敵人,沒有永遠的朋友。需要的就是朋友,不需要的就是敵人。

玄冥可以用一種神通將“縱橫。拋棄到異次元空間,永世不得回歸。可以拔苗助長令“縱橫,從天仙境界坐著火箭升到金仙。但玄冥卻不能傳授“縱橫,這些道理。因為玄冥也不懂。

玄冥之所以慚愧便是覺得自己錯了,他想要“縱橫,下山助商朝北海諸侯之首袁福通,著其成為末代商朝的軍閥,玄冥要從中算計一下。

因此,他想給“縱橫。改一個名字,因為他不配“縱橫,這個名字,日後當真正的縱橫學說降臨人間,玄冥會沒臉見人的。

另外,就自己傳授給,縱橫。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縱橫,能夠憑借這些“學說,兵不血刃的助袁福通成為北海七十二路諸侯的王者,同時太師聞仲還不來討伐嗎?就是在北海不造反的情況下,默默地度過封神、周王伐紂時期?

玄冥隱身在暗處使勁的摁住額頭,這件事難度太大了,玄冥一脈沒有人能完成。至於這“縱橫,

最終玄冥還是給“縱橫,換了一個名字,叫做半政,招來玄冥島上的一個金仙三今天仙的妖身,著其相助半政往北海而去了臨行前玄冥將自己心中的“任務。下達,然後不管半政學的怎樣,自己傳授的是什麽,反正最後的結果就是這麽個,結果,必須的,必須完成,而後玄冥裝成一派高人仙風道骨玄妙莫測模樣閃身不見。

獨留半政站在玄冥島上怔楞,“運用所學的一切,助北海袁福通割據北海,還不能被太師聞仲討伐,軍閥?”

“你們教給我這個了嗎?”半政無語了。

卻說商朝紂五坐享大平,萬民樂業,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四夷拱巾甲剛、方賓百鎖諸侯盡朝於商有四路大諸侯,率,川諸侯,東伯侯薑桓楚,居於東魯;南伯侯鄂崇禹,西伯侯姬昌,北伯侯崇侯虎。每一鎮諸侯,領二百鎮小諸侯,共八百鎮諸侯屬商。

這一日紂王早朝登殿,左右文武兩列排開。紂王身後小官出前半步詢問,“一眾文武有事早奏無事退朝。”

音落,卻見一老人出列說道,“臣有事起奏,明日乃叁月十五日,女媧娘娘聖誕之辰,請陛下駕臨女奶宮降香!”

紂王傻了吧唧詢問,“那女奶有何功德?聯輕萬乘至尊還需拜祭?”

那老臣聞言一個趔趄,不聞聖人女奶便如同不知天地。

其伸手往額頭虛抹一把,振聲說道,“女媧娘娘乃造吾等人族之聖母娘娘。其身功德眾多,上古時期共工氏頭觸不周山,天傾西北,地陷東南。女媧乃采五色石之,以補青天。故有功於百姓,黎庶立祀以報之。今朝歌風調雨順天下諸侯歸順戰亂不起,當是女媧娘娘之功,此福國庇民之正神。陛下當往行香!”

紂王悚然,聞所未聞之功績、功德,為何己所不聞?

其後勉強相信遂說道,“可!”

翌日紂王與商朝朝歌文武百官百餘人眾往朝歌女奶娘娘廟而來拜祭上香。到了女妨娘娘廟。因曆朝曆代資建,女妨娘娘廟宇奢華,紂王正看廟宇光景,一陣狂風吹過,卷起女王娘娘塑像上遮擋的紗幔,露出女媧天資仙女容貌。

紂王人間之子何曾見過仙女之貌。此時一見卻是神魂飄蕩**心漸漸起。心道,我貴為天子,富有四海,縱有六院,叁宮,並無有此豔色。

當下紂王命左右取文房四寶,在女媧塑像之旁,廟宇行宮粉壁之上,作詩一首,“鳳鸞寶帳景非常,盡是泥金巧樣妝,曲曲遠山飛翠色,翩翩舞袖映霞裳。梨花帶雨爭嬌豔,芍藥籠煙騁媚妝,但得妖嬈能舉動,取回長樂侍君王。”

三十三天奶皇宮。女媧陡然睜開鳳目,眼中射出神光往朝歌而去,那神光竟然穿透空間束縛轉而便來到人間。

突然,一顆金黃舍利自西方而來,卻正好擋在女妨神光之前,足足抵消。

晴朗天空突然風雲匯聚電閃雷鳴,有那威嚴而憤怒的聲音響起,“接引,汝要做甚?欺辱吾乃一陰極女卑,卻要與吾做過?”

西極雖有二聖乃是兄弟,但女奶、伏羲兄妹也是萬萬年情誼,所以女妨並不怕那舍利。

但見那舍利在空中滴溜溜轉了幾圈卻是從中裂開,西極聖人接引從中越出,其先是往往皇宮一拜,然後傳音女妨,“師妹勿惱,且推演天機一番。”

女奶楞過卻依言推演一番,俄而卻是嘴角冷笑,“商湯六百年氣數已盡,取回長樂侍君王?口當!”

女媧隔著三十三天卻是未曾見到接引嘴角的笑意。

玄冥島,玄冥正在與太暉研究“縱橫,學說,俄而那太瞎起身卻說道,“老師,吾家妹子來了,卻又有因果纏身,想來是求助老師而來。”

玄冥聞言嘴角翹起,女媧為何而來他當然知道。

商湯六百年氣數如何他不關心。“狂風驟起,是天道所為還是賊老天所為抑或西極的伎倆,他都不管。

他是最知道“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商朝六百年坐過,若六千年在座,豈不是沒了力,

所以他不排斥商朝的滅亡。不過隨著商朝的滅亡,他來到大洪荒時代最大的挑戰距離也不遠了。

該來的總歸要來。從他決定走那一條路開始,他已經無從選擇,隻能看著前麵的“黑洞洞,憤而向前。退既是死。

當下玄冥著侍立在一旁的雪草前往島外迎接聖人,他心裏早已經做了決定。

煉妖壺與招妖幡相輔相成,煉妖壺既然已經到了自己的手裏,女娼手中的招妖幡便無太多用處。東皇太一、帝俊身隕,留下妖族太子陸壓也沒有重組妖旗的意思。女媧便不再動用招妖幡號令天下妖族。再加上其與老九的一番因果,此番女奶前來定是借用老九應急。

玄冥島狐狸一族也有不少,成就天仙以上卻隻有二三。若老九不願,這名傳千古的事情還是在島上隨便找一個代替算了。

不一時女奶進了玄冥別墅,此番卻是女奶二進宮,兩次落座,心中的感慨不足與外人道也。

女奶看著古井無波的太暉,心中升起無限感慨。便是自家兄長在人族立下皇朝,皇朝更迭。諷刺的是,至今卻又有人皇欲將自己“取回。侍奉君王。

人間倫常且不去說,膽敢讓聖人為妃嬪女卑侍候,隻此一點,那人皇之位便不能再坐。

當下女奶卻是當著自家兄長的麵將商湯紂王**念訴說。修仙萬萬年,女奶當然不會覺得說不出口,心中唯有憤怒。

太暉聽聞卻是怒焰詣天,一個女奶乃是自家妹子,人族又是女奶所造,二個人族人皇自他始,卻又有如此昏聵人君,由此可想而知其子民生活。

www.QuanBeN-XiaoShuo.com 整理(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