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清源山。WwW、QuanBeN-XiaoShuo、cOm此山戶中修仙的生靈精怪自古便有脈愕吸”八同於三清四教,此山大都卻是為散修,生靈開啟靈智得道。商朝末年。到了這一代,還有清源山散修水月真人一脈。

這個水月乃是後天以上蔡水精英成精得道,被其師月華真人發現。收為弟子。很普通的故事,一直到月華真人堪破人仙之門企圖成就仙道之日,天道大勢都隨著改變了。注定其一脈不再普通

道祖化身天道以身補齊天道。陰陽魚出現之後,以此為分界線,自此以後,凡是境界進入人仙的行者,天道都會有天罰。心定者可過天塹!可惜,此時洪荒達到人仙修為的生靈數以百億計,玉皇大帝雖然渴望此等實力。但是他在三界初立之時,必定不能統轄如此勢力。因此,天罰之下十有**俱都魂飛冥冥,越過人仙修為者堪稱龍鱗鳳角。

水月的老師月華便是如此,其實他的心境,境界早已經過了人仙修為,但萬裏挑一,漓鈞否決了他。度天劫之時,鴻鈞使壞,他也就魂飛冥冥化為虛無了,即便是轉世重修都不可能。

但是天道算計無處不在小到細微末節,都在他的算計之中。清源山月華真人被九霄神雷所擊。本來應該馬上逝去,但他偏偏能等待其唯一的弟子水月真人前來。那水月見了老師月華真人,臨去之時,其老師卻“突然。悟通所謂的道,以及道統。

奄奄一息的月華對其唯一的弟子說道,“天地之間人族乃是主角,欲得天之眷顧,勢必與人族相連,欲要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爾此後行止更在人族佼佼者周身。而後將道之一途延續。日後天劫加身,汝方能度過。”說道此處,月華黯然了而逝,化為灰灰。隻留下水月懵懂。

當時的水月其修為隻在人仙之下,自月華被天劫之雷化為灰灰,水月便閉關參悟其師臨終之言。多年之後,他所悟通的道理很多,簡單的說。想要度過天劫安然成為仙人,其今後行止便需在人族身上算。

“教化人族,?讓人族處於規則之下?三皇五帝之治天下之後,三清六聖已經名傳人族,其道統傳與人族教化人族所得功德足夠三教子弟踏身“仙人”當時的水月便將其目光落在此處。待其出關之後。便將視線落在北海。

當時北海七十二路諸侯唯有袁福通一路強勢,因此,水月的目光便遞向袁福通。助袁福通奪的天下,他水月的“道,傳與洪荒人族,藉此功德以度天劫。稀裏糊塗的,水月便定下今後行止。

但那袁福通乃是商朝諸侯,想要確立“國教”這其中的難度很大,不說商朝處處三清廟宇。即便朝歌皇庭的大能就有不少,這些大能都不是水月一人能夠獨抗的。念及這一點,水具便在北海境內擇取修仙之輩,並將自己所悟的道與其分享。當然,日後若事情成功,水月當是新皇朝國教第一人。有教化人族的功德,日後渡劫當是容易。

在水月真人的聯絡之下,很快便有十多個修仙者與其聯合。當商朝帝都朝歌姐己入宮之時。水月便攜帶十幾個修仙看來到袁福通的府邸。當時袁福通隻是北海七十二路諸侯之一,聞聽有那仙人求見,當時便是喜出望外,連忙引見。

見了麵,那水月也不多說。現場便來了一個,“仙術。袁福通目瞪口呆之時,水月卻是石破天驚的說道,“汝當有黃袍加身之日。待末代商朝沒落,爾當揭竿而起反了商紂,彼時汝當是人皇。

袁福通當時便是驚異,心中更有怯怯的驚喜。反了商紂?袁福通雖然被水月真人的仙術晃花了眼睛也知道這件事的難度。他袁福通雖然號稱北海七十二路諸侯之首。但若袁福通反商,此中北海諸侯能有數追隨就不錯了。

因此,袁福通隻能求助眼前的“仙人”而水月卻也不推脫,在袁福通的帶領下一一拜訪北海諸侯,在北海諸侯麵前施展撒豆成兵仙術,一一震驚北海諸侯。年餘時光,北海七十二路諸侯便有半數拜在袁福通腳下。那袁福通便是不知今夕是何年了。

彼時道祖鴻鈞算計的時日漸近,而袁福通帶著水月等仙人拜訪北海諸侯還有小半未成。但在這時,袁福通身邊親衛突然傳來消息。說是袁城有仙人來訪,要求麵見大王。袁福通的領地城池名為袁城當是時袁福通便是疑惑,他看向身邊的水月,那意思就是詢問,那仙人是不是你們的人。

當時不知怎地那水月心裏便有不好的預感,當是勸袁福通莫要回歸。袁福通領主。在水月的助力下,北海犬部領主都是拜在其腳下。如此人生巔峰如何能讓袁福通罷手。所以他回絕了袁城的信使繼續追隨水月的步伐。

偏偏事與願違,袁城的仙人正是玄冥島太眸子弟半政,他來的正是時候,這個時候袁福通尚未代表北海七

諸侯反商。而商朝士師聞仲也沒有集齊百萬大軍攻打非牲

想看來時師尊的交代。這正是天賜良機,半政哪裏敢情輕易放棄。當即追隨袁福通的腳步而去。袁福通的行轅,一千個士兵嚴防把手,其大帳周遭更有十多個修仙者護持。便在這種情況下,半政帶著兩個,人輕易來到袁福通的大帳。絲毫沒有驚動那些所謂的仙人。

那袁福通早已入睡,帳篷之中突然多了三個人,袁福通也沒有驚醒。還是半政使了手段才將其鬧醒。袁福通心思也是靈便,睡夢之中醒來但見半政一行,卻也鎮定異常,沒有吼叫親衛士兵。半政心中點頭,這袁福通也不是一無是處,看來師尊派自己來此當有深意。

當下半政卻是對著袁福通卑下,口中呼喊,“行者半政見過大人。”

袁福通心道這“半政,倒是好奇異的字號,想到前些時日袁城傳言,其察言觀色似乎知道對方的來意。當時便對半政說道,“你是仙人?。半政聞言頜首。袁福通卻是說道,“本王身邊還有仙人數十,不知仙長是否有意一見

半政如何不知袁福通心意。話說其師太曝乃是八卦的祖宗,唯今,半政其但見袁福通一麵,便知袁福通此生當無有人皇之氣。念及來時師尊交代,半政也不耽擱。直接挑明,“王,但聞吾王身邊有那仙人無數,不知可否一見?”

袁福通巴不礙手中的仙人決勝當即命士兵將水月等人招來。話說那水月在北海共籠絡行者十七。彼時十七仙人卻是俱都來臨。半政但見這十七之數卻是驚愣,隻因這其中便有兩個修為深不可測之輩。

想那水月不過人仙之下,他籠絡的人選也不過人仙左右。本來半政也是這麽想的,可惜見了這十七位“仙人”水月改變心中想法。來北海之前,玄冥老祖曾在島上招來兩今天仙之輩,以護持其身。如今,這二位竟然也對著人仙之下行者懼怕。半政便知其中事有蹊蹺。

不待半政有所反應,那水月便已經知曉半政一行來意。是搶奪,恩寵。來的。如此一來。更是堅定水月真人的信念。可惜,袁福通之下行者隻有一人,此事絕對不能通融。因此,水月當是想要將半政三人收歸旗下,彼時一同輔佐新王。一方氣盛一方有所顧忌,二者在袁福通麵前“爭寵,!

那喜福通到底身為天道選擇之輩,久居上位竟然無師自通領悟“平衡,二字。

遂著半政與水月施法一較高低。說實話,半政乃是聖人子弟,其身早已過了仙境,所謂餓死的絡駐比馬大,那水月哪裏入得半政法眼,更何況其身邊還有兩頭天仙修為的神獸。當即,半政便應下來,切磋”水月瞧不出半政修為,但其身邊**能,其中多有自己不及之輩。因此倒也不懼,便約定在袁福通麵前行那撒豆成兵之術。

半政求之不得,當下一行人匆匆來到山間。袁福通落座,最先出手的是半政身邊的神獸。太過高明的術法神通手段那袁福通未必能夠看懂,因此。那神獸便弄了一華麗仙術,撒豆成兵。但見玄妙咒語念過,無比華麗的極光閃過。山野之間突然多了百萬雄兵。

那百萬雄兵的威武雄壯讓袁福通嘔舌,隨即吩咐身邊的數百精兵上前試探,未見幾合便已經敗下陣來,那百萬雄兵卻是天兵天將。袁福通念及先前水月真人顯示的撒豆成兵似乎尚不及此時,額頭便已經皺起。想要造反取得天下便要手中有兵,半政雖然並未透露來歸之意,但袁福通知道,這半政必有利用自己之意。除了半政,水月真人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袁福通一代梟雄自然知道深淺,當即便對水月說道,“水月仙人,似乎,這半政仙人仙術神通甚是高明啊水月真人臉色深沉,沒有理會袁福通,他不是沒有眼色之人,對麵那通道隻是施展一個手段,水月便知自己萬萬不敵。此後句話也不說,其身邊的仙人更是不再出手顯示手段。

在袁福通眼中,水月畢竟是仙人,他袁福通也不好太過逼迫,當即找了借口搪塞過去,但其對半政的態度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改變。由於半政的插手,袁福通暫時回歸袁城,至於聯合七十二路諸侯的事情,在半政的勸說下,袁福通有些不舍的放棄。

當然,放棄隻是暫時的,這個世界,但當機遇來臨,那個人不是瞪大眼睛看著?袁福通雖然不知半政所求為何,也不知水月所求,但他知道,這兩幫仙人來到自己的領地必定對自己有所求,隻要自己把握其中機遇,其中必定會有改變自己一生的契機。不得不說,這袁福通雖然是被天道算計的產物,但能坐到這個位置上,到也不能小覷。

北海一處無名仙山之上。水月心情猶壞,好不容易勸說那袁福通定下決心,沒想到橫空出世一個半政。無論水月慨肯麽條件,那半政便是搖頭顯然並未將水月放在眼鬆焉

如此倒是把水月惹怒,今日便是約了半政三人在此,一舉決定未來雙方行止。不一時,山頂出現半政三人身影,那水月先是施了一禮,說道,“你我開門見山,不知半政仙人此來袁城所求為何?”

但見半政嗬嗬一笑,也不藏著掖著,對那水月說道,“隻求一事,那便是他袁福通不反朝歌,這是吾之師門所命,吾不敢違抗。”

水月聞言眉頭不自覺的皺在一起,師門?眼前此人還有強大的師門傳承?但無論如何,水月已經走到這一步,當然不能輕言放棄,不然他身後十六仙人如何自處?

當下水月卻是做作,有些惋惜又有決心。下一玄但聽水月說道,“奈何,汝之道與吾等相悖,如此,不能怪吾等心狠。袁福通身前隻當有吾輩,爾等既然不願自己離去,又不肯歸順與吾,吾無能選擇爾。

話畢,那水月卻走到退數步。袁城十七仙人之首的水月自知不敵,倒退數步,露出兩個影子。這二人也是袁城十七個仙人之一,隻是這兩個人水月也不知道其底細,正反不是北海之人。

因此,一直以來水月心裏都留著警慢。隻是因為水月看不清此二人修為實力,水月真人方才顧忌,此時卻正是天賜良機,但不能輕易放過。

那兩個影子弗一出現,半政便皺起眉頭,便是其身後的兩位妖身也是心中忐忑。隻因這兩個影子隻走出場,尚未曝露自身修為,二妖便察覺強大的威壓。二妖對視一眼,一同看向半政。半政卻是毫不猶豫的搖頭,這是師尊與老祖親自下的命令,不管擋在這條路上的神佛是誰,自己都不能退卻。

見半政之意,那兩個,妖身也是領首,其實他們也隻是詢問一番,並不是真個怕了這兩個。人。除此之外還有好奇,來之前,似手北海這個貧著之處並沒有大能,憑借自家兩今天仙修為,當能暢通無阻,卻不想弗一下場便遇到如此大能。

當下兩大妖身麵對對麵二人祭出其本命寶貝,半政卻旁觀看。

時間倒退三年,弗一出關的水月自以為悟通大道,商紂六百年氣運已經盡了,但當此時,自家若能擇取一方諸侯著其取得天下,日後便能將自己一脈對天地的感悟以國教的教義傳於世人,雖然有些強製的意味,但這是唯一的機會。

拿定主意,剛剛出山的水月便遇到一大一小兩個奇怪的組合。這一大一小明顯是遊曆洪荒的,彼時卻是覺愕無聊。那水月倒是手眼通天之輩,弗一見麵便以三寸不爛之舌將此二人吸引。直言此種樂趣無窮,最多也不過十年光景。對於修仙看來說十年隻是一眨眼,此後那一大一小便留在北海。當然,他們事先聲明,有朝一日心疲,但要隨意離去。

這一大一中,大的乃是一美的不像話的女裝道人,聽她自弓稱呼其名為宵兒,而那個小的則是一童子模樣,自稱貓兒。

話歸正傳,彼時無名仙山之上,那一大一小正好對上兩個妖身。那兩個妖身到是察覺那童子身上有一股熟悉的氣息,奈何自家玄冥島上並沒有特定的功法氣息,一千萬個妖身有一千萬個功法,老祖有言,道法神通其道義相通,至於細微末節並不在意。因此,大道三千條條可通仙道,這一點在玄冥島上最能體現。

但有一點,同為玄冥島上人,若是在玄冥島上不曾相識,彼時在洪荒相遇,當不能相識,一戰定生死也不是沒有。隻不過眼前這個小童子身上的氣息似乎有些熟悉,自己曾在老祖座下九大弟子其中之一的身上有聞。

因此,為了穩健,那妖身便選擇了年輕的女裝道人。小小童子經驗到底不足,並未從二妖身上察覺什麽不妥,但見二妖選擇那女道人不自覺“艮,的一聲笑出來。當下卻是退後一步靜等著看戲。隻有他知道眼前這個弱不禁風的女子是怎樣的彪悍。

既然無可挽回,水月率領十七仙人退後,另一方十政則獨自退後。

“哦,爾等二人卻要一起上陣?”那女裝道人看似詫異的問道。其實隻有那童子知道,這女道人其實巴不得如此。

玄冥島二妖聞言不由老臉一紅。其中一妖退後。另外一妖卻是往前一步獨自麵對道裝女子。

那女子也不多言,往那妖身微微一禮,而後直接從囊中取出一把小的剪刀。

那小小剪刀色澤金黃,其身更有龍的氣息,這一點玄冥島神獸自然而然的明了。但玄冥島上的龍還少了?因此那妖身也不懼她,徑自祭使本名寶貝護持自身。

不錯,那小小剪刀正是金蛟剪。那金蛟剪自宵兒手中拋出,轉眼便是化作萬丈。

采集www.QuanBeN-XiaoShuo.com(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