毖君與原始的一番對話宗全沒有避諱。wWw、QuANbEn-XiAoShUo、COm他們隻是想明確心口玄冥,必定將爾滅殺,將玄冥一脈滅絕,將玄冥島連根拔起,使之徹底消逝在東海、洪羊,千萬年之後,洪荒不會再有生靈知道東海玄冥島。

隻是可惜。此時機緣未至。老君心裏明了,所謂的機緣,即借勢!借天道之勢,借三界規則完全之勢,借道祖鴻鈞身邊童子未來三界主人之勢。

原始又何嚐不知。老君說完之後,原始便一直沉默。恢複了無生機模樣。所有人都在等,等原始的決定,即便是玄冥都在等,他會選擇此時決戰還是量劫之後。荒涼之地周遭落針可聞,連那呼吸聲音都不見,此時在場一眾無一不是洪荒大能,哪裏還用得著呼吸。

良久之後。原始眼中方閃過生機,算是有些活氣兒。但見原始麵對老君說道,“昔日、今日之辱,吾無能再承受,師兄可能許諾?”

原始的意思淺顯。他一個聖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昔日所謂螻蟻受了屈辱,這樣的聖人天道不庇傷,聖人怒火燒天之際,偏偏還安天道掣肘,原始簡直快要崩潰了。

但老君若是答應的話。那就是親手將人教葬送,使之與東海玄冥島起了齷齪。

老君一時沉默,那原始卻是不耐,口氣、態度、聲音都有所提升,“師兄,今日若不能應下,我絕不能就此罷休。”

看其神態,原始倒不是誇下海口,而是真的到了臨界點,聖人是那麽好欺辱的?若日後還有此等事情發生,原始已經不堪其辱,勢必在今朝一決勝負。縱然身死化為灰灰也決不罷休。老君當然聽出原始的心意,換做是他自己,恐怕一次都不能忍受,更何況幾次三番。

但老君實在不願做那打鴨子上架的事情,與玄冥不共戴天?至少玄冥還沒有這樣的覺悟。人教可不是闡教。玄冥不會正麵對抗。再說,想要從中取事,他也要有這個能力,人教此時就倆人,老君、玄都,而且曆次量劫玄都都不曾出手,在大洪荒時代算是一個花瓶式,難道玄冥親自算計老君,像算計雲中子、太乙真人一樣,他不具備這樣的能力啊。

所以,玄冥對於人教,那是不可能不共戴天的。老君心裏亮堂著呢,可是他若是答應原始,日後無論洪荒上層利益如何劃分,人教與東海玄冥島永遠也不可能走在一條路上。

比如闡教與東海這個例子。這本是題中應有之意,但老君在一瞬間竟然猶豫了,是的。他猶豫了,剛剛還與原始算計如何等待機緣,如何將東海玄冥島連根拔起,但當需要他決定的一刻,他猶豫了。

遠處的接引看得明白。老君這是在防備西極,佛教千年大興,在洪荒二次量劫之後,這些許蒙昧的天機,老君顯然有所悟。

如果,玄冥能夠改邪歸正,身在規則束縛之下,以東海實力,未嚐不可掣肘西極。不能不說身為聖人第一的老君實的太遠,遠到讓接引忌憚。

老君知道。問題的關鍵是東海那孽障會不會將自身處於規則之內。老君疑頓片刻,最終他還是想到了東海之上自己出享用那太極圖兩儀微塵大陣困住冥河老祖。似乎,無論洪荒利益如何劃分,執掌巨手的人教與東海也不可能走在一條路上。

於是老君做了決定。對著原始點了一下頭,算是應承下來,再有這種事情發生。老君會先原始而將因果接過,無關對錯。

原始得到自家師兄的承諾,這才卷起赤**瞬移而去,臨走之際,甚至都沒有看玄冥一眼。怕是恐自己壓製不了怒火,支撐不住,撲上去像人族打架那樣將玄冥撕個稀巴爛。

玄冥無所謂的聳聳肩,繼而無視對麵聖人,直接瞬移而去,對於老君的心思玄冥可沒有想那麽多,事實上,洪荒聖人的時代很快就要過去了,他無所畏懼。玄冥老祖走人,而他的子弟也是緊跟在其身後,自此,雷震子改換門庭。一場盛事就此落幕,正是幾家歡喜幾家愁。

時光匆匆。天道所謂的大勢依舊要看人族,隻有人族不斷地向前發展,天道大勢才會滾滾向前。朝歌,自從姐己二次複蘇。往後更是變本加厲。朝野上下能者俱在觀望,下位者總是在水深火熱之中。彼時天下震蕩。

南海玉皇頂,玉、材真人將最普通的長生之術傳與薑尚,卻將其扔在洞府之中,再也不去管它。但那陸壓不知為什麽對那薑尚慧眼獨識,也不計較玉林真人對待薑子牙的態度,反而是他自己每每出現在薑子牙修持洞府,將一身手段神通分層一一傳授於他,那薑尚與其說是玉林真人的弟子,還不如壓親傳。

這一日,玉林真人晨練之後與陸壓一起觀山風景色。玉林真人一邊喝著仙茶一邊無意識的說著,“道友似乎對那薑尚青睞有加,卻不知無那弟子有何出眾之處?合你我羅天之輩以及金仙)調教。眾幾年過夫卻不亞劫雲降臨吾眾玉皇頂。陸知那時光還不如觀賞景色。”玉林真人芊下之意卻是那薑子牙不堪調教。

陸壓聞言也不在意,也不多說。隻是喝了一口茶水閉上眼睛。竟不再理會玉林真人。如此,山亭之中隻有山風抖葉拍打,玉林真人自討無趣,卻也閉上眼睛享受那仙人逍遙自在。時光溜走,烈日自東往西,玉皇頂山中恢複靜寂。

突然,玉林真人徒的睜開眼猜,雙眼神光一閃而過,麵目之上卻是閃現驚異。陸壓也是緊隨其後,隻不過他的表情卻是有些驚喜有加,嘴中喃喃,“皇天不負有心人”

卻說二者為何作此神悄,卻是此時的玉皇頂已經暗黑一片,天際正有無數黑色雲彩聚集,很快,玉皇頂便陷入一片昏暗。正是仙人之劫難,是為仙劫!

話說此時的玉皇頂一共隻有三人,玉、林真人大羅天仙中期肯定不會渡劫,而陸壓雖然是金仙數峰修為。但是其距離那道天塹還很遙遠,所以也不是陸壓。那麽隻剩下薑尚一個了。

當薑子牙輕輕的捅破那一層薄膜的時候,他的身體突然輕了許多,繼而竟然不受控製的破開空間來到洞府之外。遠處依稀可見兩個影子,薑尚知道那是自己的師尊還有師叔陸壓。見到陸壓的影子他的心輕鬆了不少。

彼時天空之上的黑色劫雲也已是凝聚完畢,黑色的劫雲之內,不停的有著雷光閃動著,陣陣雷鳴之聲更是不絕於耳。閉上雙眼,薑尚隱隱感覺到體內有一種能量就像是要脫開枷鎖一般,這種感覺,很好,很奇妙。薑子牙從師叔陸壓那裏知道,當自己能夠安然渡過天劫的時候,那股能量就會像解開枷鎖一般融入自己的金丹與肉身之中,到時候自己就是曾經的夢寐以求的仙人了。

從洞府外站起身來,薑子牙隨意找了一處地方盤坐,沒有什麽寶貝護持渡劫,因為自己的師尊沒有賜給他,而師叔陸壓也說,渡劫的時候,是一個。仙人最重要的時候,莫要借助於外物。

運轉元氣之後薑尚這才將雙眼轉向了天空之上的劫雲,而此時,劫雲之內的劫雷已是凝聚完畢,整個,玉皇頂四周已是狂風大氣,天地之間就像是多了一種無形的壓力一般,讓人感覺無比的沉悶。“轟。”伴隨著一聲震耳欲襲的雷鳴聲響起,劫雲終於發動了第一波的攻勢。

人仙初成劫雷共有六道,每一道劫雷的威力都會比前一道要強上一倍左右,如果能夠安然渡過這六道劫雷,就算渡劫成功。金光閃現,一道粗達數丈的巨大雷電從天空直霹而下,其目標,正是盤坐在洞府上方的薑尚。

麵對威壓凝重的第一重劫雷。薑尚並沒有使用師叔陸壓傳授的那些手段而是決定以肉身去接下這一擊。因為劫雷一共有六道,每一道的威力都會強上許多,如果現在就使巧的話,絕對是擋不住最後幾道劫雷的。仗著人仙門檻的肉身,薑子牙迅速的將體內元氣凝聚,彼時劫雷至,在其體內兩者相遇,交界處雷茫四射第一劫雷重重的轟在美尚本體之上,其身體隻覺有一股不可抗拒力量自上而下,其體內聚齊的元氣瞬間被擊散,更恐怖的是他整個人都被轟擊從新進入洞府之內。

在第二劫雷出現之後,還會自動出現在洞府之外,不然,其身體之上有無數阻擋物,天道會視其為助力。從而加大劫雷的力度。見此情景,遠處的玉林真人默默的搖搖頭,顯然十分的不看好自己這個便宜徒弟。雖然,其渡劫的時間,也就是其進入人仙境界的時間令其驚異,但最終,還是要失敗的。

顯然,陸壓並不是這樣看,對於薑子牙的修為他十分清楚,隻是他的雙眉也是僅僅的皺著,隻因為他似乎從那劫雷之中看出一點什麽,心中有種很怪異的感覺。

雖然他沒有親身渡劫,因為他成就金仙之時,天道還未補全。但陸壓畢竟見過洪荒之中別的生靈渡劫。貌似,這劫雷之中猛含的能量並不相同。難道不同靈根不同資質遇到的雷劫也並不相同?

不說陸壓心中疑惑,但說那薑子牙被雷劈,這還隻是第一道的劫雷,但是威力卻是強橫無比,薑子牙隻感覺全身的骨格都像是散架了一般。

陸壓並未渡劫,隻是傳說度過雷劫,那雷雲之力有助於**,可惜,薑子牙卻絲毫未覺。還好。陸壓曾賜下金丹,那金丹之中便有強化**的靈藥,若不然以薑子牙的資質根本就不可能此時渡劫。

如此相比起來他的肉身還算足夠的強悍,在這一擊之下,並未受下重創。從囊中迅速的拿出幾粒丹藥。這些丹藥都是陸壓所賜,根本就是仙丹。薑尚將丹藥塞入了嘴中,丹藥剛入口,便化為一道曖流迅速的溫曖身軀,而這時,天際第二道劫雷已是轟然霹下。

這第二道劫雷比第一幾圳與更為粗大,威力顯然更為強橫。這個時候遠處的陸壓好,情急之下甩手打出一道光暈,那光暈迅速的將劫雷截住,分潤一製氐消,而另一半還是落下去。落在薑子牙身上。

陸壓皺著眉頭對玉林說道,“道友,此事似乎事有蹊蹺。”

玉林,“哦”的一聲,問道,“有何不妥?”

但陸壓行到他的聲音明顯的不在意。陸壓無奈,隻能靜靜的解釋,“道友久在玉皇頂,而吾卻是遊曆洪荒,道友不知,洪荒度過人仙之劫難者眾,但每一個渡劫的行者遇到的雷劫都沒有薑尚的重。”

玉林聞言倒是睜大眼睛問道,“道友之意,莫非這薑尚作惡,上天罰之?”

陸壓看著遠處被第二道雷劈走的薑子牙,心裏也不知道為什麽會這樣,他的心底有一絲蠢蠢欲動。又是一道劫雷下凡,其中陸再從中劫道,薑子牙再次化險為夷。

“還有三道。”無論薑子牙被轟的再慘,但不可否認。他已經當下三道劫雷,距離成功有一半了。

當第四道劫雷降臨之後,即便以玉林真人的漠不關心也看出不對,其與陸壓對視一眼,立時飛身而起來到薑子牙身邊。陸壓隔空聚集仙元之氣瘋狂的湧向薑尚,而玉林真人也是破天荒的從懷中拿出一粒丹藥打入已經昏迷的薑尚體內。

“道友,似乎天道知曉是你我在助,是以這劫雷過重。”陸壓皺著眉頭撇嘴,心道你助了什麽?如果說是我施展手段分潤一半劫雷也就罷了,但是這薑子牙的劫雷似乎從一開始便霸道之極,與自己的助力。

在兩大仙人助力下。美子牙的身體恢複了一些慢慢睜開眼睛,繼而才從被轟出的深坑之內跳了出來,由於身上的衣服被轟成粉碎。他的身上已是一片精光,不著寸縷。感受著四周狂風帶來的涼意。薑子牙心中不免有些鬱悶。在師尊、師叔的麵前竟然如此短了麵皮。薑子牙紅著臉勉強對著玉林真人與陸壓施禮。

施禮之後卻是背對二人,這個時候第五道劫雷來了。薑子牙正要施展術法,卻被陸壓從後抓住雙手,在其耳邊說道,“這劫雷詭異,這一道還是你讓我來吧。”薑子牙當然不敢不從。

三十三天天庭之中,昊天與瑤池正在奮筆疾書,欽定三界規則。人間界帝皇,地府閻王。天界三百六十五正神,一一定下,各種規則、秩序,都需要一一挑明。而後在機緣至眾神上任之後,將規則一一完善,查漏補缺但須上報。二者真正該日理萬機,彼此探討。

彼時昊天突然臉色驟變,眼神之中竟然流露出驚駭。瑤池見了心中奇異,連忙詢問此時為何。那昊天尚未來得及回答,卻見兩件灰色光芒從昊天的識海飛出。沒消失不見。昊天調動神識,卻發現在那兩件物什之中留下的元神印記早已經不見。再怎麽聯係。那兩件物什都是無所回應。

昊天大駭,那兩件物什正是打神鞭以及天書封神榜。他心中急思,此時的洪荒還有誰能有這等手段?難道是東海玄冥與太暉?不能,昊天又將這個猜測放棄,但幾個聖人卻是萬萬不能。瑤池相詢,昊天托盤而出,良久之後瑤池突然說道,“那天書封神榜上有三百六十五正神名號,彼時洪荒量劫以至,相必是那代天封神之輩降臨,道祖留下玄關,隻待應劫之輩。”

昊天聞言當是大喜。細細思索卻又有道理。當下將那昊天鏡祭出,

玉皇頂,第五道雷劫到來,陸壓將那薑子牙拖拽,是想將那劫雷收了,雖然他的斬仙飛刀厲害,但盛放斬仙飛刀的葫蘆也是精品,收取小仙人劫雷,隻是一個意念而已。劫雲之中,雷光爆閃,第五道劫雷已是瞬間凝聚。這第五道劫雷足有丈餘粗,威力比第四道劫需要強上一倍不止。“轟。”又是一聲顫動了大地的雷嗚之聲響起,那第五道劫雷終於朝著薑尚直霹而下。丈餘粗的雷芒看起來聲勢無比的驚人。看著越來越近的劫雷。陸壓念起咒語,

斬仙飛刀的葫蘆打開,那劫雷竟然紛紛往葫蘆而去。

便在此時。天際雲彩後方竟然聚集了大量的能量,這些能量的聚集也隻是一瞬間而已。待那劫雷出現在薑尚麵前,雲團之中的異物陸然放大,繼而竟然將劫雷阻擋。

那是一長長的鞭子,這鞭子比那玄冥手中的九子鞭還要長,盈盈灰色光暈,竟然足額。第五道天降劫雷眨眼間便被那黝黑的鞭子吸收

此後更令人震撼的事情出現在眼前,那黝黑的鞭子竟然像寵物一般乖巧往薑尚懷裏一鑽。

玉林真人與陸壓但見這寶物自然驚奇,那其中甚至有先天氣息,玉、林真人眼中甚至射出凶狠。

更多免費小說,請訪問www.QuANbEn-XiAoShUo.com(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