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冥傳授弟子大道道基,修身養性之法,練氣之法,錘煉元神之法,但偏偏沒有傳授弟子廝鬥之法。wWW、QuanBeN-XiaoShuo、cOM而且玄冥島先天之地成千上萬的法寶玄冥也都沒有拿出來一件賜予一眾弟子,就連先天寶物青蓮蓮莖這一次都被他存放在先天之地。

所以此時就連玄冥身上都沒有任何一件法寶,更別說那九尾白狐了。

玄冥第九弟子那九尾白狐生性委婉脾性溫和,誰都不知此次她是入了什麽心魔。自玄冥千萬年之前就把一眾弟子帶來玄冥島,而玄冥島上禁止生靈自相爭鬥,玄冥島簡直就是仙境是聖地,是安全的代名詞。

而茫茫洪荒則不同,相比於後世他靈氣充盈,但也是危機濮存。與大自然的爭鬥,獸性大發時同族爭鬥廝殺。物競天擇或是物境天澤是相通的。環境塑造人同樣塑造生靈。

白狐是被圈養的,即便是洪荒異種,她也是被圈養的洪荒異種。

而麒麟壯漢這時這是出丅猛虎。是比猛虎還生猛猙獰的麒麟,麒麟與猛虎不個檔次上的。

九尾白狐怒極一拳打出,她這一拳並不是真個的用本體擊出,而是元神意念揮動體內金仙初期的仙元之力,金仙初期一身仙元之力何等磅礴勢氣。但可惜對麵的麒麟壯漢同是金仙初期實力。

九尾白狐除了一身金仙初期的修為,隻剩下魅惑天生,但顯然白狐此時尚未全部融會貫通她的天賦異稟,何況此時氣氛縱然她使出天生媚惑,那麒麟壯漢怕也是無所畏懼。

因為他此時同樣在盛怒之中。隻見這麒麟壯漢抖手揮出一股氣勁便以化消白狐的一擊,隻是因為二者同是金仙初期修為,他的回擊並不能對白狐造成傷害。

俄而麒麟壯漢抖身一變化為本體正是那天地初開誕生世間走獸之首的神獸麒麟。那麒麟雖說是後世傳說中的仁獸乃吉祥之寶,但其集龍頭、鹿角、獅眼、虎背、熊腰、蛇鱗、馬蹄、豬尾於一身的威靈比上那溫和嫵媚的九尾白狐,兩者自是不可相比較。

麒麟壯漢幻化本體那上古神獸的威勢一覽無遺。玄冥九弟子九尾白狐,在先天上就是不足,在麒麟壯漢幻化本體之後便下意識的後退一步,花容月貌之中便參加些許蒼白,並不是懼怕這隻是她的本能反應罷了。

玄冥麵無表情的搖搖頭,暗道這真是憑空出現的因果啊。也罷,如果此時置之不聞緊隨其後的因果糾纏恐怕會越來越重。隨即玄冥伸手一指,“咄!”一股龐大的神念憑空出現擋住那正要撲上來廝鬥的麒麟。隻見那麒麟毫無反抗之力了一個滾便化為壯漢模樣。就是這麽簡單,一隻蚊子就撂倒洪荒神獸麒麟。

要知道麒麟雖在茫茫洪荒中中抵抗自然廝鬥種族,但此時洪荒中尚未出現鬥法之事更多的隻是本體廝鬥。麒麟雖天賦傳承聞道,但並不懂得術法,縱然以麒麟比那蚊子堪堪能越級挑戰,以金仙初期直接對抗大羅天仙。但鑽研道基領悟術法而後的大羅天仙的術法又豈是他能抵擋破解的。

麒麟壯漢雖敗但身有上古神獸的氣勢,並不曾低頭。隻是目光灼灼的盯著玄冥,他亦是不知自己為何對眼前這小道心生憤懣。

玄冥剛剛未曾看破天機,此時亦顧不得自己的麵皮,見麒麟壯漢猶自狠狠地盯著自己,想到後世自己期盼那傳說中的吉祥神獸顧盼自己的家庭,便蹂身上前伸出自己的手掌將其扶起。“道友有禮了,既是同去紫霄宮何妨搭伴而去?”

隨著混沌生長洪荒遊曆大羅天仙修為心態的變化此時的玄冥再也說不出什麽低三下四的話語,若是後世的張超在此見到傳說中的麒麟吉祥神獸,怕是有兩個反應,一是直截了當暈死過去,二是馬上跪地磕頭。

玄冥此舉到是讓一眾弟子與血海老祖驚訝,他們怎麽也想不到自己的老師會是如許脾性,不見那黑龍金龍早就將碩大的拳頭握緊,恨不得上前把那敢跟老師叫囂的小麒麟的龍頭砸爛。

更為驚異的則是那麒麟壯漢,玄冥元神意念擊出很容易的就將他擊潰,縱然是殺剮亦由他。不想那小道竟仿佛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著手將自己扶起。麒麟壯漢懵懂站立,心底不知想些什麽,反正是有些不清不明的東西在撞擊著自己的心髒,煞是酸澀。麒麟甚至是以為自己被眼前這不起眼的小道施了什麽神通,對眼前這個小道的憤懣輕了許多,但對他身後一眾生靈的怨憤卻增加了不少,尤其是那天生麗質美貌無匹的白狐。

這時血海老祖說道,“兄弟既然揭過因果那吾等起行吧。”

血海老祖的意思一眾生靈俱皆不能領會,隻有玄冥點頭之後,猶自在心中苦笑,這老天爺還真是奇怪,他媽的這個坑到底是他挖的還是本人自己挖的。想當初自己去洪荒掠奪靈獸異種,為何就偏偏不見這麒麟?

不是說鴻鈞不合道天地無法則無天道嗎?傳授玄冥島生靈道基天外飛來的功德是一會,這次又一會。難道是在警告?警告他自己製造的變數?不要為所欲為?

想到這兒即便玄冥已經是大羅天仙初期修為也是滿身滿脊梁的汗。他媽的老子什麽都不想,隻是想安安穩穩的活到2年,我身上早就烙印--‘老天製造’的印記,難道你害怕老子反了天了?不用老天出手,隨便泄露個天機讓三清二佛就算是女媧也行,把自己封印在山河社稷圖、太極圖什麽的,還跑了我呢?

由恐懼化為憤懣,玄冥漸漸地好似入魔了,氣息逐漸粗重。一旁的血海老祖觀察到玄冥的不妥,但此時並未出現域外天魔,血海老祖修行之時也未曾出現過此等情況。所以他隻是用意念鑽進玄冥識海,在玄冥原神處激蕩出音,“呔!吾那兄弟,你走是不走?”血海老祖畢竟是大羅天仙的修為,剛剛雖然沒有施展任何神通,但也比少林寺的金剛獅子吼強上百萬倍。

是以隻見玄冥的身體打了個擺子感覺就像剛剛噓噓完畢,隨即清醒過來。清醒過來的玄冥對著血海老祖燦燦一笑用意念說道,“走吧大哥,吾那隨身童子勞你護持一個,有勞了。”血海老祖滿意點點通紅的頭顱,也沒有再糾纏玄冥剛才是怎麽了。

而玄冥則是又出了一身的冷汗。元神被別人用意念包圍,那種發自心底的戰栗恐怕玄冥老祖從來也未曾經曆過吧?不然他也不會這麽冒失了,因為玄冥知道至少這個時候的玄冥老祖不會對自己產生什麽惡念,將來因果糾纏之下就不好說了。比如老天爺將來讓他對自己的青蓮蓮莖對撇子了,自己難道還能把青蓮蓮莖拱手送他?四大先天至寶其三都有鎮氣運的功效,那自己這青蓮蓮莖能不能鎮小小玄冥島氣運呢?如果不能,自己再把功德輸入呢?

反正現在玄冥對頭頂上這個賊老天是即恐懼又感激又怨憤,還有一點點的防備。隻是一點點是因為玄冥認為就算十點點,如果這個賊老天想整自己也是防備不住的。

他就想不明白了,既然這個賊老天把自己用直升機空運到混沌乃至洪荒時代,那為什麽還要盯緊自己呢?當然現在頭頂上這個賊老天並不是鴻鈞,這一點玄冥是可以肯定的。因為隻得四九大道的鴻鈞對待別人可以翻手為雲覆手雨,但是對待自己恐怕就不能那麽順心了。

滅掉自己可定是舉手之勞,但他不會有糾結這個因果的機會的。一個是因為自己就是變數,徘徊在以他為基準的天機之外。再一個是因為自己的本體那隻大蚊子未來還是他平衡佛道二教的棋子。雖然那隻蚊子隻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但此時的玄冥對天機的理解當不是初中文化水準,多米諾骨牌效應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再說了吸食西方佛教的鎮教法寶十二品金蓮其中三品這也算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嗎?

滿懷心事與委屈憤懣的玄冥帶領一眾弟子還有那麒麟順著擎天柱往哪三十三天之外。意料之中的天地至猛至烈的罡風被玄冥與血海老祖分擔大半,一行中的麒麟在越來越艱難的行進之下,被玄冥隨意的幫了幾把,也不由得心中慶幸,心道如果不是與這些神通大能之輩搭伴而行,自己這通天之路能不能走完還真是不定。

至此他心裏莫名其妙對玄冥就更糾結了。

終於,前路光亮如陽光般灑下,其中亦夾雜著無盡的仙靈之氣,比之玄冥島絲毫不差。此正是擎天柱的盡頭通往三十三天的大門。

首發www.QuanBeN-XiaoShuo.com(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