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侖山,煙霞散彩。WWw。qUAnbEn-xIaosHuo。COm日月搖先。千株老拍。萬節竹楚。“獅出拍,帶雨滿山青色,含煙一徑色蒼蒼。其中白鹿玄猿時隱現,還有那青獅白象任行藏。好一派仙家景色。

話說薑子牙上了昆侖山卻不知聖人門庭何在,隻得在那懸崖處觀賞。他知曉以聖人手段必定知曉其來意,卻不能揚聲高喝以擾其心。

果不其然,稍待片刻有那童子前來,卻鶴兒,小鶴來到身前竟然躬身道,“老祖還請道友往玉虛宮一行。”

薑子牙驚異,遂跟隨小鶴進入迷幻之地。有那玉虛宮似乎通天而去,比之玉皇頂玉林洞府不可同日而語,薑子牙目眩神迷。進了玉虛宮但見聖人端坐,薑子牙連忙下拜,稱呼,“弟子薑尚見過聖人,願聖人聖壽無疆。”

原始端坐蒲團細細看了薑子牙,俄而卻是說道,“你不在西歧輔助天定新君為何出現吾昆侖山?。

薑子牙回道,“今有截教萬仙中人仰仗旁門左道之術助紂為虐首次出現,弟子修為不堪卻不能敵,來此卻要聖人大發慈悲,提拔弟子。

元始沉思片玄,實際上卻是在思索薑子牙所說,並暗中掐指而算,良久之後方才說道,“九龍島王魔等四人非是截教萬仙核心,此四人於西歧作亂非是禍患。隻是他們騎的四獸,你生的晚未曾知道。那四獸卻是天地初開洪荒之中的傳下的奇獸,那孽障憑借本能度過一次又一次的劫難,卻是難得通靈。”

說著,原始轉首對童兒說道,“童兒,你往桃園裏把我的坐騎牽來

白鶴童紀往桃園內,牽了一奇獸卻是四不相童紀把四不相牽至。元始說道,“薑尚,也是你有代天封神修行之功,卻能折服此聖人坐騎。今把此獸與你騎往西歧,好會一會天地初開之時的奇獸。”

說著那原始沉默片玄,似乎做著什麽決定,許久之後,原始拿下決心,對薑子牙說道,“薑尚,你此一去,往無名之山過,還有一人等你。貧道將此先天寶物之中五行旗之中央戌己之旗賜予你。此先天之物內有獨自空間,此旗空間之中吾留有一玉簡,待到大難臨頭之際,當看此簡,可知良策。”

原始說道此處卻是閉目神遊而去,任憑薑子牙哀求與否,聖人都不再睜眼。

其實薑尚已經得到自己所要的東西,還想更近的一步便能不能請動闡教十二金仙前往西歧助陣,那才是萬全之策,比賜下寶物與自己強過。但無奈那聖人直麵已經緣盡。

薑子牙知道萬事不可過之,當下卻是躬身拜別,出了玉虛宮便座上聖人坐騎四不相,用那手掌輕拍四不相頭頂直角,那四不相自然知道其意,仙獸腳下紅光起,一陣雲煙,那薑子牙已經在空中扶搖直去,其速異常。

薑子牙正快慰之時卻是突發變故,四不相經過一山,此山山腳下突然一股怪雲卷起。雲過處生風,風落盡有一物落入眼瞼。此物卻是生的蹺蹊古怪,碩大頭顱像是沙漠絡駐,其麵目猙獰凶惡,頭頂有如鶴頂,須似蝦。耳似牛,凸暴雙睛。薑子牙但見此詭異之物心中卻是大駭,出了一身冷汗,其貌確實恐怖之極。

那怪物但見薑子牙路過,竟然不懼聖人坐騎,往前阻路,大叫一聲,“來著可是西歧薑子牙?。

薑子牙疑惑。道,“正是。”

那怪物聽聞二話不說張開血盆大口撕咬而來。薑子牙縱四不相稍退。腦海甚閃,卻是想到原始所賜先天寶物,旋即將神識探入寶物空間。卻說空間之中有那玉簡瑟瑟光輝,人仙神識入了玉簡之中卻見原始身在其中。

薑子牙首次見到如此神通手段誤以為聖人駕臨,卻要跪拜,卻聽聖人道,“薑尚,彼時截教萬仙之中有那心術不正之輩名曰申公豹,此時但為朝歌國師

薑子牙聞言不自覺頜首,無時無刻不在觀察朝歌事態的薑子牙當然知道朝歌國師,但卻是首次知曉申公豹乃是截教萬仙中人,此時聞聽卻是添了憂慮。彼時朝歌有那聞仲卻再添申公豹,這反商之行可以想見的卻是諸難頗多。

玉簡之中那原始神識又道,“外間此物卻是那申公豹邀請而來,莫要急切,此寶可降之說完那聖人影像化為絲絲光華,繼而消失不見,薑子牙神識主動退出寶物空間。

彼時薑子牙心有定計卻是不懼對方,但見血盆大口,薑尚高聲道,“薛障,若我之身心卻該你吃食,卻是無論行何手段都難免。今次你隻把我小小旗子拔起來,我自不言不動任你噬了。但若拔不起來,汝卻不要怨命。如何?可敢說著薑子牙將五行旗往地卜戳,那小旗亞風便長尤滑一文有餘。

那妖怪有言卻不識先天之物卻是傲然道,“汝不可悔言。”

薑子牙含笑頜首,那醜陋妖怪便伸手往五行旗而去,使盡手段卻不能拔起。便在此時薑子牙突然使了聖人傳授的祭使五行旗手段,玄奧秘術口訣念出,彼時五行旗竟然招起五雷正法,雷火交加。那狂悖氣勢往怪物身上一罩,怪物身形便以肉眼可見速度縮其中夾雜哭天搶地的慘叫,歇斯底裏。

薑子牙但聞卻毫不動容,隻是靜靜等待。許久,嘶叫之聲漸漸低落,其中傳來怪物有氣無力的哀求,“上仙饒命,上仙饒命,吾不識上仙玄妙術法,因此冒犯,還請上仙繞了吾輩。”

薑子牙不為所動,寒聲問道。“妖孽如何知我?又為何吃我?。

光華之中越來越弱小的怪物但聞薑子牙之言,聲音徒然拔高其中含有悄意,“都是那申公豹害我,原本料想其截教萬仙之輩,卻不知與我有何深仇大恨,如此害我。”

薑子牙不動聲色詢問,“他如何害你?說來聽聽。”

那怪物怒道,“上仙,吾乃洪荒異種龍須虎是也,自上古三皇太暉天地生養,采天地靈氣聞道,其中卻是欽羨截教萬仙之輩大好機緣,有聖人不分彼此傳授大道之基,卻是真誠交好其中申公豹。一日,申公豹許我,但有一日上仙薑尚來此,便可下口食之。那薑尚乃是天縱之輩,食之可延壽一萬年,但若吾安全食之,此後便能永生不死。料的此言那申公豹必傳不止一人,來日上仙行走洪荒還要小心,要知道洪荒之中不知名大能何其之多,礙其天命卻隻能喪於天劫,若有申公豹之言,洪荒異獸必定群起爾

薑子牙聞言縱使心定此時亦是心中江濤海浪,暗道好一個絕戶之計!料想自己此後卻是麻煩不斷,若認真,必定是與洪荒千千萬萬洪荒異種為敵。好一個毒辣的計謀。

這一玄,薑子牙卻是將申公豹列入人生之中第一大敵。聞仲雖然術法神通手段了得,在朝歌商湯之中的號召力無人能比,但卻是信恒心正傲然之輩,不屬於此等卑下之計策,但申公豹即為商湯國師,此時還有此等計策,豈能不讓薑子牙心驚。

薑子牙神色不定一陣青一陣白,思慮良久卻不能知曉如何破解此計,那龍須虎又是求饒,惹得薑子牙心煩,略微思索便說道,“若要我饒了你,此時便要拜我為師,並指天發誓,此後不得違逆。”

薑子牙之音落盡,龍須虎怔楞,要知道薑子牙雖然有那神通廣大寶物,但龍須虎地仙巔峰修為如何看不出那薑子牙修為臻人仙初期,彼時人仙初期欲收地仙璿峰修為為徒?他還真敢想。

無論龍須虎心中如何想,那五行旗卻不能饒他,雷電天火之力肆虐體內,龍須虎一刻亦不能忍受。遂指天發誓,拜入薑子牙門下,一生不得違逆。

薑子牙此舉卻有深意,此時其心略有定計,三界立,彼時三界之主整頓三界,秩序為上,人間還有誰能奈何自己。但此前還需借勢與闡教,至於眼前龍須虎卻是此間過度,或許還有來著可以略作解釋,便是行不通,此子也是一大助力。他從沒有想過自己還能收了地仙巔峰修為的弟子。

且說張桂芳轅門大營之內,三日即過,卻不見薑子牙出門獻了往日所應諸般條件。張桂芳心中狐疑找到九龍島四聖進言。四聖老大王魔微笑而視,自是有那自信。俄而卻是說道,“不妨,既然薑子牙已經應允,再多給他一些時日也可。”

說著王魔聲音徒然轉寒,銳聲道,“但若其反悔,失信於我九龍島四聖,吾便叫他西歧血滿城池,屍累成山。

張桂芳無奈應聲退下,他知道,王魔說的也是氣話,這樣的結果太師聞仲也能做到,但天怒人怨,朝歌必亡。更別說其中還有牽扯自身因果。

如此,又過三日,城中還是不見回音,此時張桂芳轅門大營之中糧草卻是不多,不由得他不急,若是失了糧草軍心,此行必敗無疑,沒有兵將難不成還要四聖出手將西歧拿下?但張桂芳想到王魔嘴臉卻是生生忍住前往尋找的想法,忍住急切焦心等待。

又過三日,四聖之中的楊森卻是急切,這事關九龍島四聖麵皮問題,你當日應下卻是三日,此時卻是九日已過,汝不見蹤影聲息全無,難不成是在耍弄我九龍島四聖?

采集www.qUAnbEn-xIaosHuo.com(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