輛歌都城城下。wWW,QuanBen-XiaoShuo,cOM紂王自恃共高人膽大,出陣詳戰北海袁賠出不想卻被圍困。

彼時朝歌城中諸將救援,伐商一軍有哪吃、楊戩、黃天化、韋護同時躍出。

而在這時北海三十五騎突然爆發出駭人氣勁與流光。有那天地皆顫抖的聲音齊聲喝,“今日大會天下諸侯,難道我等不如他們!北海孔宣、袁洪、六怪、二馬、清源山水月來了!”

一聲震喝天下皆驚,有那聖人都是瞪大眼睛不可置信,你道荷何?那聖人們卻是至此方知,封神還有此輩尚在劫中。

西極靈山接引輕易不動聲色。但見孔宣噌的站起來,嚇了準提一跳。連忙詢問,“師兄,此等妖身有何異數不成?”

接引不理會師弟,口裏呐呐。“此子與我西方教有緣,有大緣分。卻為何此時方才出現?怪哉!

而身在戰場的楊戩更是被陡然出現的仙道之輩震驚,隻道截教萬仙覆滅,除去闡教之外,天地再無如此大能,不想此時卻出現如此之多。

一股傲氣爆發,楊戩陡然加速。一聲大喝便與三十六騎齊架並驅,倒要看看此戰闡教安能無名焉。

一瞬間,朝歌城下風雲驟起,其中更有狂暴雷霆,這一方天地似乎陷入癲狂。

隻是身為人皇的紂王一方卻是連連敗退,那些異人,非人之輩,比起楊戩、哪吃、袁洪、孔宣,如何敢比?多是手中無一合之敵。

這其中金吃與木吃風頭更勁。此二人本應殞命封神之路,不想變數出現,截教萬仙大陣與誅仙劍陣先一步出現,待截教黯然退出,誰還有手段能置闡教三代佼佼者欲死地?

身在玄冥島的玄冥無時無刻不在關注此戰,但見本應肉身身隕真靈上榜的金吃、木吃、黃天化、土行孫等輩依然無恙,卻也忐忑。

這肉身成神與真靈上榜,這其中的差距大了去了。

玄冥算一算,紅雲、石礬、未來的孫猴子,還有闡教二代子弟”比如自己的徒孫雷震子,這些個該死的都沒死,而且到現在為止,上麵那個一點反應沒有。是不是說,變數生,無關大勢所在,天道視而不。

似乎有這個可能,但玄冥轉眼又想到石礬,這一個是絕對關乎大勢的。沒了孫猴子誰還能著僧呢?

朝歌城下,薑子牙眯起眼睛看去,自西歧至朝歌,周軍出都城闖三關過五城,便沒有過此等盛況。而此時下方北海袁福通的精兵卻讓薑子牙心底發顫。薑子牙沒有絲毫念頭。會在人間逗留做一個承相。周。已經立國,北海精兵如何實說不能幹係薑子牙。但薑子牙心底就是生起疑頓,似乎有些事情早晚會發生。

不但是薑子牙,在孔宣、袁洪等人出現洪荒的一刻,洪荒大能心中念想各異,唯一相同的便是,他們徹底把握不住封神劫難的脈搏了。

話說紂王被眾仙圍在垓心,雖然不懼,但奈何彼此非是一個層次境界,看著眼前的風雨雷電,隻能無奈的閉上眼睛,全憑朝歌一城之異人拚死護佑,無奈之下紂王下令鳴金收兵。

回了皇宮,紂王卸了披掛,毫無精神的跌坐在石階上,沒有一絲帝皇威嚴,更像失了魂魄。其心中想著,“此時朝歌吾之下,忠良已盡。文武蕭條。曠己已著傷不能再上戰場。即便能上,又有何顏與彼爭戰?實無力焉!乃心無力。這一玄。紂王已經存了死誌,比惚中他看到愛妃姐己緩緩而來,待近前。卻又踏上七彩雲朵,乘風逍遙而去。

紂王在這石階上想著過往,想著想著睡著了,這一睡就是三天。三天裏他夢到許多過往,從女奶娘娘廟開始,他的夢境開始模糊,再到他睜開眼睛的一瞬間,姐己,這個讓他傾國的女人似乎真的離他而去。

紂王醒來,呆呆的看著天,好久。突然醒悟的他四處尋找愛妃。而這個時候左右有也有無數宮人急急忙忙奔走。紂王詫異喊來詢問,“爾等為何這樣急且奔走?難道是皇城破了麽?”

說話之時紂王的眼睛還在呆滯,這表明這個時候他已經不是很在意城破與否。

紂王詢臣跪下回應,“稟吾王。皇後娘娘夜裏二更時分往摘星樓而去,唯今卻不知何往。因六宮無主走丟娘娘,還恐吾王怪罪,故此奔走尋找。”

紂王聽罷卻斯早已知曉,有些失落。眼神之中再無神采,神情無有帝皇威嚴,更似普通百姓。揮手斥退內官,紂王信馬由韁,茫然無從的隨意走著,不知不覺間竟走上摘星樓。

想著往日歡娛,出戰前愛集淒美容顏在眼前飄蕩,尋人無果夢境猶在眼前,不覺心酸,繼而淚如雨下。沉吟十步卻作詩一首以念,玉碎香消實可憐,嬌容雲鬢盡高懸。奇歌妙舞今何在。覆雨翻雲竟枉然。鳳枕已無藏玉日,鴛餘難再拂花眠。悠悠此恨情無極,日落滄桑又萬年。

罷詩,紂王卻在摘星樓頂自嗟自歎不勝傷感。但在此時隻聽城門處雜亂,有三軍呐喊欲攻城。紂王恍若未見看見,其心知大勢已去,非人力可挽。心中唯一念想便是愛妃,心中想看來世能否為夫婦。

長聲歎頭點頭數點,長籲一聲。正欲躍下摘星樓與風同歸去。便在此時一陣妖風吹過,摘星樓前出現一個恍惚的影子。

待那影子逐漸凝實,紂王便再見申公豹。

本應古井無波的紂王卻突然激動起來,伸手便將申公豹抓在手中怒斥。“三日裏你去了哪裏?”

申公豹似乎無視往日人皇,輕輕將其手臂拽下,後退了一步,凝視紂王良久方說,“吾王,大勢已去,吾,要歸去也,特來辭行。”

“辭行?”

紂王見到申公豹頓起的雄心瞬間無影蹤,不如歸去…

想那國師手段神通可通天,三日前卻失去蹤影,此時出現讓已經萌生死誌的紂王在黑暗中看到一縷陽光。

誰知就在一眨眼,那一縷陽光便失去蹤影。一聲歎息兩種心情,一次無奈二次卻還有失望。

清風吹過,紂王手撫跨欄再一次看著自己的皇宮,自己的江山。在商湯最終國師注視下,紂王翻身躍下

首發www.QuanBen-XiaoShuo.com(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