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關前薑子牙鳴金收兵,鳴金點音不斷響起。wwW,qUAnbEn-xIaosHuo,CoM但那黃吸億葉如同未聞,這是封神前後,薑子牙的命令第一次失效。但薑子牙不怒,隻是感覺頭疼。這黃飛虎乃是天下八百諸侯的兵馬元帥,如何能是一個小小黑水關的總兵?必然是那北海主將深知黃家以及闡教子弟諸事,如此方才用黃飛虎攔路。但這一招薑子牙卻無力破解。

其實黃飛虎怒斥黃天化為逆子也是太過冤枉他了。想當日黃天化知曉薑子牙要率眾伐北海之時,當時便提出靜在家中坐,獨待承相喜訊之言,理由便是其父黃飛虎自朝歌叛逃之後便入了北海,此一去便要父子陣前相見。黃天化不能等到那一幕,並且相求師叔,到時饒了父親黃飛虎一命。可惜薑子牙知曉那黃天化本應是真靈封神上榜,此時肉身尚在如何敢放縱這最後一次機會?而且榜上有名者便有五嶽之首正神黃飛虎,如此正好合緣。不過到時隻需令其陣前勿要相見罷了。

但此時,父子陣前相遇了。薑子牙擺手,鳴金之聲頓落。

靜寂,陣前父子對視,其身後將士皆撤走。

“父親,棄暗投明吧”。黃天化凝實自家父親,臉色複雜的說道。

原本黃飛虎對黃天化也是有內疚的。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師命難違,自家孩兒亦是無可奈何,可以說,黃飛虎很體諒自己失蹤卻突然成就仙道的兒子。但黃天化一句話吐出,黃飛虎便是大怒。

什麽叫做棄暗投明?周姬發是明?袁福通是暗?

人無信則不立,國亦如此。不是說總是拿“信,來說事兒,也不是說對於姬發隻能拿信來說事兒。他便沒有別的缺點了。但袁福通沒有。實實在在的沒有,這一點黃飛虎很是明了。

但周姬發呢,除了無信之外還有“不仁。試想,天下剛剛太平。他周姬發擅自挑起戰爭,他知道這一場戰爭會死亡多少人嗎?十幾萬或是幾十萬,也不是不可能的。這些都是在周姬發的一念之間。

是以,黃天化一聲棄暗投明,黃飛虎怒了!隻聽黃飛虎沉聲斥道。“我兒,何為棄暗投明?但若今次我兒能夠說服我,為父便陣前倒戈。帶著你的三個弟弟還有眾多叔叔投了薑子牙,如何?”

這一番話黃飛虎是鎮定自如和如春風不帶一絲怨憤的說出來,所以黃天化大喜,不知道老夫心中怒火。當下便要勸降自家父親。

可是他想到父親所說的這一次是怎麽個棄暗投明,黃天化懵懂了。

是啊,他根本找不出袁福通的錯處,那袁福通愛民如子之名僅次於前西伯侯姬昌。且從未殘暴殺民,亦未曾不珍惜羽毛飲酒過重殺伐自家手下。這樣一個人,你讓黃天化這個整日接觸仙道之輩如何能尋破綻。

原本,無需如此費事,隻需以勢壓人無關對錯。但此時他麵對的是自家的父親,他如何能以勢壓人?

所以,黃飛虎一番話後,黃天化便陷入沉思。良久,黃天化卻突然想起薑子牙,眼前一亮隨即高聲喝道。“師叔,親征朝歌之際師叔曾羅列紂王十大罪狀,今次可否羅列那袁福通十大罪狀?如此,吾那父親便陣前倒戈。”

薑子牙聞言恨不能上前抽出刀來,將黃飛虎一刀兩斷。黃天化傻嗎?能夠踏身仙道自然不傻。之所以能問出這話,卻是因為心中悸動。若黃飛虎陣前倒戈,父子二人同在薑子牙帳下效力,必是佳話。反之,父子二人陣前交戰,無論姬發、袁福通誰對誰錯,錯的一定是黃天化。這一點,黃天化心知肚明。由於所欲所以尤畏。毒天化高聲叱喝,兩軍十五萬兵丐無人不知,當即豎起耳朵。誰不想伺候一個明主?鳳凰還擇木而棲呢。

但薑子牙啞口無言,縱然是他滿腹機變,此時再兩軍陣前亦不能隨意給那袁福通羅列罪名。不然嗎。此次伐北海隻會適得其反。他不知道整化十二路諸侯子民都在天師教下控製,他心中憂慮所謂的名聲,做給北海子民看,隻是個笑話。

這時,陣前傳來黃飛虎一聲狂笑,“我兒,既然不能勸服為父。那便隨我再去如何?也算是棄暗投明。”

黃天化臉上青一陣白一陣,腦中已經亂了,回頭看看薑子牙,不知如何是好。薑子牙恨不能將其碎屍萬段,剛才叫你回來你不回來,這個時候做這個樣子給兩軍十五萬將士看,看吾等缺了“理。“德。?

這個時候黃飛虎卻突然緩解這個尷尬,但見其催馬上前,竟然無視呆滯的黃天化,直接用手中兵器磕上頭去。那黃天化雖然呆滯,而黃飛虎也有人仙修為,但那黃天化到底修為深厚,其父兵器襲來,他隻弈旬書曬細凹曰甩姍不一樣的體蛤凡兒真的揮弄。待回討神來。卻醜黃飛賞手中兵器凡經飛丫旭叭…從馬上跌落,人雖未傷,卻也狼狽。

黃天化大驚,卻要下馬往前攙扶。這時卻聽黃飛虎動用神通,以兩軍陣前將士都能聽到的聲音說道,“黃天化,你要弑父嗎?”

黃天化再次呆滯了,他怎麽也沒有想到自己的父親會當眾詆毀自己得兒子,這個時候的黃天化腦子突然受激,心中想到,定然是他喜歡三個弟弟,不喜歡自己,既然陣前相見,他又使出這等計策,當是可惡。我該當上肅殺之。想著,黃天化真個目露猙獰的往前數步

但隨即又有一個聲音在心底說。不可,那是父親,雖無育德卻有生養毛恩,不可不孝。

就這樣黃天化站在黃飛虎麵前臉上變換著臉色,一時猙獰,一時濡幕。

便在此時,從天外飛來一件寶物。卻銀錘,那銅錘有八棱。隻有人身手臂長短,截麵多了所以從每一個角度閃爍日光。別看那銀錘細發落時無聲無息,若截教三宵娘娘從封神榜中出來,必然會認得此寶實是靈寶之列。

說時遲那時快,八棱銀錘閃爍銀光而來,身後有那楊戩一聲高喝,“師弟小心。”

黃天化在最後的一瞬間醒來,眼中從迷茫恢複清明,可惜已經晚了。但見那八棱銀錘毫無花俏的磕在黃天化的頭頂。

一聲哀鳴,最後看了父親一眼。黃天化的真靈不明不白的便往薑子牙而去。剩下場上黃飛虎卻是虎目含淚,他也不想啊。但徒呼奈何!

卻說那黃天化真靈圍繞薑子牙飛了兩圈,薑子牙暫時未將封神榜祭出。而是令清福神拍鑒用百靈幡將黃天化裹住。他預測,黃天化此番雖說死的冤枉,但此次伐北海必然不會隻有黃天化一人殞命。

消福神拍鑒接了命令隨即打開百靈幡,卻見黃天化真靈最後望著還在戰場上站立的黃飛虎,隨即在虛空之中跪拜九次。之後方才踏身百靈幡這個暫居之所。

而這個時候,薑子牙敏銳的感覺到戰場雙方將士的情緒皆悲,細細想來卻是為黃家父子所悲。天殺的戰爭,若不是此戰,黃家父子如何會戰前相對?如何又能父子別離?若不是周姬發

薑子牙但見大駭,他那裏敢讓這種情緒蔓延,說不得一個引火,自家十萬兵馬便炸營反了姬發。當即薑子牙吩咐即刻收兵,改日再戰。

轅門大營帥帳之中,薑子牙靠在虎皮大椅上悵然呆滯,俄而卻是仰天一歎,“師叔,此次天時地利與人和皆不在我啊。飛熊心中有物。如何能揮灑自如,興兵之事卻不能敵武成王。”陸壓聽聞卻不置可否。唯有哪吃聽聞卻是尖聲吼叫,“師叔,為何人和不在我方?那武成王亦是狡詐之輩。竟然利用父子親情,請了神通者暗伏陷害自己的親生兒子,這等奸詐無情之輩所在還能有了人和?此子當早日鏟除。師叔,請允許哪吃明日上陣掇戰武成王黃飛虎

薑子牙沉吟,往陸壓說道,“師叔。您看如何?”

陸壓沉思片刻說道,“如我所料不錯,明日無論何人上陣,那黃飛虎必然不會再拋頭。”

薑子牙詫異道,“為何?今日吾見那黃飛虎竟然已經踏身仙道,不知得了何種機緣。人仙修為已是縱橫人間,師叔為何說那黃飛虎不會再上陣?”

陸壓輕輕一笑,“吾發覺北海還有高人,隻是此人自傲。想著,既然你來伐我,吾便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但看手段爾。至今,賢侄出招兩次,卻被封回。吾有感無論賢侄出招幾合,對方都會見招拆招,不會重複使用

薑子牙聽聞不怒反笑,“是嗎?如此一來卻是激起小侄的心氣兒,不知這小的北海有什麽樣的籌碼,卻能抵擋背靠三教四聖以及擁有三百六十五位正神的封神榜?不見那黃天化雖集隕,若飛熊願意,明日那黃天化便能再出戰,且是不死之身。他,憑什麽贏我?”

其話語之中含著無盡的自信與傲氣。帳中闡教一眾弟子詫然的看著薑子牙,其實薑子牙少有如此狂傲之時,隻是此時的薑子牙在陸壓麵前卻像是一個小孩子,當日若沒有陸壓。薑子牙自己都不知道輪回在何方。所以,薑子牙此舉便有讓陸壓看著。當日你沒有走了眼光的意思。

陸壓如何不明薑子牙心思,寬慰之際點頭表示當如是,隨即徑自說道。“正好吾亦手癢了,明日便上場走一遭,倒要看看對方如何化解吾陸壓真君手段?”

免費小說網www.qUAnbEn-xIaosHuo.com(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