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提話說的誅,且露骨,可以說宗倉沒有將他臭天眾個樂公側二界之主放在眼裏。WwW、QUaNbEn-xIAoShUO、cOm

當下昊天麵上依舊不顯,也沒有笑意,絲毫看不出來他內心的想法。

但,他的心裏卻在冷笑。

若是齊心合力,為的還是三界的規則,將那毒瘤鏟除。他昊天,求之不得。

為了這些,我忍一忍那也還罷了!

但,你們一個。兩個,這麽的勾心鬥角,雖然說有益於我去玩穆平衡,但會壞了天庭根基的,不是那麽個事兒啊。

現在還想把主意打到我的頭上。那好,我就不陪你們玩了

當下兩軍兵馬還有在數的幾個非人之輩終於看到了,什麽叫大神通好手段。

隻見那昊天揮一揮衣袖,在他麵前的半空中突然有一處虛空被風“專動。了。

虛空怎麽能被風舌動了呢?

那是因為那一處足足有長安軍馬轅門大小的虛空,在昊天揮手的一瞬間,突然出現褶皺,像是湖水中的波紋,劇烈時又像海浪波濤起伏。

在這詭異一幕持續時,昊天卻突然對著在場所有人轉圈稽首,一言不語,然後一甩袍子,對著那褶皺虛空,就這麽大踏步的邁出。

一步兩步三步,向上,似乎他的腳下有隱形天梯,那一座天梯從昊天的腳下一直橫亙到出現褶皺的虛空。

仿佛透明的天梯有:十三個台階,昊天一直走了三十三步,終於,他到了那一處虛空。

接下來更是精彩,隻見昊天伸出手來看似輕鬆無比的抓住一處褶皺。然後像是在塵世間凡人開啟街門一樣。一下子將那一處起伏跌客的空間推開。露出了其中黑咕隆咚的黑洞。那黑洞靜靜的呆在那裏,與周圍微風拂過平整晴朗的天空形成反比。它像是一頭遠古凶猛的巨獸。曝露著他那嗜血的猙獰大口。

然而昊天在最後一節台階上駐足不前,回過卓來,做出一副恍然的動作,然後從懷裏將那一副畫卷拿出來,像是扔掉一件令他惡心的東西一樣,將其拋落塵埃。

空中響起昊天絲毫不遜於聖人那無上威嚴的聲音。“薑飛熊聽命。”

在這一刻,昊天居高臨下,俯視老君,俯視接引,俯瞰整個洪荒,帶著那一往無前的崢嶸氣勢,君臨天下!

老君麵上不顯,心中卻是震驚,還有一絲後悔。接引麵上不顯,心中卻是不甘。準提麵上不顯,心中卻是憤怒。

原始自從衝冠一怒闖東海之後。根本就沒有了沉穩,一切喜怒皆在麵上,此時他的臉上卻是複雜,有震驚,有不甘。有憤怒。

但這一切都不重要了,昊天不會在乎了。現在的昊天未必就懼怕你聖人。

“薑飛熊,代天封神乃是爾使命,此命數不可改變。待二次封神完畢之後。爾,手持完整封神榜,全部三百六十五位正神前來三十三天見我。”

昊天的話落下,原始的腦筋轉的最快。昊天話中的意思也就是說。這二次封神與我無關,待三界天庭立,我隻要完整的可供我驅使三百六十五位正神的封神榜,至於其他一概與我無關。

那麽與誰有關呢?

憑借長安八百諸侯想要伐北海,那絕對是不會成功的。

那麽,此時四聖三教之中,有條件出手的,也就是闡教還有二代弟子可以施出援手,難不成還要聖人親自出手?而且闡教三代弟子早已經在伐北海大軍之中了,如此一來,合著闡教成了天庭免費打手了。你讓原始如何甘心?

但是,誰最想封神完畢,三界天庭立?

是的,這個人,絕對不是昊天。

武許老君最無私,恐東海妖孽霍亂洪荒,而出手企圖將其滅殺,徹底誅殺隱患於萌芽之中。原始則是私心、恨意,他恨不得將玄冥戳骨揚灰。接引準提則是害怕通天的報複。

所以說,想要三界天庭立的是昊天,但最想封神完結的卻是四聖。

隻有封神完結三界天庭才會立。規則之下,玄冥、通天則無所遁形。即便封神榜三百六十五位正神不能全部出手,但是有三教四聖還有十萬天兵天將,更有天道天眼懲罰。

如此大勢,即便女媧、太暉、冥河、玄冥、通天,這等實力,也要如摧枯拉朽般灰飛煙滅。這是絕對的、必定的,毫無餘地的。

但是現在,昊天撒手不管了。

原始看看老君,即便老君麵上不顯氣勢不露,原始也能知道,老君並不能拿昊天怎麽樣。

是啊,當年那一個隻道祖身邊的童子已經成長起來了,他可以無視這一幹師兄。無視所有聖人。

昊天命令完畢之後,眼看著薑子牙默默的接玉帝第一道聖旨。而後很是滿意,頗為鎮定的走進黑洞。還不忘了回身把那褶皺的空間大門帶上。

就這樣,昊天留下一個難忘的背影,還有一灘亂事走了。

拿話杵吧昊天的準提目瞪口呆。偏偏他也知道錯在自己,被大兄接引橫了一眼便不敢再言。

既然昊天將事情都丟給薑飛熊了,這本是他的命數,這便不甘我等之事了。至於孔雀大明王,你薑飛熊能求到佛教頭上。那麽此人還是與靈山有緣。若是闡教十二金仙出手拿下他,那麽就當這個孔宣與玄冥那蚊子一般是個變數吧。

經過剛才昊天的無視,接引認為。這件事西方靈山不宜再過多牽扯其中了。當下接引帶著準提告辭離去。

紛紛擾擾就這麽靜了下來,老君也多無奈,當下轉身離去也沒有吩咐薑子牙關於二次封神如何如何。

原始看著空蕩蕩的四周,都走了,二封神還不是得靠闡教?難道西方靈山還會派遣什麽觀世音菩薩那個叛徒前來?不知道她再臨東勝神州見了這些三代弟子是不是還能抬起頭來?

原始想著這些年得得失失心裏不痛快,關於闡教做打手的事情也不放在心上了,當下興致不高招呼不打也走了。

薑子牙還是。拜在地,這一轉眼,所有聖人都走了,而身後還有一幹闡教子弟大大的鬆了一口氣,然後眼巴巴的看著自己。

這個時候薑子牙卻站了起來,輕輕的將身上的灰塵拍打,然後突然暴口,“還看什麽?走吧,對麵那孔宣難道你們誰還能降服嗎?”

闡教一幹小輩連忙低下頭,悄悄的吞下吐沫,心裏都有窩著心氣兒。

想一想這一次伐北海,從頭到現在都是受製於人。明明隻有七十二諸侯一府之地,偏偏頻頻出現變數。北海龍宮之主、女娼、黃飛虎。這一次更加離譜,居然連截教教主通天聖人都出來了。

難道這區區北海比六百年氣候的商湯朝歌更難殺伐?

再回頭看看遠處黑水關城門下站著快要睡著的孔宣,他們都泄了氣。完全沒有聖人子弟闡教門人的心氣兒了。且在心底呻吟,可以想見。這個孔宣見了聖人不拜不怯。而被黑水關總兵一聲令下,以如此修為如小廝一般任人頤指氣使,還無怨言,那麽眼前這黑水關中大能還會少嗎?

看小說請到www.QUaNbEn-xIAoShUO.com(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