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霞洞在覆船山尾。wWW!QuanBen-XiaoShuo!CoM因常有霞米照耀而得蟲瓚矩製幾人對玉泉山金霞洞的解義。

而薑子牙自然知曉真正的玉泉山因何而得名,那是因為這裏隱居著一位大能。這位大能乃是聖人子弟。其修為更是高絕,手段絕對通天。闌教有那十二金仙,而此人更是名副其實的十二金仙之首,即便是聖人首席大弟子廣成子都不會介意這個說法,因為他是真實的。那麽此人名號便呼之欲出了,正是闌教二代實力第一的玉鼎真人。

而由玉鼎真人調教出來的弟子恰巧也是闡教三代弟子之中的第一人。這不能說是巧合,隻能說是玉鼎真人授徒有方。

話說這一日薑子牙借著土遁來到玉泉山下,猶疑許久,最終卻是毅然決然的踏足玉、泉山。

無論什麽原因,既然幾位聖人沒有出手的意思,而且二次封神還要繼續,那麽薑子牙便要自己想法子。

薑子牙自下山開始便對闡教有著一種莫名其妙的情緒,所以需要他想法子,他第一時間便想到闌教。

既然闡教教主不出手,也沒有囑托闡教子弟不許出手,那麽他便想起名滿天下的十二金仙。

雖然此時十二金仙已經分崩離析,但畢竟名頭在那裏呢。

而且這玉鼎真人乃是闡教二代弟子第一,說起來在那洪荒大能裏,他們這一代。不過是差了老君的弟子玄都一籌而已。

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玉鼎真人的得意弟子楊戩,被捉走。且至今下落不明。

一切不論,其實單單這一點便已經足夠。

當日曾聽楊戩訴說,恩師對待弟子甚是嚴明,有著嚴師之名,但玉、鼎真人對楊戩卻是寄托太大希要。對楊戩亦是煞是喜歡。

所以,如今玉鼎真人得知楊戩下落不明,必定大怒出山。

不要說掐指而算,那楊戩生命中確實不應該出現這一劫難的。那麽。大能們想要掐指算出楊戩身陷,如何能夠啊。

是以”薑子牙在煩躁三日之後,最先想到的便是這玉泉山金霞洞。

比。,萬

那玉泉山下薑子牙也隻是猶疑片刻,隨後既然上山。行至山中一如仙境。四下迷蒙之際,在薑子牙的麵前右方百丈出。一丈樹藤突然躲開。從中曝露孩童臉麵。

這小小孩童約有四五歲,生的卻是鍾靈毓秀長愕靈氣逼人。薑子牙一件這童子便知來曆,人世間凡人如何能生養這孩子,當是那金霞洞兩旁童子。

當下薑子牙大喜之極,快跑兩步上前舉手為禮說道,“這位童子。這位童子,老道有一事借問。”

那童子聞言眨巴眨巴眼睛,平靜的看著薑子牙。薑尚連忙稽首道,“敢問這位童子,此處可是玉泉山?”

那童子聞言點點小小頭顱,沒有再言語。薑子牙又道,“那不知此山可有一處仙府名為金霞洞?”那童子聞言便又點點頭。

薑子牙見了自然大喜,忙說道,“煩勞仙童引領往那金霞洞而去。拜見玉鼎真人,便說其師弟薑飛熊來訪。”

這個時候那童子才知道眼前此人與自家老祖相識,當下也不敢怠慢。隨後引路往金霞洞而去。

金霞洞外,薑子牙隻是等了片刻。那量子去而複返,並引著薑子牙進入洞中。再見玉鼎真人,薑子牙終於鬆了一口氣,連忙上前稽首見禮。“師兄,一向可還安好?”話說滿洪荒能夠有資格稱呼玉鼎真人為師兄的,那可是屈指可數。

那玉鼎真人從不待見外客,一心潛修,才有今天闌教二代實力第一的殊榮。隻不過薑子牙來訪,玉鼎卻不得不放下一些規矩。“師弟安好,不知師弟來此有什麽話說?”

其實玉鼎真人再見妾子牙便隱約知道出了事情。薑子牙整合十萬軍馬還有闌教小輩伐北海他是知道。但滿洪荒大能、非人之輩都知道都在注意的事情,偏偏闡教上下都不在乎,不知道什麽原因都沒有放在心上,或許是因為知道自家實力相信自家子弟實力,但奇怪的是,明明一再受挫於北海,但走到現在為止。闡教二代一個主動出現援手的沒有。

其實這一點也非常令薑子牙疑惑,他甚至有些惱怒,自己決定,隻此一回拉下老臉前來,若有下次,必然派遣闡教小輩前去相請,請來便罷,請不來直接往昆侖山跟元始天尊要旨意。

玉鼎真人詢問,薑子牙的回答跟北海總管半政一個德行,來求就不說求救,偏偏要往施恩上麵說。其實也怪不得薑子牙,薑子牙實力雖然低微,但對於未來三界的地位。任何人都不認為會與其實力掛鉤,若是能施恩於此人,那麽未來三界立,日後必有回報。這恐怕也是闌教二代子弟不願意主動出手的緣故吧。

當然,這隻是薑子牙自己的推測,不敢說一定。但薑子牙卻長了記性長了心眼,話說這二次封神又不是我薑飛熊一個人的事情,出事了。憑什麽要劃已你們人情啊?

是以,薑子牙的話說出了就變成了。“師兄有所不知,飛熊伐北海之行,在那黑水關前卻是遇到異人。此人從未聲顯與洪荒,但卻是大神通者。那楊戩侄兒因為大意卻是被其降服,飛熊慚愧修為不濟,不能將楊戩侄兒救出啊。”

薑子牙話落,便見到玉鼎真人眼中閃爍奇異光彩,並奇怪的看了幾眼。薑子牙權當做沒有看到,當下隻是靜靜坐著,不是自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即便玉鼎真人沒有這種想法,難道別人也沒有嗎?比如經典赤精荊

這一刻薑子牙下定決心,此後再有求人伐北海這種事情,絕對派遣闡教小輩前來。

薑子牙在那動著自己的小心思,玉鼎真人眉頭蹙在一起,許久方開口詢問,“不知那異人有何手段?師弟且說來聽聽。”

當下薑子牙便將那孔宣異象仔仔細細說出,點滴不露。玉鼎真人聽完之後閉上眼睛沉思片刻,再睜眼時卻是閃過異茫,說不上是自信疑惑別的什麽,但薑子牙卻能看出,似乎那楊戩有救了。

當然,薑子牙之意自然不是單純的救助那楊戩,而是借助玉鼎真人這個闡教第一弟子之手收服孔宣這個異類。

首發www.QuanBen-XiaoShuo.com(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