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海黑水城外的長安轅門大征軍從卜係下從裏到啡哪小詐著一種煩躁的情緒。wWw,QuanBen-XiaoShuo,cOM

這一點在非人之輩中尤為凸顯。

闡教小輩向來自視甚高,即便對戰截教萬仙也沒有遇到這種事情。自開戰伊始,區區北海麵前,自家一方就沒有抬起頭來過,且接連受挫。莫名其妙的招惹一個又一個大神通者。

若說手段,對方孔宣恐怕是最厲害的了。現在好了,玉鼎師伯師叔來了。必叫那孔宣降服,作為我闡教坐騎翱翔洪荒。

玉鼎真人隨著薑子牙來到轅門大營之中便清清楚楚的感受到這種情緒。同時他也對這個孔宣升起莫大興趣。

,正

但他也在心裏警告自己,這轅門之中對自己玉鼎真人,這個闡教二代第一的盛名太過自負。

不是自傲不是自信是自負。

這種情緒愈來愈濃,若出現意外。自己落敗,先前那種煩躁恐怕會愈來愈重。

從自家老師一怒鬧東海致使興荒生靈塗炭那一玄起,玉鼎真人便發覺一個極其有趣,但卻會讓自己冷汗連連的事情。

自自家老師聖人至尊鬧東海之後,經過千年的觀察思索,玉鼎發現。截教上下充斥的是桀驁不馴,這便是其滅亡的根基。

但桀驁不馴隻有截教有嗎?即便是最溫煦的人族都有桀驁不馴之徒。隻不過其基數過於稀少罷了。

那個時候玉鼎便想,我闡教上下又有什麽樣的性格、氣質呢?這裏所說的性格、氣質,其實就是與截教的桀驁不馴表現不同形勢而已。

後來,玉鼎真人發現,所謂的桀驁不馴本性其實不是其本性。而是自上而下充斥的情緒影響,慢慢渲染而形成。

這種群體性格是真實存在的,當他形成之後,將遠遠高與其自身本性。

那麽,玉鼎真人心中知曉了,闡教上下也有這種情緒,或者是性格、氣質,而且闡教上平這種遠遠壓製本性的群體性格是由自家老祖的本性決定的。

如此一想,玉卓的汗便下來了。

自負,始終是闡教上下充斥的群體本性。而且,這種自負是畸形的。一旦受製受挫,被狂暴的煩躁浸染,那麽來日其自負會畸形的成倍的發展,待再次翻身之後,會是另外一中令人揪心的存在。

比如大鬧東海之後的老師,致使闡教二代弟子分崩離析。

也就是說慈航等人的本性在西方佛法的引誘疑惑加持下,抵抗住闡教上下這種群體本性,但卻又不能長久抵擋,所以,慈航等人選擇了永久離開。但一般勢力是不可能抵擋闡教聖人的,所以他們選擇了佛教。佛教二母接引準提不怵原始。

除此之外,這一次也是,若玉鼎不能勝了那個什麽孔宣,闡教小輩上下便會陷入畸形的狂躁之中,那將會是致命的。

但這些話玉鼎不能對任何人說。甚至他驚駭的發現,他自己也有一點點陷入這種自負之中,在心中對那個名不見經傳的孔宣少了忌憚,多了自信,至於是自負還是自信。玉鼎真人自己都不能分清。

次日,黑水關外。玉鼎真人在薑子牙等人的目送下,緩緩離開轅門。

黑水關依舊未開啟,玉鼎站在關前,身後自有小校高聲橢戰。不一時,城門之內緩緩飛出一人那小校在玉鼎身邊耳語道,“仙長,此人便是那孔宣。”

玉鼎擺手,那小校慢慢退下。這個時候孔宣已經來到玉鼎對麵。

“闡教二代第一人玉泉山玉鼎?”孔宣的眼中有著莫名的光彩,來之前為了這個玉鼎真人,孔宣還與袁洪爭執,為的正是這個玉鼎真人。那可是闡教二代弟子第一人。三教四聖位列玄都**師之下。這一代大能可扣人之下萬萬人之上。若是能將其大落塵埃

袁洪這個好戰分子自然手癢。但被半政喝止幾次。袁洪方才按捺心中興奮。

孔宣話落,玉鼎彬彬有禮的稽首淡淡說道,“貧道正是闡教玉鼎。不知,

玉鼎真人還要再說,卻被孔宣打斷,“好了,莫要多說。

闡教上下不是有一句最經典戰前話語,做過再說吧。你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但我護北海職責所在,你助薑尚也是應當。多說無益,且做再說。”

說完,孔宣直接將其身後五彩神光祭集,五道光芒流光溢彩,一時間左右都在光暈之中。

玉鼎前來之前從薑子牙口中都有聽聞。知道那孔宣一莫名寶物乃是五彩神光,那寶貝可刷萬物。但是當玉鼎真正看到那五彩光芒之際,臉色頓變。

薑子牙、楊戩等闡教小輩雖走出身不低層次不低,但到底眼光有限。但玉鼎便不同了。那可是聖人子弟第二,那眼界直接決定層次。

即便玉鼎真人千萬年來不本出世,隻在金霞洞中潛修,但他必然見過所有聖人吧,那可是師叔,逢年過節是需耍叩拜的。

準提的七寶妙樹他聽原始說過,偏偏有見過那七寶妙樹的七彩神光。更有七寶妙樹可刷世間萬物這一說。那麽玉鼎看到孔宣亮起五彩神光那一刻起,他的心底便有些模糊的念想,眼前此人自己怕是不能降服。若師尊不肯出手。怕是隻能往西極尋那準提了。

一愣神的功夫。對麵孔宣的五彩神光已經刷來。這一刻玉鼎真人還未曾準備好,法寶還未曾祭出。他隻感覺那空間法則之力出現。

玉鼎大駭,法則之力?

這便是他自己都不能觸碰的存在,眼前這孔雀又如何能參悟?而且這空間法則號稱聖人方能掌控,而時間法則更是連聖人都不能掌控。想不到這孔雀開天後跟腳,小小年紀且是無名之輩竟然能夠觸碰空間法則。且不是一絲,龐大至極。

心中大叫不好,玉鼎臨陣經驗倒是足矣,在五彩神光刷來之際,玉、鼎在一瞬間用秘法將周身天地元氣還有自身所有仙元使出,如同閃電,甚至超過閃電。迅速的抽身而退。在千鈞一發之際。堪堪躲過那五彩神光。

孔宣的眼角輕輕收縮,心中亦是震撼。心道快了,這玉鼎距離瞬移。已經是臨門一腳,當是不可小覷。

下一刻。一個呼吸間。玉鼎真人內外都為之一滯,在這一刻玉鼎是空虛的。甚至連一個凡人都不如。一個喘息過後,玉鼎周圍的空氣都發出勁爆的撕裂聲,旋轉的氣流如同江流入海,紛紛湧進玉鼎體內,雖雜亂但卻磅礴。

采集www.QuanBen-XiaoShuo.com(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