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許是瞬間,又或許是千年,大地動懷在保拱嚇睜開。wWw、QUAbEn-XIAoShUo、COm

全然無功!

那黑線就如同不可觸摸的存在。偏偏他能阻擋所有攻擊,無論神念還是仙元,神通還是手段。

心中逐漸暴躁,他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不知道三十三天的戰況如何。不知道自家的老窩玄冥島怎麽樣了,而玄冥島下方的先天之地,以三教四聖除了老君之外,恐怕連接引都會眼紅。

雖然陷入沉思,但他的攻擊卻絲毫不停。雖然被黑線完全隔絕於天地之外,但境界在準聖之境的他紫府丹田之中還有體內各處存儲的仙元足夠他保持高強度戰鬥一年。可以想見聖人的儲存能力。除此之外還有元神,不要忘記玄冥斬卻二屍。那是擁有三個元神的家夥。雖然他的主神被禁錮,但寬廣無比的識海之內還應藏著另個元神,並且,在識海之中還有無數的先天至寶、後天靈寶。

下一刻,玄冥主神雙目如電。想要調動斬屍之元神祭出先天法寶攻擊那莫名其妙的黑線。俄而,玄冥卻是臉色一變”中驚駭欲絕,我,”被黑線禁錮的主神。竟然連一絲信念都不能傳遞給心神相通的斬屍元神。要知道在之前。即便是主神念及一,折屍元神都會合二為一,其中不會停留絲毛

雖驚,但玄冥隻是驚歎黑線的逆天禁錮之力。但並非束手無策。

寬廣無比的識海之中,滴天海浪之內。挺拔群山之中驀地竄出兩道影子,正是玄冥斬卻二屍練就的元神。

元神雖分主元神、斬屍元神,但卻居住在一個本體識海之內。本體被困,主元神陷入沉寂。識海之中雖無黑線禁錮,但斬屍元神還是不可抵擋的沉寂。

而此時,主元神蘇醒,雖然身在黑線之內,與天地相隔,但其神智卻已經蘇醒。

開天辟地斧斧刃如同蛟龍一般自海底翻騰而出,此時的開天辟地斧斧刃已非昨日畫麵,身在識海之內,他真的化作蛟龍入海。

波浪之中玄冥祭使開天辟地斧斧刃徑自往主元神黑線攻擊,他本是主元神練就的寶貝,縱然將黑線刺穿,也不會傷及自身一絲一毫。

主元神盤坐在這一方天地之中。渾身散發著那黑線的黑茫,看上去相寄詭異。在海中,蛟龍之首化作一道流光,而身後的龍身卻暗淡無光,徑自盤起一圈一圈的圍在流光之後。這一切都是在斧刃出了碧波之後在斬屍元神祭使下往這一方天的而去的瞬間完成,當流光用天眼亦無法察覺的速度刺向黑線。

沒有什麽異情,隻是黑茫弱弱的閃爍,一閃便已經不見。而預感中的聲響也沒有出現,能開天辟地的斧刃在這黑線麵前竟然絲毫方,用。流光接觸黑茫在極端的時間內燃燒了生命。暗淡無光的滑落,再無靈氣。而那黑線,玄冥看的很清楚。他也僅僅是被突破了黑茫,連那黑線的本體也不曾傷了絲毫。

玄冥臉色陰舉,但卻無奈,先天至寶的各種屬性之中,論手段神通不好下定論。但論最堅硬的不是誅仙四劍,而是這斧刃。這一點玄冥雖然沒有印證,但絕對如此。

這世間這洪荒時代最堅硬的先天至寶都不能破之,玄冥唯有長歎。

但三十三天玄冥島為難在即,他怎麽可能就在這裏浪費時間,鑽研這個狗屎的黑線。

下一刻玄冥分身元神神情堅定。隻見那身影扶搖直上,瞬間便已經靠近本體元神。

那是鏡子之中的自己,事實上分身元神的也有識海,那是微觀世界。而且分身元神也是張超,而且張超所經曆的一切。包括力舊,他都是親身經曆的,雖然事實上並不是,但腦海之中的感覺就是。

所以,黑線內的本體閉上雙眼,分身凝神觀看,心裏的感覺確實如此的怪異。若是沒有黑線的阻擋,這種感覺怕是更怪異。

良久,玄冥輕輕的伸出手。看著緊緊閉上眼睛的玄冥主神,慢慢的接觸那黑茫。不曾有一絲顫抖,雖然他並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麽。但他卻又有相當的緊迫感,因為在他腦中,九子葫蘆依舊屬於他煉製,羅天十二都是他調教出來,還有冷酷的、冰冷的卻隻與自己親熱的公檢法檢察官。這些感覺很真實,或者不應該說是真實,應當說就是真的,真正發生在他的身上。

所以他有著不下於本尊的緊讒感!

讓他不可思議的是,穿過黑茫,手還在黑茫之中,他沒有感覺絲毫不適。透過黑茫,玄冥終於接觸到這可恨的黑線。驀地,他的眼瞳緊縮。現出不可置信。

如此柔軟,如此不可思議的柔軟,斧刃竟不能破之?這必是法則之力。但法則之力又是什麽?是物質?還是仙元?亦或是神識,還是洪荒元素結合?

玄冥湊到近前。緊緊的盯著。不能看出這家夥的本質。

突然,玄冥轉過身來,赫然看到山巔的玄冥手中舉起青蓮連徑,那是主神斬屍寄托元神所在,一直都在斬屍元神的識海。

玄冥想要大喊,這黑線非至堅之物,先天手段神通不一定善”品性相繭或許可他突然想到。與牽神斷了連接。性也川卻二屍之間的聯係卻一直存在。適才親手接觸之時,這種感覺必定在同一時間在他的心底泛濫。

青蓮連徑緩緩的飛出,適才是斧刃。他化作流光,至堅、至速。這一次蓮莖卻攜帶壓天之勢緩緩而去。他的目標卻是體外。

現在禁錮玄冥的有兩處,一處是主元神,另外一處則是那碩大的蚊子本體。主元神被禁錮,無法釋放神識,本體被禁錮依然無法溝通天地。

若此時玄冥三個元神任何一個可以溝通天地的話,他那恐怖的神識隻要瞬間便能往四大洲轉了一圈。定然會發現,大洪荒時代已經變成修真界,這其中最高的修為也不過人仙之下。

當然,他也會發現一些絕對不好的東西,還有他一直以來苦苦追尋的力

心念電轉間,秀蓮連徑已經穿過蚊子的本體。青蓮連徑已經被練熟了,對於穿過蚊子的本體早已經輕車熟路。但這一次,堪堪集過那似乎很厚的本體,卻被一絲壁障阻擋在外。

玄冥元神當然可以穿透識海看穿自己的身體,在這一刻,玄冥突然想到這該死的法則之力如果將識海包圍禁錮自己這一次想要脫身是不是更加困難呢。

心裏搖首定定心神,蓮莖已經接觸,他隻看到黑茫閃爍,不管是點還是麵,青蓮連徑緩緩的壓過去。如山壓天之勢也隻不過是慢慢壓住黑茫,最後慢慢的突破黑茫融入其中,但那本應該很柔軟的黑線卻再一次僵硬。

玄冥且噓一口氣,識海之中的雙出玄妙的法訣,法訣釋放的速度已經肉眼難及,不過是三個呼吸,成十上萬的法訣形成黑絲、青灰符咒急速引入蓮莖之中。

玄冥在下,疾聲,“令!變!”

聲落,那青灰符咒似乎在蓮莖之中做出何種改變,隻見那青蓮連徑竟然在咒聲中逐漸扁平,就像是剛剛采摘的凡物青蓮被拖拉機壓了三遍。

而後那扁平處逐漸延伸,在黑線之內,蚊子的附表快速的延伸。那扁平的蓮莖長度不變,但卻以極快的速度變薄,變成了布條一般。

待布條將蚊子的表膚完金籠罩,布條之中突然亮起青絲。那青絲像是一把又一把的利刃將布條裁剪成一縷一縷。

說來話長,但眼前這一切都是在幾個呼吸間完成。最終那橫向的一絲一絲布條隔一跳二,與縱向絲線交接,無數個交接點相互連接。

驀地,符咒破碎在布條青絲體內。青絲閃過,每一個,節點閃過亮先,一網已經成了。

這是一張嚴絲合縫的網。他非常的有彈性,隻小於黑線,卻大於蚊子的本體。

這一切都是在黑線之內,蚊子的本體之外完成的。整個過程包括成千上萬的符咒在內也不過是五六個呼忍這一張網形成之時,其實他的整體已經嵌入黑茫之中,慢慢的融合。識海之中玄冥眼見,心中喜悅。神情卻還專注。龐大神識凝力而出。臉色登時雪白,嘴角抽搐。一道若有若無的巨大符咒從元神手中扯出。當符咒升空徒然變成一張巨大的天幕,如同封神榜一般的天幕。當天幕升空,形成一個蚊子本體的樣子,與本體外的那張網迎合。一般無二時,天幕徒然升空。很快消失在識海,並像過濾一樣濾過體內器官出現在那張由先天寶貝變幻的網中,二者隱隱相合。當符咒再次亮起在體內。便再無縫隙,完整統合。

這一刻,青蓮連徑經化作的亡如同活過來了,整體逐漸膨脹。緩緩地,帶著更大的壓力。

本體上,點與麵之間,玄冥選擇了麵,在識海內,點與麵,玄冥選擇了點,並且用最堅硬的斧刃。那麽這一次,麵,是否能將禁錮解開?兩個玄冥神情凝重,而主元神的眼睛也悄然睜開。

蚊子碩大、笨重、醜陋的本體之外。那一張蓮莖化作的淡綠色的網一動處,便隱入黑茫。猶豫顏色相悖,漸漸淡入之前依舊能感受那一絲綠意。

突然,玄冥嘴角一裂,喜悅之情縱之臉上。

因為他能感受到那磅礴的膨脹。同時,在同一時間,兩個玄冥的斬屍元神同時將軍需儲備庫裏的海量神識祭出,源源不絕的通過本體血肉餐入那一張網中。

那是一張可以無限膨脹的網,玄冥有信心,他能將天撐破。

隨著兩個元神強悍的神識注入,蓮莖化作的巨網膨脹的速度雖然不快,但卻一步步挪出。隱隱可見,蛟子身上的黑線已經慢慢的鼓起。雖然天地元氣還不能接觸到。但黑線與蚊子表皮的空間距離愈來愈大。這是最直觀的表現,也是玄冥膨脹信心的源泉。

不需要直接破去,隻要露出空隙,可以與天地接觸。不相信,法則可對抗天地。

斬二屍準聖通過手段神通已經可以調動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天地力量。

無關力量守但。這是相當逆天的感覺!玄冥滿意而笑……!

免費小說網www.QUAbEn-XIAoShUo.com(全本小說網 www.QUA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