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此時的東海隻經成了菜市根有源大家大戶介旁觀,而散戶人家則是神情興奮的來回縱橫,想著那些應該可以改變自己的仙家寶貝。WWw。QuanBen-XiaoShuo。COm而像三大家之類的又有神秘寶物躲藏,用一種淩厲的目光掃視整個東海,隨時能夠聚集三大家全力一擊,等著那個所謂的強者。

事情怎麽能發展到這一步,似乎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但玄其不在乎。他有傲視這個時代的武力,不懼任何陰謀詭計。不過玄冥似乎也察覺到其中某些軌跡,看似淩亂。但一絲一絲一縷一縷全都雜亂纏繞,而中心就是莫名其妙來到這個時代的玄冥,似乎想要將他困入某種境地。

那麽,趕緊來拿吧!玄冥的嘴角微微上翹,形成一個邪異的弧度。現在還是那一句話,任你十路來,我自一路去,滅了三大家再說。至於後麵會引發什麽,選冥想,無論是什麽,一定是自己需要的。

這個時代太寂寞了!玄冥根本就沒有去想老鯊魚等東海一脈內心的複雜,獲取了一定的情報,玄冥轉瞬即逝。

留下整個東海的精英分子在那裏發呆。突然,老鯊魚喝聲傳來。“自今日起,水晶宮關閉宮門百年。各位,願入我水晶宮做客的可趁此時。”老鯊魚這句話說的是東海的散修們。相信這些人隻要不傻便能從詭異的海水中嗅到天大的危機。那麽,百年消化。百年之後,東海水晶宮的實力是不是可以媲美三大家呢?

玄冥自海底升起,此時的東海上空就像是放煙花,時不時的一朵,雜亂而美麗。那些都是散修腳下的飛行法器,這些法器在玄冥與狐狸眼中那就像是玩具。

踏波而行,玄冥的耳邊不時傳來狐狸的笑聲,且笑聲愈來愈清脆長久。這代表他們身邊的修真者愈來愈多。

自露出海麵起,玄冥已經察覺到異樣。某些三教四聖煉製的空間法寶在東海上空展現了手段。絕對是三教四聖的手筆。

想到老鯊魚所說,此時的修真界以三大家為首,領袖群倫。三大家就是蜀山、青城、靈山。放眼望去,無數的修真者已經發現玄冥,他們的視線皆在玄冥肩膀上的九尾狐身上。看到數之不清的煙花,玄冥眼睛一轉,卻是計從心上來。

正踏波前行的玄冥驀地止住身形。他的周身無波無浪,身軀巍然不動,風浪卻不能浸染其一絲。隻見他雙目流露幾乎實質化的光輝直射遠處,誰也不能看到的遠處。

在那裏是一座島嶼,在這座島嶼的周邊還有無數的小島,其實就是豎立在海底的山峰,流露在海麵上的隻是山峰的一角。

玄冥元神的識海正在放映一副生動的畫麵,那是他自混沌中來。在東海立下玄冥島的前後。他的眼中閃著懷念還有一絲迷茫。

神秘空間裏小和尚看著清晰的畫麵詢問,“尊者,他要做什麽呢?我能感覺到龐大的能,甚至超過整個修真界,當然,不算三大家的天地靈氣開始運轉。它們來自哪裏呢?是不是此人身上也有我三大家一般的仙器?”

尊者搖首,旋即閉上眼睛似乎神遊而去,但這個時候老和尚身上再也沒有淡淡的淡淡。

龐大的天地靈氣開始以玄冥為中心運轉,圍繞在玄冥周遭千裏的修真者驚駭的發現,不單單是周圍的天地靈氣,就連自己身上已經練好的靈氣也在蠢蠢欲動,超越極限似乎便不能控製。

那個中心漩渦,那個強者已經成了漩渦,瘋狂的雙引周遭千裏的靈氣,然後以漩渦為中心“他釋放出來的靈氣,卻似平在一條無形的線牽引凍傑渡劫期的老朽也不能吸取。

風暴慢慢縮風浪漸遊停歇,強大的仙元之力在磅礴的神識牽引下,圍繞那島嶼旋轉,玄冥心念動,旋即深入海底。

同樣的事情發生在烏嶼四周。所有的小島都被天地靈氣圍繞。

而遠處,玄冥一動不動。

接著,這個時代的修真者見證了真正的移山倒海。隻見那紮根在海底深深處的島嶼突然越來越大,海平麵之上流露的島嶼亦愈來愈高。但如果此時水晶宮還沒有關門大吉,而海底還有妖身存在的話,他們會發現,這座深值在海底的山峰正在緩緩飛升,直到其根本業已脫離海平麵,緩緩往玄冥處飛來。

相比起玄冥島的初立,這步驟缺了靈脈,海底大山之中的靈脈。

海平麵上飛著一座山,遠遠大於大陸山川巨峰的大山。這工幕整個東海被震驚了。

這不是在陸地,上古仙人的移山倒海那是分成兩個的手段神通移山指的是在陸地上移動山峰,與眼前這個場麵可是相距甚遠。這一幕徹底顛覆了這個時代的修真者對天地靈氣運用規則。

這一幕的出現終於讓那些醉心與仙家寶物的老朽們驚醒,他們開始尋找山峰下那個看起來孱弱小年的視線死角,緩緩的飛出東海區域。但就在他們剛剛接觸到東海的邊緣之際,海麵上下突然升起一道無形的屏障。如果經曆了冷門冷大少的清源山之行,他們會發現,這道無形的屏障與那九尾狐身上的黑茫似乎有些相像,雖說不能比那變態的黑線,但其中已經有了一絲神韻。

神秘空間裏,老和尚、小和尚都瞪大眼睛,張著嘴巴看著詭異的愈來愈清晰的畫麵。三大家被震驚了,不是震驚於玄冥的移山倒海,而是那無聲無息無形無色的屏障。相比起整個修真界,得到傳承的三大家眼界甩過了修真者們不止三百條街。他們清楚的知道,那無形屏障不再他們三大家典籍記載之中。那麽個人無法領悟無法看穿,典籍沒有記載,最有可能的三個可能之一就是法則之力。

上古典籍記載,大智之輩,可在羅天之境接觸法則之力。卻還要自得道起便觸摸的自己非常熟悉元素法則,比如自人仙初期便開始修行的五行。當他跨過羅天的門檻,機緣巧合之下才有可能悟通一絲關於五行的法則之力。

說時遲那時快,整個東海都處於震驚狀態之中,不過三個呼吸。數十個山峰已經緩緩落入玄冥麵前的海水之中,一座巨大的島嶼終於憑空出現。

不知道為什麽,在島嶼落成的那一夏,整個東海都鬆了一口氣。看著那匪夷所思憑空出現的島嶼,所有人都呆滯了,久久無語。

就在這時,東海上空出現神識激蕩之音。“想要仙家法寶、可大可小的移動仙府、超越上品的仙器、一粒丹藥可成道的仙丹…諸位,可來我玄冥島。”

神識激蕩落下,一半碩大的山峰自海水中升起,然後像是一棵樹一般錄皮去枝,梭梭聲響起,無數的碎石向著東海各處紛飛,落入海水之中霎時不見了蹤影。而在半空中的山峰卻急劇縮最終一巨大石碑模樣的鐳石出現在半空。

那鐳石上有無數細小碎屑緩緩錄落”玄冥島。三個大字一筆一劃的出現在這個時代。

弈旬書曬細凹曰迅姍不一樣的體蛤

轉載自www.QuanBen-XiaoShuo.com(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