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玄冥島上空,玄冥聞及因果根源,卻是怪上那地仙之祖鎮元子欺人太甚。wwW。QUaNbEn-xIAoShUO。coM

玄冥此番卻是不講理了,他並不知曉老八猴子為何一怒之下卸下鎮元子的一條腿,其中緣由細致之處玄冥隻是懵懂。

見那鎮元子震怒找上門來便道鎮元子欺人太甚。隻因玄冥心中想的那孫猴子亦是一棒幹倒人參果樹,鎮元子礙於西方Ying威卻是輕輕帶過,直言道隻要那孫猴子治好先天靈根,他便放過玄奘。

最後觀音從玉淨瓶中倒出先天葵水精英救活人參果樹,那鎮元子更是與孫猴子結拜,生生成了準提二代。

此番老八猴子依舊是掀了靈根,那鎮元子便殺上門來,揚言滅了玄冥島,這不是欺軟怕硬的典範嗎?

如果沒有西遊種種,無論出於什麽原因,自己的弟子生生卸了人家一條腿,玄冥也不會厚著臉皮說人家的不是。

但玄冥心中實是已經對鎮元子種了印象,提前帶上有色眼鏡。

也該那鎮元子走字兒,玄冥在一旁越想越是憤怒,俄而腦中靈機一動,那觀音羊脂玉淨瓶中有先天葵水精英,玄冥島內先天之地又何嚐沒有。

鎮元子欺人太甚,人參果樹先天靈根,自己何不趁機奪了,反正這因果已經結下,就不信這賊老天能玩死我。

當下玄冥拿定主意一個瞬移便離開東海,須臾間便到了西牛賀洲萬壽山五莊觀。

當日五莊觀一戰,誇父雖然手下留情,饒過清風明月二童。

饒是如此清風明月也是傷重,那鎮元子急於報仇雪恨連自身靈根都不顧,哪裏還能顧得上自己的童子。

五莊觀唯一的寶貝人參果樹已經廢了,也沒有甚好看守的了,因此那清風明月便閉關療傷兩耳不聞窗外之事。

那玄冥一個閃身便到了五莊觀,那護山大陣被猴子破去,玄冥不廢吹灰之力便到了人森果樹之下。

隻見那人參果樹已經沒了往日風光,滿目碧綠業已消失不見,已經呈現枯萎之色。

玄冥激憤之下也顧不了許多,抖手打下法訣,青灰色仙元之力幻化巨手徑自從根部將那先天靈根抓起,而後收入袖裏乾坤之中。

彼時那清風明月二童以及遠在東海的鎮元子依舊一無所知。

對於能否將人參果樹治活,玄冥亦是沒有把握,當下玄冥閃身回到東海,瞞過所有生靈耳目便已經進入先天之地。

玄冥進入先天之地之後便自將那人森果樹放出,移植在那泉眼之處。

先天之地戍土伴生葵水皆是先天,那人參果樹先天甲乙木,與戍土、葵水相生,當是能夠成活,隻是時間問題。

將那先天之根移植完畢,玄冥便閃身回到東海。

此時玄冥島上空又是一番變化,卻是那玄冥島九大弟子老五白虎接到大老爺血神子傳信,心急之下便是全力回歸東海玄冥島。

待到得東海便見到大老爺獨鬥鎮元子,而師姐鳳凰與那莫名五行石子勉強激鬥紅雲。白虎便是怒不可揭。

玄冥教導弟子重在有情,無關麵皮。

想他在二十一世紀街上遇到別人與鐵子廝打,這個時候張超怎麽會想到二打一丟人甚麽的。自然是不吃虧為先,麵子甚麽的都是狗屎。

潛移默化之下,玄冥的這九個弟子甚至玄冥島之中一眾生靈都受他感染。

當下白虎直接從紅雲身後偷襲,一個九子葫蘆被他當成石頭一樣扔過去,那呼嘯之聲如同離弦之箭,其勢迅猛快速。

那紅雲怎能不曉有那不顧麵皮偷襲者,隻是身後那氣機極是玄妙亦是熟悉,恐怕不是一般寶貝,當下紅雲不敢托大急忙閃身而過。

這是紅雲東海之行第二次沒有接招,此番卻是激起紅雲怒火。

盛怒之下轉身見到又是一碧綠葫蘆,紅雲心中已是堅定,那青龍必與這玄冥島身有淵源。

想到此處心中的怒火不由自主的減弱過半,此時紅雲心中的這份糾結苦不堪言。

白虎、鳳凰哪裏管他紅雲心中糾結,倆個後天靈寶九子葫蘆齊上陣,逼得紅雲一而再再而三的破退。

玄冥島內石磯見來了幫手,便是收回五行頑石徑自觀看,空中那倆個碧綠葫蘆與那九尾白狐手中的葫蘆一般無二。石磯心中震撼,這玄冥老祖卻是非凡,其弟子手中個個都有那後天靈寶護持,這玄冥島弟子福緣卻是不淺。

紅雲與鳳凰、白虎放對,白虎大羅天仙初期修為加上鳳凰卻是與那紅雲持平,不複鳳凰、石磯弱勢。

雙方之勢持平穩定形式之後,紅雲悄悄鬆了一口氣,心中終於放下石頭。他心道這玄冥島一眾倒是一個模子出來的,那青龍不顧麵皮趁自己與鯤鵬獨鬥之際出手,二者聯手壞了鯤鵬性命。

此時這二位也是不顧麵皮的群毆,不知是誰教導出這不要麵皮的弟子。

他剛剛腹誹完畢,戰團之中卻是又加入一個,正是那玄冥島老七青牛。

青牛同鳳凰、白虎一般都是接到大老爺血神子傳信匆匆趕回,弗一回到玄冥島便見三師姐、五師兄大戰紅雲,說不得也是同一招偷襲,將那後天靈寶當成鉛球投擲。

卻說那紅雲亦是有了經驗,察覺背後有異,同是那熟悉的氣機,與麵前的倆個碧綠葫蘆相同,說不得又是閃身。

此番紅雲卻是沒有盛怒唯有苦笑,隻道自己入了沒有麵皮隻知道群毆的狼窩。

此番自己的麵皮也是丟盡,在這後輩麵前連連不能接招,瞧上周邊生靈,洪荒怕是已經盡聞,卻不知他們怎麽不去援手那冥河,隻知道找自己麻煩。

他卻不知那冥河乃是鳳凰、白虎等玄冥島弟子的大老爺,他們同門之間可以相互援助沒有麵皮這一說。但涉及到大老爺,這其中還有那大老爺的麵皮呢。若是沒有大老爺的首肯,他們冒然上前相助,豈不是壞了大老爺的麵皮?

老七青牛隻是金仙巔峰修為,但饒是如此,三個九子葫蘆加在一起,紅雲的境況已經堪危,幾番險些受傷。

接戰三日夜之後天平已經徹底傾斜,紅雲已經力所不及。

偏偏此時戰場卻又加入一個,卻是玄冥島老二九爪金龍。

金龍出現之後紅雲臉色已是鐵青,四個碧綠葫蘆合擊之下,紅雲險險身隕。

心中猶疑落定,青龍必是玄冥島之輩無疑,此番自己恐怕命數已盡。

卻不知這玄冥島之主何方大能,加上壞了先天靈根的猴子手中那寶貝葫蘆,還有青龍手中的加在一起已是六個,這玄冥島盛產後天靈寶不成?

還有這六個後輩,自身修為不是大羅天仙修為就是金仙巔峰,那玄冥島之主又是甚麽修為?

洪荒如此修為的大神通者加起來又有幾個?為何他們在洪荒聲名不顯?

如紅雲一般疑問的,此時東海旁觀生靈亦如是。

首發www.QUaNbEn-xIAoShUO.com(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