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天寶貝山河社稷圖空間之中,女媧深思三日夜終於拿定主意,一切隻為了自家哥哥。Www,QuanBen-XiaoShuo,CoM

俄而那女媧從虛空閃身來到玄冥麵前,雙目深沉直視玄冥片刻說道,“若是機緣成就,吾女媧欠汝一份恩情。”

這便算是承諾了,想那女媧天定聖人,即便來日她明了天機,但一言既出當是無悔。

玄冥壓製心中悸動,淡淡說道,“那麽你我這個商量算是成了?”

玄冥言下之意卻是自己那徒弟,女媧憑空欠他的一段因果他並不在意,也沒有什麽感恩戴德。那白狐狸堂堂金仙巔峰被女媧生生殺至人仙,玄冥沒有找她拚命就不錯了。

玄冥心裏沉思,這女媧與狐狸之間怕是還有因果。

那女媧如何不知玄冥心中想法,當下揮手之間便收了寶貝山河社稷圖,而空間中的玄冥、伏羲、女媧下一刻便自在不周山擎天柱之下。

隻見那女媧也不廢話,將招妖幡祭出,一指碧光直至幡體,卻見那招妖幡陡然變大,從幡體中吐出一白一青倆個影子。

那倆個影子周身纏繞玄妙小文,待離了幡體光暈,女媧的指使下自動離了倆個影子,那影子便直接落,正是那九尾白狐與麒麟兒。

白狐從招妖幡中脫身卻是看到自己師尊,說不得便紅了眼睛,俄而便是淚流。

隻見那白色狐狸本體雙膝跪地哭道,“弟子拜見師尊,弟子有辱師門煞是無顏,當是萬死,怎敢得師尊勞心。”

玄冥心裏也是難受,同時又是心疼又是欣慰。

一眾弟子洪荒惹回因果,隻有這白狐讓玄冥心疼欣慰,隻因她不讓那孔雀專美於洪荒,吾玄冥有此弟子當是有幸。

玄冥沒有說什麽,而是上前兩步把狐狸拉起,神念仔細探查,心裏歎息,卻是真個隻有人仙修為了,那女媧實在欺人太甚,若不玄冥心裏歎息,再望女媧一眼,說不出的複雜。

女媧見不得這一幕,生生像是欠了這師徒倆許多似地,似乎自己犯了不可饒恕的大錯,當下與玄冥稽首淡淡回身與哥哥回了修行洞府不提。

麒麟兒此時心裏複雜無比,話說他每次見了玄冥心裏都莫名糾結。看得出來這一次呈玄冥之情,天定聖人女媧才會將他一起縱了。

當下麒麟兒幻化人身對玄冥施禮說道,“麒麟謝過老祖之情。”

那麒麟兒見了玄冥卻是不再稱呼道友,而是執弟子執禮呼老祖。

玄冥抬頭看看他,見他並沒有與狐狸一般落了修為,知道他當時並沒有反抗女媧,雖是無力但亦無心。

心裏便是歎息,麒麟與狐狸跟腳相差何止十萬八千裏,但此番行事麒麟卻是落了下乘。

玄冥掠過麒麟淡淡說道,“罷了,此番因果雖是於爾無甘,但你與狐狸做過一場卻是屬實。而今吾那弟子受的萬般委屈,說不得便要心中記恨,除卻聖人女媧便是你了。如今汝且隨吾往那玄冥島修行,爾可願意?”

玄冥之意卻是想將未明因果扼殺在搖籃中,玄冥心裏腹誹,那天殺的老天爺,我敬你一聲‘爺’,奶奶的你就這麽暗算我。

白狐脫了大難,玄冥當是想盡一切辦法讓其回複修為,若老天爺再讓狐狸遇著麒麟,那後果玄冥也想象不到。

如此這般,玄冥索性將麒麟帶回玄冥島,二者日日相見,在玄冥的壓製下,一般不會出了甚麽意外。

玄冥如是說,那麒麟兒竟然莫名欣喜,當下跪倒應聲願意。

玄冥也不看狐狸眼中的幽怨,二話不說將那大袖一揮,青色仙元化作羽翼將狐狸、麒麟一同夾在其中卻是瞬移而去。

不周山三清修行洞府,通天了然擎天柱下一幕,卻是詫異自語,“那玄冥此番使了甚麽手段,如何降了女媧,竟讓女媧乖乖就手?”

他卻不知玄冥心中糾結五味雜陳,萬般無奈說不清道不明。

老子無語心中無物,那元始天尊卻是說道,“那女媧無端短了麵皮,必為聖人所不齒。”

通天聞言卻是奇異相詢,“師兄為何幾次三番不屑於玄冥?隻為他妖身?雖是道祖天機所示未來洪荒妖族牽扯幾次量劫,但天道至公,洪荒之中必有順應天道俯身法則之妖修,那玄冥已是準聖修為道義深知,如何肯逆天而行,白白斷了命數?”

原始深深望了自己這師弟一眼,卻並不與之口舌,卻是入定而去。

話雖不多意卻不淺,至此刻,三清分歧已經了然。

日後老子隻為人族,原始為道義,那通天竟憫那妖族,截教之下妖族過半,白白惹了大禍。

玄冥島,白狐再次踏足島上熟悉土地,聞到清新氣息,卻是兩世為狐。

心中計較,若不是師尊強壓聖人女媧,自己此番必是命數已盡,無那福緣再次執禮老師座下,此後當不能讓老師再為自己勞心。

玄冥別府,迎麵而來正是鳳凰,平日間狐狸與那鳳凰情分最重,見了鳳凰卻是哭了出來,想要將心中萬般委屈訴與鳳凰。

“妹妹,你可回來了,卻讓老師與眾師兄弟們憂心。”

鳳凰如何不知狐狸心中委屈,但她對師尊最是敬服,知道此番因果師尊當有計較。當下卻是百般勸說白狐。

那白狐已經幻化人身,依靠在鳳凰肩膀失聲。

鳳凰輕輕拍打白狐後背說道,“妹妹莫要心酸,此番因果師尊必會於你好處,那女媧雖是天定聖人,師尊卻是不懼。不見那師尊一去五年,隻為了妹妹獨鬥那聖人。卻是不與聖人幹休,生生降了女媧,讓妹妹脫於劫難。若姐姐猜的不錯,師尊日後必不會就此罷休,妹妹且看來日。”

白狐聞之頓時惶恐,“妹妹如何敢質疑師尊,隻是心中有些憤懣。往日師尊教誨不錯,那聖人之‘有緣’卻是一大殺器,不弱於先天寶貝。那女媧猶未成聖便已祭出這滔天殺器,卻與未來其它聖人便宜,生生效仿。”

當下師姐妹便往那鳳凰別府偶偶獨語,話盡心中諸般事宜,話語之中對師尊敬意滔滔不絕。

卻讓玄冥知了,心中慚愧,莫說私心無人知,天道卻是至公。

玄冥一眾弟子亦是欣慰,九妹平安歸來,心中師尊形象頓時更加高大。雖說沒有滅殺女媧為九妹解恨,一朝徹底了結因果。但一眾神獸得道之輩,心中敞亮。那女媧天定聖人,就算能力盡滅殺,那玄冥島惹的真個是那滔天因果。天道下,玄冥島必是消逝洪荒。

一眾神獸心裏雖是如是想,但對那女媧之恨卻是抹之不去,心道長生之輩最多的就是時間,日後若不能與女媧討回因果,也將不與其幹休。無奈聖人,那其身邊憂心之輩又如何?

反正用張超的話說就是這事兒還不算完,以後走著瞧。

可惜玄冥不知弟子種種心念,此時他正在思索,到底煉製甚麽丹藥能夠快速將白狐修為提升。

她那諸般境界已足,這修為提升當是不難,但也需要靈物輔助,若不然隻靠時間,那還不得修到唐朝西遊去啊。

想那太上老君的金丹這時肯定還沒出世呢,洪荒之中最出名的丹藥恐怕就屬那金丹了,若是有他九九八十一粒便是萬事大吉。

玄冥正在憂心,卻是那玄冥島石碑之上的青龍用意念弱弱的詢問,“老師,我壞了妖師鯤鵬的性命,把他修行億萬年的妖丹給收了,不知能不能將妖丹給九妹,這樣有助於她恢複修為。”

玄冥一聽卻是大樂,鯤鵬的妖丹?那可是好寶貝,想那鯤鵬溫養自身妖丹億萬年,實力已是大羅巔峰,比那白狐自曝的妖丹強上不止一籌,隻是這妖丹還需煉化去除其中雜質與鯤鵬殘留的元神神念。

玄冥想到鯤鵬妖丹卻是徒然想起紅雲,俄而便想到對女媧的承諾。心裏暗歎,此事還要早做計較為好。

當下轉身對座下鬆木說道,“童子,你往那西牛賀洲萬壽山五莊觀而去,莫要與鎮元子呱噪,隻說吾玄冥請那紅雲有事相商,著他速來玄冥島。”

玄冥口氣卻是帶著吩咐,指的不是童子卻是紅雲。想那紅雲必死之輩,卻被青龍救了,這恩情大了去了。

後世俗話說得好,越是優越越是不舍紅塵,若是隻在塵世掙紮受盡苦難,舍了就舍了,但大羅天仙之輩身隕,卻是不舍長生之路尤甚。

玄冥思索片刻卻是將量天尺與落寶金錢祭出往那鬆木識海而去,又種下神念在鬆木身上。

此舉卻是以備不時之需,若那鎮元子敢動殺心,玄冥一個瞬移過去也不至於讓他壞了鬆木性命。

但玄冥知道紅雲在其中必會兩下相勸,鬆木此去當是無礙。

玄冥想到那鎮元子卻是眼中一亮,怎的忘了那寶貝,那人參果子不正是提升修為的不二靈物嗎,再加上鯤鵬的妖丹,此番白狐卻是有幸,說不定還能突破金仙巔峰進入大羅之境。

慚愧,評論主題不多但也不少,先鋒海底撈月沒撈全乎,先說明白,不是先鋒心不誠,實在是瞌睡眼花繚亂啊,卡,先鋒還得碼字,見諒。

遊風、愛昵520、ritou、森焱之金!

哥幾個,可不帶急眼的啊。玄冥現在夠上火得了,哥幾個也沒損失甚麽,可不興棄玄冥而去,打擊他。

那個什麽,先鋒弱弱的說一下,今天趕集沒睡好覺,昨晚熬了一宿,今晚還是大夜。說真麽多,其實先鋒就一個意思,今天一更。

謝謝朋友們的支持!推薦別少啊!

免費小說網www.QuanBen-XiaoShuo.com(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