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玄冥覺得人手不足之時,從東方飛來二仙落在不周山下,卻也是步履上山。wwW。QUAbEn-XIAoShUo。coM

玄冥一看卻是那玄冥島石磯與那麒麟兒。待二仙出現在麵前,玄冥歎息一聲說道,“你二人不在玄冥島修行來此作甚?”

卻是那石磯與麒麟兒在玄冥島常住,彼此已經消失隔閡,相互道友稱之。時日長久,二者卻是對玄冥島產生依戀,對那玄冥老祖更是恭敬,恨自己不是其弟子。

此番玄冥帶領玄冥島所有弟子離去,島上隻留石磯與麒麟兒看守,二者卻是無有修行之心,相互商量便是一同出了東海投奔玄冥。

玄冥見二者反應便已知曉其心意,對他們說到,“既然來了,那便過去幫忙吧。”

石磯與麒麟兒大喜,拜禮應是。二者下去與那玄冥九弟子打過招呼卻是陷入忙碌,由於玄冥已經將自己立的規矩都傳回玄冥島,所以此番二者前來都是幻化人族模樣,隻不過他們身上的衣服都是靈物所化,其上靈氣十足還是招惹人族頻頻相望。

不周山擎天柱下一番熱鬧暫且不說,且說那冥河老祖將先天寶貝五行旗之玄元控水旗往那不周山,卻在中途起了變故。

俄而,距離不周山千裏處卻被一七彩豪光阻擋。

彼時天地間卻傳來冥河老祖怒吼,“賊子敢爾!”

不周山玄冥聽聞冥河怒吼,當即掐指一算,卻是麵色一變,當即吩咐玄冥島一眾,“爾等即在此處不得離開,為師有要事離去,片刻便歸。”卻也不顧人族驚異目光,閃身而去。

天際,西極未來聖人準提卻是一臉喜色,對於冥河老祖的怒吼之作不聞。

冥河?螻蟻而已!

自家師兄有那五行旗之一,自己卻是豔羨許久,雖說兄弟二人除了老伴不分你我,但是憑空多了一件先天寶貝物什,又如何能讓他不喜,這正是有緣方能據之。

自己正在天際踏雲而來,卻是那先天寶貝投懷而到,那準提確是喜甚。

原來自女媧造人之後,西極未來二聖皆是感到自己機緣就要來到,那接引尚能靜心,但準提卻是不能入定,思索一番卻是東來不周山,企圖與那三清師兄相互印證。

卻是人到中途,那冥河老祖竟將玄元控水旗往那不周山,正好撞見準提。

這玄元控水旗冥河雖然得手但並為祭煉,所以在準提眼中,這確是無主之物。自然,即便是有主之物,既是自主撞入懷中,那也是有緣。

那準提說不得便打出法訣,頃刻便已收之。

那冥河老祖在準提收取五行旗完畢便已現身其身邊,二話不說便已祭出元屠、阿鼻二劍,同時將血海大陣自額頭祭出,已是鋪天蓋地的將準提包圍。

那準提先是一楞,繼而嘲笑,“米粒之珠敢比皓月!”

當下即將先天寶物七寶妙樹祭出迎上血海大陣中的元屠、阿鼻二劍。

那七寶妙樹乃是準提的一條腿,與鎮元子一般無二。

隻是人參果樹生長靈果子,而菩提根卻是那先天法寶,卻是各自緣法。

那菩提根生於混沌,乃是先天三大靈根,威能無匹功能多樣,可隨意幻化。

其特殊功能與落寶金錢、孔宣的五行光一般,能刷落對方兵刃法寶。有七彩霞光出七般後天靈寶,端是逆天。

封神一役卻是先收了孔宣的兵器,後在四聖破仙陣之際,生生擋住了洪荒第一殺器的絕仙劍而無礙。

此時在冥河麵前的正是那手掌大小散發七色絢麗光芒的小樹,那小樹正是菩提根生長而成,億萬年能結菩提子,卻能堪比接引之舍利。

小樹有七枝,每一支便有一光,光芒之中掛著玲瓏袖珍後天寶物。但七色霞光合起往那二劍而去,隻是一呼吸之間,二劍便已脫離冥河所控。

冥河驚駭,那阿鼻、元屠二劍能對戰鎮元子不落,對上準提卻是反手之間,如何能讓冥河不驚。

冥河老祖雖驚,但卻不懼,往那額頭一揮打出法訣,識海元神之力統統注入血海大陣,才能堪堪與之抗衡,隻後悔自己尚未把那黑色小旗祭煉,不然也不能讓準提如此猖狂。

正在這時,血海大陣之外空間褶皺輕微,俄而卻閃現一人正是玄冥。

玄冥不知準提、冥河弗一做過便已進入白熱化。當即也不問詢冥河何故,閃身進入血海大陣,卻是迎上準提。

上一次玄冥陷入昏迷,玄冥島危難之際,冥河親身坐鎮與那鎮元子做過,此番恩情玄冥那如何也不敢淡忘。

無論此時與冥河對戰者何人,玄冥都不能袖手。甚麽麵皮甚麽以多欺少,都是扯淡。那四聖還聯手對付通天呢。

那準提正在施展七寶妙樹攻打冥河,卻是還有餘力,俄而竟生出戲弄之心。徒然察覺身後卻是襲來寶物,準提卻是怒罵,“無恥之尤!”但卻不得不回身對敵。

準提弗一回身卻是唬了一跳。你道為何?隻因他身後並不是一件寶貝,卻是先天蓮莖、先天九子鞭、量天尺、落寶金錢四個。

準提一見寶物便知是那東海玄冥到了,當下大吼,“玄冥,汝無恥之憂,為何擅自與吾結那因果?”

那冥河卻是不與玄冥見外,見玄冥前來助手,卻是嘶嚎,“準提賊子,今日若不將先天寶貝玄元控水旗交出,我管你聖人不聖人,定叫你來的去不得。”

玄冥一聽玄元控水旗卻是一楞,這五行旗為何到了老大那裏?不知不覺間,玄冥已經認同冥河這個便宜大哥,不似先前若即若離隻為他地府外聘大長老手中的權利,此時卻是情義糾纏,玄冥從心底徹底認同。

就在那玄冥一愣神的時候,對麵那七彩霞光卻是動了,閃電一般將玄冥放在最前麵的落寶金錢卷走。

那七彩霞光收人法寶倍於孔宣五行神光,而孔宣五行神光卻倍於落寶金錢,這二者的差距相當大,是以那準提卻是一擊便已得手,無視落寶金錢上玄冥的元神印記。

以準提道基勘測天機神通手段卻是隱約知曉此物卻是功德寶貝,當與自己‘有緣’,於是乎便收了。

落寶金錢落於準提囊中,那玄冥隻覺心髒都疼,恨不能一口血吐出來噴死這大和尚之母,那可是到手的功德啊。

憤怒之下的玄冥哪裏還顧得上準提是那天定聖人,當下將那蓮莖祭出往那七寶妙樹而去。

準提又來了一句,“米粒之珠也敢比那皓月!”

神色不疾不徐的用七彩霞光刷去,俄而臉上卻是驚愣,隻因那蓮莖絲毫不見速度的襲來,自己的七色神光竟然首次失利。

不得已那準提隻好將菩提根迎上與之對抗,卻是不分上下。

那冥河老祖瞅準空子卻是用萬千血神子覆蓋在準提身上,瘋狂的吸收其身上精血,雖不能滅殺準提,但也讓那準提失神,如同陷入泥沼。

那玄冥趁此良機卻是將那九子鞭迎上準提本體,須臾間便已纏繞其上,如同捆仙繩一般將其綁縛。

這不是致命的,致命之物卻是那冥河的血神子,剛剛血神子吸收準提精血,那準提還能用修為抵抗,將那血神子震落甚至滅殺。

但此時那九子鞭纏繞周身,準提起初還沒在意,隻當一般寶物,但那九子鞭縛身的刹那,準提便知自己錯了,這寶貝竟然同時攻擊元神,令其元神亦不能動得絲毫。

此時他哪還有力氣管那血神子,因此那血神子的威力便已顯現,瘋狂的吸收準提億萬年來的修為與精血。

俄而隻聽準提狂呼,“吾命休矣!師兄還不救我!”

頃刻間準提卻是已經被那血神子吸收近半元神之力以及精血。

更多免費小說,請訪問www.QUAbEn-XIAoShUo.com(全本小說網 www.QUA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