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天妖旗之下,陸壓跪倒在帝俊腳下哭訴。Www!qUAnbEn-xIaosHuo!cOM

帝俊陰沉著臉,似乎能凝出水來。

沒有對錯,隻有最後結果,結果便是自己十個兒子死了九個。

帝俊腦海之中除了憤怒還有無力。

最終還是逃不脫走著一條路,洪荒巫妖二族隻能留下一族。

那麽,結果必然是妖族留下來,隻因洪荒妖族無算。十萬?連百萬、千萬都不止。反觀那巫族,天地之中盤古血脈越來越淡,近萬年已經少有巫族自天地間誕生。而巫族陰陽和合誕下子嗣卻是更加艱難。

突然之間帝俊生出強烈的信心。

“殺子之仇焉能不報?”俄而帝俊大神喝道,“左右,速速升起旌旗,招來九大妖師與東皇。”

左右自有執勤小妖聞言而去。

稍待片刻,九大妖師齊聚,鯤鵬身隕,妖族餘有九大妖師分別是計蒙、英招、白澤、飛誕、飛廉、九嬰、商羊、欽原、呲鐵。

最後妖皇太一卻是姍姍來遲。聞聽自家侄子被巫族斬落九個,東皇已是憤怒異常,隻聽東皇拱手對帝俊說道,“大哥,洪荒巫族欺人太甚,當是提齊十萬妖師與之不死不休。”

東皇太一說著話卻見眼神看向仍舊跪在地上的十太子陸壓,接著說道,“隻是侄子受到驚嚇,此時不便一同迎戰,不如讓我將他送往媧皇宮,有聖人照看,當是無虞。”

帝俊眉頭一皺,陸壓金仙修為,受到驚嚇不能迎戰?太一言下之意卻是對與那巫族相鬥,心中毫無底氣,那陸壓便是預留後路。

帝俊轉念一想,如此也好,自己此番若有不測,留下老十,日後天庭妖族也能有些出路。

當下帝俊頷首,對太一說道,“如此便有勞二弟了,望速去速回,吾等集齊妖師尚要誓師討伐。”

當下太一也不廢話,領著那妖族僅剩的十太子陸壓便向媧皇宮而去。

紫霄宮畔媧皇宮中,女媧看著身下的陸壓與一言不發的太一,歎息一聲方才說道,“也好,便將這金烏留下,吾將親自調教。”

太一對著女媧行了一個大禮,而後便要離去。此時卻聽那女媧說道,“太一慢走。"

東皇剛邁出兩步,聞言便留下腳步注視女媧。

女媧話到嘴邊又是一聲歎息,良久之後方才說道,“爾等既是討伐巫族,便於那人族無關,切記於洪荒之中莫要擾了人族安寧。”

東皇嘴裏應下,心中卻是腹誹,巫妖大能何其之多,兩方交戰,那洪荒能不能保留都是未知,哪裏還有閑心關注哪小小人族。

十二祖巫殿,祖巫玄冥皺著眉頭說道,“至此關鍵時刻後土妹子為何無故失蹤,洪荒到處尋之不及?”

上手祝融說道,“沒時間了,那三十三天十萬妖師怕是即刻便要來到,吾等那十二都天神煞大陣缺了一人,威力何止遜了一籌,此時該當如何是好?”

其餘祖巫亦是憂心忡忡。

卻在這時天地之間突然發生天大變化,虛空之中那陰陽眼卻是突兀出現,從中降下無數功德,往那血海而去。

洪荒大能皆是注意到這一反常,皆是在想,天道為何降下那無量功德與冥河老祖。

俄而天地間上至三十三天,下至血海,突然響起後土聲音。

“吾感大道機緣已至,至此於血海之中演化六道,補全天道輪回。眾生皆可輪回於六道,六道名曰六趣,乃是眾生輪回之道途。六道可分為三善道和三惡道。三善道為天、人、阿修羅,三惡道為畜生、餓鬼、地獄。”

彼時天地間所有生靈俱是聞及後土大道,皆是叩首於地,曰,“後土娘娘。”

而洪荒祖巫殿堂之中卻是愁雲慘淡,祝融卻說道,“後土妹子負我巫族矣。無有後土妹子,那十二都天神煞大陣便算告破,如何能抵擋天庭三百六十周天星鬥大陣?”

與祖巫殿愁雲慘淡相反的正是三十三天妖旗之下。此時帝俊正在誓師,“巫族殺我九子,而今吾將率領十萬妖族討伐之,今日在此有那不願前去討伐者,此時可以站出,吾帝俊必不會為難他。”

妖旗下十萬妖師分成梯列站好,三百六十五個大能妖身在前,那便是三十六周天星鬥大陣的主使者,雖然缺少了鯤鵬,但那帝俊與太一生生將聖人大哥妖族伏羲招來頂替。

妖皇帝俊之言好似沒有妖身聽到,徑自在那旗下立定,有那脾氣火爆者帶頭狂呼,“願隨妖皇下界,一同滅了巫族,為我妖族九太子報仇。”

其聲音何其響亮,徹底響徹洪荒。帝俊聞言心中安慰,當下將那河洛圖書取出,放大無限,隻見那河洛圖書突然將並列於旗下的妖身全部覆蓋,繼而收入其中。

帝俊躍升河洛圖書之上,轉身伸手對太一說道,“二弟來,你我兄弟在此聯手,此番定讓那巫族徹底消失於洪荒。”

太一握住帝俊寬厚手掌,隨著跳上河洛圖書,說道,“大哥無需多言,與之做過再說,此番便是不死不休。”

不久,那先天寶貝河洛圖書卻是騰空而起,沿著三十三天與洪荒銜接的道路潛入,轉眼間便到了洪荒。

血海之中,此時血海卻是已經大變模樣,在那血海之外,憑空出現灰蒙蒙的一片空間,那空間之中上方有一黝黑通道自連洪荒。

黝黑通道下方隱隱現出六道大門,那大門之上分別書寫天、人、阿修羅、畜生、惡鬼、地獄。

而在六道大門之下卻有一道奔騰迅疾河流,這河流無始無終,不見何處來,更不見往何處去。

而那河流一旁卻又有那後土真靈所化孟婆,此時那孟婆已經沒有祖巫的實力與靈性,隻是呆呆的站在那裏,身邊有一灰色空碗。

彼時血海與灰蒙蒙的空間之間響起冥河聲音,“這便是身隕化六道,二弟,你實話對我說,為兄那機緣亦需要身隕附和天道?”冥河話音之中卻是憑空添了恐懼。

玄冥親眼見到後土化身六道,心中石頭已然放下,見冥河恐懼,卻是好笑。

“大哥莫要擔心,你之機緣與那後土不同,六道何其磅礴廣大,憑後土大羅天仙之境如何能安然化成,隻是這本是使命,早有天定,說不得便要身隕而化。”

“但大哥使命卻是真正的天大機緣。接引、準提、原始、老君教化人族立教而得無量功德,大哥機緣亦是需要立教。”

冥河聞言頓時瞠目結舌,弱弱問道,“立教?教化何方生靈?難道要為兄在這血海之中教化那人族?”

玄冥搖頭笑著說道,“大哥莫急,且靜觀。”

冥河心中雖是急切,但玄冥不肯多說,隻好隨著玄冥一同在那六道大門下駐足,細細觀看。

待後土化身六道第三日,那灰蒙蒙的空間之中卻是出現一人族魂魄,那魂魄自輪回空間之上方吸入,隨即被那孟婆使了手段乖乖往身邊而去,絲毫掙紮不得。

隻見孟婆動作木訥緩慢的將那碗放入河流之中,盛出一碗河水,待那人族魂魄在孟婆身邊立住,那孟婆便將碗中之河水潑出,河水便一滴不剩的融入人族魂魄之中。

人族魂魄將河水吞噬便自動漂浮空中,隻在六門之間徘徊。

俄而那六門中人道大門頓時亮起,從那門縫中釋放無數霧氣,瞬間人道大門卻是自動開啟。

更新,更快,盡在www.qUAnbEn-xIaosHuo.com(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