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對於葉辰絲毫不給朱成麵子的話,場下的人都驚訝起來,他們都是地位崇高修士,不同於哪些平民百姓,所以對於自己的形象十分注重,像葉辰這樣實力低微的人,在大眾廣廳之下拂了自己的臉麵,他們的臉色怎麽都不會好看的,所以他們都能理解朱成的心裏,都對朱成報以同情的感覺。

當然這種感覺隻是一瞬間的事情,現在他們就像看笑話一樣,看著這個朱成如何處理這個葉辰,維護自己的尊嚴。

當然他們知道朱成不會殺了葉辰,畢竟他們都是歸墟道的修士,而且歸墟道也是有著明確的規定,禁止殘殺同道人士,但是終究是規定,裏麵沒說不準教訓同道人士吧,所以朱成直接廢了葉辰的經脈,將葉辰他打成殘廢,看他如何在拂了自己。

再說歸墟道從不養廢物,所以葉辰一旦成了殘廢,被歸墟道踢出是此早的事情,到時候,朱成如果還不諒解葉辰當初的舉動,到時候可以在解決掉葉辰,因為葉辰不是歸墟道的弟子了嘛。

所以在場的人,就像在看一場遊戲一樣,看著朱成,看著這個朱成如何能夠將自己的角色演好,當然他們也有小小的疑問,究竟是什麽信心給葉辰,如此的膽子,為了一塊一文不值的石頭,竟然幹拂逆朱成這個強者的話,要知道朱成可是潛力十分巨大的修士,在場的人是一個精明的人,都不會因為這點小事跟朱成翻臉的。

不過他們既然決定了當好觀眾,就應該發揮起觀眾的性質,有的人,已經打起了叫喊的歡呼聲。

朱成冷冷的看著葉辰,尤其聽到場下的哪些觀眾好事者,使得朱成更是騎虎難下,為了自己的名譽,他說什麽都要給這個不聽話的後者一點教訓才行。

葉辰他不買五彩石,而且他已經交了足夠的源氣丹,他朱成就是在氣憤也不能破了珍寶閣的規矩,不然萬一事情叫有心人知道了,對自己的地位十分不好,尤其對於朱家是一個致命的打擊,所以朱成也不能明目張膽的逼問葉辰索要五彩石。

雖然朱成不明目張膽索要五彩石了,但是可以換一個法子問葉辰要五彩石罷了,對於經常在這裏麵的混的朱成,十分懂得這裏麵的人情世故,隻要一個眉目就行,所以朱成壓抑主自己的怨恨的目光,十分冷靜的對著陸老頭“凶狠”道:“你這個陸老頭,怎麽越來越不按照歸墟道的規矩辦事,拍賣東西也不知道叫拍三聲,看有沒人競價,難道你們兩人有勾結不成。”

“就是,陸老頭,你拍賣給那個小子的東西從來沒有叫拍三次,難道真的和那小子有勾結不成。”

“就是陸老頭你不想在歸墟道裏麵混了竟然還勾結外人,肆意破壞拍賣會。”底下的人,見到朱成為了五彩石開始找借口,攙和進去,都不免攪合起來,暗自和朱成拉近關係。

“這……”陸老頭臉色暗自為難,此時朱成的強勢的瞪眼使得陸老頭不敢

直視,心裏雖然慶幸這樣最好不過了,又剩了自己的尷尬,有不得罪朱成,真是一舉兩得,最好不過了,至於葉辰,陸老頭完全忘記了這個悲催的孩子,就叫死道友莫死貧道吧,於是陸老頭也做個可戀嘻嘻的樣子,望著葉辰,十分“為難”的樣子。

葉辰看著陸老頭的樣子,冷哼一聲,對於陸老頭這種牆頭草沒有準則的人,葉辰一向是不於正眼想看的。

陸老頭看到葉辰表情冷漠,也管不得葉辰的心裏想法,趕緊對著朱成還有在場的每一個人,正義凜然的說道:“我陸老頭,一生都在為歸墟道的事業奮鬥,你們竟然如此詆毀我的聲譽,叫我陸老頭心痛疾首,既然大家都認為我擺賣東西和人暗中操作,那麽今天這個爭議最大的五彩石我就重新拍賣它。”

陸老頭做的十分到位,淚聲聚下,感動著在場人的每一個人,是他們每個人都悄悄倒豎起大拇指起來,當然他們也不會太當真,他們實在為陸老頭的見風使舵感到惡心。

“好,既然陸老頭你沒說這個五彩石是你的暗箱操作,那麽這個五彩石就重新開始擺賣起來。”朱成聽到陸老頭的肺腑之話,也是趕緊做出一番言論,然後冷冷的看著葉辰,他要看看這個小子,如何走下一步。

葉辰看著在場的人,暗自將自己的殺機隱藏到自己的內心裏麵,現在葉辰知道自己想得到五彩石的幾率已經降到很多了,隨著五彩石一重新競拍,葉辰便知道這個朱成無論如何都會為了自己的尊嚴將它競拍到的,到時候五彩石一定會上升到一個恐怖的源氣丹。

葉辰心裏默默盤算著自己手中的源氣丹,隨著葉辰的各種花費,葉辰的源氣丹也隻剩不到四萬的源氣丹了,加上還要乘坐傳送陣的五千源氣丹,所以說現在葉辰隻有三萬源氣丹可以用。

三萬源氣丹可是葉辰現在所有財產了,葉辰也不想將自己的源氣丹全都花在這個不知道用處的五彩石身上,但是葉辰同樣也是身不由己啊,為了自己的道心穩固,葉辰必須要和朱成爭奪這個五彩石。

現在葉辰也是孤注一擲,拚了起來,完全將可能發生的後事全都拋到腦後,現在葉辰發揮到了自己內心破釜沉舟的勇氣,既然葉辰不可能得到五彩石,那麽也不會叫朱成平白無故的得到五彩石,一定會叫朱成為了五彩石得到慘重的代價。

朱成見到發展的差不多了,便看著葉辰傲慢的說道:“五彩石,我出一萬源氣丹。”

“我出一萬一千源氣丹。”葉辰忽視朱成的眼神,直接冷冷說道。

“哼,我看你能有多少源氣丹購買這個五彩石。”朱成見到葉辰繼續拍賣源氣丹,使得朱成認為葉辰是一個即將囊中羞澀的人,在一聯係葉辰剛才購買了金鐵花費了巨額的源氣丹,加上葉辰的修為也低,應該葉辰的源氣丹也到了極限,便內心冷笑,準備看著葉辰窮迫的臉色,便直接將源氣丹加到了一萬五千

源氣丹。

葉辰也不幹落後,直接將源氣丹加到了一萬六千源氣丹的價格,對於場上的兩個人為一個絲毫不值錢的石頭競拍著,場下的人,明顯感到有戲要看,就像看猴子一樣,明顯帶有嘲笑的眼神。

而真心發笑最真切的便是陸老頭了,陸老頭看著自己的五彩石被一步步炒翻成這樣,心裏的那個高興勁啊,簡直就是要笑抽了的感覺。

“我三萬源氣丹,看你這個窮小子還加不加。”朱成直接憤怒了,呲著牙的對著葉辰凶狠的說道。

這次葉辰加價使得朱成可是心痛不已啊,朱成誰說資質不錯,但是不代表源氣丹也同樣不錯,他也是大家族弟子,但是卻不是正室,隻是一個側室,所以他注定沒有哪些正室弟子的腐敗。

他朱成也是一步一步將源氣丹讚起來的,而且他朱成還要靠這些源氣丹將自己的修為養活提高,還要為自己的裝備發愁,這次他朱成來到這裏就是因為珍寶閣要拍賣一件“封鎖長矛”才會來到這裏的。

封鎖長矛是這次陸老頭拍賣的壓軸物件,而在場的所有修士也都是被封鎖長矛的名頭吸引過來的。

主要是因為封鎖長矛它是一件特殊的法器,因為含有屬性技能,一般來說法器隻是一件普通武器而已,隻有在通入源氣的時候,才會使得法器攻擊犀利很多,到沒有什麽特殊的東西。

當然也有例外的時候,像封鎖長矛一樣,它就是一件含有屬性技能的法器,它在攻擊對手的同時,會使得對手行動遲緩起來,所以便取了一個封鎖長矛的美譽。

在法器世界之中,和人類修士一樣,同樣分著三中類型,其中最好的便是潛力法器,因為它們有著晉升到道器的潛力,而且它們在升級晉升的過程中,也會使得潛力法器中多出很多技能,就像封鎖長矛一樣。

然後便是像封鎖長矛一樣的還有屬性技能法器了,人們在在煉製法器的時候,有時候人品會爆發一下,使得法器裏麵突然含有了屬性技能,這一下子就不一般了,它們對敵的時候可以使得法術淩厲很多,而且還多出很多意想不到的效果,當然它們也有不少的缺點,就是很難晉升到道器的存在。

最後一種便是大眾化的普通法器了,隻有在通入源氣的時候,才能使得攻擊犀利一些,所以這種法器一般終身都是法器的級別,很難在晉升下去。

所以這次朱成也是為了這件封鎖長矛來的,朱成也是為了封鎖長矛準備了好久,難到了充足的源氣丹,在這裏要大展雄風。

這次朱成也是勸了很久才將自己的小師妹秋玉陪同過來,秋玉是自己的師兄秋天石的親妹妹,他哥哥對她十分好,秋玉本人也是清微峰的弟子,加上秋玉也有幾分姿色才會使得朱成仰慕幾分,追求秋玉起來,當然其中還是秋天石是太乙峰內門的弟子的身份使得朱成加劇了對秋玉猛烈攻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