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以命引劫

“紅炎鬼麵”向正發愣的土禦門怒吼:“笨蛋!快點把他轟殺了!他想以自己生命為代價來發大招啊!”說著,他已經

拋下了就要被殺的“火皇”,以可怕的速度疾衝到“雷帝”處,而“烏鴉天狗”也馬上拋下已經奄奄一息的月女,直衝向雷帝。Www。QuanBen-XiaoShuo。Com

他們都知道,一個異能者如果通過消耗自己的生命力來發招,其力量之強橫,破壞力之大,就連身為上古式鬼的自己,也隻能選擇退避,不然就隻有毀滅這一條路。

看到平素一向高傲的兩個式鬼如此的慌張,土禦門也察覺到不妥了,他趕緊掐動手印以催動頭頂上的“隱雷圈”,雙手十指如飛蝶般連連翻飛,顯示著萬千變化,被手印驅動的“隱雷圈”上,浩然金光越來越盛,氣勢也不斷的攀聲著,看樣子,他是要發動jin術了。

手印在一瞬間完成了,但也消耗了自己將近一半靈力,滿臉是汗的土禦門大喝道:“咄!jin術——封雷

之術!”剛說完,金光已至極盛的“隱雷圈”猛然一閃,下一瞬間,那“隱雷圈”竟然懸浮在“雷帝”的頭頂上了!

這時,衝天的怒吼戛然而止,滿臉怒容的雷帝忽然張開那已經滿時血紅的雙眼,短短的說了一句:“太遲了!”“轟!”的一聲,光華一閃,就開始發動最強絕招!

隻見“雷帝”的身ti竟瞬間分裂,化為一道道強勁的電流,那強大的電流並沒有狂亂的散發開來,反而不斷聚

集起來,在距離土禦門恒一的“隱雷圈”飛到離雷帝不到半米時,他已經徹底變成了一道巨大的雷柱衝

衝雲霄,而因為這道雷電之柱,“隱雷圈”被彈開來.

而且,天空竟聚起一道讓二式鬼極為熟悉的紅雲,裏麵隱隱有“隆隆——”之聲,無數紅色雷蛇在如火

之雲上到處亂竄,這本是雷帝的絕招——“以身化雷,引雷萬千!”

但在他消耗生命的條件下,這一招開始了變異,竟隱隱有華夏修真中"劫"的意味!之前月女布下的結界

已經被強大的威壓給毀了。而原本重傷在地的火神月女二人忽然不見了蹤影,場上隻剩下兩個式鬼和敵

對的兩個人類。

“天啊!火雷劫雲!怎麽……怎麽可能?快!小子!你快點把我們收起來,然後馬上逃走!快呀……”紅炎鬼麵和烏鴉天狗不jin悲歎,怎麽眼前那凡人小子居然能以凡體肉身引出劫雲!

那氣勢,那形象,對於這兩隻式鬼來說實在是太熟悉了。

因為當年身在華夏邊緣之地潛修道行的他們,也經曆過這種"劫"的考驗,隻是因為渡劫失敗了,他們才會化為將滅的殘魂,流落異域,後來才為了自己的最後一絲殘魂不滅,而被迫與安倍一族訂立契約,成為式鬼。

當年的滋味,直到現在,還記憶猶新,那深深刻在靈魂最深處的痛苦……太可怕了!

但是,土禦門還未認出這道劫雲,他隻是傻愣愣的對兩個慌急yu狂的式鬼道:“不用怕,二位大人,我們不是有法器‘隱雷圈’嗎……”

“白癡!你沒讀過你祖先留下的筆記嗎?那是’劫’啊!你tm快點把我們收回去,不然就一塊死啦!”紅炎鬼

麵怒聲喝道.

“’劫’……天劫?”土禦門呆住了,不是說華夏已經有300年多年沒出現過"劫"了嗎?怎麽……當然他也知

道憑著手上的那個"隱雷圈",根本就無法跟華夏最為可怕的"劫"抗衡,即便是高天原上的那些曆來狂妄的

神族和西方的那些所謂諸神魔們,也不敢與之相觸!

時間容不得土禦門細想,因為天上那可怕的劫雲已經凝聚到極致了,在兩個式鬼幾乎癲狂的催促下,土

禦門馬上閉著眼睛念起一段奇怪的咒文,頓時二式鬼化為一紅一黑兩道光芒飛回鎮魂玉中。而被jin錮在

一旁的雪女和千鳥則被留在一旁。

當式鬼已經收回以後,他才猛然睜開眼睛,飛身離開。

但是,當他飛到外圍時,他竟被一道無形的隔膜擋住了去路,無論如何衝擊也衝不開來。

"怎……怎麽回事?"慌亂中,土禦門根本無法思考,隻是拚命的衝擊著那道無形的阻隔.

但是,來不及了.

"劫",正式發動!

他,絕望了,之能死死的靠住身後那無形的牆壁,好像這樣就能躲過此劫.

而被jin錮在晴明桔梗印的雪女和千鳥,也絕望了。

時光的大輪好象被某種力量給拉住了,一切事物都被定格住。而在天地之間,忽然響起肅殺凜冽的鍾鼓

之聲,但是瞬間又消失無跡,土禦門已經沒有心思辨別這些事情了,現在,他就隻能仰起頭看著華夏修真

者所說的"劫"的降臨。

來了!

隻見火紅劫雲中,一道赤紅色的,粗大的雷柱劈向地麵。

“轟轟轟……!”根本來不及反應,劫雷一下,土禦門身上佩帶的所有護身法器,就連那件“隱雷圈”,

都直接被毀掉了。

強悍的電流充斥在他的身ti,器官,血液統統被劫雷轟裂,蒸發。

就連靈魂,都要承受那無邊的苦痛。

"晴明桔梗印"也瞬間被擊碎,但是很奇異的,jin錮被解除了的"雪女"和"千鳥"竟沒再次遭劫。但是身陷

入無邊苦痛的他根本就無法留意到這些了。

太可怕了!太痛苦了!土禦門發現在天劫之前,死是多麽奢侈。

在這可怕的一擊中,時間好像沒有了絲毫的作用.一刻和萬年,也沒有什麽區別.

自己的靈魂在這可怕的災難裏,不但沒有渙散,反而越發的清晰,將自己一切的痛苦都清楚的刻在上麵.

不知道過了多久,劫雷停下了。

原本布滿在一個天域的火紅劫雲,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消失不見了,仿佛剛才根本沒有發生過一般.

而以命為引,發起這可怕天劫的雷帝,竟然沒有死!他現在正渾身破爛的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結束了嗎?不,先祖書上寫的華夏修真者的"劫"並非這樣的!為什麽原本要持續3天3夜的恐怖雷劫隻

維持了不過十秒?而且還遠遠沒有完成!"思維依舊清晰的土禦門盡管腦袋乃至靈魂的深處都還在痛苦之

中,但他還是拚命的思考道.

"哦!明白了!應該是雷帝不過是凡身,他所引發出的僅僅是帶了"劫"的一煞氣,而非真正的天劫,當然

憑他的力量,當然不可能將"劫"完成了!可惡的支那人,你去死吧!哈哈哈!"

"但是,自己也傷的太重了,根本無法移動一分。要盡快通知夥伴來揪我!"

念頭剛完,隻聽見不遠處,竟響起了一聲金鐵交鳴,土禦門心裏寒氣直冒,糟了!那兩隻式鬼!

原來,因為自己布下的晴明桔梗印被天雷擊毀,幸運透頂,沒有遭受一道雷擊的“雪女”和“千鳥”已

經恢複了自由。

現在,它們正接近倒在地上的自己,躺在地麵上的他很清晰的感覺到對方那充滿仇恨與殺氣的目光,能感

應到空氣中由於它們每接近自己一分,所帶來的每一絲顫動.

他知道,這兩隻被強行jin錮了千多年自由的存在,決不可能放過自己的,即便自己並不是當初將之擒下的

人。

"誒,想不到身為以式鬼為奴的自己,居然會死在曾經的奴仆的手裏!獵虎者,終為虎食啊!"絕望中,土禦

門心裏不jin苦笑.

空氣中的顫動已然停止了,它們,正站在自己的後麵,但是它們沒有馬上出手.土禦門已經能感覺的到千鳥

身上的凜冽殺氣和雪女的極寒氣息已經鎖定了自己。

他絕望的閉上眼睛,等待二式鬼的攻擊。

“鏘————!”千鳥已經興奮的刀鳴連連,被掠奪去多少年的自由,終於又重新擁有了!

“呼————!”雪女迅速凝聚起一道藍色寒晶球,隻要千鳥將眼前安倍之後砍成無數份,它就馬上投

出手中的寒晶球,將他的所有的部分統統凍結起來,然後再來一擊,將它們徹底粉碎,屍骨無存!

當然,他的靈魂,也絕對不能放過!

開始了!千鳥飛向土禦門,鋒利的刀刃直向他的腦袋!

</p>

(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