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問魔(1)

2010年12月13日,星期一,下午5點多。wWw、QUaNbEn-xIAoShUO、coM

qh大學,曆史係課堂內。

如平常般,課室內外均擠滿了人。

為的,當然就是我們小白……不,是白澤老師每周一堂的華夏軍史課了。

“好了,剛才我們已經基本理解了這5萬多字的<論持久戰>其寫作的背景和其中最為核心,也最為中心的一個思想,即‘先用空間換取時間,再用時間換回空間’。這一論調將哲學上的矛盾辨證掌握得極為純熟和jing深,而我們後世人也從曆史可以看出其文之戰略眼光的準確,足見我們的m主席的高瞻遠矚……”

“叮叮叮叮叮……”正聽的如癡如醉間,眾人很是遺憾的聽到了那可惡的下課鈴聲。

“哦,下課了……”台上的白澤喃喃道,表情有些不舍。

“老師,繼續講嘛!講完再下課!”這時同學堆中一個男同學道。

“對啊對啊!講完這堂再下課吧!”

“對啊……”

“……”這時,課堂內外的人們都如此要求到,目光很是期待。

多少年了,同學們在不知道什麽時候開始,便開始厭倦了沉悶死板的課堂,每次上課都就盼著下課,眼前很是渴望期盼老師傳授知識的心態也早都沒有了。

但是沒有想到遇到了這個老師,會讓他們重新找到了那久違的感覺。

所以,怎麽也不能夠放過這個如此難得的機會!

於是,白澤很是為難的順應了“民意”,再繼續講起課來。

半小時後。

“……好了,真的講完了!今天的課就到此結束!”頓了下,白澤往嘴裏猛灌一口熱茶,對台下還滿臉意猶未盡的同學們道:“幸虧今天我是將最後一堂,要不其他課的老師可要怨死我了。”

“哈哈……”同學們嗬嗬直樂,白澤說的對,因為每當白澤上課的時候,無論是不是曆史係的學生都會去聽講,而且還屢屢超時講課。而要是這課之後還有別的課的話,那這些課很可能會因為學生嚴重缺席而被迫延遲甚至幹脆停掉。

關於這事,校內的很多老師已經頗多的怨言,所以校方在後來決定,將白澤的華夏軍史課調到每周一的最後一堂,保證跟其他老師的課再沒有。

“對了老師,你在<bj講壇>錄製的節目什麽時候才有的看啊?我們都等的心焦了!”

“哦,這我也不是很清楚,要等攝製方通知。好了,完了就都散了,我還趕著吃飯呢。”

“哦。”對於這位老師,眾位心氣頗高的學生竟沒有了平時的脾氣,很是的聽話的各自散了。

深冬的bj到了六點多已經進入黑暗,華燈初上的bj再次向所有人展現其另外的一麵。

“小白哥哥……”

剛步出校門,裹了滿身厚衣,準備回家的白澤便聽見身後一把很是清亮的童聲正喊著自己的小名兒,而周圍行走的人澤很是驚訝的看著那邊,麵色古怪,還有幾個是自己的學生。

苦笑了一下,白澤回頭,便見一個男子正抱著一個女娃走向自己,顯然,剛才喊叫的就是男子懷裏的小家夥。

看到白澤回頭,男子懷裏的小家夥更是興奮,她很是高興的揚起被厚厚棉衣包裹住的小手臂,連連揮舞,小嘴裏繼續喊道:“快!小白哥哥快過來……嗬嗬,小白哥哥真乖!”

“嗬嗬,小妖jing啊,我都說了以後別在大庭廣眾的講我的名兒,叫白澤哥哥就行了。”終於在眾人古怪的眼光注視下跑到小家夥身邊的白澤先是向抱著小家夥的男子點頭示意,隨後很是苦惱的捏了下小家夥被寒風凍得通紅的小鼻子道。

這一大一小,當然就是李月軒和小妖jing了。

聽到白澤的話,小妖jing歪歪小腦袋,問道:“什麽是‘大庭廣眾’啊?”

“嗯……‘大庭廣眾’的意思呢,就是現在這裏一樣,聚集了好多好多人的地方啊!你在這樣的地方叫白澤哥哥這樣的名字,哥哥會很丟臉的!知道嗎?”

“哦,‘大庭廣眾’就是指有很多人的地方,在這裏叫小白哥哥就會讓小白哥哥很丟臉……不對啊!以前青鸞姐姐告訴我小白哥哥把臉皮給扔了,沒了臉皮又怎麽會丟……咦?小白哥哥你怎麽臉都黑了?不舒服啊?”

“嘿嘿……嘿嘿嘿嘿。”好不容易才壓下火氣的白澤決定不再理會這個總是無心傷人的小家夥,對一麵怪笑的李月軒道:“主人怎麽來了?”頓了下,白澤也泛起怪笑,道:“莫不是主母和肖可兒還在生主人的氣吧?”

自那天晚上酒會之後,這幾天李月軒便被張麗華和肖可兒冷言冷語的,總之就沒一個好臉色。而且那倆女子還整天提著什麽“美麗的樸明星啊”、“大學舊qing人”啊之類的,還不聽李月軒的解釋,全當作狡辯。

而今回,倆女子連著一心看熱鬧的青鸞一起到城北的什麽羊肉莊子去刷火鍋,將李月軒和小妖jing扔在這裏。

為啥連一直疼愛有加的小妖jing也被“遺棄”呢?就因為昨天小家夥稍稍為自己的哥哥辯護了幾句。

所以,我們可以知道,女人的醋意一起,後果是很嚴重滴!

“唉……”還真讓白澤說中了,李月軒頓時沒了笑容,yao牙切齒的獰聲道:“怎麽?看到你的主人在兩女子麵前吃癟了很高興嗎?”

“不不不!我身為主人手下第一的神獸,主人有難,我又怎麽可能會有幸災樂禍之心呢?我……我這是悲切莫名啊!主人您瞧!瞧我的臉!多麽悲哀啊……”說著,白澤很是誇張的擺出一張活像死了爹娘(注,白澤神獸是應天地氣運而生,無父也無母。)的苦臉。

“原來青鸞姐姐說的是真的,不要臉……”看著白澤那怪臉,小妖jing低聲嘟囔。

“呃……”頓時,白澤那臉更加難看了。

“嗬嗬!”聽到小妖jing的看到白澤一臉的誇張,李月軒笑了,笑得很是愉悅:“好了好了,別在那演猴戲了,走,一塊吃東西去!”

一家很是熱鬧的酒樓裏。

裏麵是菜香彌漫,酒香醉人,加上裏麵此起彼伏的談笑聲和邀喝聲,人在其中很容易便被這裏的氣氛感染。

某一桌上。

剛搞定了一塊京都排骨的李月軒很是暢快的用紙巾擦了擦嘴,對還在和小家夥一起進行最後階段掃蕩的白澤道:“對了,夜影那邊有消息嗎?”

正暢快的吃喝著的白澤連忙回答道:“嗯,夜影說,那個土禦門恆一已經被送回了倭國,應該是交由倭國‘三十七族盟’裏的長老來醫治和解開封印;而在送走土禦門的同時,倭國也來了幾個古怪的家夥來道到bj,估計是來處理千葉真一這個叛徒的。”

“至於那個決心叛變的千葉真一,雖然在那wan酒會因為那個樸……就是這個而沒有和主人真正進行了接觸,但是他已經利用他的名義將散布在華夏各地的倭國‘暗釘’們召喚來到bj,以期一舉成事.”頓了下,白澤冷笑道:“不過千葉這家夥還沒有察覺到,自己已經被自己的好友背叛了,身邊已經被布下了不少節田伸和岡村哲宰的人監視了還毫不知情!”

“最可怕的,到底是自己的好友啊!”李月軒有些感慨,不過又恢複過來:“不過,這關我鳥事!他們內鬥的越凶就越好!”,然後,李月軒又問道:“我們要將千葉保住不被人家滅了,他可有用的很。”

白澤:“嗯。”

李月軒:“還有,夜影還是沒有辦法打聽到他們這夥倭狗究竟來bj打什麽主意嗎?”

“嗯,還是沒有消息,那幫倭人十分的謹慎,每次談到這裏便布下結界,為了避免被發現也隻有在結界外圍幹瞪眼。”

李月軒“既然不行,就先別管了,反正兵來將擋,我就不信我們搞不定,但是千葉真一曾經說過,倭國那邊派出他們是為了掩飾,掩飾最重要的一個秘密……這到底是什麽呢?”

“……”白澤也在苦苦思索,一時間,兩人無言。

從兩百多年前運用布置在華夏天界的‘暗釘’,唆使玉皇將自己和一眾鎮守星君騙上去逗留了將近百年時間……在沒有了李月軒等鎮守星君的這段時間,在世俗界內掀起兩場可怕的大戰,殺了數之不盡的世俗之人……直到李月軒等人回歸世俗界時,它們又藏了起來,不過還是小動作不斷……九幽它們,到底想幹些什麽呢?

正苦思間,李月軒麵前“忽”的一聲伸出了一跟油膩膩的雞腿,而小妖jing那張沾滿了油膩的小臉上滿是微笑的道:“哥哥!給你!這個腿腿好吃!”

“嗬嗬!”李月軒笑了起來,將小家夥抱起來,一邊用紙巾擦著小家夥的小臉,一邊張嘴接受小家夥油膩膩的好意,嘴裏嘟囔道:“嗯!好吃!小妖jing真乖……”又轉頭對白澤道:“不管那麽多,隻要我麽還在世俗界,它們就別想得逞!我就不信它們能搞出什麽花樣!”

“嗯。”

“對了,主人,姓何那老小子成功破劫了吧?”步行回家的路上,抱著小妖jing邊走邊玩耍的白澤忽然問道。

“嗯,應該可以了吧?”李月軒回答:“破劫之後,再進行‘問魔’儀式,他就算是順利的成為‘真人’了。”這時,李月軒忽然感應到什麽,眉頭先是一皺,隨後又舒展開來,笑道:“還真巧,我們這裏說著,他這家夥居然真的順利破了劫了!”

“哦?不是那麽巧吧?”

“我回去看看!哈哈,那老小子老是老,運氣倒挺好!才不過數天就破了‘妄心天劫’!”說著,李月軒快步跑回家裏。

</p>

(全本小說網 www.QUaNbEn-xIAoShUO.com)